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恩怨情仇 冥云之悉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3章 案发现场

冥云之悉 回龙峰 2044 2019.01.11 23:09

  案件发生在郊外的一间出租房内。被害人是一对恋人,凶手的手法相当残忍,是虐杀,两个被害人身上都被砍了十几刀,墙上还留下了血书,写着血红色的几个大字:杀杀杀杀杀!!

  更令人愤慨的是女被害人还怀有5个月的身孕,也就是两尸三命!!

  因为作案手段残忍,大部分人办案人员认为是情杀或者是仇杀,于是调查的重点是两名死者的交际圈和工作圈。结果三天过去了,几个怀疑对象都一一被排除,调查陷入僵局。

  叶云翻遍了所有案现场照片和现场取证材料表,陷入了沉思。

  如果这是同行干的,他才懒得去管,可这明显是某个心理变态的杀人犯所为。

  今天杀了那么多人,一分钱都没拿到,就当做是补偿,做个好事吧。

  打定主意后叶云掏出手机拨通秦峰的电话。

  “小叶子啊,你发现什么了吗?”一接到叶云的电话,秦峰仿佛是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样,急切的问道。

  叶云不答反问道。“那案发现场解封了么?”

  “还没有。怎么你想到现场看看?”

  “嗯。”

  秦峰痛快的答应道。“没问题,你在哪?我去接你。”

  “我在千达酒店附近。”

  “好的,我现在就过去。”

  收起手机后叶云站起身来,朝爱蜜儿跟班长俩人开口道。“那我先回去了。爱蜜儿,待会找个保镖送你老师回去,免得她又做噩梦。”

  “哼!”爱蜜儿朝他做了个鬼脸,而叶云则偷偷回了个“你可别乱说”的眼神。

  离开酒店后叶云来到附近跟秦峰约好的地方,秦峰早已等在那里。

  刚上车秦峰再次迫不及待的问道。“怎么样,怎么样?是不是发现了什么重要线索?”

  “……”叶云将卷宗还给秦峰。“我都说了还没有。”

  秦峰接过卷宗扬了扬。“这里面的取证照没吓着你吧。”

  叶云有些不屑道。“比这血腥的恐怖片我都看,这算什么。我先睡一会,到了叫我。”

  半个多小时后秦峰叫醒叶云。“小叶子,我们到了。”

  叶云打着哈欠下车,走进案发现场。

  虽然从卷宗里看过这间出租屋的介绍,可亲眼一看才发现这个屋子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小很多。也就十来个平方而已。“看来俩人的经济情况不怎么样啊。”

  “倒是有些存款,想必是为了孩子准备的。可惜……”秦峰很是惋惜的摇了摇头。

  走进案发现场,一股熟悉的血腥味扑鼻而来。虽然过了这么些天,可血腥味并没有散尽,依旧徘徊在屋内。

  如果没有那些刺目的血迹,整个屋内可以说是非常整洁。虽然全部的家当都挤在这间屋子里略显拥挤,可所有的东西都摆放的整整齐齐井然有序。

  在屋子里转了一圈后叶云走到床边,看了几眼床上的尸体痕迹固定线,又抬头看着天花板上的血迹。因为是虐杀,血迹喷洒得床边都是,甚至连天花板上都溅了不少。

  秦峰看着叶云盯着那天花板半天既不说话也不动弹,刚要开口,就见叶云移了几步,来到那摊血迹的正下方。

  那里放着一张椅子,被害男脱下的牛仔裤和上衣外套挂在椅背上。从天花板的血迹上滴落下来的血液正好滴在了上面的牛仔裤上。

  刚要伸手拿起牛仔裤,秦峰急忙阻拦道。“小心点,别破坏现场。”

  “……”没有理他,小心的拿起那件牛仔裤,发现血液并没有浸湿到牛仔裤下方的外套上。叶云又拿起那件外套,看了看有些发黑的椅背,朝秦峰伸出手。“给我。”

  秦峰一愣。“什么?”

  “紫外线灯棒和二氢荧光素啊。”

  “嘿,你这小子还想要来真的,幸亏我有准备。”秦峰回到车上,拿来两样东西,他可是特意到法医室里去借来的。

  叶云接过二氢荧光素喷剂,轻轻的喷在那椅背上,让秦峰关灯后拧开紫外线灯棒,不一会便露出了果然如此的神情。“嘿,峰哥,你看这有个血迹呢。”

  “什么?!”秦风不由大吃一惊。就像今早说的,他也是黔驴技穷一筹莫展之下病急乱投医才找叶云帮的忙,做梦也没想到还真让叶云找到线索了?急忙走去过仔细看了看,露出疑惑的神情。“奇怪,卷宗里没记载这处血迹?”

  叶云又拿过牛仔裤,将两处血迹溅滴的位置对比了一下,轻声道。“这根本就不是仇杀或者情杀!”

  秦峰再次一惊。“你怎么知道?!”

  叶云掂了掂手里的牛仔裤。“你见过仇杀或者情杀的,杀完人还摸口袋拿钱的么?”

  “你是说凶手还拿走了他口袋里的钱?”

  叶云点点头,无比严肃道。“口袋里有没有钱我不知道,不过我肯定凶手杀完人后拿起过这两件衣服。我想当时溅到天花板上鲜血滴落了几滴,落在这椅子上的牛仔裤上,而当凶手拿起衣服翻口袋的时候一滴血正巧落在了椅背上,不过被凶手看到,顺手擦掉了而已。如果情杀或是仇杀,那他杀完人就已经达到目的了。为啥还要拿起衣服?再放回去?最大的可能就是摸口袋----他是个夜盗!是个杀了人以后还要去摸摸死者的口袋里有没有钱的贪婪残忍的夜盗。”

  秦峰先是点了点头,随即又摇摇头。“你说的是有点道理,可就算是夜盗,即使被发现后要杀人灭口也不会虐杀,也不会留血书。”

  叶云随手将手里的衣服放回原处,边回道。“我猜这凶手心理极度扭曲,他之所以虐杀,并不是针对这两个死者,而是带着对执法机关的仇恨作案。他很可能是被本地警方抓到的,也许他是在牢里受到了什么刺激。”

  “他能做到不留痕迹,说明反侦察能力很强,很可能是有多次前科的累犯。他有意把这场杀戮伪造成情杀或是仇杀,想扰乱你们的侦查方向,可惜他多年的职业习惯还是出卖了他。峰哥,你可以查一查案发前半个月或是一个月内刑满释放出来的人员,也许有收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