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天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挨打之后就要挖坟?

明天下 孑与2 2859 2019.09.20 09:00

  第二十一章挨打之后就要挖坟?

  春耕的时候,人比牲口都不如。

  这不是比喻,是真实的情形。

  即便是最吝啬的人家,在这个时候都会给牛马骡子这些可以出大力气的牲口喂一些精饲料,而劳累了一天的人,则随便对付两口就睡觉了。

  云氏的春耕整整进行了半个月,终于降下了帷幕,剩下的只是在田边地头点豆子,种蒜,种青菜一类的小事情,所以,整个云氏庄子立刻就进入了一种慵懒的状态里。

  每年这个时候,都是云娘开始整顿家风的好时候。

  春耕的时候不是惩罚人的好时候,齐心协力种地呢,惩罚任何一个人都会对今年的收成造成影响。

  春耕完毕了,一般也就到了卸磨杀驴的时候了。

  整整一个去年,云氏庄子的人表现的都很好,没有出现寡妇偷人,也没有出现背叛族人,更没有多少值得拿到族会上进行表决的大事件。

  云旗造谣事件在冬日里就已经平息了,所以用不着拿到族会上说。

  今天开族会,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云氏大房的大少爷带领一群小子偷自家东西的事情。

  鞭子落在云昭白皙的屁股上,让他发出杀猪一般的嚎叫,嘴上却始终不说认错的话。

  云杨的屁股都被他爹用鞭子打烂了,同样一声不吭,咬着牙在一边鼓励云昭:“男子汉大丈夫,做了就是做了,不求饶!”

  云昭被云旗抽的眼泪鼻涕一起往下掉,听了云杨的鼓励惨兮兮的道:“好痛啊……”

  云卷,云舒抱着云旗的腿一个劲的哀求,莫要打自己的兄长们,错是他们兄弟犯下的,该把他们打死,且哭得比云昭还要大声。

  其余受罚的兄弟见云昭这个养尊处优的大少爷都如此嘴硬,他们自然也咬紧了牙关不肯认错。

  于是,看儿子受罚看的泪水涟涟的云娘,再一次下令,要打死这群偷东西的小贼,还说不是心疼那点盖房子的材料,而是要教训他们一下知道什么是规矩!

  全庄子男女老少都来了,除过秦婆婆,云春,云花在恳求大娘子饶了大少爷之外,就没人再替这些小子求情,包括云氏的行刑手云旗。

  他在打这些少年人的时候非常的公平,尤其对自己的两个儿子下手更重。

  云昭是主谋挨了十五鞭子,云杨年纪最大挨了二十鞭子,其余的人统统十鞭子。

  这一顿打,在旁人看来应该足够让这些小子们守规矩了……只是便宜了云舒云卷兄弟两,直到最后,云娘都没有下令收回这些孩子们盖下的房子……而脾气暴躁的大少爷在挨鞭子的同时还不断地威胁他们,要是敢打这两间房子的主意,会弄死他们全家……这让人何等的失望……

  簇新的茅屋看起来很气派,因为梁柱都是簇新的,且足够巨大,门窗都是全木料的,做工精致,原本是大房用来修缮客房用的,被云昭他们偷来安在茅屋,房顶上的金丝草金黄,金黄的,再铺上三层新泥,比庄子上大多数人家的房子都好。

  “云卷,云舒两小子娶亲的房子算是有着落了。”

  “娃啊,大少爷是傻的,你什么时候也让他给你盖一间这样的房子……”

  “云卷哥俩这顿鞭子挨的太值了……”

  这些话语落进挨揍的十几个少年人耳朵里,于是,十几双愤怒的眼睛怒视众人。

  这一幕全部落进徐先生的眼睛,他站在人群中捋着胡须微笑片刻就带着黄狗走了。

  他坚持认为,这顿揍挨的最值的人是云昭!

  云昭挨打都不肯认错,于是,便被云娘惩罚他住云卷家的新屋子……什么时候知道错了,什么时候再回来。

  很多挨打的孩子家人也是这么认为的,所以,云卷家的新炕上就趴了一群裸露着屁股等伤口愈合的孩子。

  云福管家认为自家的大少爷很有男子汉气概,就送来了一袋子糜子,一袋子小米。

  秦婆婆认为自家的大少爷挨了打,可怜,送来了一挂腊肉还主动帮他们煮饭。

  至于春春,花花,趁着大娘子不注意,拿来了大少爷的被褥以及书箱子。

  他们最急需的金疮药没人提供,按照云福的说法,小孩子挨打算不得伤!

