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无尽天机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黑色都市 崩塌与······“殉爆”

无尽天机 东海孤鳞 3895 2018.07.12 05:10

  战衣被强制关闭了侦察系统,任云生只能借助肉眼观察。他无法一窥全豹,但仅仅是所能看到的景象,就已经让他心惊不已。

  巨大的沙砾头颅在其后赫然而现,阔口如门,双眼似钟,呼吸间狂暴的劲风激荡咆哮。滚滚沙尘下身躯若隐若现,似乎是天神坠落在凡间。众人攻击的不是怪物,而是一位陨落的雄伟神明。生物本能对庞大的恐惧令任云生不禁打了个激灵,与对方相比,说他是一只小小的甲虫都是不恰当的夸赞。

  他甚至不如沙人的一只眼睛大。

  任云生无暇多想,忙稳住身形以防被狂风吹得偏离路线。将仅剩的能量尽数送入推进系统,直直地冲向那城门似的阔口。就算对方真的是一个神,他们现在也必须弑神!

  郑吒听到战衣划破空气的尖锐爆鸣,抬头看去。他当即大惊失色,痛声骂道:“我日!你他妈想干什么!”

  看着黑洞洞的口腔,任云生深吸了口气大声喊道:“郑吒!帮我砍开······卧槽!”一只巨手倏然拍来,将正欲停下的任云生狠狠地打入口中。

  “你想送死吗!”郑吒脚下趔趄,摔了个结实。当初打巨大关羽,现在打沙人,两次都是面对这种巨大到让人绝望的东西。可上次还有零点、张杰等人为他掩护,这次只有蜘蛛侠一人。但郑吒依旧义无反顾,连滚带爬地缘着巨大手臂飞速爬升。如任云生所想,他真的是个天才般的战斗家。仅仅一个念头闪过,郑吒就明白了任云生打算做什么。

  战衣的能量将要告竭,任云生就算进入沙人体内也无济于事。倘若不是脑抽了的话,那只有一个可能,他打算在沙人体内引爆战衣!

  他打算以命换命!

  如果现在不是在作战,郑吒一定要狠狠地捶这蠢货一顿。别人都说他脑子里都是肌肉,其实郑吒心思细腻得很。他一早就看出了任云生心存死志,那哭丧的脸都写满了“我想死”了。所以才总是装作“我很有希望”的样子,希望多少能感染到这家伙,包括石万启这些普通人出身的同伴。

  因为他们都只是普通人啊……郑吒理解这种惶惶不安的心情,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像楚轩、赵樱空包括已死的零点这样超出凡人。

  郑吒从来都知道自己能力有限,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但他不喜欢有人故意去送死,这种脑残式的行为总会让他想到自己流连花月,如同行尸走肉般的那段日子。

  猛地一咬舌尖,逐渐散去的茫然重新在眼中汇聚,他竟凭借着强大的意志力硬生生地延长了基因锁的效果。血液从嘴角泌出,强行维持基因锁状态更加疯狂地摧毁起他的身体,数十道血箭从周身各处喷射而出,转眼间将他涂成了一个血人。

  基因锁状态的回归同时带来了战斗本能的涌入,郑吒完全把自己交给这道意识。他现在无法去想别的,所剩下的有且只有一个念头:

  杀死沙人!

  如果他救不了任云生,那能做的只有不辜负对方的自杀,抓住任云生用命给自己换来的一线胜机。

  内力飞速流转,暴力地冲刷着名为经脉的河道,郑吒从未有一刻感觉能量运转得这般流畅。身子如风筝般飘忽不定,躲闪着攻来的数十支粗大沙矛。摄魂棒带起道道残影,夹杂着吞吐明灭的猩红光芒最终化作一记狠辣的重击,将刺到面前的三根长矛尽打成两段。

  “带我过去!”打完这一套,趁着旧力已去,新力未生郑吒大吼道。蛛丝应声而至黏住他的胸口,蜘蛛侠右手蛛丝黏在沙人额间,两人如圆规的副脚飞荡半周,扑身冲向巨大的头颅。

  ······

  任云生其实真的不想自杀,可惜沙人厚实的外壳阻隔着他的声音也传不出去。“不知道郑吒他们躲开没有?”忽地生起这个念头,紧接着摇了摇头。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他必须想办法从这铁壳子里出来才行。

