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异思维猎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你是我的病人

异思维猎人 恋上一只猫儿 2061 2019.11.07 14:30

  监控室外响起了一阵脚步声,唐泽快速把这段监控截取了下来,录到提前准备好的u盘之中。

  “小唐,你还别说,这烟还挺好抽,多少钱一盒?”身后传来陈叔爽朗的声音。

  唐泽挤出一个笑脸:“几十块钱一盒吧,我也不太清楚。”

  “来一根?”

  “不了不了,戒了。”

  “要我说,男人还是得抽烟喝酒,要不总觉得活的差点什么事似得,你戒烟了能习惯吗?”

  “还行,呵呵。”

  ……

  离开监控室,唐泽神色有些古怪。

  原本到这里只是想调一下监控来确定一下,进入胡全的精神世界,到底是身体进入,还是精神进入。

  谁能想到,这一看,还看出来了一个问题。

  身体内……似乎藏着个未知的东西。

  ……

  回到办公室内,唐泽望着镜子中的自己,脸色一如既往的苍白。

  隐隐的,额头上好像多了一个眼睛,模糊不清,好似幻觉一般。

  “渐冻症,还是最近精神太累出幻觉了,又或者是身体中多出的那个东西的缘故,让额头多了只眼?它是一只眼睛吗?”

  坐在椅子上喝着白粥,唐泽望着眼前的电脑屏幕,上面正重复的播放着那段监控。

  监控一共十分钟,大半的时间都是“他”在注视摄像头。

  一边喝着白粥,一边反复观看着这段监控录像。

  观看了无数遍,都没有发现屏幕中的“他”有受到任何伤害。

  心中不禁生起了一个疑问,现实的身体不曾受到伤害,那胳膊上的伤疤……是怎么出现的。

  倘若精神世界的伤可以带到现实来,为什么会这么快就结疤。

  怪异。

  关掉电脑,唐泽端起旁边的白粥喝一口喝光,离开了办公室,来到了二院的药库中。

  巨大的仓库,架子上摆放着各种各样的药品。

  唐泽旁若无人的转悠着。

  “镇定剂,绳子,嗯……”

  “就这么多。”

  抓了几支镇定剂,以及一根尼龙绳,唐泽再次回到了八号病房。

  “唐医生,这么快就吃完啦?”

  “嗯。”唐泽扫了眼女护工的工作牌,上面写着杜玉二字。

  虽然在二院已经很多年了,但唐泽几乎没怎么结交过朋友,甚至连一起工作的人也不认识几个,不然也不会被起名叫“孤独的精神医生”。

  这个女护工执行力还不错,一直在门口守着,这让唐泽对她挺有好感。

  “患者有什么情况吗?”唐泽微笑着说道。

  “刚刚睡醒,不过依旧在扮演山……”杜玉无奈的说道。

  唐泽点了点头:“嗯,我进去看看,你在门口守着,谁来也别让进。”

  “嗯嗯,好的唐医生,有事情你叫我。”

  推开门走进病房,唐泽一眼就看到了病床上姿势诡异的胡全。

  “怪山,你又来了。”胡全也发现了唐泽,表情兴奋道。

  唐泽同情的望着他,绝症不可怕,可怕的是在等死的过程中,又变成了一个疯子……!

  虽不能亲身体会胡全的绝望程度,但作为一个精神医生,唐泽心中十分清楚精神被挤压到多么严重的程度,才会令一个正常人达到被逼疯的状态。

  而且唐泽也算是经历过绝望的人,并且还在经历着,无时无刻煎熬着。

  这使得唐泽更能理解胡全的崩溃与绝望……

  “怪山,今天下了好大的雨,你来陪我说话吗?”胡全疑惑着问道。

  唐泽表情温和,微微一笑,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从白大褂的口袋中掏出一支镇定剂,走到胡全旁边,干净利落的扎进他的胳膊中。

  “嘶~你竟是愚公!!”胡全惊讶了一句,不一会,他的意识渐渐模糊,昏睡过去。

  “我不是愚公,你也不是山,我是精神医生,你是我的病人……”

  额头传来滚烫的灼烧感,唐泽的精神瞬间变的有些恍惚。

  “呼~”

  唐泽很能体会精神病患者的痛苦,表面上,他们沉寂在自己的世界之中,把自己包裹的密不可分,无懈可击,外界的一切痛苦都无法伤害到他们。

  实际上,当他们疯的那一刻起,大概率是因为心神遭到了无法承受的重击!

  疯,只不过是崩溃下的自我保护!

  疯了以后,身体会出现许多障碍,知觉,思考,语言,记忆,情感,人格,意识,行为……等一系列的障碍。

  形同一具有行动力的木偶,活在崩溃下的自我保护中。

  不仅如此,还要承受着外界带来的异样目光!

  可悲。

  我们是人类,会说话,会幽默,会思考,会爱上一个人……不是精神崩溃下自我保护的奇形怪状,更不是山。

  ……

  胡全因绝症疯掉,在精神医学中可称呼为是幻想作用。

  幻想作用指的是,当一个人遇到无法处理的困难,就会利用幻想的方式,把自己拉离困难,从现实中脱离掉。

  每个人都或多或少的有这样的幻想作用,只不过胡全的要更猛烈,且不计后果,直到沉寂其中无法自拔。

  病床旁,唐泽额头的灼烧感愈加强烈,眉心处,一颗漆黑的眸子缓缓张开,露出了漆黑眼珠。

  恍惚下,眼前的胡全,逐渐化成了一扇漆黑的门。

  唐泽强撑着身体,躲避着监控摄像,来到摄像头底下,一把将摄像头的线扯断,接着迅速掏出手机,摆放好位置,打开了录制功能。

  忙完这一切以后,唐泽坐在椅子上,用绳子将自己牢牢捆住。

  “你是我的病人,我得对你负责,虽然你的精神世界让我很讨厌……但如果进去能治愈你的话,我没有理由拒绝……”

  甩了甩有些发沉的脑子,唐泽用脚尖轻轻触碰漆黑的门,令人恐惧的黑光闪过。

  ……

  睁开眼。

  周围的一切都与上次的一般无二,顶着人脸的山,白色的虫子,天空中巨大的倒影。

  “呼~”

  不知怎么,这次进来以后,唐泽明显的感觉到精神有些昏沉。

  没有犹豫,唐泽掏出刻刀对着自己的胳膊先来了一刀,随后才着手思考如何破坏掉这个怪异的世界。

  想要治愈他,想要胡全恢复正常,方法很有可能是要毁掉这个扭曲的世界才行。

  问题是,如何才能毁灭掉这个怪异的世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