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逍遥痣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从天而降的徒弟

逍遥痣 天上有点云 2004 2019.03.15 23:29

  对于陈星雪能把出蛊毒,方谨怀一点都不惊讶。这位老友医毒双修,早已是登堂入室的境界,方氏蛊毒纵然稀奇,要想瞒住他还有些难度。不过,方谨怀也没想到陈皎仅凭简单把脉和几根银针就如此确定。“看来老药罐子的医术又大有进益啊。”方谨怀暗道。

  “你可还记得我那早逝的夫人?”方谨怀沉声道。

  陈皎一愣,随即拧紧眉头:“我记得尊夫人去世时十分突然,这……”

  “内子当年是受了重伤才会早产,也因此才导致了三儿胎里带了毒。至于这蛊毒,与当年旧事似有些关联。可要紧么?”

  陈皎沉吟片刻道:“这蛊毒颇为奇怪,我也从未接触过,要想彻底了解还需仔细探查研究一番。但所谓‘福兮祸所依’,我刚才简单为三公子试了几针,发现这蛊毒似乎对解三公子的胎毒大有裨益。”

  这倒出乎方谨怀所料了,他紧盯着陈皎道:“药罐子,这话不是说着玩的,你可确定?”

  陈皎闻言倒没有什么不满,在他看来,方谨怀自夫人死后就一人照顾三个儿子,即使有小厮丫鬟婆子奶娘帮手,那也是极为辛苦的。他认真回想了适才把脉的结果,肯定的回答:“这蛊毒甚是奇怪,刚入体时应该十分凶猛,到现在已是偃旗息鼓毫无动静了。它虽无动静,但三公子体内的胎毒数年来已经成了气候,这蛊毒与胎毒已成胶着之势,我再下点功夫,可以一举将胎毒拔除,可就怕……”他看向方谨怀,“就怕拔除了胎毒,这蛊毒没有了压制,在三公子体内肆无忌惮,伤了三公子。”

  方谨怀在院中不停踱步,足足过了一柱香的功夫还没停,陈皎看的眼晕,皱眉道:“你驴拉磨呢?别转了。”

  方谨怀停步道:“那是我儿子,你还不让我着急?”

  陈皎对天翻个白眼:“知道,这不是还有我吗?还能让三侄子出事?”

  他这声“三侄子”一出口,方谨怀“噌”地从院门口冲到陈皎面前:“你有法子?”

  陈皎擦了擦脸上的唾沫:“给三侄子拔胎毒这事不能拖,但也不能太快。这胎毒跟了他太久,拔的狠了势必伤身,需得边拔毒边养身子,等毒拔完了,身子也养好了。当然,这期间蛊毒我也会紧盯着。”

  方谨怀道:“我不懂医,你就直说,有几分把握?”

  “哎呀,三侄子的身体弱,这平时小病小灾的恐怕是少不了的,得慢慢来。至于几分把握?那得看情况,六七分总是有的。”

  “那得需要多长时间?”

  “这,这可不是一天两天能弄好的,最起码的两年,最好不要在这里,这边气候太过干燥,不利于恢复,而且有些药材在这里也找不到。”

  “成。”方谨怀一槌定音道,“你带三儿走,去合适的地方养好了再回来。”

  “哈?这么痛快?”陈皎道,“那你需得好好挑几个护卫跟着,你家三公子可娇贵得很。”

  “不必。”方谨怀心中突然冒出个早就想好、却因为种种原因又放下的念头,“让三儿拜你为师,如何?”

  陈皎笑道:“我听你说,你家三公子是个极聪明的孩子,又是这么个年纪、这么个身体,想必你府里的人是极为宠溺他的,这平日里上房揭瓦一点都不稀奇吧?拜我为师?你是想让三侄子气死我不成?”

  “不会,我会开祠堂让三儿拜你为师。”方谨怀郑重其事。

  饶是陈皎一向定力过人,也是吃了一惊。

  方氏族规严苛,族中子弟必须修文习武,即便方清笑明面上不怎么动弹胳膊腿儿,但还是跟着上过族里的学堂,正儿八经的读过书习过字的。说起来,方氏请的授课先生便是他们这些孩子拜的师父。但这不过是西席,只有在授课期间才有权利管教他们,教完走人后再见面学生还是要唤一声“老师”,但已无管教之权。

  开祠堂拜的师父就不一样了。按方氏族规,开祠堂在祖宗面前拜的师父就是学生的第二个爹娘,师父得像对待自己骨肉一般教养学生,学生也得跟孝敬自己爹娘一般孝顺师父。他日师父归西时若无子孙送葬,学生披麻戴孝自不必说,还得去摔那瓦盆,以子孙的身份为师父送葬,从此跟师父姓,与方氏再无瓜葛。

  陈皎四十来岁了,仍是无妻无子。是以,方谨怀提出开祠堂拜师,基本上就等于将方清笑过继给陈皎。

  陈皎知道方谨怀一直将方清笑带在身边教养,只当他将这个儿子当做眼珠子,如何能同意开祠堂?

  “你不必顾虑。”方谨怀正色道,“你来之前,他们哥儿仨一同出去办了趟差事,差点把命丢在沙漠里,回来了也没个消停。如今方氏内部十分混乱,正是多事之秋。三儿与崧骏有容不同,他太过调皮捣蛋,身子又弱,难保有个心眼儿小的打他的主意。”

  陈皎自然知道方氏的些许纠葛,但他没想到已然威胁到了这个还不到大人腰高的小娃娃。“你如此信我,我自然是没话说。这孩子看上去极是聪明伶俐,我从心里喜爱。可这孩子是否愿意?你总要问问吧?”

  方谨怀一挥手:“你放心。”

  果然,不过一日,陈皎就接到了方谨怀的通知,方清笑同意了,三日后乃是大吉之日,宜拜师。

  陈皎大喜,他喜欢孩子,但膝下空空,如今这个徒弟在自己百年之后便是给自己摔盆之人,让他如何不喜。

  只是欣喜之余,陈皎又多了两重心事。一来,他从未教养过孩子,实在不知从何处着手;二来,他此次前来只为行医,压根没想过能多个后人,这拜师之后的礼物自然是没准备的。陈皎翻遍全身,好容易才翻出一包金针,这是他惯用的针。

  把这个送给那孩子,希望他能够继承我的衣钵,做个好大夫。陈皎如是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