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废物女神与无所不能的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介入

  天陌市。

  他们早上就出发了,虽然对于程语墨突然带上一个少女东方岳羽很不理解,但是这样的事情似乎并不是他询问的范畴。

  昨天他可是偷偷在开打的时候偷看了那场战斗,对于程语墨的能力已经深信不疑。

  虽然,爱丽丝看起来只是不停的在到处观望,似乎很好奇这陌生的环境。

  ”程语墨...”爱丽丝似乎想说什么。

  ”不行。”程语墨面无表情的说道。

  ”我还没说你就说不行?!”

  ”无论提出什么,一律否决。”

  ”你这...”她像是想到了什么,笑嘻嘻道:”可不可以不给我钱?”

  ”那可太好了。”

  ”喂?你不是说的一律不行吗?”

  ”你平时那么废物怎么在这种事情上这么精?反正决定权在我,起码得等任务结束后再考虑。”

  程语墨本来还想再说什么,突然,他的目光落在了不远处的一个人身上,似乎是感受到了他的目光,那个人也望了过来,微笑着点头示意了一下。

  对方是个看起来20岁的青年,穿着深蓝色的衬衫,在包子店买早餐出来。但是两人的目光只是交错了一下,很快就移开了。

  ”怎么了?”东方岳羽在走出很远后问道。

  ”刚刚那个人是个很强的异术师。”程语墨没有隐瞒。

  ”很强...怎么看出来的?”

  ”能够感受到别人的目光本身就是很强的异术师或者灵修才能做到的,但是我可以确定他是一个异术师。不过,他应该跟我们没有联系,路上见到也无所谓。”

  ”到底有多强?”

  ”暴打他的话我大概得用手吧,起码得认真一点。”

  这...程语墨这家伙还是个装逼犯?虽然他确实是有实力。

  ”我们怎么开始寻找?”这是东方岳羽憋了好久的问题了。

  程语墨从背包里面拿出了一个罗盘,又拿出了一根针,然后说道:”伸出手。”

  东方岳羽有些疑惑的伸出了右手,程语墨迅速将针一扎,然后接住一滴血放在了罗盘上面。

  在血液滴上去之后,罗盘上的指针开始了缓慢的旋转,最后指向了一个方向。

  ”沿着这个找就可以了,不过,我怀疑你叔叔用某些手段屏蔽了搜索,所以结果可能不是非常准确,会有一定的误差。”

  毕竟,异术师的能力有很多种,东方赤说不定就是学的隐蔽类型的,这可能也是直到现在他都没有被抓住的原因吧。

  ”好了,罗盘给你了,你加油吧。”程语墨将罗盘塞到了东方岳羽手里。

  ”呃...诶?!那你们呢?”

  ”我就不打扰你们叔侄的感人重逢了,顺便--”程语墨目光扫了一眼还在四处观望的爱丽丝。

  原来...是这个意思吗?原来只是单纯的带女朋友出来约会吗?

  算了...反正有了这个罗盘应该就能找到叔叔了吧,能够达成目的就好了。

  ...

  已经是第二天,现场已经被封锁了,还有包括白棠花和冷锐锋在内的几名警员在现场继续搜查。

  ”站住!现在这里不允许有人进入!”

  门外的警员出声拦下了眼前的青年,青年挠挠头,从口袋里面拿出一张名片递过去:”我是来协助调查的。”

  警员有些疑惑的接了过去,然后正色道:”对不起,我们有规定,不允许外人接近。”

  ”不,等一下,我并不是--”

  ”请您离开这里,不然我们就要采取手段了。”

  玩真的啊?

  ”发生了什么?”冷锐锋从里面走了出来,他的身后跟着白棠花在内的好几名警员。

  警员很快将刚刚发生的一切汇报,而这个过程中,青年一直双手插兜,很随意的打量着周围。

  冷锐锋查看了那张名片,然后出声道:”灵异协会,庄百胜?”

  ”是的,童叟无欺。”庄百胜微笑道:”那么,能让我进去了吗?”

  ”我不允许。”

  声音是从背后传来的,令狐茗冷冷的看着眼前这个深蓝色衬衫的年轻人:”请回吧,我们的案件不需要那些装神弄鬼的人来处理。”

  ”令狐局长,请不要将个人的感情代入到我们正在执行的任务中。毕竟,我也是为了帮忙。”

  ”你是在瞧不起我?”

  ”我可没有那么说过。”庄百胜微笑道:”只是,我觉得有一些力量参与进去难道不是更好么?”

  ”不需要,滚!”

  ”看来,局长您是真的有些固执呢,可惜,凭你们的能力似乎根本查不出什么。”

  令狐茗的脸色阴沉了下来,冷冷的说道:”你是在挑衅吗?”

  ”是啊,我是在挑衅,只是,您的态度让我很不爽而已。”

  四阶灵技·炎爪!

  令狐茗的出手看似意外,却也在意料之中,他要以自己的实力给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一个教训!

  赤红色的火焰在他的右手燃烧起来,他迅速的冲到了庄百胜面前,狠狠的抓出。

  面对这样的攻击,庄百胜似乎早有准备,微微侧身就躲过了正面的一击,然后身形迅速变动,用手托住了令狐茗的手臂。

  移花接木!

  令狐茗感觉自己的身体仿佛不受自己的控制般向前跌倒,而庄百胜已经到了他的身后,但是他也不是没有经验之人,用手一撑顺势一个翻滚,再度站立了起来。

  只是,刚刚这短暂的交手,明显是令狐茗吃了亏,此时的他望着庄百胜,已经没有了之前轻视的态度。

  ”怎么样?只是单纯的把我作为一个有点实力的人看待也可以吧?”

  ”你可以加入进来,但是最好不要对我们的计划指手画脚。”

  ”没问题,本来我就是过来协助的。”庄百胜笑道。

  ...

  房间内,看过那些碎尸遍地的现场,庄百胜来到了血池面前,他身后传来了白棠花的声音:”有看出什么吗?”

  ”阴气很重。”

  ”感觉真的像是神棍的说法。”

  ”或许吧。”庄百胜不置可否的笑了笑,目光突然落在了那个鲜血勾勒出来的符号,由于血液已经凝结,看起来非常的妖异。

  ”呵呵,现在看起来似乎真的有点线索了。”

  ”你--”白棠花有些讶异:”你认识那个符号?”

  ”不认识。不过,并不代表它就没有意义了。不过...有些奇怪啊,难道是个新手?”

  ”什么意思?”

  ”这个符号,是用口红沾着鲜血画出来的,因为口红本身是没有任何灵力的物件,完全可以通过占卜得出口红的来源。但是,一个合格的异术师,不应该留下这样明显的线索给我们。”

  ”除非他另有目的?”白棠花若有所思的问道:”用来转移视线?”

  如果说这个画符号的人,是为了转移警力,转移他们的调查方向才用口红的话,也不一定说的过去。毕竟,调查一支口红的来源,其实并不会花费很多的时间。

  ”也有可能,对方是个不够强的异术师,实际上,做出这样的案件也不一定需要很强的实力,只要有足够缜密的心思去安排的话,普通人也是有可能完成这一切的。”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庄百胜收敛了微笑:”这是一个挑衅,他根本不担心我们会追查到他,这是对我们发出挑战的信号。”

  ”挑衅?”

  ”但是,即使是挑衅,我们也要接下这个挑衅。”冷锐锋走了进来:”告诉我,口红的来源是什么?”

  ”别这么着急嘛,现在也中午了,我们先去吃个午饭,然后聊聊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