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异思维猎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闻到怪味

异思维猎人 恋上一只猫儿 2063 2019.11.17 20:25

  “他的思维是正常的,沟通没什么问题。”

  杜玉拿出一张病例:“是嗅觉出了问题,他说,他能闻到一种怪味。”

  唐泽思索着点了点头:“嗯……了解。”

  看唐泽没有追问,杜玉也没有继续说下去,把病例放到了桌上。

  “对了,唐医生,老主任说等你有时间了,去他办公室一趟,他要了解下杨秀芬的病情。”

  “行,我知道了。”

  “还有还有,你交代我的事情,我办好了!”

  唐泽呆了一下,迟疑道:“胡晴晴?”

  “对。”

  “胡全夫妇安葬以后,她就被孤儿院收养了。”

  唐泽一边沏着咖啡,一边问道:“没亲人吗?谁安葬的胡全夫妇?怎么会没人管。”

  “是胡晴晴叔叔张罗的下葬,不过他好像自己都养不活,是个吊儿郎当的酒鬼,所以……”

  没等杜玉继续说下去,唐泽叹了口气问道:“哪家孤儿院?”

  “城东,阳光孤儿院。”

  “好,我知道了。”

  沏好以后,唐泽端着咖啡来到了正在聊天的两人面前。

  患者是一个十八九岁的小伙子,个子不高,很胖,油头粉面,肉嘟嘟的。

  唐泽伸出手,温和的笑着:“你好,唐泽。”

  “唐医生你好,我叫宋涛。”

  “你俩聊什么呢。”

  “没有,唠唠家常而已。”

  沈奇奇懂事的放过来一把椅子:“坐,我去给你们泡茶。”

  跟宋涛客套了几句,待他消除掉陌生感以后,唐泽轻声问道:“你能简单介绍一下你的情况吗?”

  闻言,宋涛表情变得有些苦涩。

  “也不是太复杂……嗯……我能闻见一种臭味。”

  唐泽表情不变,追问道:“什么样的?”

  宋涛筹措了一会,难以启齿道“……就……就是……粪便的臭味……”

  “很重?”

  “对,就像是在我鼻子前一样,无时无刻,我走到哪里都能闻到!”

  “现在也有吗?”

  “有!充斥着我的鼻腔,我每天都要吐上三回……”

  “次数很统一?每天都是吐三次吗?”

  “……嗯,因为一天就三顿饭,现在对我来说,每次吃饭都是一种煎熬……就像……就像是在吃粪!吃完以后就会吐,这个问题已经严重影响到我的生活了……我已经好久没有吃饱过了……”

  这时,沈奇奇端着两杯水走了过来,调笑道:“是啊,看看你都快瘦脱相了。”

  “严肃点。”唐泽瞪了他一眼。

  “没事没事,我不在意,我挺喜欢跟他聊天,他很幽默。”宋涛捏着鼻子说道。

  “人家都说了,开玩笑嘛。”

  唐泽斜了他一眼没有吭声,沈奇奇顿时老实了许多,老老实实的坐在一边。

  “喝茶。”

  宋涛接过茶水,盯着茶杯的目光,就像是在看毒药一样,深呼吸了许久,最终还是没有喝。

  “算了,喝不了,会吐的,说出来不怕你们恶心,这杯茶在我眼里,就像是一杯会冒烟的粪便……”

  闻言,唐泽顿了一下,把刚端起的茶杯放回了桌子上。

  发觉唐泽的动作,宋涛尴尬道:“额……抱歉。”

  “跟你没关系,我刚想起来,我不太渴。”

  “……”

  “其实,味道一开始并不浓烈,出现的也并不频繁,差不多隔几天会出现一次,当时我以为是环境的原因,后来时间久了才发现,周围人根本闻不到!”

  唐泽点了点头,起身拿起他的病例仔细看了看,精神方面没有问题,无抑郁症状,无精神分裂,各项检查也正常,就只是单纯的闻到怪味。

  “出现这个情况,至今有多久了?”

  “差不多一年,最近越来越严重,时时刻刻都能闻到浓郁臭味,导致我正常生活受到了很大的影响。”

  宋涛表情痛苦,捏着鼻子继续道:“你能理解吃什么都像是在吃粪便吗……”

  唐泽随手把他面前茶水端到了一边:“初步判定为幻嗅。”

  他点了点头说道:“之前检查的时候,医生有说过。”

  “根据你的情况来分析,不是特别严重,跟大脑没关系,更不会导致嗅觉丧失,别太紧张。”

  “以前有患过鼻炎吗?”

  “有!”

  “那很有可能是因为鼻炎引起的,跟脑子无关问题就不大。”

  唐泽撕下来一张纸,刷刷写了几行字。

  “照着这个拿点药吃,另外多做户外运动,吃饭尽量挑一些对你嗅觉刺激较为小的食物,避免散发浓郁刺鼻的气味的场合,别给自己心理负担,小毛病。”

  “好,谢谢唐医生。”宋涛接过方子连连道谢。

  待宋涛离开,沈奇奇凑了过来疑惑道:“这病看上去好复杂,处理起来这么容易吗?”

  唐泽笑了笑:“幻嗅症是抑郁症或者脑子出现一些奇怪的毛病发展出来的,他这个跟脑子没关系,应该跟心理有关系,不算严重,处理起来不难。”

  沈奇奇砸了咂嘴,感叹道:“可是,我总觉得这个病好怪啊……”

  “幻嗅不算疑难杂症,只要调整好,思维捋清晰,自愈也是有可能的。”

  喝了口热茶,唐泽挺认真的说道:“精神疾病,主要是患者的内心与大脑出现问题,我们医的是心和脑子。不管患者的病有多严重,你都要保持足够的淡定与自信,让他们相信,问题不大,这样有利于治疗患者,更能减轻患者内心的负担,压力。

  不要小看这样小细节,许多患者都是因为这些小细节,最终被逼到崩溃的。”

  精神病跟外伤内伤还不同,大多数身上受到创伤,或者身体器官受到病害的患者,在他们清楚自己病情以后,心里会有底,这病自己是不会死的,并且很快就能接受这个事实。

  但是,患上精神病以后,思维正常的人就会陷入迷失,丧失的状态中。紧张兮兮,疑神疑鬼,把本来的精神痛苦无限的放大,直到再也承受不住。

  有很多患者,不是病不能治愈,而是把自己逼入绝境……退无可退,逃无可逃,最终崩溃,结局难料……

  心病,难医。

  脑病,难治。

  因此,精神医生要保持着极度强烈的自信,以此来安慰患者,你没事,我能治你,痛苦很快就会消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