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费路西的传奇

费路西的传奇

随轻风去

  • 玄幻

    类型
  • 2002.11.21上架
  • 3.52

    连载(字)

13.04万位书友共同开启《费路西的传奇》的玄幻之旅

见习1235671 见习谦卦命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章 传奇开始(上)

费路西的传奇 随轻风去 4332 2013.05.15 06:52

    宇宙是由无数个次元世界组成的,在其中一个次元世界,所知的大陆只有一块,名叫宝晶大陆。这个名字是因为此世界的能源来自於一种名叫晶石的矿物,这种晶石是宝晶世界的基础物品,毫不夸张的说,宝晶世界的文明就是建立在晶石上的文明。小到照明,大到船只的动力,无不依赖於各种品质晶石所提供的能源。若晶石突然消失,那世界的文明会立刻倒退到史前时代。

  宝晶大陆的形状呈汉字的“人”字型,被人为地划分为东大陆,西大陆和北大陆,被三面包围在大陆中间的海洋被称作大地中间之海,简称地中海,在神话传说中,地中海的最深处是海神的宫殿所在地。

  西大陆濒临地中之海的神英帝国是西大陆的强国之一。森海省位於神英帝国中央偏北的地方,这里森林面积为神英帝国之最,故名森海省,这个省也是全国最大的木材产地。森海省南部有一个很普通的小镇,但小镇上却有一个很不普通的少年,他叫撒多·费路西。几乎小镇上每个人都知道,撒多·费路西是一个怪胎。他天生拥有强大无匹的力量,甚至自己都无法控制,因而常常无意搞出些破坏性的事,像他今天就不小心拍坏了酒馆的桌子,惹得老板不痛快。只有和费路西一起生活的老头拉齐清楚,费路西的力量源自於他的母亲。

  费路西的母亲安吉是一个狂热的武学爱好者,就是在怀胎时也没有停止练气,结果有一次行气时不小心走了岔道,把大量真气输进了胎儿中,造成的後果是母亲的後天真气被胎儿的先天真气融合,这股强大真气能够在胎儿中自动运转。万幸的是胎儿没死去,假如当时这位不太负责任的母亲运气稍有差错,这个胎儿就死定了。可是塞翁失马,安知祸福,当时胎儿的万幸後来成了母亲的不幸,在生这个尚未出世就拥有比常人强大数十倍力量——还都是先天真气——的怪胎时,母亲被这个怪胎搞得难产了。可怜的费路西在不知道父亲是谁,母亲死去的情况下来到了人世间。

  拉齐就是费路西的母亲的师傅,按辈份费路西叫他师公。这是一个抑郁寡言的老头,他的内心似乎藏著太多的痛苦。费路西也搞不明白,拉齐师公有这么强的武技,还有什么做不到的事情?有一日费路西忍不住问起,拉齐一脸严肃地对费路西说:“孩子,不要以为有了强大的能力就可以为所欲为,要知道,个人的力量永远只是个人,而我们的世界是由千千万万的人组成的,世间真正的力量在於这组织起千万人的体系,任何个人都是无法与体系相对抗。”

  费路西十几年的生活好像就是一成不变的,每天去基础学校上学,回来跟著拉齐师公练武,走的就像时钟一样准确。想起自己的武技,费路西心里不禁偷偷的得意,他从懂事起就跟著拉齐习武,现在拉齐师公都不敢与他切磋,他也常常和经过小镇的一些佣兵、流浪战士切磋,好像还没败过。

  宝晶世界的武学包括武技,魔法。部分武技与魔法虽然都有元素效果,但判断他们的本质区别在於,武技是以真气为基础的,在速度,力量,技巧之外附加的元素效果是炼气为元的结果,通常称为法术。而魔法的基础是精神,魔法的元素效果是依靠精神力场的频率达到与自然共鸣的情况下发挥出来的。元素效果有雷电系、风气系、水汽系、土石系、火炎系、寒冷系,据说诸元素分别属於天、地、海三神掌握的。费路西受拉齐的影响,是一个法武兼修者,他以先天真气为基础炼出的寒冷元素效果连拉齐都抵抗不住。

  生活总是按著它的规律运行的,生老病死任何人也避免不了,已经年近八十的拉齐也不例外。在某一天,费路西永远的失去了不是亲人胜似亲人的拉齐。拉齐师公是带著微笑去世的,大概他认为费路西不再需要他了吧。

