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费路西的传奇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禁卫少尉(下)

费路西的传奇 随轻风去 5862 2013.05.15 07:04

    第七章禁卫少尉(下)

  费路西的日子过的很幸福,但闲著无所事事也不是办法,再这样过下去,不就成靠贝丝养著的小白脸了?费路西决定找份工作,想来想去还是去了佣兵事务所。“贝丝不让远离,那我接本城内的工作总可以了吧。”费路西心里说。肉痛的交了5铜元後,他翻看著空闲工作簿。唉呀,本城范围的工作不多:摩兰王国大使的猫在东门附近走失;科图中将的妻子悬赏捉拿中将藏在城里的女人:码头急需大力工人;鸿发赌场和春风妓馆招聘打手。费路西边看边皱眉头,都是什么工作,简直不知所谓。看不到合适的,扔下工作簿,费路西拍拍屁股就要走,一个办事员恭敬的叫住了他。

  “请问你是撒多·费路西先生吗?”

  “是啊,你有什么事吗?”

  “有位玛恩·赫克大人留下话说要找你,让您去他的府上见面。”

  左右无事,去他那里玩玩也好,费路西按照玛恩留给他的地址一路摸索著在内城附近找到了这位工矿大臣的府第。果然是重臣,大门上面的牌匾还是皇帝陛下的亲笔书写,门口小广场立著象徵皇恩浩荡的大型雕像。

  门官进去通报了好一会,一个仆人出来把费路西领进去。一路走过来,费路西对这样的豪宅十分新鲜,不停的左右张望,他内心对玛恩的府第赞叹不已。其实玛恩的府第在贵族王侯大臣们中是很普通的,只是费路西从前没见过比较豪华的府第,因而才觉得玛恩的家实在富丽。

  沉迷於观赏的费路西忘记跟著仆人走了多远,来到了一间会客室门前。令人奇怪的是门口竟然站著几个侍卫打扮的人,看来里面还有其他的人。仆人打开门帘,示意费路西自己进去。费路西笑了笑表示谢意就走进去。

  里面除了玛恩果然还有另一个人。这人坐在主位,面色苍白,气质高贵,衣著华丽,年纪大约五十左右。费路西心里猜测:肯定是一位比玛恩先生地位更高的人,说不定是位王公之类。费路西不敢造次,上前准备行礼,玛恩一摆手,说道:“不用多礼了,我们像从前那样就好。”

  费路西对玛恩说:“玛恩先生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你现在是不是还在做佣兵?”玛恩关怀的问。

  “现在做不下去了。”费路西说的是大实话。

  “呵呵,你作佣兵有点浪费人才了,不想做些别的事情吗?”玛恩引诱费路西说。

  “佣兵也不错啊,碰到玛恩先生这样的大方人就能赚很多呢。”费路西已经似乎看出玛恩的意图了,不往玛恩的话里钻,等著玛恩先开口求他。就在两人斗心眼的时候,屋子里另一个人说话了:“这位小兄弟,听玛恩说你的武技很不错,我天性喜欢看比武,你可以跟我的侍卫比试一场吗?”

  玛恩对著费路西猛使眼色,暗示他答应。费路西看著玛恩的眼色,上前说:“在下就以微末之技献丑了。”侍卫主人当先站起来出门去,玛恩亦步亦趋随後跟著出去,费路西最後一个出去。

  那几个侍卫哪里把眼前这个小子放在眼里,根本不屑与费路西比武,一群人互相推拖了半天才有一个下场,他对著费路西口吐狂言道:“我吉尔加三招内打败你。”

  费路西感觉到对手气机强大,拔出剑沉声说:“阁下不觉得太狂傲了么?”

  吉尔加亦拔出剑,不再多言,只见一股紫光渐渐地发散出来笼罩著吉尔加的身体。紫光越来越浓,吉尔加觉得蓄力差不多了,大吼一声向费路西刺去。

  啪啪的电花顺著吉尔加的剑路闪动著,显然吉尔加是拥有雷电元素的武者。

  费路西第—次遇到这样的强敌,趁著吉尔加蓄力时,他已经运起了光甲术,在外人眼里他的全身好像被一层银光制成的甲胄包起来了。

  吉尔加异常吃惊,没想到这个少年竟然修炼出了传说中的光甲,对手的实力远超出想象,需要他重新来估计。但他的剑已出手,无法收回,吉尔加一横心,反而全力加速前冲,大有一去不回的气势。

