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斫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此事定有蹊跷

斫宋 面包不如馒头 3294 2020.01.10 19:44

  一夜落雪,渭州银装素裹,积雪压在路上,偶有行人来去留下脚印,渭州内城安静至极,外城鸡犬相闻显得越发清晰,便有个人说话也彷佛那声音会在地上敲打出回音。

  天很冷。

  李寇留意朱文与张小乙脚下,可见朱文走路重心很稳,张小乙只是个寻常军卒。

  那两人聊着天,张小乙倒是个很健谈的人。

  他与朱文说起修城墙的事宜。

  张小乙道:“今年要修的只是瓮城,这个还好,只是怕开过春西贼来犯境,此番灭了地贼的谍子窝,据说又是那曹勉的嫡孙亲帅,怕是要来报复。”

  朱文道:“来便来,经略在此何惧他曹勉。”

  张小乙笑道:“只怕正军那些家伙不愿。”

  正军想是野战军之类?

  李寇请教:“都在州衙做事也分正军吗?”

  张小乙笑道:“所谓正军,便是提辖编练出来送往边关的那部分之一,比如咱们泾原路就有十路,经略相公家的大公子便是泾原路十路军将之一。这是用以和西贼作战的,可进攻,可退守,平素并不守卫。这另外守卫的,便叫做戍兵了,守卫边城,烽火台,乃至于传递一般军情,那便是戍兵。十路军将麾下与戍兵便是正军,也叫禁军,此外咱们州衙所帅军卒乃是厢兵,少君对此一无所知吗?”

  李寇道:“为避西贼终日奔波山林,故此不知。”

  张小乙叹道:“与西贼年年打月月打,苦的只是咱们这些小人物。”

  他颇好为人师又为李寇讲解:“正军即禁军之外,咱们厢兵乃是守卫一州一县的城市,乃至于为州事,民事,甚至于民间诉讼奔走的,这便是厢军。除此之外,还有县里的土兵,比如咱们平凉县许多衙门,实际上都是土兵在做事,宪司多也以土兵充任衙役差拨,寻常都由一州虞侯、都虞候统领,大抵都是厢兵的补充。”

  说到这里他有些嘲笑地道:“乡间也有一些军卒,不入军伍,不吃军粮,多由县衙发放钱粮,此所谓弓箭手,其中骁勇者可补入厢军、禁军,寻常都在县尉手下做些跑腿的活计。”

  李寇明白了,正军便是野战集团军,厢兵乃是警备部队,土兵多是吃衙门的饭,因此只能算警,或许可以算作民兵乃至预备役。弓箭手便是最基层的军卒,在宋代军警不分家的朝代,土兵与弓箭手是吃地方财政的,也被禁军甚至厢军看不起。

  李寇道:“都头不说我都不知道这些。”

  张小乙道:“少君机敏,又是读书的人,要知道这些知晓听人讲一遍就好。”

  朱文笑道:“只怕不是衙门里做差也不知这些,还是张都头见识。”

  三人说着,两个笑一个听,出了小街到了大街上,只看街道宽有三丈许,两畔立着商铺人家,却不见哪家高门大院的大门冲着街道开。

  李寇奇道:“这么宽阔的街道,两边多有空地,何不把门开在这边?”

  张小乙更奇道:“少君见哪家大门往街道开的?”

  新时代,你想见一见吗?

  李寇道:“山林野人,都头见笑。”

  张小乙道:“这还是在国朝,洒家听说书的说,唐朝时候连铺席都不得冲着街道开,多是市坊内围成一个圈。”

  朱文道:“那时候是这样的。”

  李寇叹道:“这可真是现眼了。”

  话音未落,忽有人从后面跑过,叫道:“马娘子和离案开审了。”

  继而有人从铺席里探出头,看两眼叫道:“真是马娘子和离案要审?不是说经略相公要待开春才问案吗?”

  又有人叫道:“吴大你可莫乱说,都说马娘子与那王家和好了。”

  跑过的那个看着是个闲汉,脸上脏兮兮的,一身发馊的味道,乱糟糟的头发用一根木簪在脑后扎起,见有人问,笑嘻嘻地嚷道:“你们知道甚么?王家先是贪图马娘子的嫁妆,如今阔了,要与甚么奢遮人物结亲,自然要与无依无靠的马娘子和离,洒家甚么时候骗过人?”

  有人喝道:“你亲眼见经略相公要亲自审理这案子吗?”

  闲汉道:“这洒家可不知,只听王家嚷道,经略相公要亲审此案,洒家还听王家的帮闲说,那马娘子待人苛责,这一番定要她遭报应,你们品,你们细品,这莫不是要把马娘子赶尽杀绝么?”

  于是有老人慨叹着点评:“马娘子如何苛责咱们可不知,只是王家忒不是人。”

  这一番吵嚷,激怒了张小乙,当时腰下抽出刀来,掉转过去将刀背在那闲汉身上一顿打,骂道:“你这等腌臜泼才,惯会寻衅滋事不是?教你瞧热闹,你莫要跑,看洒家打死你个泼皮无赖。”

  闲汉撒腿便跑,跑远了才回头笑嘻嘻道:“那马娘子也是个美妇人,与你……”

  “狗才,看俺打死你。”张小乙还刀入鞘,却从腰下解弓箭。

  这一下那闲汉魂飞魄散,滴溜溜绕着铺席亡命狂奔。

  李寇不去评说那张小乙,他只是奇怪什么案子竟要经略使亲自审问?

