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穿越之啸傲江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一十五章 救还是不救

穿越之啸傲江湖 乾坤圣手张 3139 2018.01.13 12:26

  当日,晴空万里,阳光普照。

  王城走出旅店,纵身骑到马背,他眉头微皱,思考着要去的方向。

  若按梦中红袍神秘人所示,他还要回到鸣凤山,去地宫中寻找那块据说可以回到原来世界的宝石。

  在鸣凤山的时候,虽然也曾有过短暂的几天欢愉惬意,但是想到毒狼、毒烟、战火、杀戮,他还是心有余悸。现在鸣凤山庄刚刚易主,占领者——清风寨的山匪们,仍在四处追捕鸣凤山庄庄破后逃亡出去的人,自己这个时候贸然前往,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既是红袍的再次梦中出现,不是偶然。王城来到这个武侠世界本来就很稀奇,超出自己所知道的科学范酬,穿越这样的事都能很自然的在自己身上发生,若是红袍是鬼魅或是妖狐也能解释的过去。现在他对红袍是一无所知,自己的确想回家,想念自己的父母、奶奶、姥爷、姥姥、大姑、二姑……,但是红袍指引自己的路是活路还是鬼魅开的玩笑,引导自己找死呢。一切都不得而知,甚至可能是一场阴谋。

  王城拿定主意,决定不管红袍神秘人所言,他勒住缰绳,大喝一声“驾!”

  一个白袍少年骑马继续向东,朝着中州方向策马扬鞭,消失在瑟瑟寒风中。

  西州云川郡,桃园县——距离中州最近的县城。

  一处繁华地段,车水马龙,人声鼎沸。

  王城牵着马,在此起彼伏的叫卖声中穿行。

  他路过一处卖糖葫芦的,买了一串,甜蜜的嚼在嘴里;又发现一处做皮糖的,他又买了一包放在怀里;走到一处卖工艺品的店铺,发现里面有卖桃木剑的,他随意选了一把三尺长木剑插在了包裹中,付了银子,随即暗笑起来,自己开始封建迷信了,是怕了吗?还是希望再次梦中见到红袍神秘人,身旁有桃木剑可以起到震慑作用。

  逛了大半个时辰,有点累了,随意进了一家装饰典雅的酒楼。王城将马交给店门口迎接的小二后,拎着包裹自行着走了进去。

  酒楼分为两层,一层是散桌,中间围着一个高台,台上是吹拉弹唱的地方;二层是包房,每个包房的墙上都有本城名人的字画,还有一张足够十人同时进餐的大圆桌。

  王城一个人,被店小二安排在一楼的一条长条单桌上,他点了两荤两素,要了两勺老酒。

  表演台上,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手扶胡琴倾力弹奏,前面一位妙龄少女倾情唱着小曲,曲声悠扬,悦耳动听,让人沉醉。

  台下,一位锦衣华服的猪腰子脸青年正在撕抓着满盘的香肉,大口吃着酒,他身旁还跟着三个爪牙,个个满脸横肉,一副谁也不屑的姿态。

  曲子太好听了,如仙女在天池吟唱,让人如痴如醉。猪腰子脸青年,也陶醉于其中,被起这美妙的歌声所打动,竟放下酒肉,闭上眼慢慢摇晃着头附和起来,举止甚是搞笑。

  突然,他睁开了那如同鼠目的小眼,眼放精光,开使打量起眼前这位唱小曲的少女。

  只见,唱曲儿少女身着一条粉色碎花裙,上身是一件黄格子秀衫,身材窈窕,明眸皓齿,清秀甜美,脸颊两侧还各有一个小酒窝。

  越看越带劲,越看越喜欢,慢慢的,猪腰子脸青年眼神向下,开始打量起唱曲儿少女的胸部。虽说她年龄不大,但是胸部发育却很突出,丰满圆润,让猪腰子脸青年淫心肆起,心里、身上是特别痒的难受。

  一曲过后,唱曲儿少女端着托盘,到各个座位前打揖求赏。

  猪腰子脸青年开始端详起唱曲儿少女的臀部,其臀部上翘,一走一动,别有风韵,他满是肉油的嘴上,竟然流出了哈喇子。

  身边的三个混混,看到自家的大哥这副德性,忍不住笑了起来,其中一个尖嘴猴腮、右额头挂有刀疤的男人,贴近他耳旁小声嘀咕了几句。说完,两个人盯着在过道间收钱的少女,一脸的坏笑起来。

  唱曲儿少女经过王城的桌子,王城看到前面的人给的赏钱随多少都有,但最大的也不过二两银子,他觉得女孩唱的真是好听,如果放在自己原来的二十一世纪,绝对堪比明星,定会成为当代流行乐坛实力唱将。他准备了五两银子,算是对唱曲儿少女的肯定和鼓励。

  唱曲儿少女走到王城面前,弯腰行礼,一如前面的说道:“大爷,若是得意小女的曲儿,请赏小女点水粉钱。”

  她说话语气细柔,清脆香甜,什么好听。

  王城拿出五两银子放在少女胸前的托盘上,鼓励道:“好生唱,底子不错,很有潜质。”

  台上白发老者看到王城给了五两银子,顿时眼前一亮,马上台上打了个揖,恭敬道:“谢这位少爷!我们爷俩多谢这位少爷!”

