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风华1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风华1

陈青丨

  • 玄幻

    类型
  • 2020.09.16上架
  • 0.63

    连载(字)

12位书友共同开启《风华1》的玄幻之旅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序章·命运

风华1 陈青丨 9672 2020.09.14 20:20

  除人族外,异族相亲在六界内并不受认可,并非只因无法繁衍一事,而在其会伤及当事人的根本——精、气、神。

  但总有人不顾一切也会相爱的。于是他们发现了,异族并非无法繁衍——虽然概率极低,但所孕育出的,却是天纵奇才。八十年前鬼界第一人便是拥有魔族血脉的魔鬼撒旦,而此子心性大异常人,善恶不定的同时四处游走,而比起善行,诸神更在意他的无恶不作。但即使遭到众神围剿,他也因天赋·[转生]可以再度复活。

  [天赋]与[权力]不同,并非自出生起便有的,它们往往在成年前后才能[觉醒]。而[转生]天赋是六界内第一个可以复生的天赋。

  此后异族相亲是为大忌,所诞子女,若不能定其心性,有义务被众神照看。

  “烈!”白抵住烈的手腕,打断了他的蓄力,“不,不是的,我能感觉到,他是在尽力克制自己。”

  只见那婴孩初生,便皱起眉头开始奋力抽取其母身上的灵气,几个呼吸便成长到三四岁的样子,大张着嘴咬紧才生出的牙口,由于眼睛尚未睁开,除了母亲,没人能将那强取豪夺下的扭曲表情反归为抗拒克制。

  感应到白体内的灵气即将耗尽,烈再次抬起手。

  “白。”烈轻声道,不允许白再阻挡。

  而那婴孩不知是否感受到了不对,他松开双手,主动从母亲身上落下。

  在触碰到身下土地的一瞬,整颗星球聚缩为星核,融入他身体中。

  婴孩睡去了。

  故事,便由此开始。

  ……

  “就到这儿了吧。”烈用指尖将身下传送阵的一条纹路划断,起身问道。

  白将怀中的原寒交予烈,封五感而凝神,探测到南方向上的灵气浓郁度已有了“阶梯”递增之象,便道:“可以,用不上半个时辰便可到临界了。”

  却只见白话音未落,猛地向东方树丛中甩出了一颗冰晶。

  “阿弥陀佛,二位施主,小僧并无恶意,小僧是来救人的。”和尚反应虽快,冰晶还是在秃头上跳了一下才被他抓入手中。

  白看着和尚头上慢慢隆起的一个包,终究没那么生气了,但还是喝道:“臭和尚,跟踪我们一路了。”

  却只见和尚施了一礼:“阿弥陀佛,女施主,和尚不臭,和尚洗澡。”

  “臭和尚!”

  “和尚不臭,和尚干净。”和尚无可奈何地摇摇头,将目光转向烈,面容又肃穆起来:“小僧方才只见一颗荒星化作能量融入小施主体内,可是如此?”

  烈与白对视一眼,又将原寒交予白,走到白侧前方冲和尚抱了一拳,道:“阁下既已看清了,却是有何来意?”

  “阿弥陀佛,小僧不免想要知道此子的天赋。”和尚放下按摩秃头的右手,指了指白怀中的原寒。

  烈皱眉:“可有还价余地?”

  和尚摇了摇头,却一思索间,又道:“阿弥陀佛,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不但可帮二位拦截追兵,更可传授小施主佛法一套。”他又大善地指划起来,“莫说佛家的大挪移术,便是那六道轮回术,甚至是佛祖的大日如来掌,包教包会啊!”

  “听闻常人修习三者分别需要十八年、一百零八年、一千八百年。”烈向和尚询问自己所闻是否属实,得到“正是”的回答后便大笑一声,“好!大日如来掌!”

  “阿弥陀佛,施主当真狡猾。”和尚微笑叹气,“但其实只能选择大挪移术的呀!”

