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容华富贵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她赚钱了?

容华富贵 利尧 2485 2019.04.10 22:00

  “阿容,快看,这就是半亩塘!”

  姜循将陈容拉到了池塘边儿上,神色激动。

  “小姐,慢点儿!”

  茜罗和小环在后面喘气,生怕一个不注意,主子们就落水!

  陈容看见这么大一个池塘,心中顿时开阔了,重生以来所有的猜疑、不安、忌恨、难平都被一一抚平。

  她弯下腰来,从池子里挽起了一捧水,看着透明的池水从她的指缝间流走,不做任何挽留。

  茜罗看了心里更着急了。这小姑子也太不着调了,怎么能把人往水边带呢?

  “别看这池子这么大……”

  姜循像是能听懂茜罗的心声似的,安抚道。

  “其实水一点儿也不深,只到腰腹这儿,不会有事儿的!”

  茜罗这才放心,她走上前向姜循行礼:

  “是奴婢妄自揣测姜小姐,还请姜小姐责罚奴婢!”

  姜循心中不甚在意,她看向了玩儿水玩儿得正欢的陈容,轻轻一笑:

  “你又不是我的丫鬟,我怎好罚你?你主子这会儿正在兴头上,你想必也不愿拿这种小事去烦她吧?我看,还是算了吧!”

  “可是……”茜罗是个很注重规矩的人,她本不想就这么算了,可难得看见陈容如此高兴,她最终还是默认了姜循的意思。

  茜罗不是没有感觉,自家小姐从成亲之后就变了,变得更沉重、更内敛了!有时就连她也猜不出小姐在想什么……

  她只是个丫鬟,也不知道是好是坏……无论如何,她能做的,也仅仅是更加用心的伺候小姐罢了!

  “阿照,水里有东西!”

  陈容像发现了什么新奇似的,抓着姜循兴奋个不行。

  “你看我的手,这里,刚才在手里被咬了!”

  姜循弯腰看了看水面,又拍了拍陈容的肩膀:

  “没事儿,估计是池子里养的鱼……”

  “鱼?”陈容左看右看,水面被层层叠叠的荷叶盖着了,硬是没瞧见一条鱼。

  “是鲤鱼?鲫鱼?鲈鱼?鳜鱼?还是鲥鱼?”说完她还意犹未尽地舔了一下唇。

  茜罗简直不忍直视,心想回去就让小厨房做一顿全鱼宴!让小姐好好吃一顿!

  姜循目瞪口呆,难道阿容喜欢吃鱼?于是赶紧交代道:

  “这池子里养的都是玳瑁鱼,不能吃的!”

  “啊?”陈容的语气十分遗憾,“雪质,黑章,玳瑁鱼可观却不可食,诶!可惜了!”

  “哈哈……阿容这也知道,真是博学多才啊!”

  姜循笑着打哈哈,这鱼不能吃还真是抱歉了!

  她话音刚落,连接着池塘的长廊里就转出一位红衫少女,她走到姜衔面前,行礼道:

  “奴婢小冉给小姐请安……”

  她见陈容一身妇人装扮,很快猜出了她的身份,接着又向陈容行了一礼:

  “……奴婢小冉给大少奶奶请安。”

  陈容微微颔首,姜循却欣喜若狂:

  “小冉竟前来寻我?莫非……”

  “是的,小姐!樱桃毕罗已经做出来了!”

  这丫鬟口齿清晰、神情严肃,总给人一种踏实稳重的感觉。

  小环见小冉这副模样,嫌弃的撇了撇嘴。

  不就是把樱桃毕罗做出来了吗?有什么好神气的!哼!

  陈容留意到了这个细节,若有所思,看来哪里都不是铁板一块啊!她心想。

  姜循高兴极了,甚至还拍了拍手:

  “那真是太好了!我这就过去看看……哎呀,差点把贵客忘记了,阿容可有兴趣随我去看一看?”

  “当然!”陈容欣然应允,毕罗,可是唐代的吃食,她能不好奇吗?

  姜衔走过来挽着陈容的胳膊不放:

  “我就知道阿容想看!走,咱们一块儿去瞧瞧!”

