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容华富贵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六章 她的对手

容华富贵 利尧 2435 2019.05.16 21:00

  姜衔听了,眉头一皱:

  “又不是疫症,能有什么晦气?我看他是谨慎过头了……你明日去趟庄子,亲自接他回来!”

  姜九和姜四从小伺候姜衔,感情自然非同寻常。

  “是,小的明日一早就去……”

  姜九心想这回有少爷发话,姜四必不敢推辞。

  姜衔点了点头,转身进了房内。

  ————————————————

  浴室里,水汽弥漫,屏风上挂着浴衣和披风,遮住了仕女的脸庞。

  陈容浸在桶里,茜罗给她擦背,还有个丫鬟担着托盘守在一边。

  茜罗擦完了背,往托盘里瞧了一眼,开口道:

  “我们家夫人用不惯皂角,还幸苦妹妹跑一趟,将这皂角换成木槿叶……”

  “不辛苦,不辛苦,这是应该的……”

  那小丫鬟不过是个三等丫鬟,怎敢得罪茜罗这种大丫鬟?

  等她走后带上了门,陈容才低声笑道:

  “我几时用不惯皂角了?我怎么不知道?你呀,尽会欺负人!”

  “小姐这回可是冤枉奴婢了……”

  茜罗连忙给小姐按了按肩膀,在她耳边吐气。

  “奴婢将她支开,自然是有要事要说……”

  陈容也能猜到几分,却故作不知:

  “哦?那你且说一说究竟是何要事?”

  茜罗耳语道:

  “奴婢听见了小姐房内的动静,就起身给小姐熬了药,等会儿就能喝了,小姐可要尝一尝?”

  茜罗想的简单,若是回房了再喝,姑爷问起来,可怎么办?

  “浴室里喝什么药?反正也不急于一时,不如回房再喝……”

  其实在哪儿喝药都一样,陈容之所以这么说,就是想茜罗能早日习惯,面对姜衔的时候也不露马脚,而不是一味的躲避!

  前世茜罗练得滴水不漏,也是六年之后的事儿了……

  这一世,她已向茜罗坦白,自然是不愿意看见茜罗在姜衔面前露怯,以至于坏了她的大事……

  茜罗心中也明白这个道理,便默认了这个决定。

  说起来也是奇怪的很,姜衔从来都是笑脸对人,可茜罗不知为何,对这位姑爷总有一种莫名的畏惧……

  不过,为了小姐的大计,她相信她还是能克服的!

  “大少奶奶,木槿叶换好了,奴婢进来了?”

  小丫鬟在门口喊了一声。

  茜罗清了清嗓子,答道:

  “我家夫人说让你进来……”

  小丫鬟这才推开门进来,奉上了手里的木槿叶。

  茜罗接过裹着木槿叶的纱布团,用力使劲儿一捏,绿色的汁液这样落到了陈容的头发上……这木槿叶其实是用来洗头发的!

  陈容坐在浴桶里一动不动,任由着茜罗折腾她的长发。

  茜罗将挤出来的木槿叶汁均匀地涂抹到每一根发丝,原本漆黑的发丝看上去竟像是透着绿油油的荧光一样。

  她从托盘里取出一条干净的巾子将长长的秀发裹成一团,用小夹子固定住了,这才松开了手。

  “夫人可要全身都按一按?”

  泡澡之后一般会有个推拿按摩,小姐在侯府有时会略过这个环节,有时不会。

  茜罗这么一问,陈容就觉得腰有些疼。

  “大少奶奶,奴婢学过推拿,还请奴婢伺候奶奶……”

  一直安静的小丫鬟也冒出了这么一句话。

  “哦?”

  陈容听了,也来了兴致。

  “那我就试试你的手艺……”

  小丫鬟也是满脸兴奋:

  “奴婢不会让大少奶奶失望的……”

  “但愿如此吧……”

  陈容泡够了,从浴桶里慢慢站了起来。

  小丫鬟瞧见了她赤裸的玉体,红晕一点点爬上了她的脸。

  茜罗上前为小姐披上了雪白的浴衣,她露出来的部分肌肤竟比这浴衣还要雪白!

