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容华富贵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她的任性

容华富贵 利尧 2447 2019.05.05 21:00

  等用完晚膳,已经是一个时辰之后的事儿。

  陈容摸了一下腹部,对身边人说道:

  “花园里的茶树开花了,咱们去瞧一瞧吧!”

  “好啊!”姜衔正觉得肚子有些涨,出去转一转也好。

  “且容妾身去换身衣裳……”

  天色已暗,陈容身上只有件单薄的衣裳。

  姜衔眉头一皱,嘱咐道:

  “你去吧……外面天冷,仔细着凉了……”

  “妾身省的……”

  陈容回到卧房,拿了件月白的薄披风,披在了身上,系了个结,她想了想,又从姜衔的衣箱里翻出了一件玄黑氅衣,拿在手上,她刚一回头,就瞧见了茜罗……

  陈容没有说话,只是眼含深意地看着她,直到茜罗轻轻点了下头……

  陈容顿时明了,事儿已经办好了,她露出了一个极浅的笑意,拍了下茜罗的背,什么也没说,就出去了。

  姜衔等在门口,瞧见陈容来了,微微一笑:“令仪来了……”

  “嗯……”陈容将氅衣散开,亲自给他穿上了衣裳,“怎么样?还冷吗?”

  姜衔笑得意趣盎然:

  “本来就不冷……不过,好歹是娘子一片心意,为夫就笑纳了!”

  陈容闻言瞪了他一眼:

  “你这人真是……油嘴滑舌!你在外头,不会也是这般哄人家小姑娘的吧?”

  说到最后,她看向姜衔的眼神竟有些危险!

  “真是天大的冤枉啊!”

  姜衔表现得简直比那窦娥还冤。

  “为夫对娘子之心,天地可鉴,日月可昭!”

  陈容听了,嘴角微扬:

  “那琳琅又是怎么回事?妾身与她虽未谋面,却也听说过,啧啧,那可是个难得的小美人儿!夫君你可真是好福气!”

  姜衔听了更是冤屈深重,急着辩解道:

  “她、她是给我送信来着,可我也没收啊……

  当时那么多人都在场,全都可以作证!娘子你可一定要信我!

  再说了,我早就和娘子订亲了,撇开我们多年的情意不谈,娘子可是身怀武艺的人,我哪里还敢沾花惹草?那岂不是自寻死路吗?”

  “别、可千万别……”

  陈容侧身回避,面色抗拒。

  “妾身区区一届妇人,哪儿敢对夫君的事儿指手画脚?”

  “我就喜欢娘子指手画脚!”

  姜衔急着表衷心,什么都说的出来。

  陈容听了,冷笑一声:

  “呵呵……今日妾身若是指手画脚,夫君难道就不担心妾身明日就骑到夫君的头上去了?”

  诶?这话听着怎么那么耳熟呢?

  还没成亲呢,你就让衔子这么束手束脚的,成了亲,你还不让陈家小姐骑到咱们衔子头上去?

  姜衔差点喷出一口老血来。

  齐公谨,我……

  ————————————————

  “阿嚏————”

  齐慎打了个喷嚏,摸了摸鼻子。

  “谁又在想我?哼哼,肯定是个盘顺条亮的姑娘……”

  “公谨你怎么还在这儿?”

  那人眉头一皱,捋着山羊胡子不松手。

  “你可是大哥的唯一的儿子,年轻一辈的表率,族中议事,怎可不到场?这不是瞎胡闹吗?你等会儿跟着我一块儿进去!”

  齐慎连忙摆手,脸有难色:

  “二叔,我真不进去……”

  “这岂是你小子可以任性的?”

  齐慎的二叔,齐放,扳直了脸,不买他的账。

  “二叔!”

  齐慎用力拦住了二叔。

  “族中议事真的还有必要听吗?”

  齐放一顿:“什么意思?”

  “得,二叔您自个儿看吧!”

  齐慎指了指屋内,脸色消沉。

  齐放朝屋内看了过去……

  “召集大伙儿前来,就是为了这件小事儿?”

  “啧啧,族长您忙着政务,哪里知道这些?”

