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长安好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37 去当靶子

长安好 非10 1 23 23072022.12.10 12:08

  “这次儿子是说真的!”崔琅信誓旦旦:“依儿子之见,长兄只要娶了妻,心便能定下来,这不爱着家的病,自也就迎刃而解了!”

  崔洐冷笑一声:“那也得他肯娶才行。”

  长子的亲事,一直是父亲心头惦记之事,可这逆子软硬不吃,竟还大逆不道放下厥词,说什么——此生绝不娶妻!

  “父亲这便不懂了,长兄那是未曾瞧见合眼缘之人,若是遇着了,自然也就肯娶了。”

  崔洐:“他不是在外打仗,便是呆在他那玄策府内,所见皆是兵卒,再不然便是宫中宦官,如此若能遇到合眼缘者才是叫人怕了!”

  “对嘛,那您这么一想,是不是觉得长兄还挺省心的?”

  崔洐气不打一处来:“你……”

  “玩笑,玩笑而已,父亲莫气。”崔琅赶忙赔笑道:“长兄无暇去合这眼缘,那儿子先替长兄去把把关便是了。据儿子所知,三家之中,有两家女郎明日皆会去赴郑国公夫人的游园会,儿子便去替长兄悄悄物色一二如何?”

  崔洐冷哼道:“为外出玩乐,倒亏你寻得出此等冠冕堂皇的借口来。”

  父子二人说话间,已来到了后堂前。

  “你祖父呢?”看着空荡荡的厅堂,崔洐皱眉问。

  崔琅无声后退几步,边做出疑惑之态东张西望:“奇怪,方才还在这儿呢……父亲莫急,儿子且去找找!”

  说着,转身拔腿就跑。

  “……你这逆子!”

  崔琅一口气跑出老远,见父亲没让人追上来,才喘着气停下。

  “调虎离山,真是累煞我也……”崔琅上气不接下气,看着前面的妹妹,问:“都成了吧?”

  崔棠点头:“放心,母亲已让人将那些宫人送走了。”

  “下回再有此等事,我可不干了。”崔琅发起了牢骚:“母亲也是,回回都将我推出去以身饲虎,我是她亲儿子吗?”

  崔棠瞥他一眼:“你当庆幸,在家中至少还能这么个用处。”

  “崔棠,你怎么跟你兄长说话的?”崔琅瞪她一眼:“还好我跑得快,要是真被父亲揍了,明日还怎么去郑国公夫人的花会上物色未来长嫂?”

  “我看你分明是想趁机去看各府女郎吧。”崔棠“嘁”了声:“亏你想得出这般借口来,长兄未来新妇,也是你能替他物色得了的?你莫不是忘了卢二表姐之事了?”

  她口中的二表姐,是其母卢氏母家的女郎。

  崔氏娶妻,本就要自另外三大家中物色人选,卢氏起了亲上加亲的想法,欲将二侄女嫁过来——

  但崔璟无意相看。

  于是,崔棠兄妹二人便悄悄带着二表姐,寻了机会不以相看之名,在崔家园子里制造了场偶遇。

  来之前,崔棠曾同二表姐大肆铺垫夸赞过一番,称自家长兄长相俊美,莫说四大家内,纵是放眼京师,也轻易寻不出可与之匹敌者——自三岁起,比脸这块儿,就没输过。

  卢家二表姐于园中见罢崔璟,对表妹之言表示了高度认可,的确俊美无匹,只是……

  “美则美矣,只可远观……”

  离得近了,只觉浑身发寒如坠冰窟。

  崔棠仍记得,二表姐说这话时,面上虽仍挂着士族女郎的端庄笑意,但声音是隐隐有些发颤的。

  须知,二表姐在同族女子中,已称得上是色胆包天,私底下最爱偷看俊美郎君的画册。

  如此为人,竟都说得出这般话来,足可见长兄空有一张好脸,却的确不是块适合娶妻的料。

  且这已是三年前的旧事,而今二表姐已嫁入王家,半月前孩子都生了。

  而兄长又在战场上磨砺了三年,一场场仗打下来,眼瞧着是越发地生人勿近了。

  时下女郎皆爱温润倜傥君子之风,就如郑国公府魏侍郎那般,可兄长偏是背道而驰,叛逆如斯。

  想着这些,崔棠叹了口气:“咱们未来长嫂,不说旁的,至少得见到长兄不打颤吧?”