  陈容躺倒了一旁的躺椅上,向着小丫鬟招了招手:

  “愣着做什么,还不快过来?”

  小丫鬟这才回过神来,她从托盘里取出精油,倒在手心里揉匀了,这才抚上陈容的身躯……

  “大少奶奶,这力道可还合适?”

  “嗯……不错……”

  陈容半眯着眼享受,随口问道。

  “你叫什么名字?”

  “回大少奶奶的话,奴婢叫银杏……”

  银杏……陈容心中一震。

  “大少奶奶怎么了?可是奴婢弄疼您了?”

  小丫鬟不明所以。

  “……这里是有点疼,你一会儿轻点。”

  “奴婢省的……”

  陈容这才应付了过去……

  银杏这个名字,前世也不过是个奴婢,算不得什么……

  真正让陈容上心的,是银杏伺候的主子————青杏!

  青杏本是一名青倌,有幸被姜老爷的同僚买下,作为礼物进了伯府。

  这青杏在烟花之地长大,可不是个省油的灯,在陈容的记忆里,她可是让姜夫人都吃了大苦头的人!

  若不是她出身实在卑微,又只生了女儿,姜老爷的后院怕是很久都不会太平……

  如今离青杏进府的时日尚早,她这会儿怕是还在楼里当她的清倌吧!

  陈容想到这一茬,眸子里闪过一丝异光。

  她要不要提前接青杏回府呢?

  当然,这得费些功夫,不过,好处也是显而易见的,比如:铁定能给姜夫人添堵!

  再比如:府里乱一些,盯着她生孩子的人也会少许多……

  陈容想想觉得还是算了……虽然这两点很诱人,但实际上也没起太大作用,她又何必去冒这么大的风险呢?

  不过,青杏真的只有这么点儿价值吗?

  陈容突然灵光一闪。

  不!接青杏回府,最大的价值是能盯着姜老爷才对!

  陈容发现她前世太忽略这位姜家实际的掌舵人了!

  是因为姜衔太过出挑,又是他的丈夫,还是姜老爷故意隐藏自己呢?

  前世姜衔做的那些事儿,背后是不是也有姜老爷的身影呢?

  或者陈家的败落,其实也是姜老爷在背后翻云覆雨呢?

  陈容越想越觉得可能,她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

  “夫人可是不舒服?”

  茜罗首先发现了她的异常。

  银杏后知后觉,不安地问道:

  “是奴婢让大少奶奶不舒服了吗?”

  “不是你的错……”

  陈容挤出了一个笑脸。

  “是我想到了一些烦心事儿。”

  “那奶奶还要奴婢继续吗?”

  “继续!”

  陈容卧倒久了,换了个侧卧的姿势,继续想到:

  姜家关乎存亡的决定,姜老爷这个当家之主怎么会一无所知呢?

  陈容眼里流露出几分嘲意,几乎是完全肯定了:

  她的对手啊,不是此时尚还稚嫩的姜衔,而是躲在他背后老奸巨猾的姜老爷才对!

  而青杏,会是她放在姜老爷身边的眼睛!

  这一世,她会提前找到这个女人,借别人的手,将再次她送到姜老爷身边……伯府平静了这么久,也该变一变天了!

  陈容起头瞧着指甲上的蔻丹,心头翻滚着无人知晓的恶意。

  “大少奶奶在瞧什么?”

  银杏又往手上抹了新的精油。

  “我在瞧指甲上的蔻丹……”

  陈容嘴角弯弯,手在她面前晃了一下。

  “我手上这个花样好看么?”

  银杏这才仔细瞧了一眼,心中一动,斟酌道:

  “好看是好看,只是,这个花样仍有不足之处……”

  陈容像是有些吃惊:

  “听你这语气,你还会蔻丹?”

  “是。”

  “那你且说说,我这花样有何不足?”

  银杏侃侃而谈:

  “这花样,看似鲜艳欲滴,却只是昙花一现……

  全因用了开过的凤仙花,红是够红了,和明矾却不能契合,故而只是一层浮色,只能维持几天罢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