  云卷家的炕足够大,一排人端着饭碗一边吃一边聊天。

  “看见了吧?我们只要干点事就没人愿意我们干成!”

  云昭把肥肉捞给了身边的云树,一边吃一边嘀咕。

  云杨把碗递给秦婆婆示意再来一碗,接着道:“我们干成了,挨了顿打也值。

  我们不仅盖好了房子,接下来,我们还要弄刀!”

  云昭见其余的孩子眼睛都亮了,就笑呵呵的道:“弄他娘的二十把!我们不仅仅要弄到刀子,还要练武,打死所有抢我们东西的狗杂碎!”

  云飞一边催着秦婆婆帮他装饭,一边道:“吃完饭我们就去弄铁砂,多弄一些还可以卖给铁匠!”

  云卷光屁股疵牙咧嘴的跳下炕从一个破箱子里取出一块黑黝黝的磁铁道:“我有磁石。”

  云昭吃了一惊道:“哪来的?”

  云卷笑道:“玉山上捡来的!”

  云昭探手接过云卷手里的磁石仔细看了一眼道:“我要拿去让徐先生看看!”

  云卷自然没有意见,见锅里的小米饭快要见底了,马上就拿着碗让秦婆婆给他再装一碗……

  云昭拿着磁石下了炕,云杨小声道:“有什么问题吗?在玉山捡到磁石的人可不止云卷一个。”

  云昭捂着屁股笑道:“有点想法,找徐先生求证一下。”

  云杨无所谓的摇摇头,就继续吃自己难得的美食。

  云昭的屁股很痛,不过,也就是痛而已,这些天他的屁股早就被两只大白鹅咬的快没有知觉了,而云旗在打云昭的时候大多用的是巧劲,看似凶狠,实际上他受到的惩罚是最轻的。

  徐元寿仔细端详了那块磁石很久,最后放下磁石目光炯炯的看着云昭,似乎非常的恼怒。

  “昔日黄巾军发丘于关中,帝王将相尸骸露于野,而后曹操发丘于关中,取大汉历代先王陪葬为军资一统北方,云昭,你准备行魏武旧事?”

  徐先生开始说话了,就有些须发酋张的模样,威势很足!

  云昭疑惑的道:“我只是想问先生,玉山上是不是还有磁石,我们要从沙子里吸取更多的铁砂。”

  徐先生冷眼看了云昭一会,见那张肥硕的小脸上满是疑惑,也就解除了一些戒备。

  “这块磁石是从一大块磁石上敲下来的,你只要找到捡磁石的人问问在哪捡到的,大块磁石就应该在附近,如果不好找,就用绳子吊着这块磁石,多走走,只要磁石动弹了,大块的磁石就该在附近。”

  “多谢先生解惑,我们的伤好了,就去玉山寻找磁石。”

  “带着家丁去,玉山上野兽多。”

  云昭答应一声,就匆匆的跑了,背后,徐先生那双忧郁的眼神始终没有离开他的后背。

  拐过弯,徐先生的目光消失之后,云昭的眼神就变得阴冷起来。

  玉山上没有磁铁矿!

  在后世科技昌明的时候也没有在玉山上发现磁铁矿,蓝田县盛产蓝田玉,可惜,自从玉山在很多年前发生了一场大地震之后,人们就再也找不到古老的矿脉了。

  后期发现的蓝田玉质量很糟糕,也失去了他原本的价值,根本就无法与制作始皇帝玉玺的蓝田水苍玉相媲美。

  蓝田日暖玉生烟,这是一个典故,太白金星托梦给济贫行善的书生杨伯雍:“晴天日出入南山,轻烟飘处藏玉颜。”

  然后就被李商隐写进了诗歌里,继而名扬天下。

  后来也有很多人进山寻找美玉,只是白白的磨了鞋底,没有任何进展。

  玉山是一处风水宝地这是肯定的,于是,这里就多了很多的墓葬……

  徐先生没说错,云昭也发现这块磁石是从一块更大的磁石上掉下来的,既然蓝田不产磁石,那么,这么大的一块磁石,就该是墓葬经常用到的磁门。

  而磁门的主要作用就是为了防范那些带了武器进入主人家。

  死后还要担心别人刺杀的人,只能是属于贵族的墓葬。

  一无所有的云昭其实是不介意盗墓的。

  真的,他一点都不介意,他甚至认为古代有大量陪葬品的贵族墓葬被人盗挖,是活该!

  好人死掉就死掉了,带点有纪念意义的东西埋掉是正常的,可以理解的。

  不该把大量活人制造的好东西带进墓葬不见天日,这是一种极为变态的自私想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