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天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章 顶风犯案

明天下 孑与2 2801 2019.10.04 14:08

  第五十章顶风犯案

  

   “你弟弟去了明月楼能干什么?”

  “他只能当小厮,如果年岁再大一点长得再俊秀一些……”

  “明白了,我是说他现在能做什么?”

  “七岁的男娃,只能在后厨帮忙,以前有我在,妈妈多少看在我的颜面上会给他一口饱饭吃……现在……现在我不在……他怎么活啊。”

  云昭松了一口气道:“对你那个妈妈来说,你弟弟其实就是一个拖油瓶是不是?”

  钱多多咬咬牙道:“是这样的,这些年为了我弟弟,我拼命地学琴,学笛子,学跳舞,学厨艺,学妆容,学狐媚男人的本事,就是想成为妈妈手中最重要的台柱子,也只有这样,才能帮我弟弟脱离苦海。”

  云昭苦笑道;“这么说,你其实不愿意被人拯救是吧?”

  钱多多木然道:“如果我们姐弟两一起获救自然是愿意的,我也曾想过有一位盖世英雄踩着五彩祥云来救我们姐弟,如果有这样的人,我愿意一辈子伺候他,一辈子守在他身边,无怨无悔。”

  “这就是你喜欢孙猴子的原因?”

  “是啊!他是一个大英雄!”

  “你看我这样的成不成?”

  “你长得像猪八戒,如果能救我们姐弟,我一样把你当大英雄看,哪怕你是一头猪!”

  云昭木然的点点头,这个答案对他来说并不算是意外。

  “猛叔,能在明月楼放一把火吗?不知不觉的那种!”

  云猛点点头道:“可行,只要有硫磺,火药就成。”

  “这些东西你们有吗?”

  云猛看看云豹,云豹从腰上的革囊里掏出一把黑色粉末,云昭看了一下道:“黑火药?”

  云虎道:“这是阿豹的绝招,他本来给自己起名叫做喷火豹子,后来猛哥觉得太招摇,会让人家防备,就没让用。”

  云昭抬头看看天上的大太阳淡淡的道:“那就一把火少了明月楼,注意一下,莫要烧的太快,给楼里面的人一点逃生的时间,我们趁乱弄走钱多多的弟弟,对了,你弟弟叫什么名字?”

  “钱少少!”钱多多回答的非常快,看样子,这名字是她思考了良久的产物。

  “你不害怕?放火可是杀头的大罪,尤其是在城里!”

  云猛认真的看着云昭道。

  云昭无所谓的摊摊手道:“我迟早是要当贼寇的,先练练手吧。”

  一行人从面馆走到明月楼的时候,偷偷看过正在干杂活的钱少少的模样,云昭已经有了想法,如果选择人少的偏楼,得手很容易,而一根香就能延迟点火的时间,就能制造完美的不在场证据。

  所以,云昭带着一群人就去了明月楼对面的茶馆听人说书。

  钱多多戴上了兜帽,云昭一副富家公子的装扮,带着家里的姐妹们来偷偷听说书,对茶馆跟说书人来说算不得什么。

  因此,掌柜的还非常有眼色的将云昭一行人送到了雅间,在这里不仅仅能看到说书人说书,还能不被别人看见。

  云猛,云虎,云豹三个人自然是这一对富家姐弟的从人,这样的人掌柜的见多了。

  茶点送上来之后,云昭发现云猛三人似乎很紧张,钱多多却表现的极为镇定,喝茶,吃点心,嗑瓜子都慢条斯理的,比云昭这个真正的富家少爷还要显得有教养。

  今日说的书却是《三国演义》中的第四回:废汉帝陈留践位谋董贼孟德献刀。

  说书人讲的很是精彩,以至于让云昭几乎忘记了放火的事情。

  云豹不知什么时候回来了,站在云猛身后也渐渐融入了听书的人群中。

  只有钱多多事多,短短时间里要云豹他们跟掌柜的要了三份点心跟果子。

  听到曹操骑着董卓的快马离开长安之后,云昭笑道:“此一去,就好比蛟龙入海!”

  钱多多笑道:“是大英雄必然有随机应变的手段,如果没有这份急智,曹孟德恐怕也只能成为越骑校尉伍孚第二。”

  云昭想了一下道:“看来啊,一个人如果想要成大事,就要当机立断,否则会被敌人所趁。

  钱多多,你就不担心你弟弟的安危吗?毕竟,这是一场大火。”

  钱多多咬着牙道:“如果我弟弟连这一关都过不去,以后还怎么长大成人?”