  “上一代族长绝不会同意的!族长您也不怕违背先人的意愿?”

  齐慎的爹————齐数,正是齐家的族长!

  “啊……这些人真的很无趣吧?一想到这就是我们的族人,我都快要流泪了……”

  齐慎背倚着门框,打了个哈欠。

  齐放看着里面束手无策的齐数,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大哥是很有当官儿的天分,把大理寺简直管得滴水不漏……可一到族里,简直像换了个人似的:出人意料的软弱!

  “随处可见的贪得无厌,司空见惯的明哲保身,不以为意的恶意相向……”

  齐慎瞧了瞧手上的茧子,装模作样地感叹道。

  “哎呀呀,爹还真是不容易!”

  “你怎么……”

  齐放话都没说完,就被侄子给打断了。

  “我都知道……自古清官难断家务事,血脉相连,又何必咄咄逼人?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

  这些话齐慎听他爹齐数说得太多,耳朵都快要起茧子了。

  “可是二叔您看:爹退了一步,他们可曾退了?没有!他们只会得寸进尺,越发嚣张!最后甚至会连累爹!”

  齐慎并不是夸大事实,上个月齐家旁系子弟当街纵马行凶,参齐数的折子都快淹没天子的案桌了……

  “那你小子想怎么样?”

  齐放懒得和侄子绕圈子,他和齐数是同胞兄弟,当然是和齐慎一条心……

  “二叔,为了齐家的繁荣,我们一起除害,好吗?”

  他眼里泛起诡异的光芒,面容竟有些妖异。

  “当然……得瞒着爹,不能让他知晓!二叔您说呢?”

  ————————————————

  姜衔此刻恨不得把齐慎给五马分尸了,但他知道如今最要紧的是哄好媳妇儿!

  “娘子,那都是别人瞎说的,绝不是我的意思,我从来都没这么想过,还请娘子明鉴!”

  他好说歹说,就差给妻子跪下了。

  “真的?”陈容语气软和了几分。

  “真的,千真万确!”姜衔点头如捣蒜,“比真金都真!”

  陈容脸色转暖,咳了一声:

  “咳嗯……这天色再暗上一些,依妾身看,也不必去瞧什么茶树了!”

  “来得及的!”姜衔拉着妻子快步走,“咱们这就过去……”

  花园离姜衔的小院儿不远,不过几步路就到了。

  园子里的有几株茶树开花了,碧灵灵的茶树上开满了白嫩嫩的茶花,煞是好看……

  姜衔热心地向妻子一一介绍:

  “这几株是玉环!这几株是茉莉!这边几株是千叶白!”

  “呀!都是白花,那夫君是如何将它们分辨的?”

  陈容好奇地看着丈夫,带了几分崇拜之色。

  “娘子你瞧,这花瓣圆如满月的,是玉环,闻起来带有花香的,是茉莉,花瓣多如繁星的,是千叶白……”

  姜衔侃侃而谈,温声细语之中带着轻怜蜜意。

  没有一个女人能够拒绝此刻的他……

  陈容看着看着,竟有些痴了……

  姜衔随手折下一支茉莉,低头轻嗅,鲜花也比不上他的姝色……

  他仔细剔除了繁叶,然后将茉莉插在了妻子的鬓边。

  “你……”

  “别动!”

  姜衔在她耳边呼气。

  “这花很衬你,等会儿就好了……好了!”

  陈容的心跳乱了,故作平静:

  “夫君,怎么样?令仪好看吗?”

  “美不胜收!真该让你也看看的……”

  姜衔眼神绻眷,笑意温存。

  “不过也没关系,等回屋了还可以照镜子!”

  陈容被夸得浑身舒畅,她用指尖碰了碰鬓边的花朵,调笑道:

  “夫君不会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吧?”

  姜衔神色满是纵容,他将妻子抱在怀里,轻声抱怨道:

  “令仪是我的娘子,要我不带私心……诶!实在太难为我了!”

  陈容脸色微红……

  即使是重生一世,她也不得不承认:

  姜衔是她见过的最会说情话的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