  计划很简单,既然沙人能被导弹的高温烧得玻璃化,那就故技重施一次,将这具巨大的沙体玻璃化就是了。就算没法玻璃化,至少也能炸碎它的身体。巨大关羽血淋淋的教训历历在目,上次张杰还能作战,这次只能靠他和郑吒寥寥几人。以小博大的胜率实在太低。

  但很惨的是,他现在出不来了。战衣能量告罄不能再打开,本来他打算叫郑吒砍开战衣,好从里面逃出来。却不想沙人陡然出手,一把将他扇进了嘴里。单凭他的力气根本没法子撕开这坚硬的金属,只能沉默地听着冰冷的机械声诵报他的死亡倒计时。

  “31、30、29······”

  任云生忽然很烦躁,没人在听到自己的还有几十秒后就要死不会烦躁的。如果有,那一定不是他。他怕死怕得连自杀都要犹豫好久,更莫要说被炸得粉身碎骨了。

  这次真的要死了啊······想死的时候总是死不了,不想死了却······

  他觉得应该想点开心的事,但将脑袋里的记忆浏览了一遍发现自己似乎也没多少值得开心的事。从进入主神空间后就一直在倒霉,这种倒霉甚至还蔓延到了郑吒跟石万启他们。

  如是想着任云生动了动手脚,一声细微的金属脆响从左脚传来。他低头一看,登时狂喜不已!半截刀柄从沙砾包裹中探出,他认得这把刀,这是石万启用来兑换应对科技类恐怖片的利器——高能粒子震荡刀!

  从楚轩给郑吒兑换的震荡匕首得来灵感,石万启在主神处寻觅良久,终于找到了它的同系列版本。摧金断玉的效果没有改变,狭长的刀身更适于近身的搏斗。与浅打一把用于科技物理类的恐怖片,一把用于灵异魔法类的恐怖片。为此任云生还笑话过他太过求全责备,万没想到此时竟会靠这个救自己的小命!

  任云生手脚并用扫开沙流,一把抓住了震荡刀的刀柄。用力一抖,刀身顿时发出低沉的嗡鸣。靠近的沙子迎刃而开,丝毫不能抵其锋芒。“希望有用,希望能砍开战衣······希望能有用啊!”任云生闭上眼睛,反手朝胸口猛地刺下。令人牙酸的刺耳声持续不绝,火花四溅中,长刀如切过牛油般将战衣分作两半!

  战衣一旦开启自毁模式,非得是将它完全毁掉才能停止。时间不等人,任云生哪有功夫细细分割,急忙连砍数刀,带着两截腿甲和头盔转身向外游去。有震荡刀在手,坚固的沙壳浑若无物。虽然它不能对沙人造成伤害,但用来打散沙子实在是上好的利器!耳畔报时催促愈急,任云生的精神绷到了最紧,发狂地砍切着面前所有在阻挡他的东西。

  沙人似乎感受到了任云生在体内“大闹天宫”,调起沙砾凝成厚墙从六方推来。任云生手快,但沙墙来得更快,转眼间已贴紧前胸后背。他不住地大骂着,全身的肌肉都被调动起来,就连唯一清闲的嘴也不打算让它停下。

  “卧槽卧槽卧槽······再给我一点点时间啊!再给我一点点时间就够了!我这次不想死了!我这次不想死啊!”

