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斫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霜刃示尔曹

斫宋 面包不如馒头 2237 2019.12.31 21:00

  李寇一只脚踏进寺门高槛,见有一老僧正在屋檐下趺坐。

  那老僧甚是怪异,不是瘦小微弱的样子。

  那竟是个胖大的和尚。

  他坐着蒲团,手中拿着一把麦秆正在手心里抽打。

  老僧蒲团前摆着一个簸箩,里头已经有小半麦子。

  李寇看他一眼,老僧咧开嘴望着他笑。

  那是个似乎并未被挟持的老僧。

  那便是西贼同伙。

  李寇道:“老和尚笑什么?”

  老僧笑道:“小施主也来了?”

  他竟仿佛喝水吃饭般淡定。

  李寇后颈有一股凉意冲上头顶。

  这世道不是他在渭州内城所见那么肤浅得残酷。

  这是一个人人都是肉食者,人人都是别人嘴里一块肉的时代。

  念佛的僧人也视图财害命如饮水,似乎在他们看来杀人放火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这真是一个糟糕得出奇的时代。

  李寇问道:“老和尚不怕佛祖怪罪?”

  老僧道:“侍奉佛祖也是要吃饭的。”

  别人只是他嘴里的一口饭尔。

  李寇不再多说,他走进寺门,往左近一看,将寺中建筑看在眼里,进门便是大雄宝殿,里头香烛袅袅似乎很是宝相庄严,只是里头并没有塑像,只有一张巨大的挂画冲着大门。进门右侧那是和尚们的住处,老僧在最近大雄宝殿的那边,下首就是一排青瓦房,此刻见有两个年龄不小,约都在四十岁以上的胖僧,一个个依着窗子,有个还在吃食,手中端着一个钵,不断从里头汤汤水水捞起食物,竟是肉汤。

  李寇看到,那两个胖僧手边都放着三尺长的刀。

  在左手边却是一排客房,只是此时客房门窗都开着,窗下站着三五个人,看他模样,都不是善类。

  朱文在一旁说:“竟然是横山出来的。”

  什么?

  李寇不知道横山出来的又是什么。

  朱文道:“西贼之中,枢密院诸司所帅军队,自是以御围内六班直为首,此所谓侍卫军。此外便是精锐的擒生军。其中马军唯铁鹞子号最精锐,步军以横山步跋子为最,其中多以横山之军民为兵,因此管称作横山步跋子军,西贼谍子之中,常以御围内六班直之豪族子弟为帅,分拨机敏的步跋子为伴当,刺探军情,暗杀放火,都是这些人,渭州秦州乃至环庆路无不痛恨。”

  李寇心道这应当是西夏的野战军。

  侍卫军和御围内六班直应当就是西夏皇帝的亲卫队了。

  这且不管,目前只要解决那几个威胁便是。

  李寇细看那几个人,见他们外穿寻常厚衣服里头隐约有轻巧的皮甲防护,手头有快刀铁蒺藜,还有人在身边放着不是很长的弓,身形健壮气质彪悍看起来的确是精锐军卒。

  只不过这里头若有西夏豪族子弟为统帅,应当有着装稍强一些的吧?

  他仔细看也没有瞧出来。

  正这时,从大雄宝殿后头转出来两个人。

  一个看着很古怪,头顶的发都剃掉了却在鬓角留下两股头发编成两个辫子。

  “比金钱鼠尾辫也没好看到哪里去。”李寇心下忖度。

  他对金钱鼠尾辫乃至于黑幽幽的长辫子很没有好感。

  无它,只是打开电视多见那样的影视剧。

  他又回头看那七八个横山步跋子,果然见他们帽子下垂着两根辫子。

  “比绵羊尾巴还难看。”李寇又想。

  大雄宝殿里出来那两个,见又有人来竟愣了一下。

  两个辫子的看着无空赞道:“又有所获?好的很,要是有些用处,如那王小乙一般有用,算你又立功。”

  无空规规矩矩道:“不敢当曹教练使称赞,”他回头指着李寇说,“这次是个逃难的,家传的琉璃盏,价值不在三十万以下,只是颇不知数,教渭州的豪强十万便买走了,此时正当我主立世子,卑臣欲取之献送,他倒是机灵,此时也不肯就范。”

  李寇奇道:“你有甚么能耐,要我这琉璃盏?”

  无空不说话,那曹教练使却拊掌笑道:“我主崇尚简朴,与宋国的皇帝全然不同,只是喜好中原文字玩具,那么这琉璃盏,你且让我瞧上一瞧,如何?”

  李寇摇头道:“那是家传的怎肯叫你拿去?”

  曹教练使笑道:“宋国的人多是滑头,你且说,又要什么好处?可是要活命么?那也简单,你随我回去,我主面前,倘若说得好,也有些本事,本使就在飞龙苑任职,可抬举你个正卒,且有辅卒伺候,你看如何?”

  李寇回头问朱文:“这厮莫不是个生意人么?”

  朱文冷笑道:“原来是凉州曹氏的子弟,曹勉老贼,乃宋之奸贼也,助李乾顺那厮夺了梁氏的权,因此抬举了一个太尉官儿,那也不是个好货。”

  这番话激怒那曹指挥使,当即喝道:“合该杀了你这厮!”

  他身后当时冒出两个随从,竟手持骑弓,搭上羽箭直往朱文射去。

  李寇推一把朱文将他送到一边,骤然直扑,他却不擒贼先擒王,而是直奔无空而去。

  这厮奸猾,装出好大一个老实面孔。

  须先杀之!

  无空不意李寇竟先杀他,又不料李寇武艺精通,眼看不过两丈的距离,他竟眨眼扑到眼前,不由骇然,心下却不慌,竟舍身一撞直奔李寇胸膛。

  李寇知晓比武与厮杀的差别,他并未与无空恋战。

  脚下滴溜溜一转,使一个打篮球的带球过人招,让过无空一撞,从后头扭住他脖子,双臂千钧力道一时俱发,只听个咔嚓一声,轻轻拧断了无空的颈骨。

  这一下兔起鹘落曹教练使并未预料到,他更没有料到李寇说着话,笑吟吟的突然出手杀人,眨个眼的功夫一个手下丧命,也让他怒火大起。

  “杀了再取货,好为飞龙苑密谍报仇!”曹教练使转身从随从腰里拔出铁刀,却迅速往大雄宝殿里退了回去。

  李寇既杀一敌不再犹豫,将那无空的尸体往起一挑,只听弓弦震动,眨眼羽箭到了眼前,他却道:“正愁没个合手的兵器,你倒送了来。”

  他肩上扛着无空尸体,伸手从无空背上拔出两根羽箭,反手持着,把那无空的尸体猛然一撞扔向两个弓箭兵,自己却向朱文那边冲去。

  朱文被李寇一推,先让开两支羽箭,而后便被后头迫来三个西夏步跋子挡住了去路。

  他手上没有兵刃,但也能再三让开那三个横冲直撞的军阵厮杀手段。

  不过一呼一息间李寇冲到那三人身侧,只是他没能再迫近些。

  自西厢窜出的那三五个步跋子,排着队手里的刀挡在胸口直奔院里来。

  李寇伸手便要取那大枪。

  那一杆大枪强压三州十八县的好手不敢抬头,可至今还从未真见过厮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