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他有一只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有趣的灵魂

他有一只鸟 二陆初来 2462 2019.05.16 04:49

  韩试坐在椅子上,盯着手腕脸色变换不定,他此时正坐在一家心理治疗的私人诊所。

  上午在象牙三医院的精神科做了病史的采集和详细的精神检查,显示他没有任何这方面的疾病。但在父母的强烈要求下,韩试还是坐到了这个著名心理咨询师的对面。

  他之前还存着点奢望,手上的图案可以通过技术手段去掉,或者一切事情只是自己的臆想,但医院告诉了他事实并非如此。

  其实韩试现在有了隐约的结论,手上突然莫名其妙地多了一只小鸟,就已经很不可思议了,这图案还只有自己能看到,这不是科学可以解决的问题,而是一起灵异事件。

  “转一下左眼。”他被一只手拨开了左眼皮。

  “右眼。”又被一只手拨开了右眼皮。

  有只手电筒照的他下意识想闭眼。韩试十分配合地完成了一系列的指令,医生走开,一直目不转睛地沈青燕忙问道:“李医生,怎么样?我儿子没有心理问题吧?”

  李医生笑了笑,回道:“现在还没有进入正式的心理咨询,您先别着急。接下来的环节可能需要您二位暂时回避一下。”

  等沈青燕二人犹犹豫豫地退出了房间,李医生转过头看着韩试,语气温和:“那么我们开始。首先,介不介意问你一些比较私人的问题?”

  韩试耸耸肩:“我一个高中生能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

  李医生微笑点头:“这样的态度有助于我们继续。你是一个高三的学生?”

  韩试看了一眼才道:“对,明德高中,刚刚转过来。”

  “十八岁?”

  “十七多一点,明年十八。”

  “成绩怎么样?”

  “还行,全校前几名。”

  “有没有谈过女朋友?”

  “没有。”韩试不耐烦的皱了皱眉,道,“这些问题你都已经问过我妈了,能不能不要重复?”

  李医生笑了笑点头:“好。”他调整了一下姿势,“和以前同学的关系怎么样?”

  “不好不坏吧。”

  “如果喜欢上一个女生,会主动追求吗?”

  “也许会吧。不过我可能更喜欢水到渠成的那种。”

  “有自己结交过朋友吗?除了同学或者亲戚,以及通过父母关系而认识的人。”

  韩试偏头想了想,这个还真没有,他的社交圈子不是学校就是亲友。

  “在一个交叉路口,遇到一个说真话、一个说假话的的两个人,你只有一次问话的机会,要如何找到正确的道路?”

  这是关于逻辑分析的智力题吧,跟心理有一毛钱关系。韩试撇嘴道:“用手机导航。”

  李医生微笑,接着问道:“有什么理想?”

  韩试双眼微微一亮:“暂时的目标的是考上燕京大学文学院,以后的话希望成为一个作家和旅行家吧。看书比较有意思,再通过旅行去见识书中的事物,应该很不错。”

  这是韩试迄今说的最长的一段话,李医生一边记录,一边接着道:“很美妙的想法。如果没考上怎么办?”

  “呵。”韩试斜看了一眼,没有回答。

  “假如你和朋友约定考同一个大学,结果高考的当天发生意外,你朋友救了你但自己受伤错过了最后一门考试,只能去一个差一点的大学,你会怎么办?”

  韩试想了想才答道:“会遵守约定。”

  “但你自己考上的是燕京大学,并且你的朋友、家人都反对你去另一个学校呢?”

  一个是理想与前途,一个是友情与现实,够犀利的。韩试很不优雅地翻了个白眼,道:“发生了再说吧,我现在连那样的朋友都没有。你再问下去,我想打你了。”

  “如果有流言蜚语影响到了你的现实生活,你会怎么办?”

  “我有理就刚回去,我理亏的话就争取谅解。”韩试换了个舒服的坐姿,“你能不能别老问些假设的事情,这操心过甚的,就不怕掉头发吗?”

