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废物女神与无所不能的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黑暗的刀刃

  从沉浸的状态中回过神来,程语墨看了一眼外面墨黑色的天空。

  这里是地面,从一开始,他就没有打算真身进入传送阵,而是直接做了个纸人替身跟着。

  以程语墨层出不穷的诡异能力,骗过几个水平低下的人再简单不过了。就是他们之中最强的,在劫雷下身亡的南宫棋,也只有元灵境而已。

  当然,那只是对于现在的程语墨来说非常的弱,如果是小世界的话,这已经可以说是完全无敌的存在了。

  但是,在这个世界,他在那样的灾难面前却显得如此无力。

  不过,纸人替身被刺杀倒是程语墨没有想到的,从目前来看,绝对不可能是圣女做的,她想依靠自己将这个世界带出去的情感绝对不可能作假,她也看出了程语墨是假的--虽然应该没看出来能力的本质。

  看来,并不是所有人都期待有这样一个救世主的存在啊,如果在那里的是程语墨本人,或许会受点小伤,但是那个人绝对跑不了。

  只是,那只是个纸人替身,虽然灵力含量也不差,但是程语墨正在远程控制,反应迟钝了一些,而当时也没有戒备之心,毕竟根本不担心被杀死,反应又慢了一点。

  不过,也还是留有后手的。

  过几天再出现吧,先回复一下纸人替身消耗的灵力,一下子使用两个确实消耗很大。这里的灵气虽然驳杂,但是对于程语墨这种级别的强者来说还是可以接受的,只是修炼肯定比吸收正常灵气要差了非常多的效果。

  ...

  消息传来的时候,白湫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怒意,但是很快就收敛了,然后问道:”尸体呢?”

  ”已经送去了千圣堂。”来人说道。

  ”行,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在那人离开之后,身后的墙壁上忽然走出一个人,他用低沉的声音说道:”你觉得,会是谁做的?”

  ”我不知道。”白湫叹气一声:”我一直以为,或许有人不相信光眷者的存在,会对他不敬,但是真的没有想到,居然真的有人敢动手。”

  ”因为这个世界本来就是很复杂的,圣女的名头有时候也毫无意义。你应该知道,除了我们希冀光眷者降临救世的”祈光派”,还有”自主派”,”救赎派”等其他几个派别。只是,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们准备不充分,也是我们的失职。”

  ”恐怕,他们根本不会意识到自己犯了多大的错误,甚至还会有人把这作为”光眷者也不过如此”的证据,嘿。”白湫冷笑一声:”他们该不会以为所有的一切都是天赐的,他们想怎么做都无所谓吧?五千年前的错误他们还要再犯一次?”

  此刻的白湫也有了一丝茫然,虽然她的实力很强,但是过去的时间她大多数都在接受力量,以及成为人民的信仰,但是,更多的更复杂的事情,她根本就没有思考过。

  ”那样的事情,就交给我来处理吧。”他的声音有些低沉:”你只需要做好”圣女”的职责就足够了,其余的事情,我会帮你办好的。”

  ”接下来,该怎么做?”

  ”等待。”他说道:”对方不可能一下子就跳出来暴露自己,但是这件事终究会发酵,他是想让所有人都觉得,所谓的光眷者也不过如此,所以肯定会等到声势浩大之后再暗中推波助澜。”

  ”你觉得...会是谁?”白湫已经完全是请教的语气了。

  ”谁都有可能,自主派一向是和我们反对最激烈的,他们认为需要靠自己的力量离开世界,甚至连晨曦都已经对程语墨出手过了,如果要说嫌疑,他们看起来是最大的,但是我并不认为是他们。只是,也不能排除这个可能性。”

  ”救赎派认为我们现在所有的一切都是当初的李悲秋造成的,我们需要等待的只是人族的救赎,他们认为过去的那些不过是考验而已,只要撑过去就能救赎。和我们的理念同样有很大的冲突。”

  ”固守派则认为我们只能受困于这个世界,不必要再耗费大量的精力去寻找离开的可能性,也有一定程度上的冲突。”

  ”但是同样,问题也可能出现在我们祈光派内部,因为他们很可能认为这个光眷者是虚假的,真正的光眷者应该拥有随便挡下他们进攻的能力。”

  ”虚假--”白湫暗叹一声。

  他们这些人怎么就不明白,他们所做的一切完全是在不断的触动别人的底线?

  所谓的光眷者,其实也是一个人--既然是一个人,他也会有自己的情绪,何况,带走一个大世界是多么困难的事情?即使他降生在这个世界,难道自己离开不会更加轻松?

  五千年前的教训,他们还没有品尝足够吗?真当别人不会生气?就算不是光眷者,这么强大的战斗力难道不是首先选择拉拢吗?

  ”看来,最近很长时间都只是外边镇子的灾难,没有波及到天心城,让这些人都松懈了啊。他们似乎忘记了,这个世界随时都可能出现将我们彻底毁灭的危险。上官末!”

  ”在。”

  ”接下来的事情,你已经有了想法的话,就按照你的想法去安排。”白湫的声音很冷淡:”等到他们打算开始会议的时候,我们再做出接下来的决定。”

  上官末摇头道:”我觉得,现在最应该的,是进行一轮清洗。”

  ”清洗...”

  她当然明白这个词的意思,一时间有些犹豫。

  ”那些人的思想已经跟不上现在的需求了,甚至可能将我们最后的机会断送。所以,我们必须尽快做出决定,必须要进行一次大清洗,将那些阻碍者全部干掉!虽然他们可能并不是想完全和我们作对,但是行动却已经确确实实妨碍到让人民的未来。”

  ”都交给你吧。”

  尽管于心不忍,但是她很清楚,现在确实是需要做出决定的时候,如此来之不易的希望,她不可能让无数代人的努力化作飞灰。

  阻碍者,只能清除!

  ...

  她望着自己手中的剑,伸出左手轻轻抚摸着剑身。

  剑本身并不好看,通体青灰色,看起来只是随便打造成了这个形状,但是这却是她最珍视的东西之一。

  ”啪!”

  周围忽然响起了轻微的声音,她眉头一皱,毫不犹豫的抬起了剑。

  万象纷呈剑!

  凌厉的剑光将她周围的一切全部封锁住,但是却并没有任何的动静,仿佛周围的一切根本没有变化--

  不,绝对有变化!

  她忽然的惊醒,才发现自己竟然握着剑站在原地,刚刚的一切,居然是幻象!

  敌人在哪里?!

  她目光迅速扫视了一圈,立刻锁定了不远处的一个人,心中巨震。

  怎么可能!他不是才被自己杀死?!

  忽然,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一阵僵硬,因为有一只修长白皙的手从她的身后掐住了她的脖子,脖子处传来的刺痛让她清楚的知道,如果自己有动静,就立刻会死在这里。

  还好。

  这里就在天心城内,程语墨并不想弄出太大的动静,虽然他的实力完全压制了对方,但是他还是用了一些手段不让她发出太大动静。

  先是用响指结界从结界中潜入,同时用一个纸人替身吸引她的注意力,在她心神动荡的时候从结界中以极快的速度制服她。

  当然,如果没有成功,程语墨还留有后手,不过现在看来似乎用不上了,实力的压制就是这么的无情,毕竟程语墨现在是真身来到了这里。

  ”那么,我可以开始拷问了吗?”程语墨看着她:”告诉我,你为什么要刺杀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