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全系尊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不懂手势

全系尊主 小雷虫 2457 2019.05.22 21:00

  刚到山脚,赤风就躺在血眸犬的背上。

  呼呼!

  只见赤风眼眸紧闭,神色挣扎,呼吸断断续续。

  衣服焦黑,露出的肌肤龟裂惨白,加上胸前的伤口,一看就是重伤垂危,离死不远的人。

  震天忍不住称赞赤风装病的样子,要不是他知道真相,这乍一看,还真以为赤风快死了。

  随着离约定地点的靠近,赤风的心,也有些紧张了起来。

  碧云山人不在宗门,来的人,不是鬼钻就是左剑山。

  左剑山,碎虚之境,一柄灵兵宝剑,劈山裂川。

  灵草山十里外的一处空旷地,左剑山盘膝在一处巨岩之上,闭目养神,察觉到赤风的到来,睁开眼睛,善意一笑。

  停在两里之外,震天大喊道:“左副宗主,碧云宗主呢,怎么不见他来。”

  “宗主无暇抽身,收到信封,也是担忧赤风的安危,特意嘱咐我来替他疗伤,赤风伤势如何,快让我看看。”

  左剑山从岩石跃下,刚向赤风走去之时,就被震天喝住。

  “左副宗主,请你留步。”

  左剑山眉头轻挑。

  “左副宗主,我先是被你们宗门的吕狼伏击,断我手臂,师兄去讨说话,又被水月偷袭重伤,说句不敬的话,对你们碧云宗,我们现在是很害怕。”震天神色冷漠,微微抬起被绑带裹着的手臂。

  断裂的手臂已经痊愈,这是赤风让他装的。

  左剑山眼神闪过一丝寒光,面容却充满善意:“震天,对于水月的事,我深表遗憾,水月在我宗门触犯多条门规,刚查清,还未来得急将其严惩,就让他逃了。伤了赤风,也是我们的疏忽所致,我们也在全力追查水月,只要抓到他,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至于吕狼之事,事态没有弄起之前,还是不要妄下言论为好,毕竟时辰都不对,吕狼也无法伏击你。”

  左剑山的声音滚滚传来,震天听得字字清晰。

  装昏的赤风,内心鄙夷,要不是蛰虎知道水月和他去川舫城,估计连水月的事,也能推得一干二净。

  “吕狼的事,暂时不提,可水月重伤我师兄,左副宗主,你说该怎么办。”震天大声道。

  “我就是来处理这件事的,就算水月真的暗算赤风,可这究竟伤的多重,或者,到底哪些伤口是水月所为,也得让我看看。”左剑山道。

  赤风闻言,心中也是焦躁,这个左剑山,还真是个人精,想从他身上讹钱,还真有些难度。

  “可以。”震天跳到血眸犬的身上,将‘半昏迷’的赤风托起,掀开胸前映红的绷带。

  触目精心的巨大十字伤口,还在渗出血水,透过溃烂的血肉,能看到跳动的心脏。

  左剑山眸子微动,这么重的伤,浑身灵脉多半破损。

  能活着,还真是命硬。

  同时也有些可惜,为什么没打死赤风。

  “伤的好重,快,让我为赤风治伤。如果真是水月这个背弃宗门,阴险狡诈的混账所为,抓到他,我一定会送雷王宗,任凭你们处置。”左剑山装作愤怒,向赤风疾驰。

  “留步,左副宗主,你还是站在那比较好,这样我们也放心!”震天神色警惕,双手慢慢安放下赤风。

  吼!血眸犬眸子凶光,俯身低吼。

  左剑山再次停下,神色不好。

  “我不靠近查看,如何对症下药。”

  “师兄的伤,我会想办法医治,我只想知道,你们打算如何处理这件事。”

