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斫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他乡的热闹也过了

斫宋 面包不如馒头 3105 2019.12.29 20:00

  朱文拉着李寇径去门外僻静处,低声道:“大郎既有家学,又有一身好武艺,如今财物富足,须不可落入它途,莫若寻个机缘,落户籍时,一不落商籍,二不落流籍,三不落兵户,如此方好有个前程,手握巨款,有名师执教,此后定当前程似海,可莫要落在歧途。”

  李寇奇道:“何谓流籍?”

  商籍兵户他是知道的,流籍又是什么?

  朱文道:“便是无产的人家。”

  李寇道:“那便是农籍了?”

  朱文点头道:“并无农籍一说,大郎既有巨款,可在城郭外买地,也可在远处购得庄户,自做主家。”

  李寇明白了,这是要他花钱买地办个农业户口。

  “正好回老家去!”李寇心下主意已定。

  他问朱文:“读书又如何?”

  “自然科举。”朱文肃容道,“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此间事了,大郎多的是前程,莫与将门文官间急切地选站队。”

  李寇道:“此是定籍后的计较,不知你又作什么打算?”

  朱文正要犹豫,李寇邀请道:“不如同去?”

  “也好,只是城郭之间的田地,二十万也买不来许多,郭外田地,倒也有三两亩。”朱文颇为犹豫,“只怕我家人多,也要劳大郎多过几年苦日子。”

  李寇道:“我只要一个山沟便可,自此处去,往东东北走,翻过两座山,便是我安身立命之所了,彼处靠近西夏……”

  “只可叫西贼!”朱文切齿痛恨,“在渭州地界,哪家与西无国仇家恨?”而后笑道,“倒是官府颇是常谓西夏,又多见在官方文书里,西贼之说,常见于私下说话之时的。”

  李寇道:“我欲置营寨,定居于此,你可知那山沟里,三五十万又能购得多少田地?”

  朱文沉吟着算了一下才说:“只怕一个山沟是值当不得三五十万,倘若大郎要收纳一部流民,官府自然也高兴,又能减少不少,若又从官府购买粮食,又能少许多。”

  那倒不必立即便定,且看那铁鞭寺又要发付他多少大钱。

  这时,朱文请李寇再置一身衣衫。

  “内衬不可少了衣衫,还有这头发,大郎须有个理由才行。”朱文目视李寇的短发,建议他再花钱买个帽子,勉强遮掩一下才好。

  若不然教人看着,只都当他是个沙弥。

  李寇依朱文所说,先让朱文去吩咐那店家掌柜,而后便在脚店一旁,寻见一家“孙裁缝铺席”,李寇也不懂怎样裁剪,只看朱文忙碌,又有人笑嘻嘻来量他身高,李寇只听那人叫一声“高五尺”,再对比自己的目测身高,又在光下影子里,粗略算计一下,得出这时候的尺大概在31到32厘米之间。

  他倒是知道古代的尺寸各不相同。

  小妹曾取笑他“只知尺寸,不知朝代”,就因为他把《三国演义》里一群大高个和《水浒传》里的小个子搞混淆了。

  在《三国演义》里,六尺高的人是侏儒,但在《水浒传》里倒是个还算拔萃的人物。

  比如明尺里宋江身高六尺,若是按照《三国演义》里的标准只怕连一米五也不到。

  李寇这才知道各朝各代的度量衡并不是一样的。

  “这样的身高,在宋朝也不算矮了。”李寇心下想。

  他怕的是这穿越让他就此固定了。

  因此在方才他特意远远打量过宋人,这里头高的就是朱文,他目测应在一米八以上,其次便是那位张小乙,约有一米七五,其余的成年男子大都与他相差不多,此时听那裁缝说话,他便知以后提及身高,他该怎样回答了。

  孙裁缝铺席有的是各年龄段的衣物,李寇翻看只见有布衣也有绸缎衣服。

  “大郎爱哪一样?”孙裁缝家的裁缝们很是热忱。

  倒是有人拉着李寇的军大衣上下打量,颇是奇怪。

  李寇只选一件布衣长衫,又问裁缝们要买帽子。

  裁缝们都笑道:“倒是个爱惜体面的小郎君。”

  李寇想起仓库有几面镜子,村委会一旁的房间也有一个大落地镜,他倒是急切想要看,只是那镜子可比玻璃镜值钱多了,他暂且只好忍着,也只能大略认定,如今大约年轻十七八岁,身高大约在一米六左右。

  有裁缝拉着他让试衣服,脱去军大衣,迅速穿上那条厚长衫,那是一条浅蓝色的长衫,正将他一身保暖羊毛衫和那薄棉裤裹在里头,他又换一条赭色长裤,而后飞快蹬上那双篮球鞋。

  裁缝笑道:“这小郎君本是该穿绸缎的,看也是个不曾吃苦的人。十一二的年纪罢?倒是这个头很是吓人,”他瞧着朱文,又说,“只怕长大些比你这人还要高。”

  李寇微微拱手,心里道:“定借你吉言。”

  “想来应该是变年轻了吧,毕竟如果还是那张老脸,这些人眼睛有不是出气用,怎么能瞧不出来?”李寇信了裁缝铺席里的裁缝们的话。

  又有人拿来一定帽子,李寇看着很是眼生,他只知道这玩意儿叫幞头,只是他瞧着嫌弃。

  你道何来?

