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废物女神与无所不能的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时间的疑惑

  ”啪!”

  清脆的响指声之后,周沉舟发现自己周围的一切忽然发生了改变,他陷入了一个墨黑色的世界。

  而他刺出的那充满破坏力的一枪,竟然被对方握在了手中,那火焰的破坏力仿佛就是一个笑话。

  对方的实力,竟然恐怖到了这个地步?

  虽然心惊,但是他完全没有停止的意思,手中的长枪再度绽放出力量,试图摆脱对方的掌控,但是,他下巴立刻挨了重重的一击,整个人不受控制的飞起来。

  接着,周围的空间中出现了无数丝线,将没有来得及反应的周沉舟直接捆了起来,接着又是一声响指,周围的一切再度到了车厢上,只是,周沉舟已经被捆了起来完全失去了反抗能力。

  这个是什么情况?

  躺在地上重伤等死的穆天笙也完全懵了,刚刚发生的一切也太过离谱了,就感觉两人一瞬间消失又一瞬间出现,周沉舟已经被捆绑起来在地上任人宰割,仿佛是她自己捆绑了自己一样。

  但是,那根本就不可能好吧?

  能够轻松干掉周沉舟的人,处理现在的自己也不需要多少力气吧?难道他也是得到了某些线索的人?是赤火门的人?或者是更强大的存在?

  随后,他就感觉束缚住自己的火焰被解除了,对方看着他,开口道:”能给我解释一下这是什么情况吗?”

  程语墨确实很郁闷,他已经明确表示自己不想介入对方的事情,结果对方竟然动手了?

  他可不想惹到沧澜门的人,而且对方还是核心弟子,但是对方先动手怎么也说不过去,所以他只好把对方先制服了。

  是因为是梦境才这么离谱?怎么一言不合就动手的?

  穆天笙虽然还是很惊讶,但是还是迅速说道:”我是超解密学派的普通弟子,我的名字是穆天笙,这次是因为一个遗迹我们才争夺至此。”

  言简意赅,这个人一下子就把事情说明白了,为了一个遗迹大打出手的事情一点都不奇怪。

  ”哦,我知道了。”

  还以为是刻意来绑架慕容霏雨的,程语墨都做好了大打出手的准备,结果只是为了一个无聊的遗迹啊。

  还浪费了一点时间...可恶,回去点杯饮料喝吧。

  就这么走了?

  等到程语墨离开,穆天笙还充满了莫名的不真实感。再看了一眼被挂在车厢上方的周沉舟。

  这种感觉,就像是开着星际飞船即将撞上运动中的行星,却突然发现行星被别人摧毁了的感觉。所以,这种级别的强者为什么要坐这种几乎可以说是最次的高速列车?

  个人爱好?

  既然对方已经走了,留下了周沉舟没有动手杀死,他也不会动手,免得到时候惹到那位独角仙强者不高兴了。对于这些事情,他还是很有分寸的。

  反正只是挂在这里,周沉舟也没有机会再度出手了,他只需等到列车到站,就有机会通知超解密学派的长老。

  他也想明白了,这个遗迹不是他一个人能够独吞的,必须得上报长老级别的强者去夺取,至于他,只要能分到一口汤就足够了。

  太过贵重的东西,他现在根本没有争取的资格,即使得到也不过是成为别人猎杀的对象而已。

  ...

  ”回来了?”慕容霏雨有些诧异的看着程语墨:”你真的是去买饮料了?”

  ”那不然呢。”程语墨吸了一口饮料:”话说,车要到站了吧?”

  ”是啊,我们到站之后,需要稍微停留一会,你是要跟着我一起走,或者是和你的师兄弟交流一下感情?”

  ”别别别,我是您忠实的护卫,毕竟您付了钱的,我绝对不可能离开您半步。”

  ”啊对了,你有没有灵器之类的东西?身为我的护卫,总不能那么没有排面吧?”

  ”你说的也是--我没有啊,要不你送我?”

  ”看看这个怎么样?”慕容霏雨丢了一个东西到程语墨的面前。

  那是一把黑色的匕首,但是尖处又有一些弯曲,看起来看起来非常的古朴没有任何出彩的地方。

  ”呃...就这个?”