  说话间,眼神打量着同胞兄长。

  想到自己见到长兄时双腿发软的感受,崔琅强扯出一抹挽尊笑意:“这可说不定,万一真有呢,咱们明日不瞧别的,就专看哪个女郎胆子最大便是了。”

  崔棠凉凉地道:“那你且看吧。”

  ……

  常阔自宫中归家后,就听嗓子都哑了不少的儿子像是只秋蝉仍在挣扎着聒噪:“阿爹,您一定想不到,宁宁竟是个射艺天才!她一连射了数箭,箭箭皆中了靶心!”

  常阔没当真。

  儿子的德性他清楚,就算他妹妹射出去的箭只是险险挨着了靶子,到他嘴里那都得是射中靶心了——没中不要紧,当哥哥的捡起来给插上去不就成了?

  “行了行了。”常阔不耐烦地让儿子闭了嘴,此刻他更关心的是:“岁宁当真想好了,明日果真要去那花会上当靶子?”

  “去当靶子”这个说法,是常岁宁自个儿起的头。

  “我若闭门不出,对方也无计可施,单靠查,还不知要查到何时。”她善解人意地道:“好歹再给人一次出手的机会吧,郑国公夫人的花会如此热闹,万一有收获呢。”

  “……可这机会给出去,万一对方真抓住了该怎么办?”常岁安满眼矛盾——既怕妹妹没收获,又怕妹妹有收获。

  “我虽是去做靶子,但也是个活靶子,自不会乖乖站着不动任人宰割。”常岁宁安慰道:“况且我以往轻易不会出现在此等场合,对方也无从预料,纵是乍然见了我,毫无准备之下,也不见得就一定会仓促动手,此行只当探路罢了,兄长只管放心。”

  常岁安仍不能放心:“那我也一同去,虽不便时时跟在你左右,但同在郑国公府内,总能有个照应!”

  “废话,你当然要去,不单要去,更要保证你妹妹安然无恙!不然老子——”

  常岁安截过话来:“不用您说,我自个儿扒了自个儿的皮!这回您就当我是戴罪立功去了!”

  常阔勉强给了他一个“还算会说句人话”的眼神,继而看向闺女,语态温和下来,询问道:“岁宁可还记得,需要留意的都是哪些人?”

  这两日,他并非一无所获。

  已从喻增所给出的那与裴岷有关联的名单里,圈定了部分可疑之人。

  只因实在缺少可拿来佐证分辨的动机线索,而尚未得出真正有说服力的结论。

  “阿爹放心,我都记得。”常岁宁道:“若明日在花会上遇到,我皆会仔细留意提防的。”

  “那就好,那就好!”常阔点了点头,转而又细致地安排了一番。

  从交待兄妹二人,到明日随行之人的挑选,事无巨细。

  书房外,天色渐暗。

  ……

  次日晨早,演武场上常岁宁满头汗水,接过喜儿递来的雪白帕巾,微眯起被汗水浸湿的眉眼看向东方,正见一轮朝阳已然升起。

  常岁宁很满意。

  嗯,是个好天气,正适合她出门当靶子。

举报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扫一扫 ·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心阅读,新用户还可享14天限免

作者感言

非10

非10

嗯,是个好天气,正适合上架~
  终于要上架了,检验成绩的时候到了,忐忑紧张又有些期待,首订对一本书来说还是很重要的,在合胃口的前提下,希望得到大家的支撑~
  上架后的更新,会努力做到日更四千字,上架首日,试试万更?(请大家提前充好一块钱等我!)
  更新的时间大概在今晚十二点后,十二个小时后再见!
  另外感谢大家近来的月票,感谢春花秋月85、书友20200313010233188、 滺萇假憩等书友的打赏!

2022-12-10 12:08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New客户端Windows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点击,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

关闭浮层

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新用户14天限免权益

扫码下载APP领取

新版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