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天人合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9.问梦

天人合和 菩婵 2399 2020.08.02 00:01

  细雨淋蓬莱,微风吹槃凰,妘洛走出馨寝宫来到了槃凰盘厅堂,与以往不同,这里今天像朝堂一样,槃凰盘两旁各摆了一排案几,每张案几旁都站了一个人,服饰整齐,一排是朱色朝服,一排是黑色朝服。

  气氛融洽,气势威仪,气场内敛。

  蓬莱岛远远比不上长安城的宏伟奢华,也就是王莽改制后变了名称的常安城。

  站在馨寝宫门口的依兮见到妘洛出来:“公子,老师们都到了。”金声玉韵好动听。

  妘洛拱手施礼:“诸位老师请入座。”请礼完毕后就在主座背朝北面向南坐了下来,依兮守护在身边。

  座下所有人一起施礼后也各自归座了。

  黑色朝服一列以鹤发老人为首面朝西而坐,朱色朝服一列以龙伯高为首面朝东而坐。

  妘洛请鹤发老人讲述了天下形势后各自进言献策。

  龙伯高首先发表了意见:“一战定乾坤,莽军与义军将形成此消彼长之势,王莽亡则天下必大乱,天下无主,群雄并起,各地自立,如此则各路义军之间将相互攻伐,绿林与赤眉将或许会成为最大的两支割据势力,也必将形成水火之势;此外义军内部也将出现争斗,尤其是绿林原本就是各路人马联合到一起的,刘玄是一个平庸之主,而他的麾下却多是枭雄。”

  鹤发老人点了点头:“此战如果失利那么王莽定然会将兵马全部布置在京畿,也就是三辅之地,而其中的精锐必然会陈兵在关中以拱卫京兆长安。”

  “我有一言。”声音洪亮,正是贾览,此人比鹤发老人年少,而比龙伯高年长,列班在龙伯高那一列。

  贾览接着往下说:“长安在渭水之南,是关中腹地,也是天下中心,高祖亡秦灭楚后就在这里定都,已经历了两百年。关中东有崤函之险,南有武关之固,西有雍岐之塞,秦据此地而灭了六国,汉得此地而定了天下。形势之利、地势之良、趋势之优莫过于此。天下有变的话关中必然是群雄相争之地。”

  众人议论纷纷,妘洛观而不语,视线却落在了黑色朝服那列末座的一位年轻俊秀身上:“鄧将军有什么见地?”

  此人是鄧奉,比妘洛大了一岁,向来沉默寡言,却很有见识。

  鄧奉沉思了一会儿:“如果是站在王莽的立场来说,荆豫之战如果取胜那就不必多说,从此新朝固若金汤;战败则只有固守关中,不降不战以消耗义军,义军多是草莽出身,久攻不下必然生乱。如今宛城已被义军占领,武关失去了屏障,如果武关再有闪失则长安不保,我认为王莽必然会派出重兵去驰援这座南境门户。再有就是函谷关扼守着关中东境,此关以东是重镇雒阳,王莽也一定会派强兵悍将镇守此城,一场恶战在所难免。”稍作停顿:“倘若站在绿林军立场来说的话荆豫之战战败则大势就去了;取胜则兵分两路,一路出南阳、过武关进关中;另一路从颍川出发,取雒阳、出函谷关,然后两路兵马会师长安城下,王莽一旦失势那么各路兵马不需要号令都会一起攻打他的,因为只有这样才可以在灭亡王莽后分得一杯羹。天下形势已经很明朗了,观望者现在应该会倒向刘玄这边。”

  大概过了两个时辰,议论完毕,妘洛一直都是多听少言。

  众人离开后,唯独依兮陪伴左右,妘洛润唇轻启:“雨停了没有?”

