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游戏异界 游戏系统迫我成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3章 血族城堡

游戏系统迫我成神 楚北落 3952 2018.10.22 17:25

  阿白不知道精灵女子为何忽然改变了主意,但既然NPC都发话了,阿白自然不会傻到拒绝。毕竟为了五百铜币的“巨款”,她已经努力至今,又怎么舍得轻易放弃。

  阿白跟在精灵女子身后走入里间,里间只有一张宽大的檀木长桌,上面整齐地摆放着几匹布料,除此之外,里间再无他物。

  但就是这几匹布料,却轻易地让里间的光华盖过了外间的五彩缤纷。

  绿色丝绸宛若最通透的翡翠美玉,绿光温润莹莹流淌;

  金色锦缎则如熔化的金子、洒落的阳光;

  蓝色纱绢像是从蔚苏滢空中幻化而出的宝石,靠近一看,有蓝色光芒从空中流过;

  红色绸缎宛如最香醇的红酒,颜色深沉高雅,静静地炫耀着自己的昂贵身价;

  紫色鹅绒却最特别,它与其他布料不同,透明度很低,纯度却很高,周围还镶着金色花纹,紫色和金色是最华贵的搭配,这让紫色鹅绒显得更加与众不同。

  “太……太美了……”

  阿白看得两眼发直。

  精灵女子显然很习惯别人这种反应,笑道:“当心,口水别滴到布料上。”

  “啊,抱歉!”阿白条件反射地抬手去擦嘴巴。

  精灵女子笑得更加开怀:“小傻蛋,我逗你玩儿呢~你还真信呀?”

  阿白傻傻地看着精灵女子:“哦……抱、抱歉……”

  “你跟我说抱歉做什么呀?真是个小傻蛋。”精灵女子嗔怪地伸出一指轻轻地戳了戳阿白光洁的脑门。

  这下好了,温度过高,阿白彻底死机了。

  .

  .

  等真正清醒过来的时候,阿白才发现自己已经抱着一匹美丽的紫色鹅绒布在通向北方的崎岖山路上走了好久。

  这才想起自己禁受不住精灵女子的美色,被她戳一戳脑门就晕头转向,随便抱了一匹布料便离开了,出了店门还走错方向,幸好那精灵女子将她拉回来,扳上正道,否则她还不知道自己会跑到哪个犄角旮旯里去。

  美人风情,杀人无形啊……

  阿白暗暗感慨着。

  在崎岖山路上走得踉踉跄跄,阿白心情却很是兴奋:“我想想啊……针,买了;染料,有了;布料,买了……那么还剩下要去极北之地的血族城堡买设计图和去找人族流动商队买线……哇,不知不觉,就只剩下两个项目了耶!胜利在望,加油!!!”

  阿白一边给自己打气,一边振奋地朝北方走去。

  血族城堡,不知是怎样的呢?

  .

  .

  .

  阿白走后,精灵布庄里间忽然走出了一个身穿白色布裙的精灵少女,她朝穿天蓝色长裙的精灵女子弯身施礼:“陛下辛苦了。”

  精灵女子,不,应该说是精灵女王,她没有回头去看,而是站在布庄门口,一直望着阿白离去的方向,道:“借用了你的店铺,不好意思。”

  精灵少女娇俏一笑:“陛下说什么呢,整个王国都是陛下所拥有的,何况我这间小小的布庄?那么……陛下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了吗?”

  “我只能说,那个女孩能同时得到神器和神兽,并非偶然。”精灵女王眯起美眸,缓缓长叹:“美好的事物总是会不由自主地朝美好之人身边聚集。那女孩的心很漂亮,我似乎可以明白青凤为什么会选择她了。”

  “我倒是认为那女孩是因为运气好,才能让青凤青睐于她呢,否则怎不见别人有这种机遇?”精灵少女撇撇嘴。

  精灵女王低头笑了笑,道:“傻丫头……机遇在每个人身边都有,只不过,并非每个人都能抓得住罢了。”

  “那……陛下真的就让她这样带走青凤吗?青凤是我们精灵族的守护神兽,让一个兽人来掌控它,似乎……不太妥当吧?”