  和尚探指而出,白怀内的原寒竟被其硬生控起,摄到了自己手中,同时烈已经一刀劈下,斩在了和尚头顶浮现的法相金身上。

  但和尚只是感应着原寒的天赋,他所能探查到的先天觉醒的天赋中,能毁灭星球的力量只有一个——[众生之敌]。

  和尚抬起头,叹了口气郑重地看着二人说道:“想必二位早已探查过了,众生之敌,可并不会是一个好名字。”

  “难道佛家觉得人性本恶不成。”白冷声道,三人所处空间的温度降至负数。

  “阿弥陀佛,此言差矣。小僧此番不光是为天下苍生,也是为自己着想,还望二位谅解。”

  “此佛心是为[佛法无惧],令其沾染佛性的同时,也可镇盖住他的第五天赋·[众生之敌]。而其中的大挪移术,何时能领悟,便看缘分了。”和尚从袖中摸出一枚佛印状物,印在原寒眉心后,便又使原寒落入白怀中。

  而言未毕时,和尚已低眉,又叹了声,阿弥陀佛。

  烈折身而返,与白一同探查了一番孩子的身体,确是本宗佛心无误。

  “却不知你此番相助是为何意。”白收起寒气,不解道。

  “无意。”和尚摇摇头。

  至此,两人已对和尚的身份有了个不确定的答案。见孩童并未有事,烈便收刀而立,即刻还了一礼,白拉了下烈的胳膊便向南方飘去。

  但她同时注视着仍然低眉立在原地的和尚。虽是帝者,但灵、气、神远超1024级的自己,方才应对被跟踪一事,却并未将冰晶压缩至针状,已是奇怪;和尚没有躲,更是奇怪。

  “佛门中人不应能轻松谈起‘大日如来掌’。”烈折身追上时说了一句,也是面容严峻。

  白并未应答,点点头,回过身不再看和尚,与烈一同加速离开了。

  “保重。”和尚望着白的背影,似是自语。

  和尚走到二人方才位置蹲下,将被烈划碎的部分用手指一抹,便修复了传送阵,接着转身,腾空而起,直入瀚宇。些许颜色各异的光点从北方闪烁着接近,和尚眼中倒映的光点愈来愈密集,直达到他应当出手的临界点。“这一世……你名为白么……”他呼出胸中浊气,喃喃着推出右手。

  炎火升起,掌印脱手而出,迎着北方暴涨而去,三息之后便已障目,无边无际。五息已生出了压制万物之势,一往无前,紫赤金明。

  大日如来掌。

  但并非所有人都会折身躲避。掌印一处忽然鼓胀着由金红转为焦黑,接着一道人影从此处喷出。男子身形稍顿便转向和尚,双目炯炯地将手中的屠龙刀举至背后,不见其如何虚空借力,呼吸间已将全身气力蓄满袭来,同时暴喝道:

  “如来!”

  屠龙刀的斩击被和尚身后浮现的法相金身接住,帝释天看着面无表情的如来,冷哼一声后收刀而立——此刻他只恨手中的不是屠佛刀。

  “你可是已知那异象为何了?”

  “阿弥陀佛,乃是魔神降世,不过我已将佛心种下了,不必担忧。”

  “魔神?”帝释天眉心拧在一起,并没有很快想通,“可是魔族与神族所生?”

  “正是。”

  “可有和撒旦的[转生]类似的天赋?”帝释天反而是好奇多一点。

  “[不死]。”和尚将探查到的天赋说出。

  帝释天再次愣住了。直到如来身下一层层铺展开的法阵开始旋转,才道:

  “此般人才,即使是你,也当乐意将他收入门下才是的。”

  和尚摇摇头:“若为自由故。”

  阵法的微光中,和尚消失不见,帝释天只得叹了口气,“真好用。”他摇摇头,便架起遁光离去了,和尚挪移前收敛自身气息应该是又去偷偷观察什么了,本以为自己会是最快的一个了——唉,得想办法从他那学到大挪移术才是。

