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异思维猎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有人?

异思维猎人 恋上一只猫儿 2054 2019.11.18 18:30

  数分钟过去,车内依旧静止着,胡晴晴的大眼睛在宴彤与唐泽身上来回扫视着。

  没有人知道,此刻唐泽心中那股冰冷感,仿佛被剥夺了站立的权利……无助又绝望!

  这令唐泽的情绪有些诡异的变化,淡然,平静,仿佛暴风雨来临前的安宁!

  “呼~”

  宴彤伸手打开车载广播,播音的声音在车内响起,她搓了搓有些发红的手道:“我有点冷。”

  她没有问唐泽为什么不下车,可能在她的处事中,这样问是在撵人,严格的教养不允许她这么说话!

  同时,她也没有问唐泽情绪变化的原因。

  可能并不想知道,或者是尊重别人的秘密,她的目光在唐泽身上来回扫视着,直到最后停到了唐泽苍白的脸上。

  车内就这么沉默着,广播的嘈杂中却带着死一般的沉默……

  唐泽伸手把敞开的车门拉上。

  不知道沉默了多久,宴彤轻声问道:“七点多了,是要一起吃个饭?”

  “不了,我坐一会就好。”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唐泽的情绪也越来的异常,身体有些止不住的抖动。

  渐冻症……

  该死的渐冻症!!

  又来了!

  你又来了!!!

  你想剥夺掉我的一切权利么!!

  你在羞辱我吗!!

  你在惹怒我吗!!

  你想把我身体内的另一个人给召唤出来吗!!

  “嘭!”

  唐泽一拳猛的捶在车内的工作台上。

  声音之大,令怀里的胡晴晴跟宴彤吓了一跳!

  “抱……抱歉。”唐泽深吸了一口气,压抑着内心那股蠢蠢欲动的野性!

  宴彤望着情绪渐渐恢复的唐泽,张了张嘴,没有问出来,伸手调了一下广播频道。

  “故城寻人报道,欢迎大家的收听:每个人都有着花季年龄,十几岁也是所有人的黄金青春期,相信有些人已经度过,也有些人还在享受着。

  但是倘若在这个花一般的年纪,遭遇一些不幸,那将是一件令人无比疼痛的事情……

  而故城本市,这阵子就发生了一件事,十七岁的王雅,在放学的途中失踪。

  至今已有三天,王雅十七岁,身高一米六三,长头发,失踪时穿着校服,希望各位在百忙之中,可以注意一下,身边是否有这样一个人。

  您的一个不经意间,也许就能挽救一个家庭……”

  唐泽伸手换了一个台,打断了这个寻人启事的广播。

  宴彤注视着唐泽,过了一会,出声说道:“为什么换台。”

  唐泽顿了一下,目光变得有些复杂。

  宴彤沉默了一会,语气平淡道:“你的眼神告诉我,你怀疑她遇害。”

  “你的心告诉我,你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

  “你的行为告诉我,你在逃避。”宴彤语气中带着浓郁的自信。

  沉默片刻,唐泽平静回道:“我讨厌心理学。”

  “哪是因为你心中藏有东西,你恐惧被人发现,你在害怕……”

  唐泽活动了一下腿,发觉力气恢复,打开了车门:“我叫唐泽。”

  ……

  唐泽的家是类似出租屋的房子,占地面积共一间,破烂不堪,一副摇摇欲坠的样子,虽然卖相不怎么样,穷酸尽露。

  但这个地势,如果卖掉的话,还是能卖不少钱的,只不过拆迁目前还没有拆到这里。

  唐泽从小就生活在这里,跟父亲相依为命,因此对这里的环境异常熟悉,至于母亲,唐泽不清楚,从来没有听父亲提及过。

  “唐泽,你冷不冷?”

  “不冷,能不能不直呼我的名字,叫我……”

  “以后叫你小唐!”

  听到这个称呼,唐泽响起了一部电影,轻笑道:“那我叫你老胡?”

  “好的,小唐。”

  抱着胡晴晴,来到家门口,唐泽笔直的站着,望着面前破烂的木门。

  好久没回来了,有时候就算回来,也只是单纯的睡觉,家的感觉……自从父亲患病以后,就未在体会过了。

  熟悉又陌生的地方。

  正准备推门进去,唐泽突然愣了一下,月光下,门口处的灰尘有着几个清晰的脚印。

  “怎么了,小唐?”

  “嘘”

  唐泽比了个手势,小声道:“别说话,你先下来。”

  把胡晴晴放下了以后,唐泽趴在门上听了听。

  “怎么了?”

  “里面……有人!”

  唐泽父子二人并没有什么亲戚,所以这里面的人,不太可能是唐泽认识的,剩下的结果有两个,素未谋面的母亲,还有小偷。

  母亲……仔细想想并不太可能,这个猜想,应该是幻想作用作祟,而且脚印很大,不像女人的脚印。

  唐泽把胡晴晴望身后拉了拉,目光看着地上的脚印,小偷的话也不太可能,这地上的脚印很多,代表着有人频繁走动,像是经常来这里!

  而且,房子这么破,一看就穷的叮当响,那个不开眼的贼会在这行窃?!

  “老胡,你先走远点。”

  “别去,报警。”胡晴晴拉着唐泽的腿小声说道。

  “我只听到轻微的声音,还不确定是人还是小动物,万一是想多了,那就太折腾人了。”唐泽柔声解释了一句。

  胡晴晴小脸思索许久,点了点头,跑到了不远处躲了起来。

  看她这么懂事,唐泽心中有些难过,小孩子的懂事,大多数都是假象!

  如果她在你面前表现的很懂事,那很有可能是为了取悦你……

  整理了一下情绪,唐泽缓缓推开木门。

  “吱嘎…”

  木门毫无阻拦的打开,唐泽记得自己上回离开的时候,是有锁门的。

  “轰隆”屋内传出一声巨响。

  果然有人吗?

  唐泽眯着眼睛,从兜里掏出刻刀,在月色的笼罩下,闪烁出一道亮光。

  “踏踏”

  缓慢的往房间走着,脚步发出的轻响很有节奏感,每一步相隔的时间宛如一致。

  穿过狭小的院子,唐泽站立在正屋前。

  驻足许久,唐泽没有开门。

  因为唐泽不确定,推开门的那一刻,第一时间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会是什么!

  锋利的刀锋?

  还是沉重的板砖?

  又或者是一把漆黑的手枪?

  人生不是游戏,每一步都要走的万分谨慎,才不会导致半路夭折!

  唐泽不怕死,但是惜命!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无声的战斗就此展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