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异世漫游指南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破坏者阵营

异世漫游指南 栖逸啦啦啦 3008 2019.07.01 16:25

  根据冷静下来的章回的说法,他上楼前跟小璐约好了晚上出一趟门去找找身份验证卡的线索。但到了约定的时间他站在小璐门前敲了半天门都没有反应,他尝试推了推门发现门根本没有锁,而小璐也根本不在房间里。于是他想着或许小璐先下楼了,沿着走廊他突然在拐脚处踢到了什么东西,拿了手电一照才发现那是小璐的尸体。

  男人说道这里又双手捂住脸似乎不忍回忆,顾清悦安慰地拍拍他肩膀,说:“我刚才大概看了一下,小璐的出血口和致命伤分别是后脑勺和咽喉处,说明是有人先在背后用钝器击打她的头部,然后乘机用刀划开了她的咽喉。看得出偷袭者手法老练,拥有极好的心理素质。”

  “等等,我知道了,咳咳,”杨波一手扶住墙壁,一边虚弱地说:“这个人应该和第一天偷袭我的是同一个人,咳咳,那天我也是走在路上然后被人从身后击中头部,还好我即使闪身躲开了他的刀。”

  他说完就开始猛烈地大喘气,因为掉了几颗牙齿说话时听起来有些漏风,整个人看上去虚弱得不行。

  于是杨波被扶到一边去休息,赵柯想了想开口道:“我还记得第一天的时候杨波说那个偷袭他的人身高比他高,而且比他瘦。我们先从这里开始一一排除吧,现在我们这些人里面符合这个条件的有陆行舟、郑云博、郑云远、秦九渊和秋玹。”

  “秋玹姐姐不算吧,”陆行舟紧跟着说,“姐姐跟杨波差不多高,而且我似乎记得秋玹姐姐是当时第一个到别墅的人。”

  惊了,秋玹是真没想到竞走冠军这种沙雕称号还可以在这里帮她洗清嫌疑。

  杨洛洛接着说:“我跟博哥哥和远哥哥的房间是挨在一起的,我晚上睡眠比较浅,有一点动静都会惊醒的那种。但我今天晚上没有听到隔壁有任何声音哦。”

  陆行舟说:“我晚上也没出门,事发当时我在和思瑶姐姐讨论阵营的事情。”李思瑶在旁边小幅度地点点头。

  众人看向秦九渊。

  男人只轻蔑地笑了一声,撇了眼靠墙坐着的杨波,“我要杀他还用得着偷袭?”

  当时亲眼目睹温泉事件的男人们集体沉默了几秒。

  “但是事情发生的时候只有你们两个出门了吧。”章回哑着嗓子看向秋玹和秦九渊,“当时只有你们是从楼下上来的,我没说错吧!”

  “确实,”秋玹对上他的眼睛,“但我当时是想下楼去投票的,因为晚上一个人出门害怕所以拉着秦九渊陪我去。我们在楼下时没有听到任何动静,听见你的声音后才上楼来的。”她有意隐瞒了身份验证卡的事,毕竟规则里是允许夺取他人卡片的。

  秦九渊:你再说一遍你什么?你害怕?哈!一个人出门害怕的人这么随便地就给陌生人开门!问都不问一声就开门!你现在说你害怕?!!

  然而并没有人理会这位操碎了心的老母亲的心理活动。章回也不知道信没信秋玹的说辞,过了一会他移开视线,嘴里神经质地反复念叨着“我总有一天会知道的我要给小璐报仇你们都逃不掉”之类的话。

  秋玹有些担心他会因此黑化,不过她没多太在意,又回头看了章回和地上的尸体最后一眼,就转身跟着人群回到自己的房间。

  躺在床上,秋玹翻出口袋里的那张身份验证卡举在空中看。

  再等等吧,她这样对自己说,再多观察一阵子再去决定验谁的阵营。

  她把卡压在枕头底下闭上眼补觉,想着争取在8点来临之前再多睡一会。

  半小时后,黑发的年轻姑娘面无表情地从枕头底下摸出那张卡走到台桌前,她从抽屉里掏出一支笔直接在卡上刷刷地写下几个大字:

  秦九渊

  一如当时毫不犹豫地在纸上签下姓名的男人。

  秋玹面无表情地瞪着那张卡片,也说不清楚自己心里在期待或是彷徨着些什么。又过了好一会,那张由山庄主人的恶趣味而设计出来的卡片才慢慢抖了抖,像一个扭捏的小姑娘一样慢吞吞地浮出一行字来:

  【破坏者阵营】

  一瞬间,秋玹也不知道该是愤怒还是悲哀,她叹了口气,又觉得她似乎早就预料到了这种结果。瞪了会那行字,终于死了心似的,她回到床上躺下,又开始想如果她刚才不是写的秦九渊的名字而是其他的什么人会怎样。

  不要多想不要多想,她这么告诉自己,阵营不同又怎么样,该怎么相处还是怎么相处啊,难道还会因为不同阵营就去投票秦九渊吗?