  {临界}

  雨成长到彻底掌握了权力[命运]之后,也曾想要获知烈的信息,却发现此刻的自己,对于[命运]这个空前绝后的权力而言,方才进入真正的成长期——她只能看清从今开始的、所遇之人的命运。而她成神,需要遇见所有人。

  可愈是一个人行走,愈会怀念曾经师徒三人的修行。这么多年,她一直在后悔,即使是在烈从死海中将她救起之时、在烈随命运不知会落得何种结局之时,她也未曾表白过心意。

  直到如今,到那星辰闪烁的一瞬间,她才再次感受到烈的气息,同时也了解了所有。

  ——————————————

  此刻,是一占满整个视界的折跃门挡在了前方。

  而挡在二人身前的,是烈的一位故人,雨。

  烈看着与雨随行的三人:一块黑炭站于最前方;雨身侧是名异服女子;折跃门则是雨身后那名男子的手笔,他甚至左手拿着灵果在吃,注意到烈的目光,忙将灵果收起,从身后折跃门内掏出一个“非战斗人员”的大牌子。

  “烈。”雨并没有等烈先开口,她看着烈,笑道。

  “雨……”烈确是故人久别重逢的语气,可他却并未认识到,此刻他的声调中已有了一丝愧欠。

  “烈,我真的曾以为,你死了的。”

  “你这些年怎么样。”

  “过得还好吗。”

  白的手搭在烈腰上。虽是医者,白的寒气亦非只用来麻痹消痛的,便如此刻的烈,明知她没有使用寒气,却仍觉腰侧似有凉意涌入。

  “很好。”烈颤了下头,说道。

  “我可并不好。”雨忽然收敛所有笑意,同时阿卡德门已经冲了出去,他的身上生出了一层漆黑的骨质。

  两声爆响同时传出。一是阿卡德门虚空借力冲向烈的足音,一是烈被阿卡德门奋劲撞开之声。

  阿卡德门微垂头颅,眼睛向上凝视着烈:“素闻‘烈,神勇’,但您在这种状态下能坚持多久呢?”

  以烈的身体强度,本无这种可能才是,只因他在阿卡德门发起冲击时,同时受到了特莉娅的攻击。

  而烈也瞬间想明白了这一点,他在阿卡德门冲击之时失去了对灵气与魂力的调控能力,便无法使用[权力]来对抗,更为致命的是,他甚至连[天赋]都被禁用了。

  如果没猜错的话,这封禁天赋与权力的能力,恰恰是雨身侧那名女子的[天赋]以及[权力]。

  特莉娅浑身一震,踉跄了下几乎坠空,不等她重新凝聚灵气,烈微一皱眉,继伴生·饮①之后,他又崩碎了自己的第三天赋·猎物者②。

  特莉娅猛地双目圆睁,巨大的反噬由她心中炸开,被随手将牌子丢入身后折跃门的贪狼接入怀中。

  在此之前,在每场战斗皆以完胜告终时,每增加一场漂亮的胜利,特莉娅内心深处反而会堆积一点不安,不应该有完美的天赋或者权力,可她的[封镇]与[禁]配合队友往往可以在对手反应过来之前碾压完毕,连胜之后的不安并没有堆砌为恐惧,反而成了想知道如何才能对付自己的渴望,未尝一败的人开始祈求失败。

  阿卡德门的黑色骨质,特莉娅是知道的,那是他的伴生。眼中烈崩碎的骨质,想来也是伴生,回想起自己受到的两次冲击强度……那,他应是先自爆了伴生和……天赋或者权力?不,应该是天赋,天赋可以有多个,权力却不可能……