  ”唔...实话说,我也不知道它是否合适你,有传言它和当初那位人族至尊有点关系。”

  ”哪位?”

  ”血剑圣尊。不过,那种说法可信度不高,毕竟,我们实际上并没有看出这把匕首真正的等级,它的作用是能够让割开的伤口无法愈合。”

  ”那好像还不错的样子啊。”

  ”你觉得还不错就用吧。”慕容霏雨翻了个白眼:”反正,那些人鉴定的结果是,除了不知道它本身是什么材质以外,它就是一把拥有特殊能力的普通的匕首而已。”

  程语墨握住了那把匕首。

  就像是触摸到了普通的铁的感觉一样,有些冰凉,但是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就算程语墨将灵力灌注如其中,也没有什么变化。

  一般来说,能作为灵修兵器的物品必须要能传导灵力才对,但是程语墨灌注进去的灵力仿佛石沉大海般没有半点的声息。

  就像是被它吃掉了一样。

  这个东西还真是有趣啊...虽然无法评估它的价值,目前来说它并不存在作为灵器的资格,而且慕容霏雨说了,无法愈合的伤口也并不是无解的,只要迅速把那一块肉切下来还是可以的。

  换句话说,它看起来就真的像个废物一样,但是程语墨还是先将它收了起来。

  列车抵达了灵台市,一行人陆陆续续的下车,程语墨不远不近的跟在慕容霏雨身后,看着天青门的长老过来和慕容霏雨打招呼。

  没有人会认出他来,也不可能猜的到。天青门的弟子都跟随长老去了附近等候,而程语墨则是跟着慕容霏雨去见了一些人。

  看着她谈吐自如的样子,应该是经历过不少这样的事情了,要是自己肯定处理不来这样的关系。

  乘坐下一趟列车的时候,慕容霏雨看着程语墨把玩着手里的匕首,身体一倾,靠在了柔软的椅背上。

  ”你现在的模样好像一条咸鱼啊。”程语墨说道。

  ”我倒是真的想一劳永逸的咸鱼下去--不过也只能忙里偷闲罢了。说起来,已经是晚上了,你不打算睡觉吗?”

  ”没有打算,我过会再睡。”

  ”随便你吧。”她直接在对面的软椅上躺了下来。

  程语墨看了一眼时钟,22点47分--等等,是不是忽略了什么?

  有什么被忽略的细节,来到这里之后被忽略的细节--

  那种灵光一现的感觉是在看到时钟后才出现的,也就是说...时间?

  程语墨想起来他忽略了什么了。

  无论是过去他所在的星云小世界,黑暗星界,亦或者现在的星火大世界,他们在时间上都有一个共同点。

  一年都是标准的365天,每天都是24小时,并且,虽然每个世界对应的恒星不一样,黑暗星界甚至根本就没有恒星,但是,它们的时间却保持了诡异的一致。

  果然--还是因为这是梦境才保持了时间上的一致?

  程语墨望向了窗外。

  黑夜降临了,大地被包裹在了漆黑的夜色中。

  这一切,难道真的是虚幻的吗?说实话,现在他的想法已经出现了一定的动摇。无论是黑暗星界中的一切,亦或是现在他经历的一切,都是非常真实的存在。

  如果这是梦境,那什么是真实?

  赤红色的光芒划破了天空。

  程语墨愣住了,看着那将黑夜完全点亮的光芒,他并没有感觉到任何的温暖,只感受到了无尽的寒意。

  那是--什么?

  即使隔着如此之远,程语墨也能清楚的感觉到里面蕴含的极致的毁灭力量,甚至让他提不起逃跑念头的力量,因为逃跑也是没有意义的,结局也是在那恐怖的力量下堙灭。

  当然,程语墨不是唯一一个发现那照亮天际的红色光球的,车厢内突然开始了一片骚动,惊醒了对面的慕容霏雨。

  ”发生什么--”

  甚至不需要解答,她也立刻明白发生了什么,她的目光同样看向了窗外。

  美丽,却充满毁灭气息的赤红色光球。

  它从天空中,缓缓的,安静的落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