  小冉微张着小嘴,她不知道小姐和大少奶奶关系竟然这么好,就好像相识多年的好姐妹一样……她深深看了陈容一眼,觉得不可思议。

  小环分别看了小冉和茜罗一眼,最后还是向茜罗搭讪了:

  “我们在这儿等着多没意思啊!要不我们也跟上去得了?”

  “嗯。”茜罗害羞地点点头,她还是不想离小姐太远!

  “喂!你们不能……”小冉本想阻止这两个人,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跟了上去。

  姜循拉着陈容来到了小厨房。

  她们一进去就看见里面挤满了人,大都是些年轻的小丫鬟。

  这些人一看见姜循,就纷纷见礼:“奴婢见过小姐!见过……”

  她们不认识陈容,一时不知该如何称呼才好。

  姜循见机介绍道:“这是哥哥的媳妇,我的嫂嫂!伯府的大少奶奶!”

  “见过大少奶奶!”丫鬟们补全了礼仪,陈容回以微笑。

  “行了,起来吧!”

  姜循没耐心的挥了挥手,开门见山道。

  “对了,听说樱桃毕罗做出来了,还不拿出来让本小姐掌掌眼!”

  “小姐,这就是樱桃毕罗!”

  一位身穿蓝衫的小丫鬟,一手端着盘子,一手挥开人群,慢慢地站到了姜循面前。

  姜循见这人脸生,含笑问道:

  “你叫什么名字啊?我怎么没见过你?”

  小丫鬟个子不高,身形瘦弱,大声道:

  “回小姐的话,奴婢是新来的,叫小媛!”

  “小媛?”姜循得知了名字,就从小媛手里接过了盘子。

  盘子是精美的白玉瓷盘,盘里摆放着一种晶莹剔透的点心,白里透红、小巧玲珑,这点心甚至还冒着热腾腾的白气,显然是刚出锅的!

  “这就是……樱桃毕罗?”

  陈容见过不少点心,但这樱桃毕罗还是让她吃惊。

  像这种把点心做成剔透如水晶的模样,其实是唐代师傅们的拿手功夫,但这种手艺,如今市面上早已失传了。

  “应该是吧?”

  和陈容相比,姜循就淡定多了,她拿起一小块毕罗,轻轻咬了一口。

  “嗯……不错,有樱桃的香气!嫂嫂要不也试试?”

  陈容半信半疑的拿起一块,喂到了嘴里,轻轻咀嚼:“嗯,好吃!”

  她很快就被樱桃毕罗俘获,一块不过瘾,又吃了一块。

  “这点心是阿照自己做的吗?可有方子?”

  陈容一边用帕子擦嘴,一边追问道。

  姜循看上去竟有些害羞:

  “这个、也不完全是吧……我从古籍里找了好几个方子,让她们自己琢磨,具体的我也不清楚……诶,小冉呢?我让她和你说!”

  小冉从外围钻了进来:“小姐,奴婢在这里!”

  “那正好!你和嫂嫂说一说这樱桃毕罗的做法!”

  姜循觉得这丫头给自己长脸了,心中那个美滋滋的!

  小冉不慌不忙,从怀里掏出了一张纸,双手递给了陈容:

  “大少奶奶请看,这具体的做法奴婢都记在这方子里了!”

  陈容顿时高看了她一眼,这丫头竟能想到这一步,是个可造之材!

  她接过方子,看了起来,方子不长,很快就看完了。

  陈容收起方子,看向了姜循,一眼严肃:

  “阿照,我有件事儿要和你商量!咱们换个地方吧!对了,把这丫鬟也带上!”

  “啊?”姜循不明所以,却还是把人带到了房内。

  门口有茜罗和小环守着,其他丫鬟也打发出去了,屋内就只剩下姜循、陈容和小冉三人。

  姜循正襟危坐,目光狐疑:“阿容,有什么事儿你就直说吧!”

  她猜应该和樱桃毕罗有关,要不然不至于特意叫上小冉这个丫鬟!

  陈容喝了口茶,擦了擦嘴,开口道:

  “阿照,你想赚银子吗?不是府里那点儿月例,而是很大一笔银子,差不多……我想想,差不多是我一半的嫁妆……怎么样,你想赚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