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地球隔壁的世界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刘病禅

地球隔壁的世界 张盗陵 3437 2019.06.13 02:28

  看到人族修士这样的肆无忌惮,剩下的火鸟完全是吓傻了。完全不如先前那样勇猛向前,知道再冲下去也没有战胜人类修士的希望,不过是白白的赠送内丹而已。只能默默的看向了森林的最深处,好像受了欺负的孩子,在寻求家长的帮助,希望出来为枉死的族类主持公道。

  刹那间,整个森林都被某处传来的一股苏起不知道的气势镇压住了。一声闷吼传遍整个森林,一个缈缈的声音道:“贪婪的人类,适可而止吧,这里不是你可以随意捕猎的地方。十年之内若是胆敢在此步入丛林,就算你是醉老鬼的徒弟也定斩不饶。”

  “切,撵得上我再说吧。”之前人类修士仗着自己冠绝天下的速度并不如何在意那道声音的警告,运足内力声音同样传遍山林。

  “年轻人不知天高地厚,虽然你确实很快,但是不要以为本命飞剑是流光你就是天下最快的速度,小小的金丹修士也敢来我黑风岭放肆。难道你醉老鬼没告诉过你世间没有最快的速度只有最快的人吗”?

  “切,小爷懒得听你啰嗦,我的速度第不第一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撵不上我。不信你来试试。我就不信你还能有那个好心来指点我一个人类修士?你以为我们人族凭什么能做着天地间的主角,就因为我们比你们这些被毛戴角的畜生多了点脑子,还想破你家道爷的道心,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玩意儿”。年轻修士恶毒的怼了回去。

  能修炼到这个妖丹无暇的妖族都是天资卓绝之辈,且有大机缘随身。从智慧层面上来说并不比人类差什么。只是实在学不来人族的油滑和狡诈。见这小子居然敢在自己面前这样放肆,恨不得立刻杀了他便道:

  你师父醉老鬼虽然是天下第一,可是也不敢这样和我说话。我好歹也是妖族妖王之一,你何敢如此无礼?妖王气的大声咆哮着。

  妖王若不是碍于誓言早就冲出来把这嘴贱的小子撕了。

  年轻修士名叫刘病蝉,昆仑掌教醉道人云念卿的大徒弟。在昆仑派是出了名的嘴臭,不管不顾。想说什么就说什么,说出的话也从来不经过大脑这个思想密集的地方。在门派中被称为话题终结者。比如,某师弟见他在找晾在外面的衣服就告诉他,昨晚我见天要下雨,就帮你把晾在外面的衣服收回去了,有时间你自己叠一下。正常人都要说声谢谢,可是这家伙就会来一句:“如果你死了,我还要穿潮湿的衣服?”

  见到师父拿着酒葫芦喝酒总要嘀咕一句“早晚喝死你”。师父在他小的时候还为此揍过他不知道多少次,可是见他长大了还是这个鸟德行也就听之任之了。

  好在同门都知道他嘴臭,不真的和他一般见识。而且为人古道热肠,为人并不坏。同门有事只要力所能及没有不出手相助的。事情往往就那么顺利的结束了。

  这次来黑风岭全因小师妹方执中了剧毒,需要火鸟的内丹和鲜血做药引才能起死回生。便冒着生命的危险来到这片人类修士的禁地。若不是因为这张臭嘴,见到的人都要夸赞道:“不愧是天下第一派的弟子,果然气度不凡。”

  若是一般人见到妖王不追自己早就逃之夭夭了,可这个家伙唯恐天下不乱道:

  “我师父如果在这里,怕是你也不敢这样跟我说话。不然我师父不止是要把你的熊掌斩下来下酒,就是你那两颗熊蛋也是不保,你信是不信?”

  妖王听到这个人族不但不如何惧怕自己还敢出言侮辱,更是火冒三丈。

  妖王开始的时候发现这个人类小辈进入自己的黑风岭并不如何在意,以为是哪家的无知膏粱子弟来这里历练一番的,回去家族也好吹捧自己多么的了不起,进了黑风岭还能活着回去。将来无论是行走江湖还是进入庙堂都是不轻的一笔履历。本想就让他待几天走了就走了,省的打了小的出来老的平添许多麻烦。

  没想到让他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三天的时间差点灭了七个族群。把整个黑风岭闹得鸡犬不宁。很多族群的长老都来自己这里告状,只是自己现在画地为牢在此有苦说不出。出不去呀。

  想了想还是用计谋除掉这个人族小崽子,毁了他的道心。可是刘病蝉并不上这个当。

  眼看自己拙劣的计谋没有起到任何作用,还被人叫了声畜生,立时坐不住了一声狂吼道:‘巧言令色之徒今天就算破了誓言也要斩了你这个人族小崽子,看你家大人还能奈我何?你师父就算是天下第一也不可能时时护在你的身边。

  妖族最恨得就是人族修士心口不一的嘴脸。一会称兄道弟,一会为了利益背后捅兄弟刀子。

  更受不了的就是有人叫他们畜生。他们修到化形境界的时候基本都会打碎横骨,重塑灵体,一般都会选择人身。不仅仅是因为人类的身体有更多的奥秘,而是更加羡慕人类拥有的智商。

  很多时候妖族也搞不明白是怎么回事,自己明明化形后从里到外都和人族一模一样。怎么人族修士就可以肆无忌惮的做出违心之举,道心却毫不受影响?

