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天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就到底谁才是巨寇?

明天下 孑与2 2590 2019.09.19 09:05

  第二十章就到底谁才是巨寇?

  

  徐先生从黑暗中走出来,接过云昭手里的小匕首看了一会道:“我也需要一柄剑!”

  刘宗敏摊摊手道:“没有铁料!”

  徐先生瞅着刘宗敏道:“你是铁匠!”

  刘宗敏笑道:“这年头人人都想要一把刀子,哪来那么多的铁料呢。”

  徐先生坐在条凳上悠悠的道:“我听闻铸造龙泉剑从来不用现成的铁料,所需铁料来自砂石中。”

  刘宗敏道:“砂石提取的铁砂杂质太多,大火一吹,就不剩下什么了。”

  云昭笑道:“那就在云氏多留些日子,就用先生说的法子寻找铁砂,剩下的就看你的手艺了。”

  刘宗敏再次将目光放在云福身上,云福吧嗒两口烟道:“还不谢过少主人赏你一口饭吃?”

  刘宗敏极不情愿的朝云昭拱手,算是谢过了。

  既然刘宗敏答应,云昭就跟徐先生两人离开了。

  “我不喜欢这个人!”

  云昭走了一阵子就对徐元寿道。

  徐元寿没有停息脚步的意思,只是漫不经心的道:“说说道理!”

  “此人讨厌打铁!”

  “何以见得?”

  “他连先生说的龙泉宝剑的制作之法都不想知道,可见,打铁是他暂时的一个为了吃口饭的营生!”

  徐元寿点点头道:“你说的没错,铁匠,铁匠,自然是以打铁为生,你以为没有铁料储存的铁匠是一个好铁匠吗?”

  “按照一般人来说,铁匠这个营生还不错,至少,云杨就很羡慕。”

  “他已经准备落草为寇了!”

  徐先生直接说出了结果。

  “我只说他不是一个好铁匠,至少不是一个有上进心的铁匠,您却直接说他准备落草为寇?”

  徐元寿无声的笑了一下,一只手扶着云昭的脑袋道:“这年头他这样的人,想要活的更好,就只有当贼寇这一条路了。”

  “可他是福伯弄来的!”

  徐元寿蹲下身子一双眼睛在黑夜中依旧有些亮晶晶的。

  “春播的时候,犁头,农具损坏频繁,这个时候铁匠很难请到,尤其是刘宗敏这种流浪铁匠,既然所有的事情都不太对,你就该好好问问福伯!”

  云昭想了一下摇头道:“不问!”

  “为什么?”

  “娘说云氏最可信任的人就是福伯,如果问了,会让福伯难做!”

  徐元寿又笑了,拍拍云昭的脑门道:“我现在真的开始相信你是野猪精转世了。”

  目送先生离开,云昭就进了大门,来到后院,发现母亲等他吃饭已经等了很久。

  闲时吃稀,忙时吃干,所以,今天的饭菜很丰盛,除过有肥腻的腌缸肉之外,还有一盘子带着青草香味的苦苦菜。

  给母亲碗里放了肥肉跟苦苦菜之后,云昭就埋头大嚼,他吃的很快,且很快就吃饱了,然后就放下饭碗等母亲吃完。

  “有话就说!”母亲瞅了云昭一眼,继续吃苦苦菜。

  “那个刘宗敏不像是一个好人。”

  “他本来就不是一个好人,官府正抓他呢!”

  “既然不是好人,我们家为何还要收留他?”

  “距离咱们家五十里外有一座山叫做月牙山,山上有一个山大王叫催山虎,你白日里不是问咱家交不交税吗?

  其实是交的,只是不交给官府,交给了这位叫催山虎的山大王。“

  “啊?这样做没问题吗?”

  “当然有问题,可是呢,蓝田县的官差连县城都不敢出,你让我们交给谁去?”

  “没人管?”

