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容华富贵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 她的崩溃

容华富贵 利尧 2579 2019.05.08 21:00

  陈容伏在案上提笔写字……

  她蘸了蘸墨水,写下了“王涣”两个字,然后在旁边,补上了“玄明”。

  从绛英那儿得知王七这号人物,她立马拾掇好自己,一用完早膳,就派人出去打听了……就这么一会儿,就传来了许多消息:

  比如,王七名叫王涣,小字玄明,是王家三房的小少爷……

  她在名字的上头,又添了“王家三房”四个字……

  王家三房,如今是几房里最兴旺的:

  三房老爷王旬仕途平坦,简在帝心,年过四十就入了内阁,成了高高在上的次辅。

  嫡长子王沐任工部主事,嫡次子王沛任都察院都事,嫡三子王涣虽还未入仕,但也是个举人……三个嫡子,个个儿有出息!

  唯一的嫡女王浅也嫁入了和王家相当的谢家,也算是门当户对,强强联合!

  陈容在“王涣”的周围依次写下了“王旬”、“王沐”、“王沛”、“王浅”四个名字,又将这些名字用一条线与“王涣”相连,最后在线上注明彼此的关系……

  王家三房就这样被陈容捋清了!

  撇开王涣显赫的出身不谈,光是他的名头?就足够响亮了:

  仙童,神仙中人,仙人下凡……

  陈容将“仙”字用更小的字写在“王涣”的旁边,她盯着这字,看上去竟有几分惆怅……

  名头这么响亮,想从中做些手脚都得畏首畏尾的……麻烦!

  “仙人……呵呵……”

  她想着想着慢慢笑了。

  王涣是不是仙人她不知道,不过她的确见过真正的仙人……

  陈容想起昨日小睡时做的那个梦,心头一点一点凉了下去:

  真正的仙人可不是凡人以为的那般慈眉善目、悲天悯人!

  那么王涣这个所谓的仙人又会如何呢?

  或许见上一面就会知晓了……

  她突然无比期待和他的会面。

  王涣这样一个名人,朋友必定不少,但走得近的好像也只有严家二少爷严岑和东阳王祝准两个人。

  陈容继续在纸上添上“严岑”和“祝准”两个名字……

  严岑……陈容对这个人有点儿印象,还是多亏了姜衔的好哥们儿严崇……

  看名字也知道,严岑是严崇的二哥!和为人正派的弟弟不同,严岑是个很邪性的人物:

  行为举止时常变化多端,喜好作风有时也能勃然相反……

  陈容曾经亲眼见过他上一刻还潇洒地摇着折扇,下一刻就将扇子撕成碎片……

  那密密麻麻的碎纸散落在地上,却有一种雪花般的诗意,陈容至今对那一幕念念不忘!

  这样一个人和仙人一般的王涣是朋友?

  陈容感到费解,在连线上画了个圈。

  她目光一偏,就看到了“祝准”两字……然后心头一惊……

  祝准是陈容想接近的靠山,将来必会权倾两朝!

  王涣偏偏和他成了朋友,这是偶然,还是……

  还是他也是重生的?

  是的,陈容从来就不相信神明说的每一个字!

  如果王涣真的是重生,那么就可以解释他和前世的不同,以及他交好祝准的原因!

  陈容的笔在纸上一顿……不!

  就这样下决定还为时尚早!

  王涣为何和前世不同?

  这需要她见过之后,才能更准确地判断!

  至于他交好祝准的原因……

  等一下!

  陈容也发觉她对祝准实在是太敏感了:

  祝准前世确实是个传奇人物,但如今天子尚在,他不过是个地位尊崇、不沾实权的闲散王爷罢了!

  王涣与他交好,也许是两个人脾性相投,也许是王涣觉得他奇货可居,未必就是因为王涣是重生的!

  陈容又在连线上画了个圈。

  捋清楚王涣的出身,名声,朋友之后……她再也没有任何关于他的消息了……

  陈容顿了片刻,心中随即涌上一片寒意,然后全身发冷!

  若是碰见王涣此人,她得用全部心神来对待!

