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容华富贵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她坦白了

容华富贵 利尧 2468 2019.04.05 22:00

  姜衔慢慢地安抚她,将他查出来的事情一一交代了:

  “主使素娘子,为夫本意是打算将她送进家庙,但不曾想她竟然有身孕了……”

  “所以你要放她一马,是吗?”

  陈容虚弱的笑了笑,笑容悲凉又讽刺。

  “不!为夫是绝对不会放过她的,为夫在此向夫人保证!”

  姜衔握住她的手,不停的发抖,脸上满是狼狈。

  “等她把孩子生下来,为夫就处置她!这孩子的娘亲也只能是夫人你!”

  他的眼神里看不见常见的温柔,只有深不见底的幽暗。在这一刻,竟和多年以后的首辅大人重合了。

  陈容暗暗心惊,不过也没反驳,算是默认了这个安排。

  素娘子的下场是很惨,可我这个被她所害的人又有什么资格同情她呢?

  而且,我再也生不出孩子了,不是吗?

  陈容心中悲痛欲绝,闭着眼默默流泪。

  姜衔替她擦了擦泪水,继续说道:

  “绛英帮着素娘子在绿豆汤中下毒,为夫打算先打她个三十大板,再将她发卖了,夫人意下如何?”

  陈容心中的恨意在翻滚,她偏爱了那么多年的绛英啊!

  “听夫君的,妾身没有异议……”

  她睁眼看着姜衔,痛苦又害怕,迷茫又无助。

  “只是妾身不明白,她为何要背叛呢?难道妾身对她不好吗?”

  姜衔亲了亲她的手背,安抚道:

  “她家中出事了,需要一大笔钱……她以为素娘子给的只是避孕的药,她没想到竟是……”

  没想到?陈容听了只想冷笑,但碍于姜衔在场,她也只能叹息。

  不过有一点,陈容不知道:

  素娘子产后并没有被送进家庙,而是被秘密处死了,绛英是被发卖了,却进了青楼,每时每刻都有客人光顾,因为她是楼里最便宜的,只要三文钱。

  “小姐,绛英在外头,可要喊她进来?”

  茜罗虽不明白主子为何冷笑,但还是替绛英说了话,毕竟谁都知道绛英才是最得宠的!

  陈容心不在焉的把玩着鬓边的一缕头发,开口道:

  “那就让她进来吧!”

  得了吩咐,茜罗轻轻打开了门,对着外面的绛英招了招手:

  “小姐叫你进来呢!”

  绛英这才欢欢喜喜的起身往屋内走,心头大石终于落地。

  她进屋就瞧见了梳妆台上的人,看着这熟悉的倩影,她的心中没来由地升起不安。

  美人对着镜子照了好一会儿,才注意到有人进来了,她转过头来,笑道:

  “啊,是绛英来了……”

  强压着心中那股不安,绛英低头行礼道:“绛英见过小姐。”

  “行了!别磨蹭了!”陈容掩唇一笑,“还不过来给我梳头!”

  果然……绛英心下一遭,要知道小姐一向是不让她行礼的,今日怎么……

  难道是茜罗那个死丫头在小姐耳边说了些什么……

  绛英心中起了猜疑,脸上却笑容明媚、欣喜万分:

  “小姐今日要梳个什么样的发髻呢?”

  陈容透过镜子,瞥了她一眼,嘴角微微上扬:

  “就桃心髻吧!”

  绛英从梳妆台拿起梳子给陈容顺发,貌似无意地开口道:

  “小姐不是最喜欢拧旋式的发髻吗?怎么今日要梳结椎式的发髻呢?”

  她将发髻梳理成扁圆形,再将一支桃花玉鬓钗插到了髻顶上。

  陈容往右手腕上套上了一只银手镯,看着镜子里的美人,莞尔一笑:

  “一会儿要见公婆,还是规矩些好!”

