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奋斗在晚明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六章 修缮王府

奋斗在晚明 一袖乾坤 2005 2017.09.14 08:00

  (ps:兄弟们推荐票不要停啊,拿来砸死我吧。)

  八月初一,是辽王府修缮工程开始的日子。

  宁修与孙悟范带着几百名工人来到辽王府前,在衙役的指挥下开始对王府外墙、殿阁、水榭、歌台进行全面修缮。有的小修小补即可,有的则需要全面翻新。

  毕竟辽王府已经查封了十几年,这么长时间无人居住,难免破败。

  再加上破窗效应,越是残破的东西越容易激发人们心底的恶念,对其造成更严重的破坏。

  现在的辽王府空有骨架,衬里已经残破不堪,急需大修。

  宁修都怀疑三万两银子都投进去够不够用,没准朝廷和地方还得追加银两。

  藩王宗室真的是一群饮血吸髓的寄生虫,他们不事劳作却可以拥有大量的财富,侵占土地,欺男霸女,弄得地方鸡犬不宁。

  偏偏这些金枝玉叶,天潢贵胄还说不得碰不得,地方财政的一大半都能拿出奉养他们。

  大明的衰败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这些宗亲王孙。

  不过宁修现在显然不应该考虑这些问题,他要做的就是尽快完成王府的修缮工程,给陈县令一个交代,给新辽王一个交待。

  宁修正自指挥着雇工们粉刷墙壁,一个王府管事模样的人走了过来,竖起一只兰花指,咯咯笑道:“这位就是宁修宁公子吧,辽王殿下说了,修缮工程需要在三个月内完成,应该没有问题吧?”

  说到底,辽王本身也无法决定谁来承包这个工程。但工程既已外包,作为王府的主人,辽王还是可以催一催工期的。

  宁修打量了这名管事一番,只见他五短身材,淡眉细目,鼻梁矮塌,下颌无须......

  加上那暧昧飘忽的眼神,竖起的兰花指,乖乖这厮该不会是一个太监吧?

  “这位贵人怎么称呼?”

  “哈哈,咱家姓苗,单字一个惠字。可当不起贵人二字。”

  那太监倒也爽快,毫不犹豫的吐出了身份。

  果然是太监!

  别管是亲王还是郡王,王府内都会有大量的太监。看样子这苗太监应该在新辽王身边的时间不短,估计在这位王爷还是广元王时就是心腹了。

  对这样掌权的太监自然不能得罪,宁修笑了笑从钱袋摸出一锭五十两的银子,放到苗太监的手中。

  “苗公公,初次见面,一点心意。”

  苗太监嘴角抽了抽,显然有些激动。

  五十两的银子绝对不算少,别看他是王府管事,可广元王毕竟是郡王能捞钱的地方不多。王府上下过的还稍稍有些拮据。

  虽然王爷现在被加封为亲王,整个王府的日子都跟着好了起来,可那也有个过程。比起未来可能的好处,摸到现银的感觉当然更好。

  “呀,宁公子实在是太客气了。”

  虽然如是说着,苗太监却一把将银子塞入袖中,笑吟吟的说道:“其实呢,说是三个月的限期,也没有那么严格的。辽王殿下为人很随和,稍稍超期也没有关系。”

  宁修心中暗暗慨叹,果然是有钱能使鬼推磨。对太监来说,金钱更是唯一追求的东西。

  这个苗太监看来是辽王殿下派来做监工的,跟他搞好关系今后这一段时间便会少很多麻烦。

  其实三个月的工期并不短,和陈县令给他预估的工期差不多。

  宁修原本觉得一个月左右就能将王府修缮工程完成,但看到辽王府破败的景状后觉得还是两个月保险一点。

  辽王殿下给出三个月的限期,那是绝不会有问题的。

  又和苗太监闲聊了几句,苗惠便借口有事要办,抽身离去了。

  见苗太监走远,孙悟范撇了撇嘴道:“跟一个死太监那么亲近干嘛?不男不***阳人......”

  宁修白了他一眼道:“孙兄还是太年轻啊。你难道没有听过一句话吗?唯女子与太监难养也,近之则不逊,远之则怨。”

  孙悟范眼皮跳了跳:“这话怎么听着那么耳熟呢,我书读的少,宁贤弟别骗我。”

  “我骗孙兄作甚,不过是在圣人之言基础上稍稍改了几个字罢了,不影响理解。”

  孙悟范一拍脑门道:“我想起来了,唯孺子与小人难养也!”

  “孺子......小人。”

  宁修差点背过气去,看死胖子认真的样子应该不似开玩笑。现在他终于明白为何堂堂巡抚公子放弃科举一心经商了。这厮的脑瓜实在不适合读书啊。

  “好吧,别扯这些了。王府修缮不是一天两天完成的,你我兄弟好好去吃一顿。”

  孙悟范颇有大哥范儿的拍了拍宁修的肩膀,如是说道。

  宁修一听到孙悟范这话,下意识的捂紧钱袋。

  虽然他现在发达了,但钱也是辛辛苦苦挣来的,死胖子一顿恨不得吞下一头牛,跟这厮一起吃饭恐怕钱袋要大出血啊。

  孙悟范仿佛看出宁修心中所想,尴尬的笑了笑道:“宁贤弟,别这么紧张嘛,今天为兄请客,咱们去吃蘸水面!”

  宁修:“......”

  罢了,罢了,死胖子能请客便已经不容易了,蘸水面就蘸水面好了。

  ......

  ......

  卢府,卢家家主卢佑安大发雷霆。

  厅堂之内跪着一排瑟瑟发抖的壮汉。

  他们都是卢家的家将,半月前被卢佑安派去武昌欲找机会废了小伯爷常封。

  但小伯爷被武昌伯关了禁闭,伯爵府又戒备森严,他们徘徊几日难觅机会最终垂头丧气的返回荆州。

  卢佑安看着眼前一帮废物就觉得来气,大手一挥道:“滚,都给我滚!”

  一干家将纷纷作鸟兽散。

  卢佑安胸口急剧起伏,面色涨得通红。

  管家卢方一瘸一拐的凑过来道:“老爷,小的有一计可彻底搬倒武昌伯父子。”

  卢方被陈县令打了一顿板子,一个月下不了床。现在好不容易养好了伤却是落下了病根,走路一瘸一拐。

  他当然对宁修和小伯爷常封怀恨在心,这些时日一直在想报复的办法,终于想出一个妙计来。

  “哦,你说说看。”

  “老爷何不请辽王府的楚先生帮帮忙?”

  ......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