  秋玹吸了吸鼻子,突然就有些难过。她努力忽略掉这种心情,强迫自己入睡。

  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反正早上醒来的时候,秋玹一点也没因为睡了一觉而感觉好多少。反而卡片上的结果她记的更深了。

  她胡乱刷了刷牙洗了把脸下楼,就看见那个惹她不开心了大半个晚上的罪魁祸首就坐在那里笑着跟她说早安。秋玹几乎都能从他头上看见那五个大写加粗还用彩虹色号重点标出的字体:破!坏!者!阵!营!

  操。

  坐下来敷衍地说了声早,秋玹就撑着脸开始等宣报结果,期间忽略了身边某人不停地“又怎么了”“没睡好吗”之类的嘀咕。

  章回是最后一个出现在长桌上的人,好像一夜之间沧桑了许多的男人走过来,手臂上的血迹还没有擦去。他坐了下来面无表情地说了句:“小璐消失了。”

  “消失是什么意思?”赵柯问。

  “就是不见了,没有了。”章回目光也不知道在看谁,这么说了一句就低下头不再开口。

  怕刺激到章回似的,陆行舟小心翼翼地轻声说:“我今天下楼的时候看到小璐姐姐的尸体不见了,地上的血和痕迹也都没有了。能清除到这种程度不像是人为的。咳。”

  在场的人都听懂了他的暗示,但是山庄回收尸体干什么用呢,秋玹不太敢深想下去。

  “现在宣布投票结果。”八点一到,那个声音准时地响起,“顾清悦1票,陆行舟2票,刘念1票,赵柯0票,秋玹0票,杨洛洛0票,秦九渊2票,杨波2票,郑云博1票,郑云远0票,章回1票,李思瑶0票。因最高票数杨波,陆行舟,秦九渊票数相同,将于今晚进行对这三位的重新投票。”

  “等等,票数不对。”顾清悦最先说,“我们现在一共剩12个人,却只有10票,还有两票在哪?”

  秋玹本来想说她弃票了,但她发现众人的脸色都不太对劲,好像全都在怀疑为什么会少了2票似的。对啊,大家都不知道这场游戏还可以弃票,秋玹本人也是仗着危险感应才敢那么试的。

  那么,除了我弃的那一票,还有一票去了哪里?几乎是条件反射般的,秋玹下意识地就想去跟秦九渊讨论。但头都转过去了,才猛地想起来他们根本不是一个阵营的。秋玹张了张口,又闭上,突然就觉得有些委屈。

  “怎么了这是?”秦九渊又从早餐桌上给她倒了杯牛奶,“一整个早上都不开心,谁又惹我们玹玹生气了?”

  “我没有不开心。”秋玹嘴硬道。

  “是是是,你只是好奇?”秦九渊好笑道,“那这次又想知道些什么,好奇宝宝?”

  秋玹没有理男人的调侃,她刚才又想了好久最终决定把秦九渊所属的阵营告诉他,毕竟那张验证卡本来就该属于他。而且秦九渊在不知道阵营的情况下都帮了她那么多回,几乎是有问必答,她没理由因为自己的小心思就对他藏着掖着。

  “你知道自己的阵营吗?”秋玹问。

  “不知道啊,怎么了?”

  “听好了,”秋玹凑过去小声而又坚定地说:“你是破坏者阵营。”

  可男人似乎一点都不惊讶的样子,他看上去甚至一点都不关心阵营什么的,只是说:“所以呢,我们不在一个阵营是吗?”

  秋玹瞪他,“你怎么看起来一点都不在乎自己的阵营?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故意骗我说不知道的?”

  “我哪敢啊,”秦九渊无奈地笑笑,“我是真的不知道。所以这次你不开心是因为我们不在一个阵营吗?”

  秋玹就算原本没有生气现在也有些生气了,她觉得自己半个晚上加整个早晨的一个人郁闷的行为就像个傻子一样,结果呢?秦九渊根本就不在乎!

  她瞪着秦九渊不说话。

  男人却好笑地摇摇头,“好了,其实你根本不用在意阵营的事,先停一下别瞪我,听我说。”

  男人学着她刚才的样子凑到她面前,也是轻声却认真地说:

  “你要知道,好奇宝宝。无论我是什么阵营,我从一开始就是站在你这一边的。开始是,现在是,以后也都会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