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天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九章新一代强盗终于出现了!!!

明天下 孑与2 2821 2019.10.14 09:00

  第六十九章新一代强盗终于出现了!!!

  

   跟徐先生讨论事情的时候,云昭总觉得自己已经成了皇帝!

  跟云福,云猛等人谈论事情的时候就接地气多了。

  有玉山在,云家庄子的冬日里很少能见到明晃晃的太阳,今天就很不错,玉山上没有云雾,太阳直接照射到了云家庄子上。

  云家的主事人齐刷刷的在前院的边墙根上蹲着晒太阳,云家庄子的其余人就在不远的地方用同样的姿势蹲着。

  太阳照在惨绿色的棉袄上很暖和,露在空中的脸蛋,鼻子却被寒风吹得红彤彤的。

  云昭的皮肤娇嫩,被寒风一吹就变成了紫色,一个姐姐扭捏的从内宅出来,用一条粗糙的羊毛方巾把云昭的脸包住,又朝云豹甜甜的叫了一声爹,就羞红着脸跑回内宅了。

  云豹骄傲的左右看看,然后目送自己闺女进了后宅,满意的道:“还是嫂嫂会养闺女,这才多长时间啊,被我们养的干巴瘦的闺女如今水灵灵的好看。

  以后配状元郎都足够。”

  云福吧嗒一口烟道:“富人家养闺女的闺女都好看些,主要是不用下地,不用守在锅台上,穷人家的闺女就没这么好的命。”

  云豹掏出一个酒壶喝了一口酒道:“就这么一个闺女,老子拼了命也要让她好过些。

  我们这些人干的都是伤天害理的买卖,一次天花,就让男娃子全军覆没,这就是报应,好在我们没有干淫邪之事,天老子还给留了半条根。

  这辈子就这样了。

  小昭,以后呢,伤天害理的事情你的几个叔叔帮你干,你就莫要插手,就跟你爹一眼,好好地当人,云氏本族就剩下你一个晚辈了,以后你的姐姐妹妹们还要靠你撑腰。”

  云昭没回答,云猛却岔开话题道:“憾破天把老婆,儿子,闺女放在华阳川,以为没人知道,你要想办法让憾破天以为是龙袍水干的才好。”

  云霄最近手里有钱,也开始学云福抽烟,一袋烟抽完了,就磕掉烟灰轻声道:“这个很容易,龙袍水的手下就是一群杂碎,只要引他们过去就好了,剩下的事情不用我们出手。”

  云猛冷笑道:“咱们蓝田就卡在华县跟柞水中间,他们两个要斗起来,只能在我蓝田境内进行。

  我们帮龙袍水干掉憾破天之后,顺手再把龙袍水一起干掉,这件事我跟云豹去做,云虎去抄龙袍水的老窝,云蛟,云霄去抄憾破天的老窝。

  他们的地盘我们先不要,人也不要,只拿走粮食,等我们走远了,就把兵刃还给他们,来年看庄稼的长势再决定要不要他们的地盘。”

  云昭笑道:“咱们的人是不是已经集合起来了?”

  云猛道:“按照你说的法子,人口都聚拢在四个大的能种庄稼的峪口,老弱妇孺去种地,养羊,养猪,养鱼,种莲菜,云杨他们在跟着老出溜学骑马,没人闲着。”

  “我们现在有多少匹马?”

  “勉强一百匹,除过跟乌斯藏,蒙古人弄来的四十二匹马之外,这些时间就弄来了五十匹,没有好马,一些还是大齿口的挽马,还有一些大骡子。”

  对于骑兵,云昭狗屁不通,就把目光看向福伯。

  福伯嘿嘿笑道:“别看我,老奴就是混步军的,老出溜以前就是骑兵,虽然可能不如关宁铁骑名声大……嘿嘿,那是因为人数太少才不成气候的。

  老出溜这种骑马作战了二十年的家伙,能活到现在,教孩子们骑马作战还是成的。

  少爷,我云氏为盗数百年,确实没有给少爷留下什么金山,银山,要人?谁敢跟我云氏比?

   你就好好地用老出溜这个老货,不会错的。”

  云蛟笑道:“老出溜老大的不高兴,说谁把他们这支骑兵安排在峪口里,小昭就该把出主意的人枭首示众!

  他还说,小昭年纪小不懂事,我们这群人都是吃屎长大的,白白的浪费了这么好的一支骑兵!”

  云昭张大了嘴巴,他从来不觉得自己这支烂透了的骑兵会是什么好东西。

  在西安拿哈达骗钱的时候,那些乌斯藏人,蒙古人也不是傻子啊,给的都是最差的马,再加上一些挽马,哦还有骡子七拼八凑出来的骑兵,在一个老骑兵眼中怎么就成了好骑兵了?