  突然获得了独立的费路西生活一下子失去了日标,他总是迷惘地坐在街上的小酒馆里发呆,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小酒馆里时常有佣兵浪客进进出出,费路西看著他们喝酒阔谈的豪情,心里想,也许他也该出去闯荡一下,也不枉这一身的本事。

  “你在想什么?”一只手搭上了费路西的肩膀。

  费路西扭头看见一张和善的脸,那是小酒馆的老板法耶,法耶阅人甚多,早看出费路西心理。他又对费路西说:“撒多啊,你还年轻,不必这么著急决定自己的未来。在此之前,你可以多学多看,然後再选择合适自己的道路。”

  费路西听了後,想了想问道:“你说多学多看,我去哪里学哪里看呢?”

  法耶呵呵一笑,说:“要学就去京城第一武学院学,那是号称天下第一的皇家学院,凭你的本事一定可以通过入学测试的。要说多看,还是要去京城,京城里藏龙卧虎,应该有不少值得看的吧。”

  费路西感谢地说:“谢谢大叔。”

  “不用跟我客气。”法耶继续说:“我认识一个商人叫亚进财,他准备动身去京城,需要雇用一个护卫,你要有兴趣的话可以应徵护卫同他一起去。”

  “好的,麻烦大叔给我介绍一下。”费路西下了决心答应道。

  纪元999年6月,神英帝国的京城玉都北方几十里一条小道上——道旁郁郁葱葱的长了许多树丛,在这微热的天气下看起来很清爽宜人的感觉,其中一棵树上,强盗卡不凡打了个哈欠,百无聊赖的朝南面看了一眼,心里嘀咕道:怎么还没合适的人来,都等了四个小时了,不,四个小时又二十分钟了,难道今天要空手而归了吗?晚饭看来只好用蹭的了。

  就在卡不凡胡思乱想的时候,远方过来了两个人,一个大叔和一个清秀少年。卡不凡刹那间睡意全无,迫不及侍的还没等对方过来就跳了下去。这个看起来是最好不过的抢劫对象了,一个看起来像小商人的大叔跟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少年。只是事情会有他想像的那般顺利吗?

  少年看到前面有人从树上下来,指著对大叔说:“看哪,大叔,前面有人从树上掉下来了。”

  大叔苦笑道:“不会是抢劫的吧,诸神保佑。”

  那边卡不凡做恶狠狠状冲了过来,大概觉得对付这俩人用不著剑(也许是不想伤人?)所以把剑往地上一插,对面前的猎物大喊一声:“留财不留命,留命不留财,你等自选其一吧!”

  少年人像看著什么新鲜玩意似的看著强盗,嘴里兴奋的自言自语地说:“噢,这就是强盗啊,今天也算长见识了。”

  而大叔则退到少年的背後一言不发,脸上似笑非笑似乎等待著什么。

  卡不凡看著面前的这两个人出乎意外的反应,一种屈辱感涌上心头,再次大喝一声:“交出你等的钱来!”少年冲著强盗嘿嘿一笑,突然身形一动抢先出手了。卡不凡也是练过武之人,但只看到这个少年伸出一根手指头冲他戳来,简直要被气疯了,如此的被人看扁是绝对不能忍受的,於是他要倾尽全力打出一拳,发誓要教训一下这个不知轻重的少年。

  说时迟那时快,卡不凡这一拳还尚未打出去就感觉到一股势不可挡的力量已经冲到了自己面前,之後就飘飘然的,准确地说,是被人打飞了出去,直到撞到一棵树上真正的掉了下来。卡不凡只觉得自己头晕目眩口乾舌燥耳鸣,身体完全瘫痪。不知过了多久,他爬了起来,发现自己已经被挪到草丛里了,那把剑也放在身边,旁边的树上还刻著几个字:好自为之。卡不凡的心中一阵说不出的滋味。

  这少年就是费路西,他接下了护送亚进财大叔的任务。

  进城後,亚进财关心的对费路两说:“撒多你有住处吗?要不先跟我住一起,然後再去入学?”

