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逍遥痣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青楼好热闹

逍遥痣 天上有点云 2531 2018.08.10 17:31

  汪景源本以为,算计汪风中就算不太容易,也难不到哪里去,谁知道此人竟是负责针对方家的总头领,如此一来,原先的计划根本就不能用,汪景源可不认为一个细作头子会栽在那点小把戏上。

  那么要如何对付此人呢,汪景源甚是忧愁。他一忧愁,整个回春堂如临大敌,生怕这小祖宗借着上次的贪墨事件再生什么幺蛾子,个个战战兢兢小心翼翼的应付差事,等了好几日不见这小爷生事,众人放下心来的同时又起了疑惑,不知他为何事忧愁,最后还是汪嬷嬷一拍大腿给了答案:“少爷初尝男女情事,莫不是还念着?”

  哦,众人一致认为就是如此。汪佩夏感叹一个好孩子就这么栽在美色上可不行,对汪景源拐弯抹角的教育了一通,最后还是对汪景源道:“少爷正是荒唐的年纪,去青楼也无不可,只是不可贪恋女色,坏了身子。”

  汪景源这几日故意把忧愁挂在脸上,就等着找借口出去,去那个被撵出去的大夫家探个虚实好进行下一步计划,谁曾想竟被人当成是想姑娘,着实让他哭笑不得。

  最后,被汪嬷嬷以“去好好玩玩”的名头轰出来的汪景源再次来到采芳阁,就是身边的随从换成了老六。汪景源十分纠结,他对女色真的不怎么感兴趣,就他来说,还是对学学医术、练练武艺更有好感。

  不过既然来了那就随便将就一晚上,汪景源吩咐老鸨给自己安排个安静点的包厢,正端着一盘点心边吃边看歌舞呢,老鸨很有眼力的把樱桃姑娘给喊了来。看着满面桃红的樱桃姑娘,汪景源觉得有点头疼了。好在这樱桃姑娘也是个有颜色,看出汪景源情绪不佳,她也不上前纠缠,只是在一旁给汪景源剥个果子、捻块点心、递杯酒水,多余的话一句不说,倒是让汪景源对她多了三分好感。

  青楼嘛,漂亮姑娘多,这漂亮姑娘一多,男人就难免拈酸吃醋,其实,这男人吃起醋来,有时候比女人还狠。

  汪景源所在的包厢外,有这么两位爷就为了一个头牌打起来了,两人互相揪着头发折腾的甚是厉害,两人带来的小厮也跟着上了手,一群人在包厢外打得热闹,老鸨忙着劝架,不过没人把她当回事,旁边还有不少看热闹的,总而言之乱成一团。

  在一片混乱中,一位锦衣公子被一脚踹进了汪景源的包厢,好巧不巧的撞在屋角一个花瓶上,当场昏死过去。

  看着昏死在地的锦衣公子,汪景源表示自己的头更疼了,为什么别人逛青楼摔过来的都是美娇娘,到了他这就成了个爷们?虽说看起来长得还算不错,但汪景源敢向祖师爷保证:就这位那一脸的易容药水,绝对不是个善茬子。

  汪景源不大想管闲事,不过这人眼见就要死在自己面前,自己好歹是回春堂的少爷,不管好像说不过去。他撇撇嘴,无奈的吩咐老六把人平放好,起身从腰间取出针囊,给那人施针救治。汪景源的医术这几年在汪风碧身边打磨的越发出色,等锦衣公子的随从找过来时,这位已经顶着半脸血污坐在那喝茶了。

  “公子!”几个随从冲进来,领头的毫不客气的抽出长剑直指汪景源,老六立刻拔剑相向,包厢里的气氛瞬间变得紧张。

  “放下都放下,你家公子坐那好端端喝茶呢,眼瞎吗?咋呼什么。”汪景源不满的吐掉嘴里的瓜子皮。刚才这位锦衣公子醒过来,见汪景源手里拿着银针,倒还算镇定,但说完一句“多谢小公子相救”就坐下了,还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喝,连头上的血污都不擦,看的汪景源脑门上青筋直蹦,只想给这家伙再来一针,让他好好睡一觉。