  “还是小姐想的周到!”绛英顺势谄媚道。

  陈容听了轻笑,吩咐道:

  “行了,你们都下去吧!绛英去张罗一下早膳,茜罗去准备些见面礼……”

  四个丫鬟里,绛英和茜罗负责贴身伺候,此外茜罗还管着小姐的库房,绛英一度为此眼红不已。

  “是。”绛英和茜罗异口同声道。

  出了房门,绛英就开始给茜罗甩脸子,阴阳怪气道:

  “哎呀呀,真没想到,我们院里最光风霁月的人呐,也学会了那些子下贱手段了!啧啧!”

  “你胡言乱语什么!这才刚进府,莫要没事找事,当心坏了小姐的名声,到时候有你好看的!”

  茜罗注意着周围,低声提点了一句,就撇下绛英,自个儿走

  “哼!小蹄子真会装!姑奶奶等着收拾你!”

  绛英低声咒骂了几句,这才往小厨房去了。

  房内,姜衔醒了,他揉了揉额角,瞧见梳妆台上的倩影,便是一喜:

  “令仪,什么时辰了?”

  他看着陈容,只觉岁月静好。

  陈容起身走到床边,坐下来服侍姜衔穿衣,随口答道:

  “五更天了,该起了,今日还要拜见公婆呢!夫君莫要忘了!”

  姜衔不自在的抬手,这还是令仪第一次给他穿衣服呢!他随意一瞟,瞧见了旁边桌上放着的元帕,俊脸一红:“昨晚我们……”

  这么容易害羞的吗?陈容一眼就明白了,心中觉得好笑,开口道:

  “昨晚您喝醉了,我们两个……什么也没发生!”

  呃……啊?姜衔此刻真是猝不及防,他还以为,他……

  “婆婆等会儿会差人来拿元帕,妾身……滴了些血在上面,夫君会怪妾身吗?”

  陈容小心翼翼的看着姜衔,一脸犯了错的彷徨无措。

  姜衔看了连忙将人搂进怀里,好生安慰道:“不会!绝对不会!”

  认真说起来,这还是他的错!都怪他昨晚喝得太多了,不然,令仪也不会出此下策!

  明明是他的错,却叫媳妇儿背了锅,诶!真是……

  姜衔顿时对她更心疼了。

  陈容埋在姜衔的怀里,脸上是得逞后的得意。

  有前世的经验在,她知道,男人真的喝醉了是站不起来的!

  什么酒后乱性,哼!都是狗屁!酒色壮人胆还差不多!

  这也是为何她选择实话实说的缘故:毕竟这个借口,是经不起推敲的!

  替姜衔穿好中衣,陈容才停下来,她双手搭着对方的肩膀,轻声询问道:

  “今日夫君打算穿哪一件呢?”

  姜衔低头瞧了瞧陈容身上那套绢花金丝绣花长裙,开口道:

  “箱子里有一套青玉竹纹蜀锦襕衫,娘子帮为夫找找……”

  陈容翻开衣箱找了找,一眼就瞧见了,拿起衣裳问道:

  “是这件吗?”

  “对,就是这件!”

  正在穿鞋的姜衔回头望了一眼,点了点头。

  陈容合上衣箱,走过来继续给姜衔穿衣服,顺便提到:

  “妾身先前瞧见夫君衣箱里的内衣都旧了,不如妾身再给夫君做几套?”

  往腰上系好络子的姜衔听了一怔,按捺住激动的心绪,若无其事的应道:

  “好啊……”

  陈容留意到他耳尖红红的,心下纳闷:这就感动了?

  有着前世的记忆,她知道这个丈夫全身上下最藏不住心思的,就是他那双耳朵!

  所以,陈容猜起姜衔的心思来,那是一猜一个准。

  陈容所料非虚,姜衔此时确实十分感动。

  姜衔是家中长子,姜夫人自从有了幼子姜衡和独女姜循之后,花在长子身上的心思就越发少了。

  再加上,姜衔作为长子,从小就懂事,这一来二去的,姜夫人对他就更不上心了。

  这才新婚第一天,娘子就要给他做衣裳……果然,有娘子疼爱就是不一样!

  姜衔穿好衣裳,坐等着陈容给他梳头,便听见外头有人敲门:

  “少爷,小人姜九特来给大少爷、大少奶奶请安!”

  姜九?陈容梳头的手一顿,这姜九可不简单,那可是姜衔心腹中的心腹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