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斫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来自千年之前的想念

斫宋 面包不如馒头 2882 2019.12.22 20:00

  那光头自桥上一跃而下,不意脚下打滑险险一个趔趄。

  他往光头上拍两巴掌又摩挲,脸上笑嘻嘻道:“原是要做个仗义人的,不料想武艺疏散卖个乖,见谅,见谅。”

  李寇细看两眼,那是个满面红光的胖大僧人,身量高大,光脑袋上竟有好几道肉褶子。

  李寇不喜僧道,心下倒是警惕得很。

  那厮少说也是个油子,分明一身武艺颇有些造诣,偏偏要弄乖出丑,只怕不是个善僧。

  僧人甚粗豪,对李寇的疏远似乎并未瞧出来。

  他径指着张大户笑道:“渭州久住张员外家,张员外家正店,好大的买卖,怎地为数万钱这般啰嗦?”他手指李寇,极是热心地道,“这少年人身怀宝物,不当是个非你张大户不卖的,以小僧看,倒不如待天明时,寻甚么陈走马刘参军只管将那宝物奉上,纵然得钱不过几缗,只消问个前程,或是当个扈从,或是求个营生,万一聪明伶俐,那些人瞧着顺眼,州学里荐个出身,这都与你张大户无关,只是这宝物你唾手可得而未得,你却懊悔不懊悔?”

  李寇细看那两人,本以为是张大户家的宾客来做托儿,没想到那光头说一句,张大户脸色便白一分,到他说出什么陈走马刘参军,张大户一张胖脸已经通红了。

  这光头莫非是个真仗义人?

  李寇并不为他帮忙讲价而放松警惕,试玉要烧三日满何必忙着给他下个定义?

  他心中只明白那张大户要花大价钱招待什么陈走马刘参军。

  走马?

  当是告示上那走马承受吧?

  这是个什么官儿李寇也不清楚。

  倒是参军这个他知道,《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这片文章他背诵过。

  那两个是什么奢遮人物吧!

  不过他也听明白了这张大户还真不是个一般的土豪。

  什么久住张员外家,久住?

  想来应该是客店之类的东西。

  还有这张员外家正店。

  这种土豪既然遇上了,正好也需要只有我有的东西。

  那么?

  卖他!

  李寇趁机道:“二十五万块……钱你要就拿走。”

  这时,张大户嘟囔一声“若要交税又需饶我不少”。

  原来这私下的交易也要交税?

  但是李寇不相信张员外的话。

  斗升小民许是定要交税,这等奢遮人物又结交官儿还有钱他会奉公守法交税?

  纵然是现代也有那么多逃税的,何况这大宋的法律压根就是个漏洞百出的筛子。

  李寇道:“那是你的事情。”

  张员外踟蹰再三瞪着眼睛道:“也好,你随我去立下字据我便足额偿你二十五万钱——分文也不饶?”

  李寇道:“饶你可以,须将粮食来换,我这里既有老弱,又有小孩,你须饶我几日房钱。”

  正这时,河堤上有人厉声喝道:“尔等何故造次?”

  有松明火把亮处下来五七十个军卒,有个穿走动时作响甲胄的军官,腰下悬刀,手提一柄铁头棍大步过来。

  张员外当即捅咕着李寇忙教收起那玻璃瓶:“莫教这厮们强取了去。”

  李寇早收起酒瓶又把罐头瓶塞在朱文怀中,目视那胖僧稍稍远离了些。

  他忽然觉察到那厮是个机敏的人。

  至少是个消息灵通的人。

  那张员外十数万钱顷刻间拿得出来,是个土豪;那走马承受与参军也非寻常人物,他们往来怎会教一个寻常僧人知道?

  不管他来意如何只怕未必是个真善人。

  他余光瞥见朱文轻轻一闪站在那僧人身后,显然也是个不放心那僧人的。

  这人倒也是个知恩图报的人。

  李寇心下有了计较,他并不懂这时代的经济,片刻与那张大户去取钱,须带着朱文才是,此人既有武艺在身,又有家小,应当是在场所有人里更值得相信的。

  至于那一身武艺倒也勉强过眼的僧人,他若要跟着那也随他。

  这样一个消息灵通的“仗义人”倒也能用他一用。

  倘若他有什么目的,好说时那也好说。

  说得不好自也有对付他的法子。

  那军官带着人走近了,见得张大户在这里,先是吃了一惊,而后笑道:“张大户起得好早——怎地不去店里看着?莫教小厮帮闲偷了你的钱。”

  张大户似有些恼火,忍着没有发作。

  他只向那人拱拱手道:“这里有个读书的秀才,我与他说几句闲话,送些热汤权且作个人情。”

  这厮倒也精明,说完又向河堤上叫道:“天寒地冻,我家忝为大户,快取些饭食热一热送给这三五百户吃。”

  他是大户人家,便是施舍三五百口人一顿饭又值当几个钱?