  “我需要根据你的答案来判断你的性格和心理,不过你不想回答的话,我们就换个方向。”李医生笑道,“在学校里有什么好玩的或者厌恶的事情?”

  “讨厌自以为是的人和喜欢说长道短的人,好玩的话,上课看小黄书算不算?”

  李医生笑容深了些,随着问话的进行,韩试显然越来越真诚,或者说放得开了。他接着问道:“没有做过更出格的事?”

  韩试想了一会儿,才答道:“小学五年级的时候,午睡都是在教室里趴课桌上。我们四五个男生在大部分人都睡着以后,在走道里比大小,研究有没有谁长毛。有个人还在一个女生的书本上撒尿,我们也没有阻止。”

  李医生示意继续,韩试道:“那女生又胖又高还比较笨,总是脏兮兮地挂着鼻涕,一直是班里嘲笑和欺负的对象。后来她醒了,把旁边办公室的老师都哭过来了,我们几个人都被狠狠扇了一巴掌。”

  韩试轻轻道:“那是我迄今为止,唯一被打的经历,所以印象很深刻。”

  “那你恨你的老师吗,如果班级里再遇到同样的女生,你会怎么办?”

  “不,我还挺感激的,那时候老师说,做不到尊重比你逊色的人,也至少要不去无故冒犯,我一直记得。”韩试顿了顿,道:“所以再有那样的女生,我大概就是不靠近也不排斥吧,当个平常的陌生人。如果遇到同样的情况,会尽力阻止。”

  “跟父母关系怎么样?”

  韩试不自觉地露出了酒窝,“很好。”

  “会跟他们撒娇吗?”

  “会。”韩试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会跟同学或者朋友一起疯吗?”

  “看情况吧,玩的好的话可能会,平时我不太喜欢动。”

  “有特别愤怒或者郁闷的事情吗,你会怎么解决?”

  “在网上或者新闻上经常会看到一些愤怒的事,不过我解决不了,而且这种情绪一般持续的很短。”最郁闷的就是现在坐在这里,手腕上的小鸟没人看得到,不过他没说。

  “你刚刚所有的回答都跟心里的想法一致吗?”

  “我有必要骗你一个不相干的人吗?”

  李医生笑着点了点头,然后整理了下手里的纸张,站了起来,“那么感谢你的配合,我们先到这里。”

  韩试唤了一声,沈青燕两人飞快地跑了进来,样子忐忑,李医生笑道:“两位不必担心,韩试的心理很健康,更没有叛逆或者畸形的倾向。”

  看了眼韩试接着道:“他性格有点被动,可直接率性,在认定的事情上面可能会变得很强势;而且他很冷静,自我认识非常清晰,也十分自信,甚至有点骄傲;在感情方面则有些含蓄内敛,但比较丰富,而且负面情绪很少。”

  李医生轻松的样子让两人终于安下心来。几人道谢出了诊所,上了车之后,沈青燕才小心翼翼地问道:“儿子,你手上那……”被韩木华给打断了,哪壶不开提哪壶。

  韩试看了眼手腕上神气又漂亮的翠鸟图形,沉默了片刻才道:“妈,没什么事了,你就当儿子玩了个恶作剧吧。”

  想到几位医生的结论,沈青燕按下狐疑,也没生气,只冷哼道:“突然皮一下很开心?”她想了想又自顾笑道,“按照李医生的说法,一句话概括,就是说儿子你有一个高冷的外表与骚动的灵魂?”

  只是皮一下花掉了好几千,还折腾的够呛,要是别人家的妈,估计都想把他赶出家门了。

  “是好看的外表与有趣的灵魂。”韩试对于老妈的心大和神奇的逻辑联系有点无语,不想在她面前表现得太纠结,只好勉强笑着回应道。

  看着韩试明显不想多谈的表情,韩木华问道:“儿子,现在回家里还是去学校?”

  “还是回家吧。”韩试皱眉,看来得另想办法,一定要把手上这神秘的东西给弄掉才能心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