  也就是说,自己的[封镇]与[禁],是会受自爆权力或天赋打断的,甚至伴生也会影响到自己。

  但他为何如此果决?是的,是了。那个人有必须前行的理由……

  但也许……也许……自己可以在更为关键的时刻出其不意的控制一瞬、但只是控制一瞬,便可以避免这种反噬,也能让对手以为是自身问题——

  贪狼觉得从背后托着人实非上策,便一抖,换了个公主抱,“果然,轻松多了。”看着安然昏过去的特莉娅,贪狼满意的点点头。

  第二天赋·[暴君]和权力·[毁灭]被附加到烈身上,烈挥臂将阿卡德门砸开,便直冲向那控制折跃门的男子——烈还并不想与雨对决。

  可对于雨来说,阿卡德门争取到的一瞬间,便足够了。

  雨指向烈身后——趁烈被缠住的同时,她那命运的丝线亦缠上了白。

  烈身形消失,再现时已扼住了雨的颈。

  第一天赋·[瞬移]。

  “雨!”烈冲雨吼道,眼神中半是不解、半是威慑,他此时虽还未想清楚,可潜意识中,他的眼中亦有了几分祈求——祈求雨可以放过白、成全自己。

  “烈,我万万是没想到的,她居然已经生下了你的孩子,”雨嗅了嗅——烈身上,曾经熟悉的味道,也已经因那个女人消失了,雨眼中的渴望更明显了,“烈!今日绝无善了!”

  金红色的光芒从雨身上绽开,她将“身躯”“天下第二”的烈硬格挡开!

  能做到这件事的,只有天下第一。

  烈周身气息静默了,他[锁定]了雨,道:“你对师傅做了什么。”

  雨耸肩:“交换。”

  “没有人会用自己的全部能力交换!”烈向雨逼近,他每跃一步周围的星空便暗去一分,直至消失。如果没有得到满意的答案,迎接雨的将是烈的第四天赋·[在劫难逃]。

  “复活白也不行吗。”

  在白的观感中,自她的寒气没能挡住雨的丝线起,她便融身于比此刻所处的星海更为浩瀚的“命运”中,雨将意念落在她的身上时,她便被雨从所处的世界中剥离,被封在雨所掌控的一个“绘图”中。

  愤怒来不及升涨,便随黑暗隐没了,烈回首看向已经失去意识的白。

  白死的时候烈还以为是雨骗自己的幻术。没想到真的死了。

  帝者,千古一帝,在[命运]面前如此脆弱。

  但烈紧握的手的温度、甚至白的身体机能,都在正常运转,这个从兵冢中走出来的男人,终于是说道:“我想不通。”

  雨戳了戳身后的贪狼,贪狼愣了下,看向她。但这只仰颈的天鹅只是盯着烈。于是贪狼收了天赋,通往临界的结界显现出来。

  天鹅又戳了戳他。

  贪狼挠挠头。面前这个男人的强大是毋庸置疑的,但她只会更强——唉,走了,你说你们故人久别重逢,爆了人家一身装备和技能,岂非更让人难生好感?

  贪狼看着雨盯着烈的目光打了个寒颤,摇摇头,抱着昏迷的特莉娅来到重伤的阿卡德门身旁,划开一道折跃门,先是顺脚把阿卡踢了进去,自己再抱着特莉娅跃入其中离开。

  “我爱你。”雨对烈说道。

  烈猛然看向雨,却只得见她眼神温润而冷冽。是了,当自己跟从莲开始修行之时、当自己与雨终于度过了冷战开始以师姐师弟相称之时,当自己这个从兵冢出来的孤儿问她有没有青梅竹马,她说有,是个憨憨、笨蛋、大傻子时,当自己在神界北方的死海之下拯救雨时……自己是……失去了……拒绝她的权力的。

  如果当初从魔界出发时,不是决定的先去神界……

  “雨,你可以看我的记忆,我知道你的[命运]可以做到的……”

  “不可能的,”雨打断了他,“我知道的,一旦了解你们的故事,我会放过你的,我知道这一点,所以我不会看的。”

  雨笑道:“烈,我不曾想放过自己,现也不会放过你的。”

  此刻的烈该怎样做呢?

  抱紧白祈求命运女神会放过自己吗?

  不。

  烈将原寒丢入自己的“世界”③中,用残余的伴生将白固定在自己背上,他走向雨,洒然笑道:“雨!”

  他明白,自己毫无胜算的了。但——

  奈何!