  忽地,眼前陷入了黑暗,贮存在头盔里的能量最终耗尽,任云生已无力分辨左右东西。他所能做的只有挥刀,再挥刀!不停地挥刀!一旦停下,他连最后可能的希望也终会化作飞灰。

  幽幽的黑色似乎要将他吸入,任云生紧紧咬着下唇,竭力扑腾着。他觉得自己现在的样子大抵难看的紧,一定很像一只落水的野狗。想到这儿,不禁扑哧笑出了声。笑声在头盔内回荡,使寂静中平添一丝诡异。紧张的弦因为这分诡异轻轻地断开了,像蜘蛛侠的蛛丝,脑子里隐隐响起一声幻听似得脆鸣。

  如果有人面对面,脱下他的头盔,便能看到一双茫然无神的眼睛。没有大难将至的恐惧和紧张,也没有惧怕到极点的不甘跟愤怒,更没有对生机的渴求与希望。就是一对神游物外的,看不出半分神采的茫然眼神。

  微弱的光芒从眼前生出,紧接着一只纤细的小手随之探出。这只手既快又准,抓住任云生的肩膀一把将其拖了过去。仿佛要把耳膜撕破的巨响倏然炸开,任云生屁股一痛,层叠不断的气浪带着他和小手的主人翻滚着飞落。

  ······

  郑吒和蜘蛛侠刚在巨大沙头上稳住脚跟,忽然间一阵剧烈的震动从脚下升起。他正开启着基因锁,对危险的感知比蜘蛛侠不差多少。两人不约而同地抓住对方,跳向了离得最近的一处楼顶。注目看去,宝塔般的巨大沙人胸口多出了一个大洞,残缺的躯干不足以支撑他沉重的身体,正肉眼可见地碎裂崩溃。

  “妈的,任云生你······”

  ······

  肖枭的眼睛快要睁不开了,狰狞的血洞倾泻着他胸口跟小腹最后的血液,如果不是他强化过一点身体素质,恐怕现在早就去见阎王了。他大口喘着粗气,用尽最后的力气将眼睛睁得溜圆。

  “至少也要·····也要换掉你才行······”

  江莫白身上满是伤口,也将要支持不住。他没有想到得了毒液后的石万启会这么厉害,那超出他反应速度的敏捷,让他只能被动挨打,勉强反手打出几枪。

  子弹对毒液收效甚微,顶着一连串金属冲击石万启提刀冲来。他似乎变得焦急,放弃了留情的游走转而强攻上前。江莫白收枪瞑目,再睁开时已不见了深藏于眼底的紧张和恐惧。他不退反冲,两人“砰”得一声撞在一起。长刀透体而过,抵在对方心口的枪口同时爆发出激烈的火光。

  石万启被强大的冲击力打得倒飞出去,摔倒在地不住地抽搐起来。江莫白踉踉跄跄地跟过来,抬起枪口。

  “抱歉啊,答应那任云生的话完成不了了。我不能让你去打搅楚校他们的作战,虽然你也是小队队员,但现在你很危险。1000点奖励点,就当作我对你的赔罪吧。”

  他正要扣动扳机,淡漠的神情紧接着转作难以置信的抽搐。那把黑色的刀不知怎得自己飞了过来,从后背直穿入他的心脏。江莫白低头看了看滴血的刀尖,仰面倒地。

  石万启爬起身,注视着没有瞑目的江莫白。忽地一声枪响,转身看去,肖枭正颤巍巍地举着手枪。他拔出刀,踱步走了过去。没等走出两步,远处响起了一阵震耳欲聋的轰响。

  这声音像是某种机关,叫石万启“扑通”跪倒。紧密而坚韧的毒液第一次开始了疯狂地波动,他嘶吼着,撕扯着这黑色的寄生体,自顾自地演起了一场喧闹诡异的闹剧。

  黑色的线条勾连融合而又骤然分离,似是不舍又似是不敢久留。不多时,一团漆黑的粘稠液体从他身上脱离开来,如一条毒蛇迅速游走隐入沙尘暴中。遮盖的黑色脱去,露出的是一张绝望而惊恐的英俊面孔。石万启跪在地上,呆若木鸡地看着眼前的景象。

  目睹了这一切的发生,肖枭脸上露出扭曲的惊喜。

  “成功了,我还是很优秀的,我从来都是最出色的······我应该活下来,我比你们这些家伙都适合这里······”

  他不停地持续着这句话,翻来覆去,覆去翻来。突然间他的声音戛然而止,软软地倚倒在身后的墙壁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