  持剑随从却并未轻易放松,他依旧盯着坐在那的汪景源,直到锦衣公子一句“放肆”,才收剑入鞘。锦衣公子道:“适才有劳小公子相救,裴某在此谢过了。”

  “谢的话,裴公子刚才已经说过了。汪某身为医者,治病救人乃是本分,当不得谢字。不过,裴公子头上的伤还是需要好好处理一下,毕竟,刚才汪某只是给公子做了一下简单的处理。”所以你快点走吧。

  裴公子笑了笑道:“汪公子小小年纪,却能临危不乱,实在难能可贵。”

  汪景源亦是笑眯眯:“哪里,汪某自幼随家母学习医术,再血腥的场面也是看过的,裴公子这点小伤实在没什么吓人的。”

  “汪公子觉得是小伤,裴某却不这么认为。不知汪公子家住何处,裴某改日定当登门致谢。”

  汪景源眯起眼睛。

  致谢?还登门?顶着一张易容的脸,你确定是要致谢?

  “哪用得着裴公子登门致谢?裴公子要是真想谢谢汪某,不如就把药费付了吧。”

  “呃?”锦衣公子端茶的手一停,老六和持剑随从的手一抖,旁边樱桃脸色一僵。

  “对啊,适才汪某为了救裴公子,用了祖传的药膏,虽说药膏珍贵,但与人命想必不值一提,但多少也值两个钱,裴公子如要谢,就把这药膏的钱付了吧,不多,黄金三两。”

  老六嘴角一抽,爷,你是给人家用了药,可那药恐怕也就值三两银子,您还真敢要。

  锦衣公子一手掩口轻咳一声:“朔毅,把药费付给汪公子。”

  那持剑随从黑着脸从怀里掏出个钱袋,锦衣公子双手奉给汪景源。汪景源随手扔给老六,一把将樱桃拉近怀里:“裴公子,时辰不早了,汪某现行告退了。”

  锦衣公子微微一笑,示意汪景源自便。

  等汪景源几人离开,朔毅对锦衣公子道:“爷,这汪家小少爷医术不错,行事却未免太过随性,您确定要继续接触他?”

  锦衣公子道:“谍影坛盯汪家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从总堂道分堂都安插了人手,唯有汪风碧的玄武堂我们还没有插进人,这汪风碧的养子是个好的突破口,平日里他跟在汪风碧身边我们无从下手,现在不借机接触一下,还等什么?再说,我看这个汪景源年纪虽小,心眼儿却不少,与他接触还需小心些。”

  朔毅口中应是,心中却不以为然,一个毛孩子,纵然已过舞勺之年,还能再自家爷面前走几遭不成?就因为对汪景源的轻视,朔毅日后被汪景源收拾的一塌糊涂,那时他才后悔:应该早听自家爷的话!

  这边汪景源搂着樱桃离开包厢却并未回房,他命老六叫了一辆马车,带着樱桃离开采芳阁去逛夜市。

  樱桃自进了采芳阁,还未被允许离开过,这还是头一次被客人带着出来玩,看着满街人来人往十分兴奋。汪景源带她进了一条小巷,整条巷子都是卖各种特色小吃、小首饰玩物的摊子,二人从巷子的一头吃到另一头,十分开心。

  玩了足足大半个时辰,天色愈加浓重,汪景源看樱桃脸上已带了倦色,就对老六道:“去叫辆马车,我们回去。”

  老六领命而去。汪景源在一个摊子上坐下,给樱桃要了一碗酥酪,自己则要了一碗醪糟端着慢慢喝,远远见老六领着马车过来。汪景源从袖中抽出一块手帕擦擦嘴,随意的将手帕团了团往后一扔,揽着樱桃走向马车。

  没人注意到,汪景源扔出去的手帕被抛到了摊子后的一户人家院里,那户人家,正是前不久被汪景源废掉双手撵出去的大夫——乔安的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