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斫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投以琼瑶,报之以善

斫宋 面包不如馒头 2165 2019.12.21 10:00

  李寇转过身,悄然自手提箱内取棉衣棉裤,自院内铁丝上取军大衣五件,自先披了一件,那羽绒服颜色鲜艳,又是个拉链的款式,此时天黑还好若到了白天,只怕要引起古人的围观,他这头发本就是“一大奇观”,倘若再“奇装异服”说不得哪个不开眼的怕是要找他寻死——倘若有人寻由头刁难他,那也只好横一条杀心,好歹逃去山川大泽,坐等徽宗父子送完了天下,到时一条大枪杀出个安稳立足。

  军大衣裹了“奇装异服”,李寇又往院子里挑出给几个孩子带的衣物鞋子。

  里头有三两岁男孩的棉袄羽绒服,也有几双高腰儿童雪地靴。

  倒是适合他的衣物找出了多件,以他如今一米六上下的身高三十六码的棉鞋很是不难搭配。

  将军大衣堆着放在一边,上头又堆了衣物,李寇在身下垫一件军大衣,快快地换上合身的衣物,将会议室会议桌上桌布扯出来,一体包了自己的衣物,本要留在外头,又想黑夜里朱文也未必瞧得他穿戴模样,索性小心放进自己的办公室,看那大枪钢鞭,本也要取来防身,细想又放了回去。

  随时要用随时能取,倒不必要紧的时候还管别人看法。

  何况手无寸铁若是有人寻衅,也能饶一饶对方的气焰嚣张。

  拾掇定当,那朱文携家小也到了。

  朱文扶着老妇,老妇紧紧护着两个孩童,年轻的妇人跟在一侧,正仔细分那两个肉夹馍,她手里精巧竟将那两块面饼细细地等份分作六块,显见留了李寇一块。

  那一家瞧到一堆厚衣物,各自面上都生出欢喜。

  老妇面有愧色,再三欲言又止,只好深深答了一躬。

  她也是个识文字知礼节的!

  李寇避过老妇一礼,在一旁铺了军大衣,叫两个孩子先去坐了换上厚衣物,又教朱文将一件军大衣在身上盖了。

  妇人略有些胆怯,递来一块肉夹馍要李寇先用。

  李寇在一旁自在坐了,摆手道:“令堂年迈,令郎令嫒年幼,先与食之,我不饿。”

  朱文看了,连忙扶着老妇先在军大衣上坐了,此时也不好换上衣物,只好盖上一件军大衣,又抱两个孩子上头坐了,手脚麻利要先为孩子们裹上衣物,只是看着那衣服干净亮丽,他颇为不忍。

  李寇瞧出他的心思,便说一声:“人为贵,此不过衣物耳。”

  这中学学来的古文书面语,到底还是有几分照猫画虎的用法。

  朱文喜道:“少君读书么?”

  李寇道:“大略识得几个字而已。”

  一时片刻,老人孩子有厚衣物暖身,牙齿便不再打颤。

  朱文起身又一揖谢了李寇,取军大衣与妇人披了,才又自取一件也自披了,那身子也不再打摆子似的筛糠也似颤抖。

  正在此时河堤上又有人笑道:“秀才公毋冷着,我这里有火盆子借你驱寒罢。”

  朱文不语径去河堤上,片刻提一火盆回来,火盆里炭火正旺。

  李寇心下吃惊,他瞧得出火盆中竟是石炭。

  另有几块煤球,乱糟糟扎出些小洞,几乎赶得上蜂窝煤了。

  这北宋的物质生活竟也有些丰富!

  这时,朱文扬声道:“都是一处来的,都来,都暖。”

  只是旁人不领他的情,又有苍首老者讥道:“说不得挨个要几文钱,到天亮你家就有了青铜海。”

  闲汉们齐声起哄:“秀才公的火盆,常人烤得么?我们自在烤着野火,可不须借你的光。”

  李寇明白了,这些人物只是落井下石,好趁着朱文和他等一发落魄逞些口舌之快。

  好歹欺负一番“秀才公”也可求得心里的片刻满足。

  譬如皇帝落难,便是泼皮也可以踩两脚,往后见了人大可以拍着胸膛吹嘘“老子也曾脚踩过皇帝老儿!”于是引起一番“真是个好汉子”的赞叹,好让自己心里得到卑微的满足,也就是仅此而已了。

  若不然,敢在金銮殿上断喝“狗皇帝,尔欲反我乎”者怎么会那么少?

  朱文摇着头回来,似乎已经多次遭遇这等“小心之人”并不在意。

  李寇靠着墙壁仰望着黑漆漆的,并不见一丝光明的天空,他此时依然心乱如麻。

  倒有那两个有个厚衣物暖身,又眼瞧着有饭食饱腹的孩子,笑呵呵地说着要听大概也听不懂的话,方能给李寇莫大的安慰。

  他喜欢孩子们欢笑的声音。

  他回头看,火盆里的光微微大了一些,两个孩子脸蛋儿开始红润起来,在军大衣下互相拍着小手,眼巴巴看着妇人手中的肉夹馍,倒也矜持,只是毕竟年纪还小,又显然饿极了,小嘴巴吧唧吧唧的,热切地渴望着那点饭食。

  李寇终于有些笑容了。

  他微微侧身,将军大衣挡着,取一大块蛋糕,又取屋内存储的泡面,悄然扯去外头的塑料膜和标签,只留下里头发白的毛纸,撕开小孔将调料洒在里头,一一准备好五份,一摞都递过去,道:“热汤泡片刻即可。”

  这泡面有个名字叫统一。

  休问要它的缘由问便是赤子之心。

  朱文一言不发,低着头只去勾盆中火。

  那妇人倒是聪明的很,忙要两个孩子:“何不谢过兄长赐衣、食?”

  两个小小的孩子,彷佛小熊般,臃肿的棉衣,厚厚的军大衣,将两个小人儿裹得严实,又不好钻出来,只好挣扎起身,两个小脸很严肃,齐齐向李寇拱手,口中都称:“谢谢阿兄赐我们衣和食。”

  李寇看得心中欢喜,便将蛋糕递过去,在两个孩子脸蛋上轻轻拍一下,温和笑道:“有衣穿,有饭食,才见礼仪之大。”

  此所谓仓廪实而知礼节。

  蛋糕很香,两个孩子闻到香味,当即睁大眼睛,既欢喜又赧然,意甚踟蹰,先看李寇脸色,见他温和可亲,忙又回头看父母,咬着嘴唇不知要不要接。

  朱文长叹道:“我家遇贵人矣!”

  他点了头才见两个孩童欢喜接了蛋糕,齐齐先将那蛋糕要喂老妇人。

  李寇不再多问,看着那妇人在火盆边放了泡面,将热水细细地冲了,又看那老妇只忍着饥饿抿一口蛋糕,剩下的都平分给了两个孩子。

  巴掌大的一块蛋糕,两个孩子也两三下吃完。

  他们又眼巴巴地看着妇人,军大衣下轻轻拍着巴掌,到底见李寇待他们和善,便忍不住骨碌转起黑漆漆眼眸,咕噜吞着肚里馋虫勾的酸水。

  李寇微笑,心又暖三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