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天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有大气运的人舍我其谁?

明天下 孑与2 2834 2019.10.01 09:05

  第四十四章有大气运的人舍我其谁?

  

  带钱多多回家自然是灾难性的。

  云昭又被母亲狠狠地责罚了一通,母亲还啐了儿子一口,坚决认为有其父必有其子,父亲是色鬼,儿子就该是**,才七岁就知道抢美女回家了……

  云昭没有辩解,他觉得被母亲臭揍一顿是最好,最方便,最省事的解决事情的办法。

  果然,当云昭提出将钱多多交给徐先生,伺候徐先生生活起居之后,母亲就有些难堪。

  “儿啊,你痛不痛?”

  云昭趴在炕上翻看账本,母亲扒着大门小心的问儿子。

  云昭叹口气道:“明知道我会痛,你下手的时候就不能轻一点?”

  “我以为……”

  “你以为什么?我只有七岁啊,你怎么可以这么冤枉我?钱多多是虎叔抢回来的,也可以说是虎叔从青楼老鸨子魔爪里解救回来的。

  那样漂亮的一个闺女落在强盗窝里是个什么后果您会不知道?

  我干善事都干出错误来了?

  被庄子上的人指指点点的也就罢了,您还打我……”

  云昭擦拭一把并不存在的眼泪,继续翻看账本,他的屁股最近受了无数的打击,早就没什么痛觉了。

  “好,好,好,这一次算是娘的错,儿啊,你就没想着把这闺女还给人家爹娘?

  孩子不见了,爹娘该多伤心啊。”

  云昭挪挪屁股换了一个舒适的姿势笑道:“我要是丢了,您会疯,钱多多本身就是被他爹娘给卖掉的,您觉得能有多伤心?

  留在我们家她就能愉快的长大,长大之后要干什么随她去,我们家把善事做到底,反正也不缺她那口吃的。”

  云娘皱眉道:“这孩子懂礼,就是长得太狐媚了一些,啧啧,那双桃花眼现在就水波流转的我见犹怜,要是长大了那还了得。”

  “人家就是一只狐狸精,也准备向狐狸精方向发展,长成什么样子都是徐先生的烦恼,我们娘两跟着看热闹就是了。”

  云娘笑着磨蹭到儿子身边,偷偷打量一下儿子的屁股,见仅仅是红肿了,就笑道:“你刚走,娘已经把徐先生的信通过驿站加急送走了,为此多花了六百个钱。”

  云昭放下手里的账本点点头道:“只要能找到我要的东西,莫说六百个钱,六万个钱都值?”

  云娘笑道:“真的有我儿说的那种庄稼?不是你杜撰出来的?儿啊,你告诉娘,是不是野猪精告诉你的。”

  云昭坐直了身子,屁股又是一阵酸痛,干脆把身子靠在被子上道:“有的。”

  云娘继续往儿子身边靠靠,压低了嗓门道:“真的能产一万斤?”

  云昭叹口气道:“如果让一个叫做袁老的人来种,一万斤的亩产只会让老人家伤心落泪。最近听说他老人家刚刚在盐碱地里种出了稻子……比咱家水田里的麦子产量还高的多。”

  云娘没好气的推了儿子一把道:“尽哄骗你娘,不过说真的,你这孩子就是一个懒惰的,能让你如此上心的东西,应该是好东西吧?”

  云昭皱眉道:“我没有太多的把握,也不期望一亩地产一万斤,只希望有三千斤,我就心满意足了。”

  “三千斤?这怎么可能?”

  “有什么不可能的,咱家地里的南瓜一亩地不是也产两千斤吗?那也是从红毛国传过来的好东西。”

  “南瓜是瓜菜,当不了饭吃。”

  “土豆,红薯可以当饭吃的,其中,以土豆最好,不但是菜,也是主粮,红薯就是太甜……不过,红薯叶子当青菜吃真是不错。

  至于玉米,那可是真正的粮食,比糜子好吃。”

  云娘笑了,得意的道:“怎么样,娘给你找的这位先生怎么样?以前光知道他学问好,没想到他居然是徐侍郎的亲弟弟,我儿以后科考,可以走这位侍郎的路子。”

  云昭摇头道:“自从这位侍郎摒弃了自己的儒门子弟身份后,要是让别人知晓孩儿跟这位徐侍郎有关联,恐怕连考秀才都没有希望。”

  云娘愣了一下,跟着叹口气道:“好好地汉家郎,干嘛起一个野人的名字。”

  云昭晃晃手里的账本道:“娘,我们去西安吧!”

