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斫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九章 自身不强,何以强天下?

斫宋 面包不如馒头 2157 2020.01.19 16:02

  翌日清早,李寇被冻醒了。

  屋内有火盆,但李寇深知一氧化碳中毒的危害。

  他睡着之前是要把窗户打开一条缝隙的。

  早晨的冷风从缝隙里猛往里灌,窗沿在支撑杆上抖动着发出铎铎的声音。

  李寇披着棉被坐了片刻,油然想到立村后的安排。

  他是现代人,且不说思想观念与这时代的人格格不入,单就生活上来说便有太多不便利。

  李寇想到穿越文里看到过一立足便能完全融合的穿越者,他颇为羡慕人家。

  他昨晚去后厨里看过。

  宋代的确已经有了炒菜的观念,但调料太少,炒菜的味道连苍蝇馆子都不如。

  “真羡慕把没滋没味的菜说的‘纯天然口感好’的主角们。”李寇叹息。

  吃之外便是住,他曾在魔都求学,也曾去过羊城实习,还曾在徐州过过冬天,魔都的压抑,羊城的湿热,徐州冬天没有暖气的寒冷,他都有办法对付,至少有电热毯这神器可以使用,奢遮些还有电暖气。到老家有地暖,冬天不出门连棉袄都不用穿,便是乡下也有大大的火炉可用。

  可这时代有什么物件可用在室内御寒?

  哦,客栈也是有火炕的。

  煤炭也可用在火炕里。

  可这并不能抵挡严寒之气。

  更何况他早不用火炕许多年了,煤烟味太大还不能调节炕上温度。

  吃住之外还有穿,他如今还有军大衣可穿,但这不是长久之计,他观察过这个时代的人穿的衣服,富贵人家冬天当然有皮裘可用,寻常人家穿甚么?

  李寇暗暗摸过客栈帮闲们的衣服,两层粗布裹着一层草而已。

  吃穿住都没有便利的,行更是一个大问题。

  达官贵人有马车可乘坐,可连弹簧都没有的马车能舒坦?

  倒是可以骑马,但马在北宋时代可是紧俏的物资。

  “吃,只怕要熬一年半载才能种出丰富的蔬菜,有千亩河谷地想来足够一村吃喝所用了。住,须忍着只能用火炕,这需要先把煤炭初步工业化才可以提供。”李寇暗暗想道,“穿,不讲究那么多,但总要御寒才是,我这仓库里倒是有一些棉花种子,这是村里有人去西域采摘棉花,带回来试图在旱地里种植的,但这棉花种子是西域那边的,如今的西域不知在哪股势力手里,何况河西走廊已被西夏和吐蕃斩断,要想种植棉花必须先经略西域。这行倒是好办,没有弹簧,也能制作出簧片,可以减震,但这需要先把钢铁质量提高上去。更艰难的还是道路问题,宋代的官道放在千年后连村道都不如,纵然有马车,那也能震死车里的人——还有骡马,畜牧业不发展没有动力——我是知道蒸汽机的原理是水壶,可我哪里知道水壶怎么搞成蒸汽机?”

  这一番算计下来李寇只得出一个结论:“要有人!”

  开山种地需要大量的农业人口,种植棉花也需要大量的预备人口,发展初步工业更需要人口,修路只能依靠大量人口。但这还只是初步的需求,人口有了,未必就是人才,要把人口提高成人才群体,还需要教育,只有教育才能把古人转化为人,乃至人才的。

  “不说往后需要多大投入才能培育出小初步工业化规模,前期发展需要的人和钱就是一个巨额数字。”李寇叹口气靠着床头想,“但是有了人并不意味着就能转化为人才,首先要管理好人,而后再培养人,我不过小小的一个驻村人员,不妄自菲薄地说,能引领千百人,要是超过这个上限,恐怕要吃紧的很,能力不足,那就只好学习。一村不整,何以治县?郡县不治何以为天下立规矩?嗯,须教这天下听从我的规矩——我可不愿在旧规矩里面蝇营狗苟半生,而后子孙后代又被野蛮人杀戮当成奴才。”

  他换了个姿势靠着——身下火炕有些冷了,屋内空气阴冷,棉被不能抵挡一半身体的寒冷——他盘算道:“要收拢一大批人,从商也可以。只是商人在大,也要守官儿的管,何况以商做大,不是我的心愿,我也没有那能力,因此只能把生意交给别人去管,我来管人。要教育起一批能够建立初步工业化的人才,那就需要话语权,著书立说也好,搞试验田也罢,那都有许多不可抵抗的风险,甚至风险几乎百分之百必定到来,毕竟古代的统治者不是傻瓜。”

  那怎么办?

  “如今我只是孤身一人,要想立足,须先融入到他们当中。至少要有一个身份,有了这个身份,领一方为试验田才能实现。”李寇有些发愁,“这便要想尽办法立足于统治者之列,我又不是皇子皇孙的魂穿,那就只好先从他们的规矩——科举?啧,也只好用这个笨办法,但这并不保险,要成大事,这个过程是可以加快的,那要找漏洞利用,这科举有什么漏洞可用?”

  思来想去只有一句话。

  先脚踏实地立足在这个时代再说。

  欲图大事,士农工商学一概不可或缺,要整合这些人手培育出初步工业化的人才,难。

  “难也要做,莫非要和古人一样,委屈自己活在物资很不丰富、风气很不开化、生活特别窝心的时代?”李寇对自己说,“不可!吃惯了山珍海味,又回到只能吃泡面的阶段,那就努力再达到吃山珍海味的水平就是了,能不能达到另说但若连努力都没有过,那算什么?”

  他暂且的野心,稍有那么一些“野蛮人要征服文明人”的忧虑基础上的担当。

  但多的还是想过物质生活不那么窝心的小日子。

  想了这半天,李寇又困了。

  看看窗外已有天光大亮的白了,李寇也只好起床。

  他也爱睡懒觉,但知道早饭有多重要。

  火盆上架水壶烧一壶水,洗漱后再取一盒小米粥,就着两个真空包装的卤蛋吃一些,李寇准备出门先看一看渭州城。

  天色大亮了官府应当不限制他上街溜达了吧?

  不成想刚出了门,就见到张大户一身酒气正在大堂里吃饭。

  一大碗热汤馎饦上头漂着几块肥肉,另外还有一碟咸菜两个炊饼。

  也就是馒头,只是这时代的馒头有馅儿。

  张大户停箸冲掌柜的打个眼色,他向李寇招手,请李寇吃早饭。

  这厮是又有什么盘算的。

  李寇要看他还有什么图谋。

  在一旁桌上落座,李寇看着张大户不说话。

  你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