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废物女神与无所不能的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线索

  他是怎么知道的?东方岳羽内心已经掀起了极大的波澜。

  ”在你醒过来之前,我简单给你算了一下。”程语墨淡淡的说道:”我只能说这么多,要想详细谈的话,得让我看到你的诚意。”

  没办法,要恰饭的嘛,又不是慈善家。

  东方岳羽很快明白了过来,立刻从口袋里面拿出手机:”大师,中央银联支付行吗?定金1000星云币,如果找到的话,剩下的2000星云币也一并奉上。”

  呼呼,这也太夸张了吧?

  即使如此,程语墨脸上仍然是平稳的神色,似乎区区3000星云币只不过是随处可见的小钱。

  ”那就这样说定了,我需要一点时间来找出他的位置。”

  ”那--我明天再过来--”

  ”你去哪里?”程语墨有些疑惑道:“需要半个小时,也不算太久吧。”

  ”半个...半个小时?”

  ”噢,在那之前,我需要你的一点血液,因为只有和他有血缘关系的人的血液才可以指引到他的位置。”

  除非有很强的异术师干扰,否则结果是不会变的。但是,在真正用这个进行位置确认的时候,程语墨却遇到了一些麻烦。

  明明之前使用占卜预测的时候,都表明自己会和眼前的这位名为东方岳羽的客户有良好的合作过程--

  以”血亲追踪”,配合其他的手段,程语墨基本确定了一个范围,一个直径为三千米的圈。

  程语墨拿出了今天新买的一张地图,再拿出了一盒朱砂,抓出了一把随手一扬。

  那些朱砂并不是随即散落,而是在地图上的某个地方诡异的聚成了一团。

  东方岳羽看到那个地点之后,突然皱眉道:”潼关区...”

  ”是的,可以确定具体是在这个范围内,但是,似乎被什么干扰了,他是不是卷入了一些跟异术有关的事件?”

  当然,这个根本不需要多解释,如果不是被卷入这样的事件,又怎么会找上异术师?程语墨主要是想了解清楚,究竟是怎么样的事件。

  东方岳羽脸色变幻了几下,终于是叹了口气,然后将一切全部说出。

  他的叔叔,东方赤,原本只是一个普通的纨绔,虽然不能给家族带来利益,但是养这样一个废物也不是什么难事。

  事情的异变是从去年开始的,东方明空,东方家族的现任家主,在为出色的后辈挑选灵器时,发现有三件灵器丢失了。

  灵器的价值是非常大的,东方老爷子当即就愤怒的下令彻查家族。因为没有任何偷窃的迹象,因此怀疑是能够出去仓库的人所为。

  自然,没有权限进入仓库的东方赤被排除了,而且那段时间他也一如既往的正常当个纨绔,丝毫没有任何的变化。

  事情真正的暴露,是在今年的3月份,他被一位心血来潮想进入仓库的长老发现了。

  尽管他极力否认,但是还是被关押了起来,后续在调查的过程中,发现里面竟然有异术参与进去。

  然而,还没来得及审问,他就消失了,连同仓库里面的两件灵器一起消失了。

  ”所以,你的目的是来寻找他?”

  ”是的。”

  ”是以个人还是家族的名义呢?”

  ”...”

  ”不用怀疑,如果是你们家族的话,是绝对不可能只让你一个后辈来调查的。而且,就算涉及异术,以家族的层面去寻找异术师也比你个人来寻找合适太多。所以,你是想悄悄找到他?”

  ”...是的,因为我相信--”

  ”好了好了。”程语墨打断了他的话:”你相信不相信都没有什么区别,我只负责完成我的任务,我不需要了解的我也不会去了解。反正,现在可以尝试去地图上的地方寻找他,如果你想了解更多,或许,你得加钱从别的地方入手。”

  ”没问题。”东方岳羽一口答应下来:”那个--我们能不能先了解一下他究竟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他心中当然不想承认这个事实。在家人的眼中,东方赤只不过是个没有用的废物,但是,在自己小的时候,在没有表现出天赋之前,也只有东方赤一直在照顾他。

  正因为如此,东方岳羽听到这个消息,第一反应就是否认,但是,无论如何,确凿的证据都指向了东方赤。

  但是,他真的非常希望,一切事实的真相并不是那样。

  ”你想了解真相吗?”程语墨说道:”无论如何,在我看来,这件事情都非常明显,不过是因为沉醉于异术的力量而偷窃仓库的灵器,之后造成了这一系列后果。但是,我只会去做客户交给我的事情,如果要调查的话,就交给我吧。”

  ...

  ”再喝一杯再喝一杯!”

  ”不了不了,真的顶不住了。”申有朋摆了摆手,感觉大脑一片晕乎乎的,酒到口里已经是某种水一样的液体而已了。

  勉强走出了门外,被冷风吹拂了一下,似乎是清醒了一些,但是只是错觉,那种晕眩的感觉可不是说说而已。

  要不,打车回去睡觉?或者是去金凤楼?

  脑海里闪烁出这两个想法,他忽然感觉到了一丝不对。

  这条街上,居然一个人都没有?

  他忽然打了个寒颤,酒醒了不少,回头一看,身后哪里还有之前的酒吧,只有一片漆黑。再回过头,周围都只剩下了一片漆黑。

  ”你好啊。”

  身边突兀出现的声音吓得申有朋直接跌坐在地上,然后,他就看到了一个一身黑色的东西,和另一个更加奇怪的东西。

  它的脸是黑色的,但是双眼仿佛两团火焰在燃烧,它身边漂浮着十张黄色的纸符,纸符散发着迷离的黄色光芒。

  ”啊啊啊啊啊--我错了我错了,饶我一命吧,我以后一定会好好做人,求求你了求求你了,我不想死啊啊啊啊啊啊--”

  这还什么都没说呢咋反应这么激烈?额--程语墨皱眉看着眼前的人,居然吓尿了...是不是做的太过了?

  ”只要回答我几个问题,我就可以放过你。”

  ”您请放心,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只要您能饶我一命,以后我回去给您烧--”

  ”行了闭嘴!”

  话一说完申有朋就立刻闭上了嘴,一副听候发落的模样。

  ”我问你,东方赤平时最喜欢去什么地方?”

  ”东方赤...我知道,是金凤楼和百月赌场,喝酒的话就是我刚刚出来的青花酒吧,其他的我...我也不知道了。”

  ”行吧,那就这样吧。”程语墨拿出了一张纸符,对面立刻开始惨叫:”不是说了就不杀我吗?!救命啊--”

  程语墨没有管他,手中的纸符直接贴到了他的头上,他立刻就昏迷了过去。然后,程语墨打了一个响指,周围又恢复到了之前喧闹的街道。只是,周围的人仿佛没有看见他们两个一样。

  ”这样...就可以了?”东方岳羽有些愣愣的看着刚刚发生的一切,似乎根本没有明白刚刚发生的一切。

  ”他并没有说谎,因为他实际上只是一个普通人,除非有强大到我根本无法比拟的异术师屏蔽了我的测谎能力,但是我觉得那种可能性不太大。”

  ”唉,他这也是太胆小了吧,只是吓了一下就全部招供了,居然还吓尿了,啧啧啧。”

  程语墨侧过头看了一眼,这个被小雨吓晕过去的家伙还能大言不惭的说出这些话?不过,毕竟是客户,程语墨自然不会说更多话语。

  已经用”失忆符”处理过,申有朋大概也只会认为自己喝醉过去,在大街上失禁了吧。考虑到其中可能存在异术师的干扰,程语墨只能选择这种方式逐步调查,从东方赤身边的人慢慢调查。

  但是,现在已经有了线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