  朱文低声道:“莫问他,快走——那马娘子是个人物,她是太宗朝名将呼延赞家金头马氏老太君娘家的,六年前从河东到渭州,所带家财何止百万,经营起好大一个粮行,渭州粮商王家本是个破落户,仗着出过两三个秀才,与马娘子祖辈有婚约,马娘子遂下嫁王家,掌管王家家产以来,此不过五年光景,把个破落户带成泾原路八大粮商之一,我在秦州也久闻这位马娘子的名声,是个相当了不起的女子。”

  他见李寇执意要问,只当是少年人好奇便大略讲了。

  李寇却要得知这时代的律法。

  他问朱文如今又是怎么回事。

  朱文也不知王家与马娘子到底为何和离,他不是好猜测别人家事的人。

  张小乙追出十数丈,见那闲汉跑得快,便扔下“下次见定打折你的狗腿”,把弓箭又挎在腰下弓壶箭囊回来了,见李寇好奇,便悻悻道:“那等有钱人家还能为了什么,无非是……”

  说到这他忽然不肯多说了,只催促要快走。

  李寇过了片刻,见行人多有与他一个方向的,情知是去都看热闹的,忽然冷不丁问张小乙:“这不过寻常争家产的案子,不该经略使亲审的不是?”

  张小乙忍不住愤愤低声骂:“那王家粮行也是供应平夏城禁军伙食的。”

  李寇这才明白这个案子有多重要。

  不过这也未必一定要经略使亲审。

  此中必有缘故,只怕少不了利益争夺。

  果然张小乙又道:“时风如此,官宦人家也爱钱,漕司那边有个大官,膝下有一女,爱慕王家的‘青年俊杰’,又有本州同知做媒,这里头谁知有甚么缘故,只是可惜那马娘子,人都道待人苛责,只若渭州没有这样一个娘子,凶年谁知麦子贵到甚么地步去,她只是一切都按规矩办,少不得王家家大业大人多了便出那么一些坏种,这是合起火来要赶马娘子出门。”

  李寇心道这娘子想来竟是个奇人。

  现代家族企业也必不可免的事情,她要用规矩来裁定。

  这也难怪会被王家所不喜。

  张小乙低声又道:“王家三郎出妻,名是婚后无子女,实则渭州哪一个不知那厮留恋烟花之地,早年便坏了身子?他家那两个哥哥也不是好货,为那一份家产只撺掇弟弟寻花问柳,如今眼看着马娘子手下每日大钱往来不下十数万,急了。又那两个的浑家更不是好货,又遇上个老来昏聩的老头子,此番怕是被同知的撺掇说昏了心,也不想若非马娘子王家算甚么人家?破落户而已。”

  朱文惊道:“如此算来那帮人要经略使亲审此案……”

  “莫说!”张小乙忙叫低声地说。

  李寇算是理顺了里头的缘故,无非是当大官的瞧中了泾原路八大粮商之一王家粮行的钱,王家瞧上了那大官的势,又有个渭州同知从中说和,于是远嫁渭州的马娘子无依无靠,又手握王家的钱财,如今只好成了权钱结合的牺牲品。

  只是这与经略使有什么关系?

  朱文低声道:“经略使身体情况很差,此番自京师归来竟连军事也不甚管理了,只怕是有人想‘经略经略’,要么累死经略使好让他们上去,要么便是看经略使为难。若判王家人理亏,必有甚么乡绅父老之流,要以‘婚后无子,三年可出’的理由攻讦。若是此中更有西军之中的龌龊龃龉——他若要判马娘子理亏,民心只怕不服,毕竟马娘子虽苛责粮行的人,然平抑粮食价格、凶年依照三司所要求赈灾,那是实打实地有人心在这边,更何况马娘子供应西军一路将士粮秣不愁,若是让别人掌此机要,一个不好便要军心哗然。”

  李寇点头道:“我知道了,那厮们是要经略使心力交瘁,要在这个关头逼死经略使。”

  朱文与张小乙都叹道:“那厮们岂不正是这个打算吗?”

  只是李寇却说:“只怕此事要为难的只有这位马娘子了。”

  张小乙奇道:“此话怎讲的?”

  李寇不说,他猜测这位折经略使怕是要推别的部门出来判决了。

  官与官斗本便伤民,何况什么同知之类来势汹汹折可适怕是要暂且避让锋芒。

  而且,此事只怕并非只是什么宪司什么同知的计谋。

  李寇可听他们说起好几次折可适刚从京师返回的消息。

  那皇帝老儿真就没有什么指示吗?

  李寇此时喜忧参半,若是折可适在马娘子和离案忍让,怕是要在推他儿子上位的事情上扳回一城了。

  难怪那厮那么快就让全渭州知晓了他与朱文“助”折彦质立杀西贼谍子,并顺利救回巧匠王小乙。

  他恐怕是要有大动作的。

  只是平白教李寇得罪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