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民间传说 承德围棋故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千四百二十章、十万大奖(22)

承德围棋故事 麻烦大了 2009 2020.10.25 06:29

  位于后面这些棋友不好受,而前台殊死搏杀的高手们同样不好过。

  张伟赢定了的棋,最后小官子出现了难以置信的错觉,竟被赵哲“无中生有”走出了双活,局部亏损三目,最后输了半目;痛悔无以复加。

  他本来也是想找李铁如诉诉苦的,却见对方输成那惨样,就忍了回去。

  非常巧,下一轮他对陈小军;终局前他也是必败的棋。

  熬到最后一刻前,军哥出现了大错,损失了三目,他侥幸胜了半目。

  军哥痛失好局,无比懊悔。

  张伟抱歉之余,却“借机”大倒苦水,说自己差不多也是这样输给赵哲的,赵哲那家伙简直就是自己的克星。

  他当然不是别的意思,只是苦于被赵哲逆转过两次之多,每次都很铭心刻骨、痛彻心脾,分外不服气。

  但客观加刻薄地说,这都是自己做得不好、水平不够,还需要再进一步努力。

  第七轮,李铁如相对顺利地赢了,他确实不应该一直在后面晃悠的。

  第八轮,他遇到另一位滦平棋友,马清泉。

  这位马清泉是属蛇的,今年五十一岁,是滦平第一高手。

  李铁如执黑棋,下得很不顺利。

  中盘阶段,被白棋攻击得很惨。

  大龙差一点就全体阵亡。

  好不容易才辛辛苦苦后手活棋,形势当然不会好。

  到大官子快要结束时,李铁如默数,黑棋盘面最多领先一二目。

  心道,完,眼看着,这就是四胜四败。

  很奇怪,那一刻他却一点也不着急了。

  下着下着,他黑棋挖,对方打,他接。

  下一手,白棋理应接或者虎。

  马清泉不知道怎么想的,却并了一步。

  这步棋的意图挺明显,他是不愿意看见黑棋右边三路跳过。

  有这一步并,黑棋就不能再跳,否则会被冲“漏”。

  但,白棋自己有两个断点啊?!

  李铁如愕然看了十余秒,不明白对方咋回事。

  黑棋断打,白棋不忍心弃掉三子,只好接。

  黑棋外面再打,白棋只有提子。

  黑棋再一退。

  这一退不要紧,白棋刚刚并的二子,被黑棋鲸吞!!

  白棋的这步“并”,是个大随手,大勺子。

  马清泉轻轻摇摇头,面无表情地继续收官。

  李铁如见自己还有十分钟时间,就抓紧默默仔细数目。

  用了二分钟,全神贯注数了两遍,确认,现在黑棋盘面十一目。

  刚才那个折冲,黑棋白白赚了足有十目。

  不久,双方下完数棋。

  黑棋186子,胜了一又四分之三子,或者是三目半。

  局后,俩人只简单地摆了摆刚才关键处的变化。

  结论是,白棋只要接或者虎补,将稳操胜券。

  李铁如侥幸获胜,后怕之余,对人家马清泉的波澜不惊很是佩服。

  不知道人家心里在想什么,起码表面真的是没变化。

  李铁如不禁非常好奇,难道,对方就真一点也不难过吗?

  看得出来,马清泉下出那步败招,却并没有任何表示。

  第一,反胜为败没有一点点懊恼、沮丧。

  第二,那步棋直接导致败局,也没有任何“自我批评”。

  就好像,下出那步棋的不是他似的。

  此刻的李铁如不能理解,人家并非没有那些负面情绪,而是控制的很好。

  再有,人家觉得,只是下错了一步棋而已,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人生百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而犯的错数不胜数,哪里一一计较得过来?

  走错了一步棋,了不起不过是输了一盘棋,犯不上那么纠结的。

  如果一个人是学棋之初,哪怕只是业余,这样的心态也很不利于之后进步。

  但大家已经是年过半百或者年近半百,真的不妨这样看开一些。

  捡了一盘,李铁如心情立即变好了很多。

  再次兴奋地去了前面。

  路上忽然转念一想,还要不要再去看看老孟呢?

  前两次,自己可是看老孟一次,老孟就输一次!!

  一下就裹足不前了。

  恰好,一旁赵东宏看见了他,就过来跟他聊。

  赵东宏拉着他,摆起了刚才与钢厂刘勇的这盘棋。

  序盘双方比较普通、正常。

  赵东宏执白棋,下边一手打入,拉开中盘战大幕。

  “铁如,你认为,这步打入好不好?”

  赵东宏不忙继续摆棋,先征求意见。

  李铁如端详端详,试探着说:“会不会有点早呢?”

  赵东宏并不发表自己的看法,而是继续往下摆实战进行。

  摆了十余步,局部冲突以双方妥协而告终。

  “诶,看起来白棋也不错呢。”

  李铁如觉得有点意外。

  “是吧,白棋看似没啥,可敛吧敛吧、归了包堆儿能用四十目。黑棋能用多少?”

  一处小冲突之后,全局各处初步定型。

  双方都没有明显特别弱的棋,那就可以做一次形势判断。

  白棋一共四十目。

  黑棋右边一共不到十目,上边有一处小模样。

  “黑棋还真没啥,右边勉强十目,就看上边多少?”

  上边能有多少,满打满算三十目都是多算着的。

  于是李铁如说,现在白棋略优。

  赵东宏对自己要求比较严,反对道:“不能说优势,只能是相对好下一点。”

  而后,双方四处缠斗。

  刘勇这位后起之秀,战斗力不弱,而且比较顽强。

  赵东宏想要摆的,是自己的败招。

  互相纠缠之中,白棋需要补一手棋。

  他实战中确实是去补了,却补错了位置!

  一下子,被黑棋冲击得稀里哗啦,顷刻无法收拾。

  假设他补对了位置,白棋优势已逐渐有些趋于明朗化。

  李铁如挺理解他的。

  赵东宏摆出自己这步错招兼败招,一言不发。

  估计他心里却一定是很不平静。

  我为什么会下在这?!

  我怎么会下在这?!

  李铁如想来想去,还是去找老孟。

  不看看心里怎么都放不下。

  却见,这一次老孟的对手是朱元涛。

  俩人正在复盘,那子在一旁看。

  李铁如轻声问那子:“谁赢了?”

  那子黑沉着脸,不抬头回答:“元涛赢了。”

  看到老孟竟然已经输了三盘棋,李铁如非常难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