  “让我看看伤势,在做决定。”左剑山强压心中的怒意。

  一个定虚一灵的小辈,居然敢这般对他说话,若不是这两个小子是化雷王的徒弟,哪会和他们废话这么多,早就一剑砍成两段了。

  “左副宗主,伤势已经给你看过了,所以,请你快点给我答复,我要快些送师兄回去安歇。”震天脸色也不好。

  “不让我查看,我有理由认为,伤口有问题,最起码,不是水月所为。”左剑山神色冷漠,猛然冲向赤风,速度快如闪电。

  血眸犬也在第一时间暴退,可是与左剑山的速度相比,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站住,在靠近,我就捏碎灵印石了。”震天怒喝,从怀里拿出一块乳白色的石头,高高举起。

  左剑山眸子微张,顿时定在了原地。

  灵印石!只有达到碎虚之境的修灵人,才有资格打造的特殊奇石。

  一旦捏碎,就能感应到灵印石破碎的位置。

  血眸犬一直再退,直到双方的距离,相差两里以上。

  “左副宗主,我说过,你们碧云宗所作所为,让我很是恐惧。让你靠近,万一起了杀心,杀我们灭口,到时候连捏碎灵印石的机会都没有。既然你不信,那我们也就没有在聊下去的余地,等我把师傅喊回来,让他老人家,亲自上你们碧云宗讨说法。”震天故作要捏碎灵印石,倒把左剑山吓个不轻。

  “且慢,化雷王他在外有事,还是不要打扰他比较好,最近宗门发生了一些事,让我头昏脑涨,才一时多疑,对你们动杀心更是万万没有,该赔偿的,我会赔偿。”左剑山连声说道。

  化雷王,他可不敢惹。

  当初,碧云宗联合其余二宗,以拙劣的理由,想夺取灵草山,结果引发大战。

  化雷王力战三位宗主,配合着灵草山的诸多阵法。

  一扛三,不落下风。

  激战半日,重创一位宗主,至其根基受损,修为大跌。

  最终还是其余两位宗主灵气不支,碧云山人主动休战退走。

  化雷王的行踪,左剑山一直暗中关注着,只知道不在灵草山,至于去哪,他也是一无所知。

  有可能在万里之外,也有可能就在回来的路上。

  碧云山人还没回来,万一化雷王回山,上碧云宗闹事,他只有吃瘪的份。

  至于动杀心,左剑山也是有心无胆。

  “我也不想打扰师傅,只要左副宗主处理的结果让我们满意,这件事,我可以不让师傅知道。”震天道。

  “那说吧,怎样才能让你们满意。”左剑山心中发恨。

  震天面露沉思,看了一眼‘昏迷’的赤风。

  “总算上勾了!”赤风欣喜。

  赤风微微抬起右手的五指。

  “五万灵石!”震天抬头喊道。

  “五万!!!”左剑山眸子睁大。

  赤风也是心中猛一咯噔,来的时候他嘱咐过震天,如果情况顺利,可以视情况增加。

  给的底线,是三千灵石。

  伸出五个手指,只是想要五千啊!

  “没错,我师兄伤到灵脉,需要大量灵丹补养,五万灵石,差不多能让我师兄痊愈。只要给这么多,这件事就当没有发生。”震天道。

  “五万灵石?你当我碧云宗,是灵石山矿吗。”左剑山大怒。

  狮子大张口,这勒索也得有个限度。

  五万灵石,他这个大宗的副宗主,也一时拿不出来这么大笔空闲的灵石。

  “不答应就算了,那你就和我师傅商量吧。”震天再次举起灵印石,准备捏碎。

  “且慢,五万灵石实在太多,三万灵石,你看如何。”左剑山脸色铁青。

  震天眼角的余光,看到赤风抬起的三根手指,神色坚定道:“不行,五万灵石一颗都不能少,最多给你三日的期限。”

  ‘昏迷’的赤风,真恨不得给自己两脚,他忘了震天,不懂什么是OK的手势。

  把左剑山逼急了,别说灵石了,就怕一剑砍了他们两个。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