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道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天仙(上)

道蝉 北海听冥 2614 2019.07.12 13:24

  一缕水烟悄无声息从门缝钻入,氤氤氲氲,少顷布满室内。端坐案前的云练轻嗅满室微寒潮气,若无所觉地继续看书。

  水烟如有灵性,在他身周缱绻不散,如亲密恋人轻抚他的鬓发面颊。他有些享受似的眯起双眼,忽却不轻不重哼了一声,释下书卷,抬眼向前。

  水烟应声凝结,交织出一袭青裙。若水的女子款款从中现身,笑吟吟地与他隔案相望。

  忽然她轻笑一声,若异花初绽,满室芬芳:

  “师兄可还在生气么?”

  她的声音于水烟中缓缓飘散,竟也如满室氤氲的水烟般飘飘渺渺,使人如临梦境,似乎清晰可闻,然若细细去听,偏又总有几许模糊之处,无论如何也听不真切。于是从清冷深处,更透出几许荡气回肠的媚。

  “没有。”

  云练却不为所动,两眼一翻,哼了一声。但无论是生硬的语气,抑或脸上挂着的表情,都清清楚楚传达出一个意思:口是心非。

  云水若又笑一声,两手托腮,撑在案上,明眸之中波光流转,悠悠道:“师兄既未生气,那么就青阙道友登门造访一事,想必是没有异议的了?”

  云练眼角一抽,蓦地拂袖起身,重重一哼。他沉默半晌,神色不善地看了云水若一眼,怒道:“那纨绔休想!”

  这反应十分新奇,至少在过去年间,云水若还从未见他流露过如此情态,好笑之余又有些甜蜜,即抬指轻点他眉心,道:“我开玩笑哩,师兄还当真不成?那青阙虽出身名门,人才天资无不是上上之选,但水若这颗心呀……”

  她以手指心,语气放缓放柔:“本是不大的,既已住了一人,哪里还容得下别人呢?”

  见云练神色稍有缓和,云水若即去拽他手腕,道:“时辰不早了,大伙儿都在等我们呢!再不去小心挨训。”

  “去哪?”

  云练愕然回应。他本就是做做姿态,云水若既已服软,他哪有不顺坡而下的道理。不过心中虽有疑问,他依旧由云水若拽着往外走去。

  云水若边行边回头道:“你真是闷得糊涂了,可算算今儿是何日子?”

  “今天……”

  云练念叨两句,脸色就是一变:“原来今天便是道会开幕之日!”

  “亏你还记得起来。”

  云水若嗔他一眼,趋步过院,往外赶去。

  行出院子,只见剑宗诸人均已到齐,前头立着白云仙。从他俩出现时引发的骚乱来看,显然诸人都在等候二人。

  白云仙看了眼姗姗来迟的两人,倒也未说什么,只道:“开幕盛典将于日升之刻举行,我等这便前去。虽说要等开幕次日,比试才会正式开始,但能趁机一览玉清门万载底蕴,开开眼界也是好的。”

  说话间,道道云气聚拢而来,云霞幻灭间交织成船,承载众人冉冉升空,向紫微宫飞去。

  作为赴会宗门,九霄剑宗住处就位于太昊峰后山,离紫微宫相当之近。一路行去,不时可见道道虹光从诸峰飞来,盘旋在紫微宫周侧,把偌大一座太昊峰也映得灿烂堂皇。那些是九宗之外的诸多二三流门派,因道会不禁观礼,便也拖家带口,前来道贺,或可趁机攀上高枝也未可知。

  云般静静悬浮在紫微宫前方。从此处向外望去,则可将诸峰间的万千气象一览无余。白云仙信手指点,将附近大有来历的门派一一说与门人知晓。

  “……那头异鸟上的,即是万仙岛一行。万仙岛名声虽赫,却历来神秘,仅有豢养的灵兽闻名天下。那头异鸟名为当扈,是天地间有数的凶禽,脾性极燥,至今也仅万仙岛一家有所驯养。”