  云娘皱眉道:“你不是不喜欢你外祖家的人吗?”

  云昭苦笑道:“我要置办一些铁料,打造一点兵刃,山寨里的人现在大多数人手里的武器只有锄头跟叉子,还是木叉!”

  云娘凝重的道:“你真的要当强盗了?”

  云昭摇头道:“不一定当强盗,主要看当好人有利,还是当强盗有利。

  不管孩儿当不当强盗,阴族的武械确实需要更换一下了,要不然,您在村口把石墙修到八十丈高都不顶用。”

  云娘摇头道:“西安城里是有铁料,却不允许打造武器,这是要犯忌讳的。”

  “我知道,农具不在禁止之列……”

  “咱们家有农具!”

  “实心的农具您一定没有见过。”

  “我们家要实心的农具做什么?”

  “我只要铁!”

  “哦!这还是要花一大笔钱,咱家可能没有。”

  “所以啊,我要去西安府看看,有没有赚钱的地方。”

  “你一个小孩子哪里懂得做生意?”

  “我是野猪精!”

  云昭迅速的结束了跟母亲的话题,就穿上鞋子去了门外。

  钱多多穿着一身粗布衣裳正傻傻的看着院子里的石榴树发呆。

  夏末的石榴已经有拳头大小了,再过两个月,石榴也就成熟了,这是云氏很多小孩子所盼望的事情。

  “你喜欢吃石榴?”

  “喜欢,只是吃石榴的机会不多。”

  “我一直想问你,你一个扬州人,是怎么学会说关中话的?”

  “我不仅仅会扬州话,还会说蜀中话,也会说官话,被卖到关中之前,妈妈又派人教我学会了关中话。”

  “What is your name ?”

  钱多多摇摇头,表示听不懂。

  “How are you ?”

  钱多多眼神迷离,估计是在极力辨认这是哪里的话,过了良久,还是摇摇头,她没有听懂。

  云昭松了一口气,如果这个丫头要是再能跟他对话,他就准备问她的微信号了。

  “你刚才说的是哪里话?怎么跟红毛国的话有些像?”

  “咦?你见过红毛国人?”

  “见过,扬州就有,不算稀奇。”

  云昭沉思片刻,果断的对钱多多道:“以后帮你找红毛国的老师,要学会他们的话。”

  “你不是会说吗?干嘛要我学?红毛国人红头发绿眼睛的跟鬼一样,我不学。”

  云昭苦笑道:“我会说一点一个小红毛国人的话。”

  一想到还处在内战中的英国,他就觉得自己当初没有学会荷兰语,西班牙语实在是太亏了。

  “谁教的?”

  “野猪精啊!”

  “骗人!”

  “哼哼哼,等我有一天现出原形,变化的跟山一样大吓死你!就你这样的,还不够我一蹄子踩的。”

  “你是猪刚鬣?”

  “咦?你居然看过《西游记》?”

   “咦?你居然知道《西游记》?”

  “我是听说书人说的。”

  “我看的是书!”

  “呀,快拿来给我看看。”

  “我看完之后一把火给烧了!”

  “我跟你拼了……”

   元寿先生轻轻敲着棋子,显得很是悠闲,约好的云福迟迟不来,他也不着急。

  “仙人指路!”

  云昭推了一下兵。

  元寿先生岿然不动,跟云昭这种臭棋篓子下棋,没的辱没了他的棋艺。

  他的对手是云福,两人都是走一步看好几步的棋坛名宿,对象棋的理解早就超过了胜负概念。

  元寿先生将云昭推出去的兵归位之后,低声道:“怎么,巡视过你的王国了?”

  云昭点点头道:“穷!”

  元寿先生自顾自的一人扮做两方下着棋,等到纠缠起来之后这才把手里的一摞棋子吧嗒,吧嗒的抽个不停。

  “穷?穷就对了,你家要是当强盗当成了巨富,我只会劝你灭了你的雄心壮志,琢磨着怎么富贵一生才是要务。”

  “为什么?”

  徐先生又走了一步棋之后,悠悠的道:“有伤天和!这老天啊,别看他很多时候都是瞎的,一旦他睁开了眼睛,那可真的就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了。

  看看当年的曹操,苻坚你就会知道,要是没了运气,胜负很难料。”

  “您是说,这天下人都是靠运气混日子的?”

  元寿先生用一只车吃掉了一匹黑马,抬起头看着云昭道:“很多人都希望运气在自己一方。”

  云昭咧着嘴大笑道:“这我可以肯定,这世上没有比我运气更好的人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