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天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徐先生的节操!

明天下 孑与2 2597 2019.09.28 09:00

  第三十七章徐先生的节操!

  

   云昭学过历史,也学过政治经济学,他很清楚,满清之所以能传承清近三百年,不是因为他们治理国家的手段高超,而是因为大量的新庄稼在这个时候进入了中国,农作物产量高了,饿死的人就少,大家都能勉强活下去,这才造就了所谓的‘康乾盛世’。

  至于大明朝——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悲剧,小冰河时代在这个时候来临,北方干旱少雨,南方暴雨霜冻,偌大的大明国土上没有一个地方是安宁的。

  人一旦没了饭吃,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都不奇怪。

  所以,云昭在很久以前受命驻村的时候,不能出现一个饥民,这是每一个驻村干部第一工作任务,哪怕用自己的工资养活,也不能出现一个,只要有一个这样的人出现,就是天大的事故!

  很久以来,云昭这样的人对饥饿是没有一个完整概念的,莫要说云昭自己,就算是比云昭年岁大很多的人,饥饿也只是儿时的一种记忆。

  这里是不一样的!!!

  云昭每天一睁开眼睛,看到的就是面有菜色的人。

  菜色不是一个形容词,而是一个名词!!

  从春天开始,大地上开始有绿色出现之后,野菜就是很多人家的主食,基本上猪能吃的东西,人也同时在吃。

  野菜这东西吃多了之后,营养严重不足,整个人的脸色就会泛黄,这就是菜色!

  云昭在很久以前扶贫的目的是让那些穷人富裕起来,绝对不是让他们吃饱肚子这种最初级的工作,这项工作,他的很多前辈已经完成了。

  现在,云昭又回到了一个更加恶劣的环境中——为了吃饱肚子而努力奋斗!!

  至于母亲说的考状元,徐先生说的为天地立心之类的事情,等这里的人都吃饱肚子之后大家再考虑!

  福伯这样的人都没有听说过玉米,土豆,红薯这样的东西,看,看来这些东西都在江南,或者岭南。

  “先生,您知道玉米,土豆,红薯这些庄稼吗?”

  徐先生略一思忖就摇头道:“没听说过,很重要吗?”

  云昭信口开河道:“我听说这几样东西亩产很高,尤其是土豆这东西,一亩地产一万斤都不稀奇。”

  徐先生笑道:“胡说八道!”

  “真的啊!”

  “没有这样的东西,要是有,早就有人种的满世界都是了,除非是野猪精从天上带来的仙种!”

  “真的有,据说是从红毛国传来的东西。”

  徐先生摇摇头道:“如果是从红毛国传来的东西,那就更加的不可能!”

  先生说的斩钉截铁。

  “为何?您很清楚红毛国吗?”

  “我或许不清楚,但是,有一个人很清楚!”

  “谁啊?”

  “一个叫做‘保禄’的背宗弃祖之辈!”

  “保罗?”云昭第一次从一个古人口中得知一个标准的欧洲人名字,心里面顿时就起了波澜。

  “嗯,你把这个名字念得比我更像一些。”

  “是一个红毛鬼?”

  “不是,以前是一个汉人,后来信了什么天主教,就叫做什么狗屁‘保禄’了。”

  云昭心跳的厉害,继续问道:“这人的汉名叫什么?”

  徐先生却恼怒起来,一把将桌子上的书本全部扒拉到地上怒道:“问他做什么?”

  如果是平日,云昭一定不会为难先生,如今,事关土豆,玉米,红薯这些高产作物,云昭顾不上礼仪了。

  “先生,这个人对我来说真的很重要。”

  徐先生是一个很会控制情绪的人,见云昭如此无礼的追问,以他对自己学生的认识,看样子真的很重要。

  “徐光启!以前是礼部侍郎,现在不知道还是不是在做官,或许死了也说不定。”

  “跟您有亲?”

  徐先生抽抽鼻子,端着茶碗的手不停地颤抖,导致茶碗哗啦哗啦响的厉害。

  “以前是我兄长——他对农事以及杂学极为喜欢,如果真的有你说的这三种作物,还是从红毛国传来的,他不可能不知道!”