  王城看了看弹琴老者,回过神来,不经意间看到了唱曲儿少女硕大的胸部,自己突然呼吸急促,心跳加快起来,暗道了句:“罪过,罪过。”强压自己心中的小白兔,喝了口酒,压了压惊。

  “唱曲儿的,过来看赏!”

  与王城座位间隔一桌的距离,四个男人的方桌上,一个尖嘴猴腮的刀疤男人叫嚣道。

  王城心里一怔,心念来者不善啊,会不会是来找麻烦的。他又自倒了杯酒,吃了口菜,仰脖灌了一大口。

  唱曲少女眉头微皱,虽然看到前面四人不像好人,可是没有办法,这个行业谁也得罪不起,她不想惹事。

  “客官,若是满意小女子的曲儿,请赏几个胭脂水粉钱。”

  “赏!”

  猪腰子脸青年坐在座位上,满脸淫色的嬉笑道。

  尖嘴猴腮的刀疤男从袖中掏出来了十两银子,拿在唱曲儿少女面前来回晃悠。

  “要不要?十两。”

  “谢…”

  唱曲儿少女话未说完,就被尖嘴猴腮的刀疤男打断了。

  “拿钱容易,只需要一个条件。”

  这时,表演台上的老者面露怒色,但只是一闪之间,又恢复了平静。

  唱曲儿少女疑问道:“什么条件?”

  “哈哈哈……只需要坐在我家老大腿上,叫他一声情哥哥。”

  尖嘴猴腮刀疤男一边说着,一边半跪倒在猪腰子脸青年面前。

  唱曲儿少女撇了一眼正翘着二郎腿仰坐着的猪腰子脸青年,又狠狠的盯向尖嘴猴腮的刀疤男,一脸不愠,咬着嘴唇低下头,闭口不语。

  台上老者急忙下台,恭恭敬敬的站到猪腰子脸面前,陪笑道:“这位爷,我家孙女卖艺不卖身,还请多包涵。”

  “哈哈哈……直说吧!我家老大看上你孙女了,你们应该备感荣幸,以后吃香的喝辣的,比在这里唱小曲儿强,保障让她穿金戴银。”

  王城一眼的厌恶的盯着猪腰子脸的身上,脖子上大粗金链子,双手十指金银具满,腰间还别着个金牌子,上面好像还有两行小字。

  老者将少女挡在身后,转身的瞬间朝唱曲儿少女施了个眼色。

  “几位爷,我家孙女已有婚约,下月就要出阁,还请几位大爷原谅!”

  唱曲儿少女有老者为她做挡箭牌,便转身朝店门口走去。

  “慢着!”

  猪腰子脸青年一脸不满的发话道,他旁边的另外两位彪型大汉上前几步截住了唱曲儿少女的退路。

  这时,正在一旁冷眼观看的店掌柜坐不住了,他也来到猪腰子脸身旁,打了个揖,拱手道:“朱老爷,你高抬贵手,放过这爷孙俩吧!他们大老远的来此讨生活也不容易。”

  猪腰子脸青年邪恶一笑,阴**:“他们不容易,我就容易?多少个兄弟跟我混呢,我得养活多少人。”

  尖嘴猴腮的刀疤男搭腔道:“我们老大为了照顾这条街,跟武宗会打成啥样?”他继续走进一步,用手戳着店掌柜的胸口道:“要不是我大哥,我们刀斧帮罩着你们,你这店早他妈的关门了。”

  店掌柜连忙恭敬道:“我们都感激刀斧帮的恩情,但我们保护费也没少交啊,就放过…”

  扑通一声,店掌柜的被踹倒在地上,尖嘴猴腮男人恶狠狠的说道:“别他妈的给脸不要脸,不识抬举的玩意!”

  猪腰子脸青年不屑的淫笑道:“将这个小女子,给我绑了!”

  “是。”

  门口两个大汉伸手刚要动作,瞬间,一个被唱曲儿少女左手一个大巴掌,拍倒在地;另一个被她右腿一个猛踹,命根子疼的当时趴下,哎呀嚎叫。

  尖嘴猴腮刀疤男纵身一跃,跳到唱曲儿少女身前,几个回合,少女终究不敌,竟被反手从背后扣住,压到猪腰子脸青年身旁。

  看到店里剑拔弩张的态势,食客们吃完的、没吃完的,都匆匆付了帐,跑了出去。

  王城看到酒楼上下,原本满满的食客,现在空荡荡的,很多桌上的酒菜还未用完,桌椅摆放的更是横七竖八。

  “我是走还是留,要不要帮她?初来乍到,是不该惹是生非的,可眼见这一老一小被地痞欺负,又于心不忍。这好一个女孩若真是被这猪腰子脸的丑地痞霸占了,岂不是从此跳入火坑,她的人生将…?可她的死活又与我何干,我到底要不要帮她呢?”王城静静地坐着,内心却在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

  正在这时,弹琴的白发老者挺身跃起,一个飞腿,直踢向那尖嘴猴腮的刀疤男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