  不等妖王说完刘病蝉就知道坏菜了,就把体内的所有灵力灌入到脚下的流光飞剑之中。剑光的速度立刻翻了一倍向着森林的边缘地带飞去。

  可是妖王必定是妖王,怎么画地为牢也整整比刘病蝉高出来一个大境界。随手一击的速度就超过了流光,朝着刘病蝉的后背击去。

  刘病蝉在黑风岭本来就被压制,还受制于比妖王低了个境界,怎么躲闪白光都仿佛在他身上做了卫星定位,欲杀之而后快。

  这时一片树叶从天边缓缓飞来,穿过了不知道多少层的空间一下出现在了光影之前。挡住了这丛林深处的必杀一击,树叶也化成粉末消逝在天地之间。

  同时还传来了一道柔和的声音:“妖王何必和一个小辈一般见识,凭白的掉了身价。”

  眼看自己的攻击被树叶给抵消掉,熊王暗自懊恼。虽然知道这只是自己随意一击对上了对方的神通之术,但是一些不明所以的吃瓜观众还是会装模作样的来一句:“黑熊王也就在他黑风岭称个王抖抖微风而已,可是还是比不得我当代‘兵主’的一片叶子,不然为何不敢踏出黑风岭半步”?如果他真敢出来,怕是兵主晚上就能吃上千年熊掌了。

  事实上兵主镇守北疆将近甲子岁月,两人斗法的次数不下十数次。虽然每次兵主都能凭借奇门遁甲和并发谋略胜出一线,但兵主知道自己的修为还是要弱胜一丝。

  比如第一次两人斗法的时候黑熊王明明在实力要压过兵主半筹,可是兵主靠着奇门遁甲之术愣是让黑熊王的大部分攻击都落在空处。根本碰不到兵主,等到他耗尽体力。兵主一出现他就自动认输了。

  奇门遁甲和兵法谋略都是以弱胜强的东西,但是总有个极限。虽然每次斗法的时候是能够胜出,可往往也要付出一些不小的代价。

  随着这些年兵主不断地修炼,他的实力已经有了巨大的变化。单纯境界上就已经稳稳超过了熊王半头。所以熊王就更没有办法取胜了。只是虽然兵主修为胜过了熊王,可要想斩杀这头大妖还是力有未逮。好在开始的时候两人就定下规矩每次输掉斗法的人都要画地为牢,五年不得出山。保护了一方天地的同时也让兵主省去了不少的事。

  妖族虽然都是些饮毛茹血之辈,可是只成化形后都极重誓言。说过的话往往比人类要信守承诺,宁愿吃亏也不肯自食其言。这次年轻修士就是钻了黑熊王小败这个空子,才敢深入黑风岭‘采药’。

  看到兵主拿辈分捆绑黑熊王,黑熊王却也不肯上当‘哼’了一声不削道:“你们人类虽然自诩比我们妖族聪明,可是也尽都是些小聪明而已。下次若是在下能侥幸胜出兵主半分,就算追到天涯海角也要灭了这个小崽子。”

  兵主打个哈哈笑道:“等胜了韩某人再说吧”!

  趁着兵主和妖王斗嘴的功夫刘病蝉鸡贼的把拿在手中的替命‘稻草人’悄悄的放在了腰间的百宝囊中成功的冲出了森林。

  刘病蝉刚刚放松了一点点神经就突然感觉到背后有古怪。刚想转过身就被兵主‘啪’一巴掌拍在了后脑勺上面,愣是给这个修炼到无漏境界的年轻修士的脑袋砸出来一个大包。

  “要不是看在你师父曾经对我有恩的份上,老子说什么都不会救你这么个遭天瘟的蠢货,欠你师父的人情算是让你这个小崽子给糟蹋了我都替你师父不值”。兵主收回手后插在袖子中缓缓说道。

  “下次再敢胡乱闯祸我可就不管了哈”。兵主再三嘱咐。

  “我的韩大兵主呦,你能舍得让我这样的人族修士中的翘楚被一个黑瞎子精给祸害死吗?将来你们这些老的老死的死。不还得我们去镇守域外战场?”刘病蝉开始发挥自己不要脸皮的大无畏精神。

  刘病蝉继续不要脸道;“只要让我没事就去黑风岭转悠两圈,最多三年,我就可以突破金丹无漏之体达到元婴外化的境界。”

  听到年轻修士胡说八道,把这个救命恩人气的半死。“放你妈的p,老子肯定比你这个嘴贱的货活的长久你信不信?说不定哪天老子就白发人送你这个黑发人。你这种贱人怎么没被你师父打死?如果都没有个规矩,可以随意乱闯妖族禁地我早特娘的超过你师父醉老鬼成天下第一了。还特么等着你吗?”

  兵主见这个嘴贱的货不知好歹就出言讽刺。

  刘病蝉见自己成功的恶心到了兵主就不再多话。

  “没事不可以再来黑风岭,再来别说老黑瞎子要弄死你,他不整你,我都饶不得你”。

  看到兵主的样子仿佛不是作伪,刘病蝉也不敢多嘚瑟。只能悄悄来了句:“反正该凑差不多的老子都凑齐了,请小爷来小爷也不来了。”

  说罢架起流光剑,一溜烟跑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