  “啊——”

  “既然如此,徐元寿一定不是先生的本名喽?”

  “自从‘保禄’出现之后,我只用字来面对世人,徐光升这个名字再也没有用过。”

  见先生难过的不能自抑,云昭弯腰深深一礼,然后就离开了房间,让先生一个人待着。

  每个人都有不为所知的一面,都有自己的伤心事,先生能说出来,已经算是很好了。

  一想到先生宁愿嘴里叼着草饿晕在破殿里,也不肯去找自己做大官的哥哥,云昭就对节操这个东西有了新的认知。

  “看来,我真的欠先生一座玉山书院啊……”

  有了徐光启这条门路,土豆,玉米,红薯,或者其余的云昭想要的作物都应该会找到,徐光启或许已经见到了这些东西,只是名字不同,也不知晓这些作物的厉害,这才白白的错过了。

  以东南海运的发达,红毛鬼的战舰,商船不可能不携带土豆,玉米出海,找到红毛鬼的商船,战舰,就一定能找到云昭想要的东西。

  “年纪还是太小了……”

  云昭长叹一声,他真的很想走一遭岭南泉州,也很想去刚刚开埠的上海去看看。

  全身的精力再一次被强盗叔叔榨干之后,云昭抽着鼻子回到了后宅。

  “明明受不了了,干嘛还要坚持?把全部的心思放在读书上不好么?”

  云娘见儿子又哭着回来了,说不出的心疼。

  “不行!我一定要文武双全才成!”

  云昭哭得很厉害,话语却前所未有的坚定。

  “好好好,随你,随你。”云娘说着话就要脱儿子身上沾满尘土的褂子跟裤子。

  “有女人!”

  云昭避开了母亲的魔爪。

  “娘跟秦婆婆不也是女人?”

  云娘对这个儿子一点办法都没有。

  有十几个人帮忙,云昭的澡盆很快就安置好了,他小心的关上门,还对守在门前的云春道:“看好门,不准她们偷看。”

  云春回头看看那些伸长脖子看云昭的女娃们,坚定的点点头,把身子横在门前。

  脱光了衣衫的云昭这才发现自己浑身上下就没有几块完好的皮肉。

  尤其是大腿跟屁股上更是青一块紫一块的,动一下全身都钻心的疼。

  钻进热水里,云昭把身体蜷缩起来,如同在母胎的婴儿。

  没人理解他为什么要吃苦,哪怕是徐先生跟云猛也对云昭这种强迫自己进步的态度很不理解。

  徐先生早就说过,文武兼资的态度不可取,云昭如果将来想要出人头地,只能专精一门就好,如果两者都想要,两者都不可能达到顶峰。

  福伯也是这个态度。

  只有云昭自己明白自己想要什么,专精一门或许是好的,却没有办法应付即将到来的灾难。

  他不想成为纯粹的武将,也不想成为纯粹的文人,他只想给自己现在的身体弄一个可以支撑他无数想法的平台。

  这个平台不用太高,因为他的相信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的见识可以高过他,这个平台也不用太广,在这个世界里,没人比他的见识更加的广博。

  他知道九天之上是一个怎样的场景,也知晓九幽之下是个什么模样。

  他只要向北看,就仿佛看见北冰洋上漫步的白熊。

  向南看,就能看见南极洲上摇摇晃晃走路的帝企鹅,将幼崽埋在腹下仰着脖子迎接将要到来的暴风雪。

  向西看,遥远的西方世界里,正有无数的高利贷者巧舌如簧的给皇帝放高利贷……

  向东看,皇太极的兵马正在屠杀朝鲜国的军队,无数的日本‘神将’率领着小小的队伍相互厮杀,而幕府大将军德川秀忠则摇着小扇子欣慰的观看……

   云昭小小的身体从澡盆里猛地站起来,大口的喘着气,水光迷离的眼睛也从锐利逐渐变得平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