  那裁缝竟又取一方绾着假发的方巾,要在他头上扎起来。

  他可知假发这种东西在现代也很多都有问题,这时代的只是卫生便让他不习惯。

  “小郎君还嫌弃不成?”裁缝们很奇怪。

  李寇道:“这是幞头?我不爱这帽子,”他手指墙上高高挂着的一顶斗笠,道,“这个正好。”

  朱文忙道:“大郎是读书的人,怎可戴毡笠?便衙门里做事的节级,寻常也是不爱这毡笠的。”

  李寇道:“这却不是罪犯专用,我又如何用不得?我看它暖和的很,就它。”

  裁缝只好寻一顶合适的毡笠,李寇看那上头有红缨穗节,又想起《水浒传》插画里的武松。

  只是他也知晓那插画多是以明代的江湖汉子所用,倒也不在这里多说宋代缘何有明代的毡笠模样。

  毕竟他也是知道明太祖“山河奄有中华地,日月重开大宋天”的人,这还是小妹批判钱谦益那些软骨头时说过的。

  一时打扮停当,李寇看依着门等着的无空。

  无空似乎已不着急了,他面上笑容颇是和善,只那光头在李寇瞧来很是不喜。

  李寇打扮停当,又将军大衣裹在身上,想一下,又问店里买一个包袱皮,将玻璃杯放在里头裹着,揣在自己怀里,才再取飞钞与那裁缝算账。

  裁缝们见他身怀宝货竟不遮掩,纷纷吃惊自不必提。

  李寇只注意无空,那僧见玻璃杯时又慎重起来,看他低下头不知想什么,李寇也不好问,只是心下断定这僧不是个规矩的人。

  “走!”李寇迎面出门,望定左右看时,不知哪里去来,口中便叫一声,只等那两个知道路的带头。

  他倒不是非要去那铁鞭寺,只是琉璃盏现世,寻他的人必定不少,且躲一躲,看这渭州城又有什么神仙找他。

  无空一言不发脚下加快,他望定西西北方快走。

  朱文跟在后头,李寇又走在后头,三人并不答话,快步往渭州城外而去。

  李寇一路只看,渭州城中倒也布置整齐的很,已不知青砖还是红砖密匝匝铺的路面,此时多是坑坑洼洼的水坑,有的是正往街道上泼水的妇人,也有牵着骡马拖着车来回的人,街道两边,并不见一家大门,只有林立的商铺,有的是这家脚店那家铺席,又有妇人爱好的胭脂铺,还有挑着“京师某家正酒售卖”酒旆的酒水批发零售店,更多的是针头线脑,香烛果子,诸如此类的小铺席,只见纵然是酒楼,也少见有两层以上的,有僧道自在穿梭,有妇人呼朋唤友进胭脂铺,又进果子店,更有看是穿绫罗绸缎的年轻女子,也不招摇,只结伴在酒水铺席前穿梭。

  李寇又见竟有花店开在路边,那年轻的女子们,多的是进出“张家成衣店”,进出“李娘子胭脂铺”,又有穿梭于“城外桃花坳王家鲜花铺席”的,花枝招展,颇类后世的逛街。

  只是这是宋代,怎么还有大冬天里开门营业的花店?

  李寇将这些一一记在心里,远远望见高大的城楼时,他心中想着:“只看到小卖铺很多,多的又都是生活用品,可见宋朝的小商品经济的确发达,只是怎么不见街道两侧有人家?还有那粮油店铺怎么也不见?既然此时已有反季节鲜花,当也是有类似温室的建筑,怎么会没有人想到反季节蔬菜?不是说宋朝的人都是吃货吗?”

  他又见路边店铺门口,都还挂着木板,有的长有的短,上头刻着大字,都是辟邪的话,大店挂在门前柱子上,小店摆在门口木架子上,很有后世春联的味道。

  “莫非就是春联?”李寇勉强识得两块木板上写着“开年大吉”之类的吉祥祝福,心里油然想起一首诗来,“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近前看时,果然是桃木的,心中明白了,“这就是宋代的春联。”

  只不过这时候的春联大都是驱邪的。

  “有趣倒是有趣,只是这宋代的年也过完了。”李寇心中叹息,“这也好,免得瞧着人家欢度新春,我又心里难受。”

  心下想着这些,他加快脚步赶上前面两人。

  人家越是热闹他心里越是难受。

  怎么就到这时代来了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