  何况那剩饭剩菜本就是倒掉的物什。

  只是这一手便堵住那军官的嘴,纵然有心为难也须仔细流民们闹事。

  果然,流民之中有人叫一声“张大户真是个奢遮人物”。

  顿时有百十人纷纷称赞:“渭州张大户是个奢遮人物。”

  那军官便不再多事,只看桥墩下仅有七八个人也便不再过问。

  他只看朱文那一件军大衣在火把光中有些奇怪,仔细瞧两眼果然是老弱童子也便没有在意。

  他却不曾看到李寇站在背光处盯着他瞧了半晌。

  那是个职别不低的军官,他是穿着一身铁甲的。

  李寇听小妹说过古代的甲胄普及率,钢铁生产很少的古代,一支精锐部队不要说全装备铁甲,就是基层军官也难全部装备铁甲,大部分都是皮甲甚至布甲,一副好一些的甲胄甚至可以成为数代将门当做传家之宝的存在。

  而那军官穿的一身甲胄,兜鏊下护颈比较短下摆比较长,那就是步军甲胄了,看那铁甲在火光下反光不均匀的程度,想来也不是什么精良的甲胄,想来应当是一位中级军官。

  那人率领军卒转身要走,李寇听到张大户与那胖僧一起道:“姚横行好走。”

  横行?

  这个词他也听过小妹说起,小妹最痛恨的就是宋代的那帮词人,恨就恨在那帮人的官职太坑爹,八品的知州,又当着什么通判,两个地方相隔千里毫不相干,还有什么寄禄官加官阶官差遣官,听着人都烦躁。

  而在宋代,这横行又是一个什么官阶叫三班横行。

  “宋朝那帮皇帝都是闲的才发明那么多官衔儿,有那功夫琢磨吃点什么不好吗?”小妹经常痛批宋朝那帮皇帝,捎带脚又把一群文人士大夫给骂一顿,“整天只听着这个有才那个潇洒,全都把聪明浪费在内斗上了,设置那么多官衔儿,那能管得了金兵元兵吗?到人家打上门了,一个个睁着眼睛拿天灵盖撞人家的狼牙棒,省就是一帮互啄的菜鸡,连吓人的狗都不如,奶狗好歹也会哼哼两声威胁外来者,那帮人干啥啥不行,内斗第一名。”

  李寇就记住小妹三天两头的吐槽,自然记住了几个奇葩的名词。

  ************************************

  “帝与论(前朝)得失,言长公主虽少,天资聪颖,鄙(宋)时人规矩,言:‘幼犬虽弱,尤知露齿恫吓,前朝重臣,凡两百年来,贬范楚公(范仲淹),抑王荆公(王安石),轻将门,狄汉臣(狄青)忧惧而判陈州,章质夫(章楶)终不复判枢密院【注⑴】,使开疆守边者几人自在?使边将不敢语军事,以‘出身【注⑵】’论高低,愚之愚者也!’帝曰:‘虽偏颇,亦中的也。’”——李清照《知政录·上·论五德说》

  注:

  注⑴:见“章綖私铸案”,又称“苏州钱狱案”,因名将章楶与族兄,宋哲宗至宋徽宗朝时宰相章惇先反对赵佶为帝,又值蔡京为增添国库收入,强行推动打击纸钞造假、铜钱私铸等犯罪行为,又有和蔡京的新旧党争之缘故,又有章楶的女婿、宋徽宗朝的中书侍郎刘逵与蔡京争权的宿怨,蔡京再次拜相,即刻对章楶进行打击,章楶七个儿子,两个孙子,一个女婿,全部被蔡京一网打尽。直到大观三年(西元1109年)蔡京二次罢相,章楶一家才得以平反。

  此事见周行己《浮沚集》卷1【北宋】,朱彧《萍州可谈》【北宋】,陆游《家世旧闻》【南宋】,朱翌《猗觉寮杂记》【南宋】,徐自明《宋宰辅编年录》【南宋】,曾慥《高斋漫录》【南宋】,杨仲良《皇宋通鉴长编纪事本末》【南宋】,脱脱《宋史》卷14、180、328、348、351【元】,以及《四库全书·史部·职官类·宋宰辅编年录》。

  注⑵:即是所谓正途出身,可理解为学历或最高学历。本意为古代为科举考中录选者所规定的身份和资格,北宋以殿试称及第出身为正途出身。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