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斫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 古装剧误我

斫宋 面包不如馒头 2301 2020.01.08 21:38

  絮絮叨叨聊到了深夜,李寇回房间时方觉雪下得大了。

  屋内煤烟味很大,李寇闲坐片刻,心里倒是安静,只是睡不着觉,丝毫感觉不到困意。

  快天明时分,李寇才裹着棉被靠着被子睡着。

  有粮,似乎也可以做生意。

  可他心里还是不习惯这个时代。

  天亮时雪正住了风却刮了起来。

  有伙计在门外敲门,叫一声:“军司来人了”。

  李寇起身先洗脸刷牙,出去时看到朱文拿着一个水瓢竟蹲在屋檐下刷牙,不由哑然失笑。

  果然有些动作是基因里决定的。

  朱文呸的一声吐掉牙膏,嘴上沾了一圈,见李寇站在屋檐下看他,便笑道:“这宝货好是好,只是价值高,很是不舍得用。”

  李寇道:“倒也可以制作一些。”

  这时,伺候着的伙计奇道:“这又是什么宝货?”

  李寇见朱文当即防贼似的,盯着人家伙计似乎要拼命,便摇头去屋内取一支牙膏,找一张黄乎乎的纸,大抵是厕纸,也许是书写所用的纸,李寇并不认识,只在上头涂一点牙膏,叫伙计洗了手沾一些在牙齿上刷。

  伙计道:“好香啊!”

  这是个机敏的人,当即问李寇求了那点牙膏去找掌柜的。

  李寇一笑,他本便要试一试这物件的市场价值。

  倘若如这家客栈一样的高档之处,对此需求量不小的话那也是一桩好生意。

  他是不会制作牙膏,但他可以试验。

  朱文出门时埋怨道:“大郎何必处处把那宝物给人看?”

  李寇道:“不叫他看如何赚钱?”

  他奇道:“莫非你也认为‘君子固穷’?”

  这话他会,小妹曾说过“君子固穷”这话未免太没有志气。

  人在困境不想着上进,只把“君子固穷”当成理由那算什么人?

  “跟只会打顺风仗的软蛋一样。”小妹告诫大哥一定要不被后世一些文人曲解夫子之言给晃点了。

  小妹比较推崇“仓廪实而知礼节”这句话,因此李寇也记住了。

  他见朱文是个会变通的人,想不该是个那样的人。

  朱文道:“大郎许是理解错了,所谓‘君子固穷,小人穷斯滥矣’,那是说君子要在困境中不坠青云志,小人若是穷了,那就会胡作非为。圣人许是要说君子与小人的不同,却不是要君子安贫乐道,放眼天下,可没有几个君子是穷的。”

  这话充满了讽刺意味,连李寇都能听得出来。

  李寇道:“原来是这样,那么‘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又何解?”

  朱文道:“这是《管子·牧民》中的说法,原文叫‘仓廪实则知礼节,衣食足则知荣辱’,圣人听到这样的话,感慨说‘微管仲,吾披发左衽已’,孟子又与齐宣王说:‘是故明君制民之产,必使仰足以事父母,付足以蓄妻子,乐岁终身饱,凶年免于死亡。然后驱而之善,故民之从之也轻。’”

  说到这里他稍踟蹰一下,低声道:“孟子又有云:‘今也制民之产,仰不足以事父母,俯不足以蓄妻子,乐岁终身苦,凶年不免于死亡。此惟救死而恐不赡,奚暇治礼义哉?’”

  他说:“恐为他人所听又来寻衅。”

  而后他曼声说道:“至汉代,太史公改‘则’为‘而’并列入《史记》,在《管晏列传》中有云:‘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上服度则六亲固。四维不张,国乃灭亡。下令入流水之原,令顺民心。’其意则更有次序,是为衣食丰足方得教化万民,万民教化才得礼仪之邦,若忍饥挨饿则必不能使四维张,唯有使民丰年衣食无忧,灾年无性命之虞才能推广制度和礼仪。”

  李寇不由赞叹:“真是了不起的看法。”

  他心中想这不就是“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物质存在决定意识”的原理吗?

  两人说着话,来到大堂里只见张小乙坐着正吃茶。

  李寇看一眼便明白昨晚他喝茶为什么被人家侧目了。

  人家的茶哪怕只是在客栈里也是要冲泡出花儿来。

  掌柜的亲提一铜壶,铜壶有长嘴把一股雪白的浪花般水柱冲入茶杯,张小乙看着掌柜的手腕灵活,那茶杯里又浮现出一团苍龙回溯出海腾空的样子,口中赞道:“你这一手足以比得上瓦舍里的茶博士了。”

  掌柜的面色矜持微微笑道:“不敢当张都头赞誉——小人也只会这一招。”

  张小乙吃半盏茶方见李寇与朱文出来,他也并无不耐烦,笑吟吟起身拱手道:“原来是两位壮士,昨日待慢了。”

  他从衣袖中摸出两张飞钞要还回来。

  李寇道:“若无都头照料必不至于如此便利,都头大雪天里跑个来回,都是为我们的事情,些许小心意,聊表感谢,哪天张都头不值班,还请赏脸酒店一叙,我等更有谢仪,还请张都头莫怪晚了些。”

  这话可不是他能说出来的,他问朱文客套话怎么讲,朱文翻译成白话叫他记住的这些话。

  张小乙再三推辞道:“莫不是让大伙儿笑话俺张小乙贪钱么?”