  白云仙一指停悬于紫微宫侧方的一头血羽金喙、翼展几达十丈的巨鸟,简要提了几句,又遥指一旁一片奇光交织的云霞,道:“此为千幻余梦霓,乃混元派洛泽元君本命法宝。混元派修行之法独辟蹊径,善借法宝之力,门中真人无不是炼器一道的大宗师,此界通用的天罡地煞祭炼法,即为其祖一元道人所创。但凡混元门人,一旦本命之宝地煞圆满,渡劫成就天罡,其本人亦将晋升长生,个中玄妙,实非外人所能揣度。”

  白云仙几句说毕,又开始介绍下一门派。云练默默听记,直至她提及万剑阁时,他眼底倏尔掠过一线精光,霍然抬首,目光犀利如剑,刹那间跨越千丈,落在那身穿暗黄滚雷袍的青年男子身上。

  似感应到他灼灼的目光,那人缓缓转身,其势巍巍,竟如山重!他身量魁梧,面容方正,若斧凿刀劈,不怒而自威,虽修为未至,却已隐有三分掌天地乾坤的气概,正是万剑阁古玄。

  虽有云船宝华隔断目光,古玄依然感应到了那炽热目光来自何人,眸中即有精芒一闪,如剑匣开启,始出寒光。

  云练体内骤发一声剑鸣,浑身真元激荡如沸,几欲破体而出。他瞳心映过金银二色,若日月轮替,一缕杀机悄悄漫溢,不可遏制的战意则轰然升起!

  时至今日,他已久经沙场,可唯有同样专工剑道者,才会引动他身中剑意共鸣,由衷渴盼与之一战。

  突如其来的剑吟,令左近众人纷纷侧目。云水若一惊问道:“师兄?”

  此时云练已回过神来,瞑目吸气,再睁开时,双眼已恢复了清明。他微微一笑,道声无妨,再向那边投去一眼,方低哼一声,移开视线。

  云水若黛眉微蹙,顺他目光看去。她当即看见剑阁一行为首的周乂,一颗玲珑心儿一转,又发现了正望向此方、如岳气势尚未消散的古玄,唇角于是微抿,勾出个会意的笑。

  忽闻“当——”的一声钟鸣,响彻千里。

  钟鸣连响三记,整座昆仑已悄然静下。疾风骤起,浮云飞逝,云海边缘微微亮起片片红色。光影交织间,云海涌起波澜,极东方忽起巨浪,一轮红日冲破云海而出,携无尽磅礴之气冉冉升起,染透半边天际。随后数声清越长鸣响彻群峰,清唳声中,三头青鸾冲天而起,与日同升!

  青鸾羽冠鎏金,身湛青而尾七彩,所过之处如有虹相随,故传为天界神鸟,平素万难一遇,不想今日一次得见三头。太昊峰上,当即响起惊声一片。

  唯有凶禽当扈目露凶光,赤色双睛死死盯住青鸾,若非其主约束,怕是早已咆哮冲上,与青鸾一争究竟谁才是百禽之王方休。

  诸宾震惊未退,乍然又是两声巨吼,滚滚音浪只在瞬间即压下青鸾洒落的清越长鸣。两条黑影各自从太昊峰一侧卫峰跃起,稳稳落上云海,尔后竟踏着茫茫云海发足狂奔。

  此二兽身长三丈,肩高一丈,股后三尾,遍体紫金巨鳞,四蹄踏火,独角缠雷,青白双眸里不见瞳孔,唯有一片熊熊燃烧的碧焰!

  大宗门人自恃身份,小门小派中却也有见多识广之辈,见状就是惊呼:“是狻狩!”

  狻狩乃上古异兽,寿延千年,相传为太古龙子,遍寻九州,怕也寻不出五指之数,却在这里出现了两头。再有之前所见的青鸾神鸟,众宾欢喜赞叹之余,均觉不虚此行。

  但此五头神兽落在有心人眼里,意义又自不同。狻狩、青鸾俱是天下一等一的灵物,断难以力降服,玉清门虽说底蕴浑厚,但想要同时拿出五头,怕也是力有未逮,何况就在甲子之前、上一届道会中,还不见玉清门驯有此等灵物。而据道典记载,此等灵物素来只投显现飞升之象者,联系到玉清掌教玉玑真人自入道起始即崭露出的绝世之资、以及从十年前就开始闭关不出一事,虽说玉清门中从未流传出只言片语,但在有心人眼中,答案实已呼之欲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