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这款游戏绝对有问题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三十九章 守序邪恶

这款游戏绝对有问题 卿少府 2556 2020.02.26 12:00

  【恐惧缚锁的诅咒】

  【介绍:每个人都无法对抗恐惧,每个人都无法逃离恐惧,它的第一任主人赋予了它禁锢肉身的力量,只要带上了它,无论你是谁,都会陷入最深沉的恐惧之中,肉体与你而言,只不过是一件坏掉的工具】

  【备注:战胜恐惧的最好方法,就是面对恐惧】

  .............

  【噩梦头梳的诅咒】

  【介绍:噩梦,是潜藏在人心中的思想,灵魂中的恶魔,它的第一任主人赋予了它禁锢灵魂的力量,只要带上了它,无论你是谁,都会陷入了无止境的噩梦之中,灵魂对你而言,只剩下永无止境的折磨】

  【备注:消灭噩梦最好的方法,就是熬夜通宵】

  ...........

  “这俩个诅咒道具都出乎意料的恐怖啊....”

  “该说不愧是童话么。”

  看完物品评价以后,顾陌离和胜利方程式都发出了这样的感慨。

  就像是子供向动画绝对不会死人,结局一定是大团圆一样,童话中的魔法物品,从某种程度上来讲都有着【绝对】的效果,只要达成条件,不管是谁都没有抵抗能力,没有任何系统性的设定。

  换而言之。

  “想要解开这两个诅咒,其实非常困难啊。”

  “战胜恐惧和消灭噩梦。”

  “从字面意思上估计的话,大概就是解开它们必须对经历两个不同的幻境,一个是超级吓人,类似鬼屋一样的环境,另一个是无止境的噩梦,而战胜它们的方法,相信也隐藏在了幻境之中.....”

  “诶!?”

  胜利方程式这边还没说什么,一旁的糟糕哥已经是低呼出声了。

  很显然。

  和胜哥相比,这位糟糕哥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他的胆子绝对不算大,普通的鬼屋自然不算什么,但考虑到这个游戏栩栩如生的真实度,说实话,糟糕哥有点小慌,但问题是女朋友就在身边....

  .....这个时候要是退缩。

  那也太没面子了。

  好在很快,顾陌离就消除了糟糕哥的疑虑:“放心吧,这个支线任务应该是可以由队友帮忙解决的。”

  “问题不大,我和胜哥一起去就行了。”

  “你们帮我们守着,别让那几个小矮人靠过来就行。”

  “喔噢!”

  此话一出,糟糕哥看向顾陌离的表情顿时就多了几分敬佩,原本因为顾陌离的缘故而被猛兽追赶,糟糕哥心里还是有点怨气的,但现在他反而觉得顾陌离为人仗义,义薄云天,是个可交之人....

  和人交往其实就是这么简单。

  和老实人交往就更是如此了。

  不过在顾陌离和胜利方程式向前,准备触碰噩梦头梳和恐惧缚锁的时候,一道声音却是突然从玩家的身后传来。

  “找到了找到了。”

  “你们在这里啊,害我找了好久,顺着那帮猛兽的足迹才找过来的,没想到你们居然没有被猛兽撕碎啊。”

  “.....!?”

  声音一传来,别说是糟糕哥和倒霉姐了,就连顾陌离都是吓了一跳,惊愕的同时也猛地转头看向了身后。

  而在那里,知己难寻正满脸笑容地朝着他们走过来。

  “停下!”

  没等顾陌离开口,胜利方程式就直接拿出了红缨枪,枪尖直指知己难寻:“升仙阁主是怎么死的?你是怎么逃出来的,你的支线任务是什么?亮出来。”

  这一通询问很有针对性。

  直接点出了目前知己难寻和其他玩家的矛盾点。

  糟糕哥和倒霉姐还没什么,顾陌离和知己难寻倒是有些意外,尤其是知己难寻,她当下就是双眼微微一眯,而直到这时,胜利方程式才感觉到,这位有些古怪的女玩家,真正开始注视自己了。

  紧张的气氛持续了几秒。

  “....呵,就知道你们会这么问。”

  “好啦,告诉你们就是了。”

  知己难寻咧嘴一笑,明明她的容貌不算出众,但笑的时候,却莫名地给人一种亲和感,不过随着她下一句话说出口,刚刚还因为这明媚的笑容而稍稍有些放松的众玩家,就再度紧张了起来。

  “我的支线任务就是陷害一位队友。”

  “就在刚才已经完成了哦。”

  “顺带我还帮你们把另一个支线任务也完成了。”

  “一石二鸟,怎么样?感谢我吧?”