  李寇道:“他人哪一个这般辛苦照料过我们?”

  张小乙心中欢喜,笑道:“少君是个机敏的人——吃酒不急,俺奉经略府小杨虞侯之命,来传经略相公均令于二位,”他摆手笑道,“都是私下里的交情,不必郑重,”他却肃然道,“奉经略相公均令,取归乡人李寇,取秦州流民朱文,于本日晌午过后在经略使司衙门听讲,是为铁鞭寺一事,要与朝请郎、‘御拳馆天字号馆’大拳师周侗、渭州兵马监管诸人对质,莫可差了时辰,此令。”

  果然是他!!

  李寇见掌柜的与一伙伙计帮闲也只是微微弓着身,最多面上恭敬在一旁听着,心下奇怪:“莫非这时代一方诸侯下令平民也不必跪拜?”

  他看过最多的便是辫子戏,往往某某配角“有命令”则满地撅着一堆屁股。

  宋朝?

  似乎招降之时宋江那厮屁股也撅的很高!

  李寇听了均令回头问神色郑重的朱文:“要去见经略使可有什么礼仪?”

  他又不是制杖,初来乍到便梗着脖子喊“谁让我跪我灭了谁”。

  生存是第一位的,先求存再想办法让别人见了他跪。

  到了手握天下时一纸命令废了这让人不舒坦的礼仪,那时才是酣畅淋漓。

  朱文道:“到了在廊下等着,到叫时去见了,长揖见过堂上诸公便是,我们又不要什么文书状子。”

  原来见了经略使这等大人物也只是长揖就可以。

  李寇心下叹道:“古装剧那帮脑子用砖头砌的可真是,真是一群王八蛋!”

  纵然祖宗之国是有缺陷的,但总也是延续我们这样一个民族到三千年后还能与世界最强的国家和民族一个桌上打牌的。

  这样的祖先该批判的须批判,但不能把祖先的筋骨全都打断了。

  张小乙见李寇连这些也不懂,连忙便让朱文尽快教导。

  他吃了李寇的好处自然愿意帮个顺水的小忙。

  张小乙正色道:“流民之事本是司户的权责,有厢兵土兵协助便可,只是经略相公素来关切流民,多有安抚之举,原本今日便要见流民中的长者,更要问知你们原本依附的乡绅之流又逃到何处去了,公子归来,说是你二人堪为壮士,说话时条理也颇清楚,流民中长者又都在塌房里歇息,于是有叫你二人问个清楚的打算。又有公子追捕西贼掳去的京师巧匠一事,如今经略相公要吩咐宪司与兵马监押处汇同成文书,早早发往京师,你二人又是此事的目睹之人,这两件事无不重大,这才有经略相公要见你二人的均令。”

  李寇道:“该当作证的自然要去。”

  张小乙又道:“然此事既重大,自然不可少了各衙门一体询问,宪司提举渭州刑狱者,六司诸提举,哦,还有潘原县的慕容知县,渭州的走马承受,片刻也都在军司衙门听报,因此这算是开年来的一个正经开衙询问,经略相公体恤尔等,别人却未必有那么好心肠,这礼数可千万莫出纰漏,须循规蹈矩有板有眼莫叫那些官宦挑出岔子,尤其莫叫陈走马承受有许多话说。”

  他顿了下才低声提醒道:“毕竟此事与公子有关。”

  李寇早猜测渭州那些官员不是铁板一块,折可适不是一言既出无人质疑的土皇帝。

  只是他有些不解,折可适既是渭州知州他怎么不开年先升堂问案?

  难不成电视剧里动辄知县知府乃至于开封府“知府”这样的大员,升堂问案几乎每日都有也是假的?

  李寇见朱文向张小乙一揖谢他提点,忙也揖了一揖跟着朱文往后头走。

  朱文要紧急培训他的见官礼仪,他也有问题要请教朱文。

  他只问知州难不成一月才升堂问案一次吗?

  朱文愕然道:“放着宪司,与六司衙门在此,何必劳烦一州知州亲来问案?知州问案,均是惊动州府的大案要案了,平素也只消提醒六司小心辨别善恶,分清好歹便是。”

  果然又是古装剧欺骗了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