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废物女神与无所不能的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深红色的礼物

  ”您好,快递,请签收。”

  ”快递....”那个值班的警员看了一眼上面的标题,然后向后面喊到:”老林,你的快递!”

  ”我的?噢噢,看来应该是我新买的茶杯到了。”老林走了出来,接过了包裹,边走边拆开。

  ”啊--!!”

  凄厉的惨叫声出来的一瞬间,前面的警员就已经拿出了警棍,回头的那一瞬间,他看到了让他汗毛倒竖的画面。

  一坨红色的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仿佛扎根在了老林的脸上,还在不断的抖动,而发出惨叫的老林挣扎逐渐减弱。

  这种恐怖诡异的场景让他下意识就想拔腿逃跑,但是他还是压制了那股感觉,大吼道:”有袭击!”

  里面的人反应非常的快,眨眼之间就冲出来了十几人,其中还有一半是有实力的灵修。看到这些,他终于松了口气,浑身的紧绷也松缓了不少。

  ”小心!”

  ”快躲开!”

  对面的人突然吼出声,他茫然了很短的时间,身体上的刺痛让他清醒了过来。

  老林的方向,地上竟然伸出一根暗红色的触手,不知道何时已经到了他的脚下,他还没来得及再多喊出什么,身体里面已经传出了无力感。

  ”攻击它!”

  二阶灵技·小火球!

  二阶灵技·冰锥!

  当然,虽然这里没有足够强的灵修,毕竟只是一个治安局的分局,但是枪械还是有的,前面的人也只是打算暂缓一下这个不明物体,让后面携带枪械的人出来实行攻击。

  与此同时,另一处的分局,接警员接到了一个电话后,神色变得严肃,挂断后立刻汇报。

  ”又有新的案件出现了?”

  ”似乎是跟之前的案件一样性质的案件。”

  ”立刻出动!”

  ...

  白露餐厅。

  身处二楼,能够透过玻璃窗清楚的看见外面的场景,能够看到警车呼啸而过,上面下来的警员都进了不远处的绿园小区。

  靠着窗的她饶有兴致的望着这一切,她面前摆放着一盘牛肉,结合她身上的装扮来看,大概所有人都会认为她是一个白领类型的人。

  ”还真是厉害呢,这时候还能这么悠哉。”

  她对面坐着的中年男子看起来很邋遢,胡子拉碴,穿着一身深灰色的衬衫,和这个餐厅的环境有些格格不入。

  ”有什么好着急的,就凭他们也配找到我吗?怎么样,你的考虑究竟如何了?”

  ”居然能够在做出那种事情后若无其事的在这里坐着吃饭,你可真是厉害啊。”

  ”见笑了,您可真是会开玩笑。他们不记得,我可还是记得您的名字啊,”血海屠魔”古玉数。”

  ”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古玉数淡淡的说道。”不过,你们应该不只是想展现出这些吧,这只不过是小孩子恶作剧般的水平而已。”

  ”当然,我们所做的事情怎么可能和您当年的事迹相比。毕竟,现在我们还是得以小心为主,当然,我们同样给他们准备了一份深红色的礼物。”

  ”哦?”古玉数微微眯起了眼睛:”那似乎有点意思啊。只是--”

  他望向了外面,看着再度呼啸而来的一辆警车:”你还真的是心理变态啊,还要回到作案现场来欣赏自己的成果。”

  ”噗嗤。”眼前的女人直接笑了出来,然后说道:”您可真是会开玩笑,当年您做过的类似的事情还少吗?我们可是性格上很合得来的人啊。而且--我要亲眼见证,这份大礼送出的那一刻。”

  ...

  昏暗的房间里面,十几名警员看着天花板上吊着的十几具尸体,诡异而恐怖的一幕让他们心底一阵发寒。

  ”这真的已经可以是明着挑衅我们了。”祝明生脸色阴沉的像是能滴出水来。从警多年,这样的恶性案件也是极其罕见。

  难道真的要慢慢搜寻?谁知道这样的事件会不会再度发生?

  他们没有注意到的是,在十几具吊在天花板上的尸体中,有一具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深红色的,深邃的,没有情感的眼睛。

  ...

  纸符清水,烧三支香,在那里念念有词的走来走去。

  庄百胜现在所做的一切,在旁观的白棠花眼中完全就像是个神棍。

  ”这样做有什么用吗?能找出凶手的位置吗?”

  ”当然不行。对方是异术师,除非能力压制他非常非常多,否则几乎没办法找到他的来源。”

  ”那这是在做什么?”

  ”占卜口红的来源以及--我们之后的吉凶。”

  ”之后?”白棠花挑了下眉:”凶手还能袭击我们不成?”

  庄百胜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是迅速拿出了一张纸,用手抓着笔迅速开始写,但是自己看去,他的眼睛竟然是闭着的。

  ”好了,这就是口红的来源。”

  白棠花接过了那张纸,忽然问道:”我们之后真的会有危险吗?”

  ”或许有...希望不要有奇怪的好奇心。”

  这些神棍都喜欢这么说话?

  白棠花摇了摇头,刚想把庄百胜说的话抛在脑后,就看到冷锐锋冲了进来,先是看了一眼庄百胜,然后说道:”出事了。”

  ”什么?”白棠花问道。

  ”龙水区分局遭到了袭击,并且,有一起新的案件发生了。”

  ”那--”

  ”我先过去了,你留在这里继续勘察现场吧。”

  ”诶--”

  白棠花还没反应过来,冷锐锋就已经出去了。这--这都是什么情况啊?

  就在这时,她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她看了一眼,就走到了外面接起了电话。

  ”你要来吗?”

  ”当然,这么久不见,我来找你有什么不对的吗?”

  白棠花语气低沉的说道:”最近还是不要了吧,最近有比较重要的事情。”

  ”哦?难道有什么案件吗?”她的声音里面充满了兴奋,隔着电话都能感觉的到。

  啊,最烦的就是这个情况了,她总是喜欢那些神神秘秘的案件,但是她和自己的情况完全不一样,是不可能参与进入这样的案件里面的。

  ”没有没有,怎么会呢。”

  ”那我就去找你玩了,我们可是好久不见了,就这样,拜拜。”

  喂喂,这也太单方面了吧?

  庄百胜看着一脸无奈的白棠花,嘴角忽然勾起一丝微笑。

  事情似乎要变得更加有趣起来了啊。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那个人”应该也会来吧,这里发生的一切似乎比自己想象的要复杂很多啊。

  ...

  东方岳羽停下了脚步。

  他有些茫然的看着周围,这里...应该是马路中央吧?

  但是,罗盘确实指向的这里,无论他往哪个方向走,最终都会指回这个位置。清楚的告诉他,他的叔叔东方赤就在这空无一人的马路中央....

  个屁啊!

  肯定哪里出现了问题吧?哪里出了问题吧?怎么会指向这里呢?这里周围那些来来去去的路人,哪个是自己的叔叔?

  不行,总有种被骗了的感觉,这样下去是找不到的,必须得找到程语墨问清楚是什么情况。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