  “那也是青凤自己的选择,就由它去吧。”精灵女王望着阿白消失的小径,温柔地笑了笑:“万万年来,青凤都受到精灵族的顶礼膜拜,可是我看得出来青凤一直都没感觉到幸福。也许青凤真正想要的,只是一个打从心底疼爱它的人吧。这些我们给不了它,但那个女孩却可以。青凤跟着她会很快乐,这就足够了。”

  “……是,陛下。”精灵少女表示接受了事实。

  听着精灵少女的话,精灵女王抬起头,仰望苍穹。

  “我已经开始期待那女孩成长后的样子了呢……一定……会很有趣。”

  .

  .

  .

  .

  要去极北之地的血族城堡,就需要乘船。因为血族城堡建立在一座孤岛上,而且据船长解说,血族城堡结构复杂,布局宏伟,所谓岛有多大,城堡就有多大——城堡是完全按照孤岛地势而建,与孤岛浑然一体,远远看去,会误以为漂浮在海面上的不是一座岛,而是一座城堡。

  精灵村落处于温暖的南方,而血族城堡则处于寒冷的北方。船刚驶进极北之海域,飘絮般的细雪便纷纷扬扬地从天而降,落在众人的头上身上。阿白仗着自己是兽人体质,一开始不把这寒冷的气候当一回事。然而随着船只深入海域,雪渐渐大起来,冷冽如刀的北风也呼呼地刮在阿白的肌肤上,阿白开始打起寒战。

  船长见阿白冷得说话时上牙打下牙的模样,忍不住笑了:“你这兽人,没事干嘛要跑到这种极寒之地来?来也就罢了,怎么也不多带件衣服?”

  “我……我不知道……这里……这……这么……冷……”阿白抱着手臂,拼命地原地打转跺脚。

  船长被她转得头都晕:“好了好了,你快停下来。”

  “可是……好冷……”咯咯咯咯……阿白的牙齿拼命地打架。

  “冷什么啊,你不是有御寒的衣物嘛!”

  “我、我就只有身上这件皮甲……”

  “你是笨蛋吗?”船长用一种惨不忍睹的目光看着她:“你背上背着的是什么?如果我没看错的话,那是精灵族出产的最顶级的布料吧?这种紫鹅绒可是御寒圣品,千金难求的呢!你背着紫鹅绒在这里喊冷,这不就像一个乞丐坐在金山上喊穷嘛!”

  “啊咧?”

  被船长一说,阿白才想起那匹背在身上的紫鹅绒,怪不得刚才背部一直没觉得冷:“谢谢你提醒啊大叔!”说着,阿白快手快脚地卸下紫鹅绒,抖开来披在自己身上。

  果然如船长所说,紫鹅绒是御寒圣品,一披上身,顿觉全身回暖,寒冷即刻消退了。

  “呼……活过来了……”阿白松了口气。

  船长露出雪白的牙齿:“真是从未见过像你这么笨的丫头,不知道你是怎么得到这匹紫鹅绒的,我听说紫鹅绒是精灵王族贡品,供不应求,想得到紫鹅绒,必须要有精灵女王的许可……但像你这样的笨蛋,又怎么能让精灵女王松口呢?”

  “喂喂大叔……你一句一个笨蛋是怎么回事啊,别以为我不说话你就可以随便骂我哦!”阿白气呼呼地说:“我之所以一时忘记了有紫鹅绒,是因为这东西不是属于我的,我是帮别人带的。如非必要,我怎么能随便用别人的东西……”阿白撅起嘴:“对了,还有你说的什么精灵女王,我根本没有见过她……我见到的只是布庄里的掌柜好吧……”

  “精灵布庄的掌柜?那个伶牙俐齿的精灵丫头?她竟擅自做主给了你一匹紫鹅绒?”

  “什么丫头……我说船长你高寿啊,敢叫那样的大姐姐做丫头……”

  “精灵布庄的掌柜跟我是熟人,而且她原本就比我小,如何叫不得她丫头。”

  “拜托你别在我面前叫那样的御姐做丫头啦……”阿白捂脸。

  “那丫头是精灵女王座下最忠诚的战士,她不可能擅作主张把贡品给你。”船长眯起眼睛,摩挲着下巴:“兽耳丫头,这紫鹅绒……是不是你偷来的?”