  依兮亲切一笑:“没有听到雨声,不过天已经亮了。”心里酸酸的,妘洛一直睡眠不足让人很担忧。

  妘洛走下台阶,看着空空如也的厅堂,又看向布满棋子的槃凰盘,一声叹息只有自己听到。

  “若君,出去走走。”妘洛回头看着依兮。

  依兮嘟着嘴:“可不是,公子在宫里已待了三天。”语气里透着不悦,却不是为自己,也不知为什么就是莫名的生着自家公子的气。

  妘洛余光看到了依兮的神情,两人一左一右并排走着,两小无猜,并无主仆之分。

  “主人、主人,依姐姐。”

  刚刚迈出门槛就听到了一声童音,一个小影子闪了出来,迎面冲了过来,圆乎乎的小手分别拽着妘洛右手、依兮左手。

  “童儿又闹,这样怎么走路?”依兮柔柔笑着。

  童儿放开两人的手后转过身站在两人之间。

  妘洛抚摸着童儿圆脑袋问道:“童儿,什么时候来到这里的?”

  “一直在等主人和依姐姐……”童儿还没说完,忽然指着天空喊着:“七色光!”

  妘洛和依兮抬头看,雨过天晴、虹显碧空,远远看去隐隐约约的槃凰宫仿佛天宫,回廊下这三个身影仿佛天仙,默默的妘洛隐藏着王者之气,鲲鹏傲视龙凤的皇室后裔;英姿的依兮透着灵气、天然去雕饰的名门遗孤;为何有仙童一般的童儿?莫非天帝法旨童儿下凡侍驾真命天子?

  长安未央宫新朝皇帝书房里放着五六只铜箱,里面是一卷卷的奏事锦帛,伏在书案上挥笔的王莽批阅完最后一份奏章后放下了御笔:

  “何以解忧?唯有入梦;

  何故失落?只缘醒梦;

  为何好弈?布盘现梦;

  缘何秉烛?笔下谈梦;

  何无言语?皆非吾梦;

  何不随流?心有己梦;

  有何本心?顺天藏梦;

  奈何逆境?潜渊隐梦。”

  抒怀完毕后端坐在龙椅,眼神似乎流露出了壮志未酬的无奈与痛心、却又隐隐带着解脱的释怀。

  昨夜宛若一场突如其来的噩梦,五份战报犹如连环劫般传来,连夜急召的十位心腹智囊却无一人有良策。

  其实王莽心里何尝不知道大势已去,所以没有怪罪任何人,而是让所有人都回家歇息去了,并传旨第二天停朝一日,独自一人来到书房,不眠夜是这么的漫长。

  雄鸡报晓,不知不觉天已经快亮了,王莽在书房又坐到了日薄西山,虽然一天一夜没有用晚膳但是却觉得肚子胀的根本不饿,然后就这么又到了黄昏降临。

  王莽总觉得自己是在昏昏沉沉的梦里,昨天发生之的事到现在都不敢相信,精心部署的平贼方略,又是举国精兵,怎么会被乌合之众的贼兵围困了?公孙述、隗嚣逆贼竟然也附逆叛乱?汉中郡何人占领?自称汉中王者又是何许人?何方妖兵妖将从地下冒了出来?

  忽然外面传来乌鸦鸣叫,声音震耳欲聋,仿佛千万只乌鸦路过似的,王莽思绪被打断了,细听死一般的寂静,难道是错觉?

  “高祖遗诏……”王莽惊出声来,汗毛竖起、身上颤栗、冷汗直流。

  高祖遗诏在宫中早有传闻,王莽也早有耳闻,王莽曾密令心腹在暗里查探此事,多年过去也只是停留在传闻的阶段。

  再后来王莽认为新朝根基已稳,不必在意前朝帝王的遗诏,且这件事如果传开了的话恐刘姓的后人以及居心叵测者利用此事蛊惑人心而造事端,因此王莽禁止这个传言流传到宫外,并在杜绝宫内再谈论这件事。

  王莽已经一天一夜没有合眼,夜色越来越深,眼看着夜幕又降临了,眼皮不听使唤,不知不觉进入梦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