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假太监的极品人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狩猎

假太监的极品人生 飞沙九龙湖 2462 2017.01.13 17:35

  狩猎

  据说很久以前在济州城外的那片山中有个道士,人称云鼎道人,这云鼎道人修炼几百年终得飞升成仙,久而久之人们干脆就称那片小山为云鼎山,名字听着大气磅礴,其实最高的山峰不过几百米而已,云鼎山胜在占地颇广,方圆上百里。具亲眼看见过野人的家伙说,那野人从山脚下转瞬间就爬上了最高的山峰,叶铮在路上听陈喜讲了一些关于云鼎山的故事,呵呵,野人,从古至今,从不缺乏关于野人的传说。

  五大三粗的陈喜其实挺健谈,或许是出身于江湖,混迹过行伍原因,反正叶铮很喜欢这陈喜的性子,直率的人总是最好相处的,也是最难交心的。一路上二人相谈甚欢,陈喜没有因为叶铮太监的身份而看他不起,相反还觉得这小太监很是与众不同,说话幽默,见识颇广,听说文采也行,这样的人怎么做了太监,哎!有点可惜了。“陈师傅,您看我跟着您练武怎么样?空闲的时候您教教我,万一遇到赖皮泼妇什么的我也能防身呀不是,”陈喜听的哈哈大笑,连那骑在马上的小王爷李彻也歪着头笑道:“叶铮呀,你要是遇到泼妇就去找高福,他那骂街的功夫和陈师傅的纯阳无极功有的一比,练武就算了吧,你不是那材料,”陈喜显然也同意李彻的说法,点点头对叶铮说道:“王爷说的不错,这武学一道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走的,要看根骨,再说了练武都是粗人谋生的出路,你也没必要吃那苦头呀,依我看呐你是个靠脑袋吃饭的材料。“叶铮听着二人一唱一和的打击自己也不恼,“那好吧,等小王爷哪天领兵北上了,还请小王爷提拔奴婢当个军师什么的,”这话明显带有马屁成分,可是那小王爷还就吃这一套,李彻骑在马上听了叶铮这话立刻兴致高昂,:“好样的叶铮,有志向,你好好干,到时候一定提拔你当个狗头军师,陈师傅就做本王的前锋大将,哇哈哈哈,本王的帐前人马就快点齐啦!驾---!”李彻说完催马飞驰,边上牵着缰绳的陈喜徒弟跟在边上狂奔。“看来我要准备一把扇子了,”陈喜不解,“这寒冬腊月的,要扇子干什么?”叶铮嘿嘿一笑,“身穿披风,手拿摇扇,军师不都是这副装扮吗?”陈喜这才明白,二人对视一眼,随即哈哈抚掌大笑。

  一行人临近中午才到云鼎山下,远远的就看见六七个人围着一员‘小将’,那‘小将’身披白袍,跨下一匹高头大马,左手提缰,右手持弓,嗬!好不威风。陈喜与叶铮并行跟在李彻身后,“这就是周总督的公子---周省,据说是想让他三省吾身,不过这整个济州府的人都看的出来,这名字起的很失败,”陈喜小声的为叶铮介绍着周大公子。李彻一马当先,走到那周省边上,“周省,本王乃重信之人,说来定然会来,”“来了又能怎样,要不要现在就认输,别说我这做哥哥的不照顾你,要是现在认输,等本王打了猎物还可以分你一半.”叶铮在边上听着两个小屁孩斗嘴,看来这周省也是个好东西。“让本王认输?做你的梦吧!本王也是位站着撒尿的主,”那周省其实长的挺帅,但是说出来的话与他的长相完全不是一路,“那好啊,李小王爷,咱俩打个赌,看谁打的猎物多,你要是输了就把你家后院的梅花挖一颗给我,怎么样,敢不敢赌,”李彻根本就没把周省的话过过脑子,张口就答应下来,“好,赌就赌,你要是输了---你要是输了就把你姐姐的匕首偷出来送我,”周省想了一下,随即下定了决心似得,“好,一言为定,不过先说好,最多只能找---两个人帮忙,”“好一言为定,”二人还装模作样的击掌为誓。规矩讲完,两拨人马六个人各走南北。

  叶铮跟着李彻和陈喜走了好大一会,逐渐进了树林深处,其间倒是见过几只野兔,李彻没射中,陈喜倒是抓住两只,其他的就什么都没看见了。走了这么长时间,路又难走,李彻逐渐累了,看见一颗倒下的大树就坐了上去,“歇一会,吃点东西吧!”包袱是叶铮背着的,叶铮从里面拿出两个纸包,一包是熟牛肉,另一包有几个烧饼,三人坐下边吃边说着话,“陈师傅,这走了这么长时间怎么没见大点的猎物啊,是不是周省趁着我们没来的时候,把猎物都赶到他那边去。”叶铮听得心

  中好笑,小屁孩天天装的跟大人似得,还是典型的小孩子逻辑,这么大一片山林那要赶到猴年马月去。陈喜嚼完一口牛肉,对李彻摆了摆手,“不会的小王爷,他们没那个本事,咱们再往这林子深处走走看,要是还没有就回来,再往里就怕不安全,”陈喜还是老成持重的,打没打到猎物不要紧,要是让这位小王爷遇到危险那就完蛋了。李彻有点气馁,“本王总不能输给周省吧,他会嘲笑我很长时间的,再说了,母亲的梅花我也不敢挖呀!”叶铮听了李彻的话心想,让你打肿脸充胖子,现在知道不敢挖啦,刚才想什么去了,“叶铮,你说怎么办,你可是本王的军师呀,快想想,怎么能赢了周省那家伙,”“王爷,奴婢也没什么注意,打猎我也是第一次,咱们还是听陈师傅的吧,再往前走走看,”这小子还较真了,大不了一会出去耍赖呗,反正都是小孩子,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还是赶紧回去要紧,你要是遇着什么事情,我也不用活了,再说这天这么冷,回那生着炉火的屋里睡觉才是王道。李彻吃了几口站了起来,双手掐着腰,“唉!现在要是能来只老虎来只野猪就好了,本王手起箭出,定要射它个透心凉。”叶铮看看陈喜,两人一阵无奈。要是真来只老虎野猪什么的,那就倒霉到姥姥家了,逃命都来不及,还射它个透心凉,拉倒吧您呐,不被它们咬个透心凉就烧高香吧!

  三人简单对付几口就继续往林子深处走着,突然前方几只野鸡扑棱着翅膀飞了起来,也许是那野鸡太胖,飞了几丈就落下来,跑几步再飞,就这样,那几只野鸡眨眼的功夫就不见了。李彻看的好兴奋,提着弓箭就要去追,腿还没迈出去就被叶铮拉了回来,“叶铮,你拉着本王干什么?没看见好多野鸡呀?打了那些野鸡说不定就能赢。”叶铮拦住李彻,没回答他的话,而是看向陈喜,“陈师傅,您不觉得奇怪吗?我怎么觉着那些野鸡像是在逃命啊!”陈喜听叶铮这么一说,好像也反应了过来,对李彻说道:“王爷,叶铮说的有道理,那些野鸡很有可能是被什么东西惊吓的,咱们先别动,”说着话陈喜拉着二人蹲下。三人蹲在地上慢慢向四周看着,“这什么也没有啊,你们俩是不是太胆小了,还是快去追---,”李彻话还没说完就被叶铮捂住了嘴,叶铮往前方密林小心的指了指,陈喜和李彻顺着叶铮的手指一看,老天爷,还真有老虎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