  费路西威猛的大喝一声,抬手硬碰硬的格挡下吉尔加的全力一击,吉尔加的剑被挡住了但他发出的雷电元素却仍飞射向费路西,只听见劈劈啪啪一阵响,雷电元素却悉数被光甲反弹出来。

  费路西心中很自豪,光甲果然是很有用的武技,要是没有光甲,刚才对付那些雷电元素,他还不知道会手忙脚乱成什么样子。

  吉尔加的剑被费路西格挡的一瞬间,他感觉到一股刺骨的寒气刺进了他的手臂,手臂顿时就发僵了。吉尔加不敢缠斗,猛地一退後撤数公尺,快速的运气使得手臂重新活络起来。虽然只打了一个照面,但吉尔加已经失去了信心,对手的实力只有深不可测这个词才能形容。不但有传说里的光甲护身,连随便一个格挡就能使他手臂暂时冻僵,而且看样子对方还未用全力。太可怕的少年了,吉尔加心想,谁能教出这样的徒弟?

  费路西身形迅速的移动,走位飘忽不定。吉尔加采取以静制动的办法,手紧紧地握著剑,仔细地感触著周围的一丝一毫的变化。费路西移到吉尔加的斜前方,身形一停,轻飘飘的一剑刺向吉尔加的咽喉。吉尔加判断这是虚招,身体仍然不动,只是用自己的剑封住了费路西的角度。

  电光火石间,吉尔加意识到了自己的失策,他绝对不该习惯性的以常理推测费路西的招式。但後悔已经来不及了,费路西根本不是什么虚招,以费路西的实力也根本用不著虚招,两剑第二次相碰,吉尔加的手臂再次冻僵,比刚才更严重。费路西不会再给吉尔加第二次解冻的机会,趁著吉尔加手臂不听使唤时,费路西的剑已经架到了吉尔加的脖子上。

  吉尔加垂头丧气,他终究还是败给了这个少年,败的无话可说。

  “好!”唯一的喝采声发自众侍卫的主人。

  另外几个侍卫更觉得面子上挂不住,立刻有另一个侍卫跳下场去,手执长刀左右虚晃挥了两下,沉声说道:“在下修尔茨,以火焰刀向阁下请教。”费路西感觉到一股热气扑面而来。这人要比吉尔加更强,费路西估计道。

  “不用比了。”侍卫主人发话了,他又走到玛恩身边,交头接耳地说了几句话,玛恩面带笑容的连连点头。

  然後侍卫主人笑容可掬的对费路西赞叹道:“阁下年轻有为,前途不可限量,以後可要好好努力。”费路西点头应是,心里有些莫名其妙:好好努力?努力什么?说罢侍卫主人就带著侍卫们扬长而去,玛恩也立刻跟上送客去。

  费路西只好一个人会客室等著。玛恩一回来就连声说:“恭喜恭喜。”

  “有什么喜?”

  “刚才的那位大人就是帝国的神圣皇帝陛下。”玛恩语气恭谨地说。

  费路西顿时惊呆了,他居然见到了皇帝陛下,还击败了陛下的侍卫,这是以使他炫耀吹嘘了。

  玛恩理解的看著发呆的费路西,接著说:“皇帝陛下很赏识你,下旨敕封你为皇家近卫军少尉,要我去为你办理手续呢。”

  “近卫军?”费路西有些发愁:“我不太想去站岗巡逻啊,无聊死了。”

  玛恩哈哈的一笑:“小伙子,你看来不懂近卫军的编制啊,我告诉你吧。皇家近卫军中有两种成员,一种是正职,需要担负起守卫皇帝陛下和皇宫任务的军人,与其他军队相比特殊的地方是这支部队没有军衔,只有大队长,中队长和小队长以及卫兵的职位;另一种就是虚职,只有军衔,没有职位,只在近卫军内挂名而已,这一般是赏赐给贵族的荣誉职位,或者赐给年轻贵族作为进身之阶的。你这个少尉当然就是後一种了。”

  “那这真是太好了。”费路西不禁对皇帝陛下感恩戴德,关心地问:“每月有多少俸禄?”

  “跟一般少尉一样,月薪大约是5金元吧。”玛恩想起什么又说道:“皇帝陛下对你真得很特殊呢,还特赐给你自由出入宫禁的特权。”

  好的过头了吧?费路西有些疑惑:天上掉馅饼的事不太可能,陛下一定有什么事情要我赴汤蹈火的,没准就是玛恩大人出卖我的。费路西多疑的看了一眼玛恩。

  “不过你来得还真是巧啊,恰好在陛下做客时到我这来了。本来我打算推荐你去首都军团做事呢,但陛下给了你更荣耀的职衔。”

  “你和皇帝陛下交情似乎很不错?”

