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假太监的极品人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京城三少

假太监的极品人生 飞沙九龙湖 2267 2017.01.12 15:01

  京城三少

  燕都,大炎王朝的京师,整个燕都地区的人口有二百多万,城中街道规划整齐,经纬分明,繁华的程度就连那号称天上人间的江南诸府都无法与其相提并论,京师处处体现的是贵气,而江南透漏出的更多是脂粉气。住在这燕都城里的人大多数天生带有一种不知所谓的优越感,这和二十多年前的那场大战不无关系。在这里大小官员商贾权贵多入牛毛,大街上随便拉个人出来都可能是有品级的,那些普通的百姓中说不定哪个就是某某官员某某权贵的某某亲戚,所以整个燕都就像一只巨大的蜘蛛网,七扭八拐的总是能和大多数人缕出关系。

  北归胡同,坐落在燕都西南,是先帝当年为了安置辽河之战后的部分幸存者所建,名字也是先帝所赐,北归,北方归来,所有人都知道,当年能从北方活着归来是多么艰难。胡同口一个四十多岁的汉子正在自家的茶棚里忙碌着,这个茶棚是他一家人的生活来源,身上穿的灰布棉衣看起来有些年头了,上面几处补丁说明这家人的日子过得并不富裕。“老冯,你怎么还摆茶棚啊,你们家心安走了吗?”问话的人显然是对这老冯非常熟悉的人,这人走进茶棚,找了张凳子坐下,两手插在袖子里看着忙碌的老冯,那老冯拎着个茶壶过来,从桌上翻过一个茶碗,倒上茶后与那人对坐着,“呦!刘老哥,今儿怎么有空来我这?您可不是这么清闲的人哪!”“嗨!别提了,我那铺子是干不下去了,我正想着过几天盘出去呢!倒是你,还有这闲心摆弄茶棚。”这两人一个姓刘,叫刘文,一个姓冯,叫冯克,二人相识几十年了,都是在辽河边捡了一条命回来的人,算是生死之交。冯克边擦着桌子边对那刘文说道:“放心吧刘老哥,心安昨天就走了,回老家躲几年,要实在不行就不回来了,在那边找个婆家也挺好,”刘文喝了口茶,唉声叹气,“这京城再不是当年的京城了,先帝在的时候谁敢在城里撒野,没想到现在成了这般模样,那燕都三少简直是罪大恶极,街面上的看见他们就没有不躲的,最可气的是根本没人管的了他们,再这样下去不知道他们要祸害多少百姓。”“老哥呀,这您还看不出来吗?不是管不了他们,是没人敢管,这京城的官员哪个不是削尖了脑袋巴结他们,别说百姓了,就是那些富商当官的他们不也是想欺负谁就欺负谁吗?那天您也听见他们怎么说的了,柿子不挑软硬,想捏谁就捏谁,咱们可不是只有躲的份了吗,”刘文喝完了茶起身要走,“得了,我呀现在就到铺上去,今个就盘出去,再等几天他们要是使出欺行霸市的手段来咱也没招,走了啊老冯,回头给你带点猪下水,就算茶钱了。”

  二人口中的京城三少这会正在红叶湖边溜着鸟,三人中年龄最大的二十八岁,是当朝首辅的儿子上官瑜,最小的是夏国公的孙子周悟,才16岁,还有一个谢森,是吏部尚书的儿子,这谢森也是三人中最无耻的一个。最小的周悟刚学着遛鸟,又觉得放在笼子里不好玩,他认为拿在手里遛才有意思,谁知刚打开笼门,那鸟就飞了出来,呼扇两下翅膀就不见了,气的周悟把鸟笼扔进了湖里,看的另外二人不停的嘲笑,这周悟也不是好惹的,气愤的看着二人,“很好笑吗?再笑我就把你们的鸟拿出来掐死,”二人果然忍住了笑,显然是见识过这位小爷的威力,上官瑜走过来拍着周悟的肩膀说道:“好了,有什么可气的,明天送你只鹰玩,那东西能抓兔子,”“旁边的谢森又接了一句“还能啄人眼睛,”周悟看着上官瑜问道:“真的?”“当然是真的,不过你可不能让你爷爷知道,”周悟这才消了气,“瑜哥,这湖为什么叫红叶湖,这周围也看不见什么红叶呀?”上官瑜拎着鸟笼边走边回答:“谁说有红叶才能叫红叶湖,这红叶湖的名字取自红叶传情,这红叶传情是有典故出处的,啧啧!那是一个男女间相好的故事,算了,你这小屁孩,说了你也不懂,”“不说就算了,一听就不是什么好故事,还男女相好,听这四个字就没兴趣,”这话又让前面的二人一阵淫笑,“瑜哥,怎么着,待会去城西转转,你这几天光顾着给怀玉公主准备礼物了,也不怕那冯小娘子等着急了呀,你不能厚此薄彼呀不是,”说着话的谢森一脸嫉妒的看着上官瑜,“瑜哥,我还真羡慕您这艳福啊,”上官瑜吹着口哨逗着鸟,听完谢森的话有些得意,“好,一会就去城西转转,让美人久等那是罪过,”旁边的周悟切了一声接过话道:“拉倒吧,我看那冯小娘子根本就没看上你,别自作多情了,听的我鸡皮疙瘩掉了一地,”谢森转头看向周悟哈哈大笑,“你这还没**的小子懂个屁呀,谁不知道咱们瑜哥的手段,甭管她是三贞贵妇还是九烈少女,到了咱们瑜哥的手上,哪一个不是由宁死不从变成婉转承欢呐,瑜哥就是我等人的楷模,你小子要学的还多着呢!”三人说着话,不一会走进湖边的一座茶楼,茶楼名字和湖的一样,叫红叶茶楼,也是三人吃饭喝茶的老地方,这里比一般的茶楼饭庄还多了一样,可以听戏,那些京城有名的角经常来红叶茶楼唱一些传奇戏曲和杂剧,但是很少有人知道,其实这地方就是上官瑜和谢森二人开设的。

  午后的太阳光虽然暖和了一点,但在这寒冬腊月只能给那些在外奔波的人些许的安慰。冯克站在茶棚外招呼着生意,一个上午也没卖出去几杯茶,街口一阵嘈杂,随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冯克就看见三个锦衣华服的年轻人朝自己走了过来,前面两人看起来是喝了酒了,走的摇摇晃晃,三人后面还跟着十来个打手之类的,冯克明白,该来的还是来了。没错,当先的三人正是那恶名远扬的京城三少,酒足饭饱后找小娘子来了,三人来到茶棚大马金刀的坐下,一个打手把冯克推了过来,“小---小娘子呢,快---快叫她出---来,本公子今天就---就带她走,晚---上就---就成亲,”上官瑜用那张喝瓢了的嘴对冯克说道,冯克看着周围一群五大三粗的打手,心想,准备好的说辞不知道能不能糊弄过去,哎!就看那徐大夫的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