  陈容一直以为,只要是人,就会有喜好,厌憎,习性,品性,长处,短处……

  王涣此人之所以可怖,就在于他把自己完全隐藏在仙人面具之下!

  旁人提到他,也只会想起他恍若神仙的姿容,从而生出敬畏之心,压根儿不会多加探寻……

  此人……真实地……近乎虚假!

  扑通一声,陈容的笔掉在了地上,一只小手将它轻轻拾起:

  “小姐的笔怎么掉了?”

  茜罗不知是何时来的,她面色红润,神采奕奕,论谁也想不到她昨晚竟是过了子时方才入睡!

  和绛英的脸色一比,简直是天差地别!

  “你来了……”

  陈容心弦一松,从她手中接过毛笔。

  “看你的脸色,想必昨晚睡得不错……”

  茜罗昨晚想通了某些事情,心中的大石终于落地,睡得能不好吗?

  她点了一下头,凑到了小姐身边,瞄了瞄案上的纸,问道:

  “小姐怎么也对王七公子感兴趣了?”

  她尾音上扬,语气促狭,像是调笑。

  “你也知道王七公子?”

  陈容有点儿莫名的紧张。

  “是啊,还是奴婢告诉小姐的呢!”

  茜罗觉得小姐这一句问得奇怪。

  陈容听了,顿时如雷轰顶:

  “你……告诉我的?”

  茜罗见小姐不太对劲,以为她忘了,于是提醒道:

  “奴婢那日为了给小姐解闷儿,就提了王七公子一句……可惜小姐听了,也没多大兴致……您当时还说了这么一句……咳嗯!

  这王七公子再如何如何,在我心中都是比不上姜衔的,以后休要再提!”

  陈容听闻,心中最后一点奢望也消失了……果然如此……

  她本以为,重生的这一世是她的前世……迟早会随着她的重生而改变……

  但这一世在她重生之前,早就因为王涣这个变数而改变了……

  所以,这里根本不是她的前世!

  陈容的心中弥漫着难以言喻的失落和痛楚……

  她像是个偶然得知某处埋藏着宝藏的穷人,为了到埋有宝藏的那个地方去,用了整整一个月筹谋,花光了积攒多年的积蓄……

  好不容易上了路,却在这时候被告知:

  那里只是一片废墟,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宝藏!

  若是在出发前知道,她还能宽慰自己,幸好没去!

  若是到了终点才知道,她会怀念:至少在来的路上,她是那么的快活!

  所以,她此刻既不能宽慰自己,又来不及感受到快活!

  只有无边的失落缠绕着她,将她拽入无边地狱!

  “小姐!小姐!”茜罗用力掐了掐她的肩,“您到底怎么了?”

  陈容见到了她的脸,被愚弄的愤怒顿时涌上心头,她毫无预兆地用力推开了她:

  “滚开,你这个冒牌货!”

  重生是假的,这里的人也全都是假货!

  茜罗被推倒在地上,脸色惨白,心如刀绞:

  “小姐!奴婢是茜罗啊!是二少爷送给您的茜罗啊……

  奴婢在您身边呆了九年了,您难道还认不出奴婢吗?”

  陈容陷在被愚弄的愤恨里走不出来,也听不见她说的话。

  茜罗一下子泄了气,她无力地瘫坐在地上,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神色恍惚,喃喃自语:

  “明明最先来到小姐身边的是奴婢,可小姐还是与奴婢渐行渐远……

  小姐成亲,好不容易肯亲近奴婢,甚至昨日还对我奴婢说,最信任的人就是我……

  怎么今日好端端地一切都变了呢?奴婢究竟做错了什么,竟惹得小姐这样厌弃!

  难道小姐只是在愚弄奴婢?所以之前说的、之前做的,通通都作不得数,是吗?”。

  她的声音,一声比一声悲伤委屈,她的质问,一次比一次悲痛欲绝!

  陈容像是突然醒了,她蹲了下来,紧紧抱住了地上的女人:

  “茜罗……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不好……”

  茜罗正欲挣脱,却感到脖颈一凉……那是……陈容的眼泪!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