  “呵呵,我们可是多年的老朋友了,年轻时就在一起学习。”玛恩对费路西眨眨眼:“跟著我包你飞黄腾达,嘿嘿。”看来玛恩总算开窍了,明白了费路西的某些特点。

  在人事部门和近卫军部门转了一大圈,手续总算办完了,而且还是看皇帝陛下的密友玛恩大臣的面子。费路西拿到了属於自己的军服和铜牌。军服质地不错,虽然有些坚硬,但是可折叠的,还能起著软甲的作用;铜牌正面刻著三行大字,神英帝国神圣皇帝陛下御赐:撒多·费路西,皇家近卫军少尉,还有一个帝国之鹰徽。背面刻著“特赐自由出入宫禁”。一定有阴谋,费路西总觉得可疑。

  “别忘了明天进宫谢恩哪。”玛恩像个老太监似的提醒说。

  费路西有著乐天的本性。就算有什么阴谋,到时再说吧,至少我现在是皇家近卫军少尉了,费路西乐陶陶的想,我得赶快告诉贝丝去。

  “哈哈哈哈,你?少尉?”贝丝说:“别开玩笑了,你从哪买了一套戏剧服装啊?”

  费路西犹如受了委屈的小孩,亮出了自己的铜牌。贝丝拿过来看了看,铜牌不像假的,皇帝陛下御赐之类的字眼也没人敢假冒,否则就是死罪,对了,费路西身上也没钱买衣服。

  “难道……这是真的?”贝丝嘀咕著。

  费路西见缝插针地说:“想不想做一个近卫军少尉夫人?机会就在眼前哦。”

  “等你当了元帅再说吧。”

  “天哪,真是个贪心的女人,不过为了你,就等著我登上帅位吧。”

  情人间的玩笑话在此刻只是戏谵之词,但假如以後要成了事实呢?那么戏谵就成了预言,荒谬也成了自信,狂妄也成了伟大。如果不成为事实,它还是戏谵,荒谬,狂妄。历史某些地方就是这么简单。

  费路西当然不会忘记到武学院找法理奥等人炫耀一番,京城里他就认识这么几个人。不找他们炫耀找谁?只是费路西忘记了上次只有十几铜元被逼请客的惨事,同样的事恐怕又会发生吧。

  “这么晚了你在看什么书啊,还念念有词的。”贝丝斜躺住床上幽怨的问费路西。“喂!你怎么都不理我?”

  “我明天要进宫谢恩,现在要恶补一下宫廷礼节。”

  “不是有那个什么玛恩大人带你进去么。”

  玛恩?费路西想,玛恩大人和陛下私交不错,陛下不太可能凭一场比武就会封赐我的,肯定是玛恩大人在陛下面前说过我的事情,才使得皇帝陛下对我有某种期望值吧。

  进宫谢恩的费路西又一次大开眼界,他早就听说过神英帝国的皇宫天凡宫号称是人间的仙境,果然名不虚传。天凡宫是神英帝国二世皇帝嫌以前的皇宫太平凡,为了显示大帝国皇家的气派,不惜重新把玉都城规划一遍,搬迁出数万百姓,在空余出来的土地上耗费了十四年的时间才完全建成的。是大陆上赫赫有名首屈一指的宫殿群建筑。连玛恩的家这样一般的府第都感觉豪华的费路西,如今一进入这天下无双的皇宫,早就看得头晕眼花了。

  “我们帝国的皇宫怎么样啊?很不错吧!”和费路西一同进宫的玛恩说。

  “真是不错呢。”费路西若有所思的回答:“京城本来就地价奇贵。这皇宫又地处黄金地带,面积这么大,屋子这么高,大厅这么宽敞,走廊这么长(凭费路西的文学程度实在找不出华丽的词藻形容皇宫),恩,一定能卖出前所未有的天价,说不定几千万金元呢,也许上亿也说不定,换成铜元就是几百亿。如果出租的话一年……”费路西计算著。

  玛恩气的嘴唇哆嗦著:“你……你白痴啊,这是皇宫。”

  七拐八绕的走了一会,玛恩大臣领著费路西到了一个据玛恩介绍说是书房的建筑外,在费路西眼里则更像是一个大会堂。

  玛恩咳嗽一声清清嗓子上前对看门的太监一口气朗声说道:“工矿事务部首席大臣,钦封二等子爵玛恩·赫克,御赐近卫军少尉撒多·费路西联合求见神英帝国八世神圣皇帝陛下!”

