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我在东京是条龙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无面男

我在东京是条龙 飞天意面虫 2489 2019.12.05 10:49

  姜无现在有些发蒙。

  不是,怎么正好自己今天出来,这个公园里面就有偶像举办露天表演?

  这个偶像叫什么来着……?

  姜无当时看的时候不是很在意,因此没有记住。

  这样就麻烦了啊,周围都是人自己在这附近直接开始吃的话容易被踩死……

  很遗憾,虽然作为巨龙,但是幼年题的他就是如此弱小。不仅躲不了子弹,连普通成年人一脚都会对他造成较大的伤害,更不用说如此多人的踩踏。

  姜无眼巴巴地看着花枝招展的月光草,缩在树荫底下踱步。

  而且最关键的地方在于自己如果一口气吃了这么多的月光草的话,魔力暴涨可能出现一些不良反应……

  如果自己去将这些月光草收集起来也不现实,毕竟那些人如果看到一只蜥蜴在那里衔草而且草地直接被撸突了的话……

  想到这一幕,姜无就觉得很糟糕。

  不行,得想一个办法把他们支开。

  姜无抬起一只爪子,仔细地看着自己的爪子。

  虽然还比较细小,但是现在他的双爪已经相当锋利。

  不不不,姜无赶紧将自己的想法给打断。不管怎么说动用暴力都是最后的手段。哪怕自己现在是一条龙,自己曾经也是一个人,纯粹为了月光草这种价值极低的植物去大开杀戒一点都不符合自己的价值观。

  嗯,应该有比起杀戮更加容易激发那些观众恐惧的方法……

  想来想去,姜无突然眼神一亮。

  他想到一个又有趣同时应该也很有用的把戏。

  ———————

  吉野健是一个偶像宅。

  今天吉野健就很准时地蹲守在这个公园里,等待自己的偶像——Mari酱的露天表演。

  Mari酱是一个很励志的偶像,原本作为地下团体的一员出道的她,在那个偶像团体因为资金问题解散的时候也没有放弃自己的偶像梦想。而是努力寻找新的机会,在不懈努力下,最终她还是成为了一个真正的偶像。而今天的露天表演似乎也是Mari酱为了拍一个产品的广告而推广的手段。

  据说这是Mari酱通向更高层次的方法,因此不管是Mari酱的粉丝还是她自己都相当重视。

  作为Mari酱在地下团体时期就一直关注的吉野健,今天自然也不例外。

  他今天穿着代表写着“加油”的战袍,头上系着丝带,手上拿着应援棒拼命挥动。

  吉野健看了一眼自己旁边站着的人,这些人他大都认识,基本上都是Mari曾经的死忠。

  这些偶像宅们彼此打招呼、聊一些曾经的往事,唏嘘感慨的同时也不由为自己偶像蒸蒸日上的事业而感动。

  就在他们交流的时候,前方的大展台上有什么人拿起麦克风开始讲话。

  哦,要开始了吗?

  吉野健他们不由得安静了下来,等待自己的偶像登场。

  就在这个时候,吉野健身边突然传出来一阵低沉的声音。

  这个声音就在吉野健的旁边,吉野健抬头看过去才发现是一个身形相当高大的人,估摸着有一米九以上。

  他身上穿着破破烂烂的大衣,头上则是一顶将自己脑袋完全遮起来的帽子,双手也是同样有些肮脏破旧的手套,看起来很是狼狈。

  但是最让吉野健奇怪的地方在于,那个男人嘴里念叨着的东西。

  他隐隐约约听见什么:”凡人有罪“、”审判之时将至”、“于祂降临之前,我必将奉献己身”之类中二的话。

  这些话普通人听起来只是单纯的中二病,但是吉野健却感觉很不舒服。

  他感觉那个家伙在说的东西似乎很不妙。

  因此他拍了一下身边那个家伙的肩膀,忍不住问:“先生,表演就要开始了,可以稍微安静一点嘛?”

  吉野健本人的身高也在一米八左右,更不用说成年不出门因此有些发胖的身躯让他和别人的交流一直都很方便。

  那个男人戴着帽子的脑袋转过头,看了一眼吉野健。

  他似乎有些惊讶,因为吉野健看到他伸出手停在自己面前。

  过了一会儿,穿着大衣的男人重新开口说道:“你很有趣。”

  这句话让吉野健一阵恶寒。

  大衣男将头转向舞台,感叹了一句:“看到了吗,这暴露在阳光底下如此澄澈的罪恶。”

  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让吉野健有些迷惑,他忍不住问道:“什么罪恶?”

  大衣底下传来了低沉的笑声,大衣男笑了一下说道:“只要是人就会存在罪恶。人的一生几十年时间里面对欲望的次数太多了,无法控制和约束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说着,他指了一下吉野健前面的一些人:“看,那是为无尽的怒火所缠绕的家伙;那是将嫉妒铭刻进灵魂的人;那个则是无法管束自己的食欲而肆意放纵的人。”

  吉野健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发现那些都是普普通通的正常人。

  他刚想问些什么,却注意到大衣男将手指向正在跳舞中的Mari酱。接着大衣男饶有兴致地说:“唔,这个就很有意思了……”

  吉野健下意识顺着大衣男的话往下讲:“这么说Mari酱是纯洁……”

  他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大衣男打断:“像是这样充满了欲望、罪恶和不洁的灵魂,在这里可是相当少见的啊。”

  笑了笑,大衣男说:“果然啊,在‘祂’降临之前,就应该由我们来做一些预先准备……”

  听着他的话,吉野健没来由一阵惊慌。他忍不住厉声问:“你想干什么?!”

  “想干什么?”大衣男的声音还是那么悠然,“当然是肃清一些东西,让这个世界恢复成原来应该有的模样啊……”

  话音落下,舞台上的Mari酱突然一滞。

  接着,在所有人的眼皮底下,Mari酱恍如痉挛一般,接着如同破布娃娃一样倒了下去!

  没有避开吉野健的眼睛,大衣男高大的身躯在慌乱的人群里显得从容不迫,他转向吉野健,在嘈杂声中说:“你看……”

  “这不就解决了一个吗?”

  接下来发生的一幕让吉野健遍体生寒。

  不知从哪儿来一阵风吹过,吹起那个男人头上的帽子,姜那个家伙的脸暴露在所有人面前。

  不,这么说其实是错的。

  因为吉野健分明可以看到,那张本应盛放五官的脸上空无一物!

  “哎呀。”大衣男有些苦恼地摸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脸上有什么东西在张开又闭上:“可真是相当不凑巧的风啊。”

  一边说着,他一边甩了一下手,吉野健注意到他的手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根奇怪的东西。

  那是一杆长枪,虽然材质不清楚,但是那种寒芒是毫无疑问的!

  大衣男……无脸男一边提着长枪,一边从容地走上前。祂高大的身躯让所有人都看不太清他的脸,只有吉野健一个人不可抑制地发抖起来。

  穿过一些人之后,无脸男爬上展台,挠了挠头之后将那些正在紧急抢救的工作人员推开。

  他看了一眼不知道什么时候悠悠转醒的Mari,有些伤脑筋地说:“是我刚才下手太轻了吗?”

  说完,他一把捞起地上的Mari,像是歌剧里男女主一样亲密。

  年轻的偶像Mari刚一醒来就看到一张没有脸的家伙在自己面前,吓得差点再次昏厥过去。

  无脸男看了一眼Mari,摇摇头说道:“这种心理承受能力课不行啊……”

  说着,他举起手里的长枪,低声念诵着什么。

  下一刻,长枪猛地穿过Mari的心脏!

  人群中爆发出一阵惊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