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民间传说 承德围棋故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承德围棋故事

麻烦大了

  • 历史

    类型
  • 2019.07.12上架
  • 307.52

    连载(字)

704位书友共同开启《承德围棋故事》的历史之旅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惨败噩梦

承德围棋故事 麻烦大了 2026 2019.07.12 05:37

  “你这,不行啊,要不然就让你一匹马吧?”长胜皱眉说。

  面红耳赤地被让了一匹马,但是不管用;很快,又输了。

  “怎么还是这样?”长胜有点为难,“要不然,就让你两匹马?”

  于是,被让了两匹马。可惜,还是不管用。没多久,又又输了。非常难堪。

  “呃这,”长胜真的很无奈,连战连胜,可真应了他的本名。可这样,好心好意邀请小兄弟到自己家里来玩,让人家一口气输到底,并不是他的本意啊;关键是真有点过意不去。

  下个象棋而已,也不是赢钱,赢那么多干嘛?

  “实在不行,干脆让你一个车!”

  长胜也拼了,他下象棋虽然很好,碧峰门这一片算个小高手,却真没有让别人一个车那么夸张过。

  然而,对手已经被他彻底杀垮兼杀蒙,兵败如山倒......

  呼啦一下,李铁如猛然惊醒;糊里糊涂地坐起来,猛喘两口粗气;愣神半天,这才明白,哦,原来又做这个噩梦呢。

  那是1984年春夏之交,河北省承德市,二中初三学生李铁如。不知道第几次,梦到去年夏天,偶然去原班长李长胜家里去下象棋,被杀得落花流水、片甲不留的惨状。

  一个身高仅一米四几的瘦弱小男生。瘦小枯干,手无缚鸡之力,貌不惊人,微有清秀,学习成绩也不过中等。自幼身体病弱,记忆最深刻的地方,就是火神庙东南侧的二门诊。

  隔三差五,他不是感冒就是发烧、咳嗽,就得被父母带着去那里一趟;至今他自己的病历本已经积攒了两大摞,每一摞都有一米来高。打针、吃药那是家常便饭,他怀疑,那些年吃药很可能比吃饭还多。

  幸亏那年代,去医院看这些头疼脑热的小病是真便宜!爸妈没有理由弃疗!

  李铁如自幼就不招爸妈待见,终归还是给本来不富裕的家里带来了不小拖累。哥哥铁军,弟弟铁柱,都名副其实地挺硬朗结实,唯有他不争气。于是,打小就被“封为”——“窝囊废”。

  他非常自卑,极其内向,平常见人根本没话。即使亲戚或邻居来串门,他也都只是在爸妈逼迫下,吭哧瘪肚地勉强称呼半句,然后就再也没了下文。

  邻居都打趣,这孩子,比大姑娘还害羞呢。有内秀。

  老爸总是没好气地明言自己的担心,肩不能担担手不能提篮,啥都干不了,就怕他长大了会饿死!!

  说实话,这担心一直压在他幼小心头,一直到他上班自己挣钱之后,才渐渐缓解。这之前,他总觉得自己低人一等。

  小时候没什么娱乐,老爸教会了他们哥仨下象棋。

  老爸是标准的臭棋篓子,承德俗语——“屎棋划拉卒”那种。不会干别的,就会这一样。

  当然了,这一点也不奇怪,绝大多数人都如此,都是知道了歌诀就来。

  应该是尽人皆知的。歌诀曰:马走日,象走田,炮打隔山子,车(ju一声)杀一溜烟,小卒一去不回还。

  这就是象棋初步规则!老百姓知道了这些,大概就离敢于与其他同级臭棋篓子约战不远了。

  到稀里糊涂乱七八糟地胡乱实践许久后,大概才能得高人指点,得知马不可以随便瞎蹦乱跳!还有拌马腿之说,另外,老帅和老将也要遵守纪律,不得随便擅离职守,不得随意乱跑……

  如此,一点点地从零级臭棋篓子,可升级为一级臭棋篓子。

  再有智力出众者,短时间内若懂得什么叫做“明将”,何为重炮,这两大技能的话;这等级大概就又升一级。

  逐渐就要脱离臭棋篓子大众,即将演变为棋迷。

  长胜也姓李,是李铁如的同班同学。看人家老爸多有学问,长胜,这名字多棒!那年代都让人忍不住眼红。

  长胜不是真棋迷,他下象棋,只是一时有兴趣。他身材高大,刚十四岁时就很接近一米七。那年代,人们家庭条件普遍不咋样,营养缺乏是正常现象,不缺乏的才不正常。

  当时二中是市重点中学,是市里第二好的中学;第一自然是省重点中学一中。但二中那时候学习风气一般般,初中生更是大部分男生只知道玩。

  初一时流行过“勒老蔫”,不过那是小学生最喜欢的玩意,不多久就淘汰了。

  而后流行是踢足球,其实就是每逢好不容易盼到下课,男生们一窝蜂般冲向足球,谁有幸捞着机会,就是玩命猛踢一脚,爱哪去哪去。不使劲踢这一下,短短十分钟课间没准就再也没机会了。

  这项并没有很快淘汰。不过,参与的人数慢慢一点点地减少。时间长了,就有许多人明白,自己并非真心十分喜欢踢足球;最后留下的,才是铁杆球迷。

  踢足球这项运动,是二班活跃分子李长胜非常少有的,不擅长的运动;他刚上初三,就没有再坚持下去。二班班长他当了一年多时间,后来被班主任杜老师忍痛换了人。

  不是他干不好,他只是很不上心,总觉得没意思。

  下象棋把李铁如杀得溃不成军,什么闷宫、卧槽不出门、马后炮、铁门栓、大刀剜心等大大小小杀招一一轮番使了一遍或以上;但玩棋的对手完全没有抵抗能力,他很快就没了兴致。

  幸亏他还发现了,小伙伴输得魂不守舍,特意客气地问一声,能自己回家不?

  这本来只是客套,没想到,对方居然真的已经找不着北了;没办法,他只好从碧峰门山顶自己家里,一路把李铁如送到山下路口。已经可以看到离宫的丽正门了,李铁如才回过神。

  过来马路,不远就是他们家。

  李长胜后来就不怎么下象棋了,没那闲心思;不久上了高中,有志于考好大学的,谁敢总是随便瞎玩呢。

  李铁如则不然,踢足球他根本没资格参与,唯有下象棋还勉强可以。他也想考大学,偷听爸妈私下说话,知道了考上大学就能有好工作;他就留了心,却并没敢指望重点大学之类。

举报

作者感言

麻烦大了

麻烦大了

兜兜转转还是又回来了。   这个故事还是要努力讲完。这一次,希望比前一次好;至少别那么没意思。费尽心机修改,删去了很多乱七八糟内容,已经非常疲乏。若能使大家觉得可以看看最好。   另外,那边发了一些,总出问题。现在干脆都无法继续,无奈只好返回这边,还是这里更熟悉。   前面这部分,准备明天多更,“旧货”大家再看看;后面看情况,也许还是只能二更。

2019-07-12 05:37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