  一个太监飞速进去,过了一会出来大声宣读:“神圣皇帝陛下宣玛恩·赫克,撒多·费路西觐见!”

  皇帝就在最里面正对大门的那间小厅内。玛恩领著费路西进去,行朝见礼仪是费路西早就温习过的,他同玛恩一起跪下来大声朗诵说:“愿天神永佑神圣皇帝陛下。”

  皇帝一摆手:“免礼。”

  起来後玛恩对费路西一使眼色,费路西立刻再次跪下,照本宣科背诵著玛恩替他写的谢恩词:“小臣本无能,唯赖陛下视重……陛下天恩,粉身碎骨不足以报……此生再无它念,惟有尽心竭力……”最後颂诗一首:“漂泊京城愚钝身,帝心宽厚活命恩。天颜已是三生幸……”再配合费路西那一副感激涕零的表情,表面功夫做的十足十的到家,费路恩自己都佩服自己的演技了。

  皇帝今天心情不错,笑的很开心,虽然这都是他不知道听过多少遍的东西了。陛下出乎意料的亲切的对费路西说:“撒多少尉啊,朕最喜欢跟有朝气的年轻人在一起了,你可要多进宫来陪陪朕。”

  费路西立刻接上说:“陛下厚爱,小臣不胜惶恐。”其实他心里想:“伴君如伴虎,还是跟陛下保持一些距离比较稳妥。”

  门外又走进来一个太监,对皇帝恭声说:“西方大军团大军团长拉塔·安卢元帅求见。”

  皇帝眼睛一眯,不悦的说道:“他竟然擅自回京?怎么回事?”

  费路西听著皇帝的口气,感觉陛下好像不太喜欢拉塔元帅。玛恩一看情况知道自己和费路西该走了,连忙上前告退,然後和费路西一同出去。

  他们在在门外路上遇到了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费路西第一眼就注意到他的精芒四射的小眼睛和几撇白须。费路西心里想著:“这就是拉塔元帅?奇怪,他一点也不像军人啊。”

  只见那老头哈哈哈哈乾笑几声,对著玛恩亲热的说道:“原来是玛恩大臣啊,陛下可真是看重您哪。”

  “哪里哪里,谁不知道宰相大人日理万机,是皇帝陛下的第一大臣呢。”

  “老喽,老喽,这位置迟早还不是你的。”

  “看大人您身体还硬朗著呢,老当益壮嘛,何必言退呢。”

  听著两人的交谈,费路西恍然大悟,这就是帝国第一重臣,一等公爵孔特·希迪宰相。费路西早听说过宰相是出身名门的大贵族,辅佐陛下执掌朝政,权势赫赫,不由得多看了孔特宰相几眼。

  “这位是……”宰相好像才注意到费路西的存在:“我好像没见过啊。”

  玛恩含糊的回答:“一个小小的近卫军少尉而已,宰相大人公务繁忙,在下不打扰了。”

  费路西心里想,这两个人话说得很这么熟络,看来玛恩大人和宰相大人关系不错。目送著宰相远去,玛恩突然对著宰相背影的呸了一声,一脸嫌恶。费路西一阵迷糊,刚才俩人还谈的这么亲热,现在却又这么唾弃,这就是政治?

  在路上走著,玛恩对费路西说:“希迪那老家伙结党营私,乱我朝纲,迟早完蛋,你离他远点的好。”费路西没有答话,沉默的想著自己的心事。

  到了宫门外,费路西才见到了真正的拉塔元帅,拉塔元帅年纪五六十岁,他的皱纹如同刀削斧刻一般,给费路西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是拉塔元帅多年镇守在外,饱经风霜的证据。

  拉塔元帅并没有没有自由出入皇宫的特权,所以只能在宫门外候见。

  玛恩上前跟拉塔元帅也寒暄了几句,十分刻意的把费路西介绍给了元帅。官场上很多东西都是心领神会,心照不宣的,根本不用说出口。费路西还不太明白,不知道玛恩想做什么,但拉塔元帅完全明白玛恩的言外之意,就是希望自己有机会能提携一下这个年轻的少尉,不过自己做不做就要看彼此实际的利害关系了。

  在这一天,费路西初入宫廷,对他心理的影响是巨大的,费路西感触到了以前从没有机会接触的东西。玛恩与宰相的面合心不合,皇帝对拉塔元帅的不满等等,费路西想道:我看到的恐怕都只是冰山的一角,其他的内情和纷争不知道还有多少。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