  “你在赌你弟弟的运气?”

  钱多多粲然一笑道:“人活着却是是需要一点运气的。”

  云昭没来由的想到生命之初数亿大军奋勇争先的模样,就由衷的赞叹了钱多多话里的道理。

  一节书听完了,云豹呼唤说书人进来,云昭跟钱多多一人赏赐了说书书人十个钱,还夸赞了他书说得好,等说书人离开之后,钱多多看着云昭的眼睛道:“到时候了吧?”

  云豹轻声道:“我预留了半柱香的时间,该差不多了。”

  云昭道:“火起之后,你们就去外边寻找钱少少,刚才你们已经看过他的模样了。”

  说罢,提起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又道:“其实呢,大火烧起来后,西安城里有人哭,也会有人笑,只可惜笑的不是我们,以后再要干这种事的时候,我们就要从中发一笔财才好。”

  云猛摇头道:“趁火打劫乃是鼠辈们干的事情!”

  云昭道:“一处地方被烧毁了,很可能马上就要重建,尤其是明月楼这种财雄势大,久负盛名的地方更是如此。

  我们要做好重建明月楼的准备,这是一笔生意,不是趁火打劫。”

  就在其余四人惊恐的看着云昭的时候,茶馆对面忽然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大呼——“救火啊!”

  茶舍中的客人正在优哉游哉的喝茶,猛地听到这一声大喊,一个个快速的向外奔跑。

  而云猛,云豹,云虎三人已经抢先跑了出去。

  云昭,钱多多自然留在最后才出了雅间,下了楼梯之后,云昭还好心的将悲苦的茶馆老板搀扶起来,嘘寒问暖之后,大方的结清了茶水钱,这让茶馆掌柜的感激涕零。

  满满一屋子喝茶的人,付清费用的人只有这一对小小的男女。

  出门一看,火势不算太大,仅仅是一座偏楼着火了,此时正是中午时分,明月楼里的漂亮娘子们一个个穿着亵衣抖抖索索的站在路上,一个肥胖得老鸨子正跳着脚指挥一群仆役伙计们提水救火。

  云昭瞅瞅钱多多,即便是隔着兜帽上的面纱,也能感受到她此时的目光似乎是带着火的。

  “如果,你现在有一柄短弩,就可以神不知鬼觉得杀了这个老妖婆。”

  “你有短弩吗?”

  “还没有,不过,以后会有的。”

  “好,到时候你要教我用这东西!”

  “这是自然,我们以后是要当强盗的人,如何能不知道怎么使用武器?”

  “为什么是我们?”钱多多即便此时正在眼观六路的寻找自己的弟弟,依旧觉察出云昭说的话好像不对。

  “从你走进云氏的那一天,你就已经是强盗了,这是大环境改变个人命运的一个很经典的路子。”

  正在帮忙救火的云猛把一个拖着水桶挡别人救火的小子丢了出去,自己一只手提着水桶勇猛的向扑了上去,引起老鸨子大声叫好。

  “你弟弟被救出来了,你要不要回去安抚一下你弟弟?”

  “不用了,我要看大火!”

  “这场大火可能要熄灭了,没有热闹场面看。”

  “不一定!”

  云昭惊讶的看着钱多多。

  “偏楼边上的库房里有一桶灯油”

  “咦?你不是被人卖到长安来的么?怎么对这个地方这么熟悉?”

  钱多多瞅着偏楼上的火焰即将熄灭,而偏楼边上的小房子上的火焰开始变得明亮之后,美丽的小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意。

  “灯油是我放进去的,我在那个小楼度过一个可怕的夜晚,然后就生出了同归于尽的打算,后来想到我弟弟,就放弃了。”

  云昭温柔地拉起钱多多的小手道:“忘了吧,正好今天一把火烧个干净!”

  钱多多第一次温柔地看着云昭道:“是被梁妈妈欺负的,那一刻,我觉得我不是人,是一只被人查来验去的畜生。”

  “那也忘了它,以后你是一只强盗,只有我们欺负别人的份,没有人可以欺负我们。”

  钱多多点点头道:“好,我以后就当强盗,哪怕被人砍头也不后悔!”

  云昭笑道:“我们要极力避免这样的事情发生,被人砍头绝不是我们的终极目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