  “怎么没人管!官府出动卫所兵剿匪来着,可是,剿着剿着蓝田卫所兵越来越少,山大王手里的强盗越来越多,到了最后,卫所的指挥使都跑了,为了庄子上不受强盗骚扰,就只好这样了。

  这三年来,这位山大王还算是守规矩,除过每年收税之外,就没来过庄子。

  这些事都是福伯在安排,娘从来不过问。

  福伯是一个很守规矩的人,从来没有因为徇私过,这一次安排刘宗敏来家里打铁,说不得会跟月牙山的人有牵扯。

  我儿离那个盗贼远远地,莫要沾染上匪气,将来娶媳妇都娶不到好的。”

  “大明朝完蛋了……”云昭由衷的道。

  云娘擦擦嘴上的油脂道:“这是谁都知道的事情,所有有见识的人家都做好了改朝换代的准备,只是期望这一次改朝换代莫要死人太多。

  你外公五年前就辞掉了西安府学正一职,还在秦岭里面修建了隐居的宅子,依我看啊,也就是今年这场春雨足,要不然,一大群人没饭吃,天知道会干出什么事情来,你外公在西安府城里也住不了多久了。”

  “怪不得咱们家要修那么高的石墙。”

  云娘点点儿子的眉心笑道:“小小年纪就跟一个小大人似的,洗过澡之后就睡吧,今天不用写字了,给别人家拉了半天的犁,该是累了。”

  云昭是傻子的时候都是母亲帮着洗澡,云昭聪明了之后,就换成一到晚上,一双眼睛跟瞎了一样的秦婆婆。

  每次给云昭洗澡,秦婆婆都会叨咕几句,说云昭身为一个男娃,洗澡洗的比大户人家的小姐还勤快。

  所以,云昭现在洗澡,一般只让春春跟花花两个给他准备洗澡水,剩下都是自己来。

  皂角水泡过之后,全身上下就有一股子草木味道,站在牛边上,总会吸引牛的嘴巴,过份的还会舔一下。

  最要命的是云昭的头发现在已经有一尺多长了,每次用梳子,云昭就很担心自己将来变秃子。

  云昭睡觉的炕很大,可以当舞台的那种,春春,花花却没有获准上来睡。

  不是云昭看不起这两个傻丫鬟,而是她们身上的虱子永远都除不尽……

  好几次看到虱子在她们的头发上爬来爬去的,云昭就很想把她们放进开水锅里煮一下……

  这东西太可怕了,是云昭生命中最让他感到恐怖的东西!

  与这东西相比,云昭宁愿面对老虎,豹子,野猪!

   躺在炕上,云昭仔细梳理了一下自己今日获得的信息。

  首先,自己家没有表面这么简单,第二,福伯看似是云氏的管家,实际上掌握着云氏最重要的秘密。

  第三,这个世界已经完全崩坏了,当一个国家最基础的地主开始不给朝廷缴税,且认为是理所当然的时候,这个国家已经完蛋了。

  第四,流寇们已经代替朝廷开始保护乡民,给他们维持稳定的时候,说明,流寇的实力已经开始膨胀了。

  这一切都说明,大乱已经不可避免。

  当然,不用知道这些,云昭也知道大明就要完蛋了,从今往后,皇帝听到的消息没有最坏,只有更坏。

  只是,当自己真正的投身到历史洪流中,云昭发现,个人的能力几乎是微乎其微的,在历史大潮面前毫无抵抗力。

  通过以往学过的历史……任何想要力挽狂澜的人最后都失败了,最终成了史书上著名的民族英雄。

  黑夜中,云昭的眼睛瞪得大大的,一盆水被放在屋子里,正好有一道月光照在水面上,这是云氏晚上起夜时分唯一的照明,月光被反射到屋顶上,房梁在昏暗的空间里若隐若现,一切都像一场梦。

  “我能做些什么呢?”

  云昭自言自语道!

   天蒙蒙亮的时候,云氏院子里已经很热闹了,前来牵牛,借用农具的人站了一院子。

  云昭拿着猪毛牙刷站在屋檐下在刷牙,昨晚不小心咬到了舌头,被猪毛牙刷上的盐巴蛰得生疼。

  他还是没有放弃刷牙的习惯,他一点都不想跟其余的关中人一样一张嘴就露出一口黑牙。

  昨晚的问题没有答案,不过,他已经做好了投入到这个世界的准备,并且准备积极一些,主动与这个陌生的世界交流一下,看看能否会有一点不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