  知己难寻就这样非常随意地把自己做得事情说了出来,语气轻松,完全没有任何负罪感,言语里甚至完全没有在意升仙阁主的死亡,哪怕知道这只是游戏,知己难寻这番表态还是让人背后发寒。

  “...所以你承认是你干掉了升仙阁主?”

  “怎么可能。”

  “我只是逃跑的时候没带他而已,不过在他的帮助下,我也差不多揭露了王后的真面目了,带来了很好的消息哦。”

  “不听听么?”

  胜利方程式面色不变:“谁知道你会不会已经投靠了白雪公主?”

  这话说得很讲究,一是质疑知己难寻,而是告诉她,别以为我们不知道王后其实就是白雪公主,你的消息早就过时了。

  “喔噢?”

  知己难寻眉毛一挑,注意力却没有放在胜利方程式的质疑上,而是看向了顾陌离:“你也知道了?不错不错,果然没让我失望,啊啊,真是可惜,如果这次是个竞技剧本的话我就可以一雪前耻.....”

  “别岔开话题!”

  胜利方程式不耐烦地说道,红缨枪上寒光冷冽。

  坦白讲,知己难寻并不讨人喜欢。

  和顾陌离相比,知己难寻的态度显得极为傲慢,而且我行我素,语气,用词,都让人下意识地排斥。

  但出人意料的是.....

  “唔嗯....抱歉,我有些玩嗨了。”

  .....她居然道歉了。

  “因为好不容易有了可以雪耻的机会,结果又是个合作剧本,所以有点执着了,抱歉啊。”

  “不过你们放心,投靠白雪公主是不可能的。”

  “你们只要去城堡那边看看就知道。”

  “现在那一块,已经完全沦为一座死城了,城里的人都变成了傀儡,白雪公主怕是也变成了刀锋女王一样的东西。”

  “就算是我,也不可能投靠过去的。”

  话音刚落,顾陌离就下意识地吐槽道:“这可说不准....”

  “哼!”

  瞪了顾陌离一眼后,知己难寻再次看向了胜利方程式,最后无奈地摊了摊手:“支线任务就是陷害玩家,我也没办法的,你们不信任我我也可以理解....唔嗯,这样好了,不是刚又出了两个支线任务么。”

  “我可以帮你们完成哦。”

  “这能证明我是好人么?”

  “...你来完成?”

  胜利方程式闻言眉头微皱,一时间有些拿不定主意,旋即瞥了眼顾陌离,想看看他这个知己难寻的“对头”有什么想法.....

  ....结果他看到的。

  却是顾陌离恍然大悟中还带着几分纠结的神色。

  “我说你这家伙。”

  “不会是想那么做吧?”

  知己难寻一听这话,就知道顾陌离明白了她的方法,旋即嘴角一咧,虽然没有裂到嘴角,但却依然透着某种让人心生恐惧的东西:“我自问不算什么好人哦,只要能有效果,方法血腥一点也是没关系的吧?”

  “喂喂。”

  知己难寻的笑容明显让糟糕哥和倒霉姐都有些发怵,不自觉地站到了顾陌离和胜利方程式的身旁。

  “血腥一点...你想怎么解开诅咒啊?”

  “很简单啊。”

  知己难寻耸了耸肩:“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两个东西应该和童话里的故事不一样,是不可以直接触碰的吧。”

  “没错....”

  “那就不触碰好了。”

  知己难寻双手一摊,笑容不变:“想拿下梳子的话,就将头发全部剃光,想拿下缚锁的话,就把双脚直接砍断。”

  “方便快捷。”

  “简单高效。”

  “不是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