  云福见云昭很惊讶,就笑着道:“在战场上,骑一匹驴子活命的可能也比步兵大,威力也大!

  毕竟砍死驴子也要废一番功夫的。

  不管我们的马好不好,王嘉胤手下两万多人,你看他能不能凑出一百骑兵来。

  现如今,只要在战场上看到了骑兵,这场仗就赢了一大半。”

   “你是说我可以进攻西安?”云昭心里热的发烫,老子终于是有一百骑兵的人了。

  云福瞅瞅云昭道;“骑兵攻城,你嫌自己死的不够快是不是?”

  “徐先生哥哥送来的信件中说的很清楚啊,建奴都开始进攻北京城了。”

  云福不耐烦的道:“建奴不光只有骑兵,人家也有步卒,且大部分都是步卒,要是皇太极有十万铁骑,战马铺天盖地的压过来,把对手踩都踩死了,还打个屁啊。”

  云昭发现暴露了短板,哦哦两声,就接着听长辈们谋划。

  脸上抱着毛巾,寒风吹不到,太阳透过微微的寒风照在身上暖洋洋的。

  虽然仅仅是上午,云昭已经有些昏昏欲睡了。

  直到钱少少来喊这群去吃饭,才拍拍背后的黄土,回家去吃饭了。

  家里的伙食也就好了三个月,自从母亲开始赈济灾民之后,糜子饭又成了家里的主粮。

  外边的灾民偶尔还能吃到黑锅盔,云昭的饭碗里只剩下糜子饭,熬煮的干菜把唯一的一块肥肉里的油脂榨的干干净净。

  肥肉被母亲放在云昭的饭碗上,云昭叹息一声又把肥肉给了母亲,倒来倒去的不卫生,母亲就把肥肉切成碎末,往干菜里面一搅合,就成了一盆子干菜炖肉。

  钱多多吃了很多,还在一边鼓励弟弟多吃一些,至少要吃的跟云昭一样胖才好看。

  家里的姐妹们吃的也很多,总之,见了灾民的模样之后,每个人都在努力的给身体积攒脂肪。

  只有云昭对吃饭依旧很有要求……然后,他吃了一碗饭之后,母亲就下令收拾碗筷,不给吃了。

  母亲认为自己的胖儿子不懂得惜福。

  钱多多的漂亮衣裙早就被母亲给换掉了,如今,她身上穿着一件绿色的棉袍,头上梳着闺女发式,留着长长的刘海,只是她的头发乌黑发亮,即便是缩着脖子,将双手插在袖筒里……云昭不得不承认,美女就是美女,已经被母亲毁掉形象的钱多多偏偏散发着另一种叫做朴实……的美。

  钱多多用自己圆头棉鞋碰碰云昭的脚猥琐的凑近云昭小声道:“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再吃一顿火锅?你姐妹们晚上做梦都念叨着呢。”

  “今年想吃啊,最少要等到七月份,辣椒没了。”

   “小气鬼,小气鬼,我弟弟说你留了好几颗辣椒!”

  “那是用来当种子用的。”

  “骗子!我们吃的是辣椒皮,没吃辣椒种子!”

  “你还不允许我保存几颗?”

  “吃的东西会坏,要是不早点吃掉,味道跑光了怎么办?”

  “关你屁事啊!”

  “败家子!”

  钱多多本来想拿脚跺在云昭的脚上,见云昭虎视眈眈的瞅着她,就跺在地上,还很生气的跑掉了。

  云昭当然不会去追的,他很清楚,只要追过去,自己可能又会被骗,不要说手里的辣椒不保,很可能连最后一锭银子也被骗走。

  跨着腿站在大门口的云杨把这一幕看的很清楚!

  去年的时候他还有资格进内宅晃悠晃悠,今年,他已经十二岁了,没了进内宅的资格。

  福伯说男娃长毛之后就不能进内宅!

  想想云杨也该到这个年纪了,前半年,光着屁股在小伙伴们面前晃荡毫无羞耻感,在云卷家的炕上没人穿裤子睡觉。

   下半年,这种场面就看不到了,这家伙把裤头绑上带子系的紧紧的。

  云卷,云舒,云飞他们对此非常好奇,七八个人按住他想要想要解开裤头看个究竟,被力大无穷的云杨给揍了一个稀里哗啦……没有得逞。

  所以,云昭很羡慕云杨,这是长大的标志啊……

  “我这是骑马骑成这样子的!”

  云昭才靠近,云杨就立刻开始解释他为什么要跨开腿站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