  “谁、谁偷啦!!!真的是她给我的嘛!!!不信你可以去问她啊!!!!”阿白当场跳脚。

  “可是没有精灵女王的许可,没人敢把紫鹅绒交给异族的,就算是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小丫头也一样。”

  “我怎么知道啊?!反正就是她给我的!我没有偷东西!!”

  “嗯……”船长眼中怀疑的目光还是没有消却:“把你拿到紫鹅绒的过程说出来,我会判断你说的是真还是假。”

  “就是,我去到精灵布庄,看到一个银色波浪长发,穿水蓝色裙子的,很高挑,很漂亮……啊不,不是漂亮,是美得掉渣的一个超性感的大美女!!!!!”阿白一边说一边比划着:“她一开始要我拿小毛球去换布料,但我不肯,说了几句话之后,她忽然又把我叫到里间去挑布料,说里间的任何布料都随我挑,所以我就挑了紫鹅绒啦!”

  “银色……?”船长眨眨眼,换上了一副惊讶的神情:“你确定那个掌柜是银色头发而不是棕色头发?”

  “大叔,我没有色盲,也没有近视的,好吧?”阿白没好气地说。

  “这不可能啊……那位大人怎么会亲自……”船长自顾自地咕哝了一会儿,忽然想起阿白还在看着他,便清清嗓子,道:“咳嗯,那,你刚才说的小毛球……又是什么东西?”

  “小毛球就是它啊。”阿白将小毛球从围脖里掏出来,递到船长眼底。

  船长看了一眼,神情更加讶异:“这不是古森青凤吗?!”

  “……诶?船长,你还真有见识啊!一眼就看出它是凤凰!”阿白惊叹道:“我到现在都不敢相信它是凤凰呢!”

  听到阿白的话,小毛球委屈地“叽”了一声。

  看到小毛球,船长终于释怀了:“怪不得那位大人会……这样一切都可以解释了。”

  “嗯?”

  “没什么,我是说你这丫头还真是有够走运的。”船长拍了拍阿白的肩背,差点将她拍到甲板上去啃木头:“看不出你这么笨,竟然能得到古森青凤的青睐……不,应该说,正因为你是个笨蛋,才能被古森青凤看上吧?”

  “喂!大叔!你再说我就翻脸了哦!!!!”

  “哈哈哈哈!小丫头,以后你就会知道我对你的评价其实是一种赞美!”船长笑着,大步走到船头,举目眺望:浓雾弥散之际,一座雄伟的城堡在雾中若隐若现——

  船长眯起眼,低声道:“小丫头,欢迎来到……血族城堡。”

  .

  .

  .

  阿白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看见城堡。这种似乎只存在于中世纪的、近乎于图腾般代表着王室的象征,如今静静地矗立岛上,无声地记录着时间流逝。

  雪下得更大了,鹅毛般的雪花打在阿白身上,迷了阿白的眼。阿白拢紧身上的紫鹅绒,努力想看清城堡的样子。

  船缓缓驶近港口,雾在不知不觉中散得一干二净,雪依旧这么大,却再也无法妨碍阿白的视线。

  “这就是……血族城堡吗?”阿白昂着头,怔怔地呢喃。

  北方岛屿的冰雪威力强大,几乎将覆盖了全岛的城堡变成了冰雪碉堡。晶莹洁白的冰雪牢牢地盖住了血族城堡的顶部,底下透出点点灯火的墙体则依旧暗沉,偶尔会闪过金属特有的冰冷光泽。那奇特的造型仿佛要刺破天际,尖利的顶部犹如一把美丽而致命的利剑,狠狠地刺入云层:阿白竟然无法看到城堡的全貌,因为城堡有一部分被云雪挡住了。

  冰冷黑暗的城堡,宛如一只巨大的吸血蝙蝠,阴森地蛰伏在岛上。

  还未真正靠近,便已透出一股浓浓的压迫感,让人几乎喘不过气。

  神秘、阴暗、诡谲、冰冷……而且强大。

  这就是血族城堡。

  这就是所有血族诞生的地方。

  .

  .

  .

  阿白被城堡的气势压迫得半天没回过神,直至船长呼唤,她才清醒过来,随着船上的乘客一同下船。

  一下船,阿白就彻底傻眼了。

  这……这些是什么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