  “今日你不来,便不会有其他人来。”

  “是你要来,是你要杀她。”

  “我认识的雨,豪杰、不羁却端庄。”

  “何至于此。”。

  雨没有说话,只是双手触向烈的面庞,他是笑得那么开心……

  他怎敢和别的女人一起,却笑得那么开心!

  雨盯着烈的眸子,但是没有用的,他的眼中只有那令她失望的、嫉妒的、愤怒的——坚决。

  雨将烈推开,她望着敢爱、亦敢不爱的烈。

  狂热焚成灰烬,目光如渊如海。

  她知道,自己输了,但是,不会有人赢的。

  “你知道该怎么做的。”

  “我知道。”

  “我要你死。”

  “简单!”

  雨猛地伸手。

  2000……1024……512……256。

  帝、皇、王,烈心里算着,还好,魔帝变成魔王啦。

  128……64……32。

  灵、虚、子。烈感到自身失去了遁光,但此刻自己还并没有用瞬移来调整身形浮在虚空中,也就是说……她还会继续。

  16……8……4……2。

  者。将。师。士。烈浑身颤抖着,他甚至感到自己的肌体缩水了,此刻的他甚至不如初生时便是魔子的自己有力!

  烈消耗大量魂瞬移到最近的一块陆地,浑身大汗的他撑在地上大口喘气,此刻的他,已经没有办法在虚空中用灵或者气生存。

  雨落下神体,足尖点地时已在[命运]上将莲的力量还了回去。

  却看到烈见自己来了,竟又想强撑着站起来。无需动作,雨只是气场展开。

  重压下的烈四体投地,他的身躯已远不如曾经强硬,渗出的血与汗流进双臂双膝下龟裂的土地之中。

  在雨掌握的[命运]中,每个人都是一个蓝点,而神魂,如果具象,同样是蓝色的,足见其重要性。

  即使是雨,灵、气、魂中的魂也并非只要对方自愿就可以吸收。她想吸取魂,必须付出同样的魂。

  也就是说,吸取烈的魂对她本身而言并无用处。

  雨的食指从烈的蓝点上拉起,扯出一条蓝色的线。

  她犹豫了一下。

  但只是一下。

  最后她的泪水随手指一起落下,雨的手指每降下一分,烈的头颅便压下一寸。

  但她又凄然笑了。雨付出所有关于烈的魂,来从烈那吸取到[命运]中的,却是他与自己的。不!我要将白的记忆吸走!

  “雨!”烈抬起头发出怒吼,怒目圆睁,那是她曾只在烈身后时才会听到的怒吼!

  雨手中的线断了。

  她付出自身一半的魂,从烈身上吸取了将近一半的魂。二人都失去了对方几乎全部的记忆,魂熔铸出的命运之线却在二人间缠得更加紧固。

  烈起身。

  “你要怎样做,复活她。”

  “她本就没有死,你要我怎样复活她,时间到了,她自然会醒的。”

  “多久。”

  “五十年。”雨,最后,最后,凝视着烈。

  五十年,从撒旦死去的第二年到第五十二年,为何你我一起修行了五十年,抵不过她?!

  “好。”必用不上那么久,烈默默起誓,目光,不曾移改。

  ——————————————————————————

  一个光秃秃的人影又杵在森林里,说光秃秃不是没有理由的,他是个和尚。

  和尚面上无悲无喜,心中也许云海翻滚。

  他淌下一滴泪。

  却不知是一泪为红颜,还是他秃头上的包疼了。

  ①:烈的“伴生”·饮,将法术伤害转化来修复伤口,否则叠加物理防御。

  关于伴生的想法可见导读的第8个问题.

  ②:没有“猎物者”是不可能走出兵冢的,可能也不可能成长为现在的烈。但他现在确实已经不需要不死了,不如一爆。

  ③详情见导读11.相比起储物装备优劣决定其间空间大小的设定,把装备设定成通往另一处的钥匙会否更“合理”一些。

  后文的“世界”将不再打双引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