  费路西知道这次亚进财给的报酬偏多,纯粹是照顾他的,而且路上虽然帮大叔解决了一个不伦不类的强盗,但比起来还是亚进财照顾他的多一点,觉得不好意思再麻烦这位大叔了。於是说道:“不用了,大叔,现在正是招生的时候,我想很快就能入学,没必要再麻烦你。”

  费路西拿到了自己的报酬——五百个铜元後就跟大叔分手了。连同母亲和师公留给他的遗产,几千铜元是他的全部财产了。西大陆的货币有四级:金元、银元、铜元、铜子,上下相邻两级货币法定兑换比率十比一。费路西的几千铜元也就相当於几十个金元。

  神英帝国东临地中海,西靠南北连云山,是西大陆数一数二的大国。它的京城玉都自然是气象万千。繁荣昌盛。既有壮丽的宫室庙堂,也少不了繁华的店铺酒肆。帝国有句话流传道:城号玉都旧神居,意为这座名叫玉都的城市是昔日神仙们的住处。作为全帝国二十个省的中心,玉都城被誉为帝国明珠,更因为藉著神英帝国的强势和优越的地理位置,玉都俨然成为西大陆的中心城市之一。

  宝晶世界的运输体系中最重要的是水上运输,因为宝晶世界里能源来自於晶石,以晶石为能源动力的船不仅成本相对不高,而且速度很快,相对下,陆地上晶石动力的应用技术不成熟,无法像水上一样借助浮力克服重力,因此陆地上运输仍然是马车为主,但比起水上运输,速度与数量都差了很多。因此这个世界里商业都市往往都是临海或者沿著大河的,修建运河也成了国家战略的组成。

  神英帝国是地中海西海岸的沿岸国家,海岸线较长,良港不少。最重要的港口是号称帝都外海港的东阳,东阳位於西大陆最大的河流之一的神子河的入海口,而玉都城位於神子河中游,因此东阳海港与玉都河港通过神子河这个纽带直接连接起来了,东阳海港也就承担着首都的外海港的重任,来自於海上的商品顺畅的由此输入玉都。神子河上游还有一个河港是陈清港,陈清港离连云走廊很近,从西方的商品也源源不断地通过陈清港登船再运到玉都。

  撒多·费路西现在就站在这个大都市的正南门附近,看著这里车如流水马如龙的繁荣景象,费路西心里感叹道,不愧是帝都啊,仅这一条街的人恐怕就比家乡一个镇的人还多。感慨一番後,费路西想起来第一武学院应该在都城的西部,於是顺著条宽阔的大道朝西走去,大方向肯定错不了,他打算先看看景色,走一段後再打听道路。

  “年轻人啊,你的人生来自何方,道路又去向何处?”

  正在观光的费路西冷不防的被这么一问,抬头看到一个看起来很睿智,双手插在袍袖里的老头。他在家乡时就听说京城里卧虎藏龙,高人异士数不胜数。“难道这就让我碰到一个?”看著老头那沧桑的面容费路西心里嘀咕著,“这句话似乎深有玄机呢。”

  还没等费路西回答,老头立刻又接著说:“前途的指导,道路的明灯,金氏地图,品牌保证,一铜元一份。”说罢伸出双手,拿出几张叠纸,笑眯眯的看著费路西。

  “……”费路西无言。

  傍晚,在金氏地图的指引下,费路西找到了帝国第一武学院,对於人生地不热的费路西,一张地图还真是有用呢。再想起刚才那可恶的欺骗了自己感情的老头,费路西也有开始有点好感了。

  一座大门横跨在费路西前面十几公尺处,上挂著前朝皇帝亲笔书写的“第一武学院”。费路西深吸了一口气,心里说,这就是号称天下第一的武学院了,不过……大门也忒难看了些。高十来公尺也就罢了,怎么还宽度比高度还长两倍多,跟一个乌龟似的趴著,一点也没有高山仰止的气势。他哪里知道这是当年某名建筑帅的呕心沥血之杰作,绵延的两侧代表神鹰的双翼,神鹰又是帝国的象徵,这样的大门代表著帝国万里江山绵延不绝的意义。可在费路西这样的人眼里,这就是一道开了几个口子的墙(一个正门和两个耳门)。

  可惜的是今天费路西来的晚了,今天的报名和测试时间已经过了,他只能明天再来报名了。无奈的叹口气,费路西漫无目的沿著街走,想随便找个旅馆客栈睡一晚上。连著遇到了几家看起来比较普通的、不那么奢华的、价钱应该公道的旅店,可进去一问价钱,最低的—家的价格也超出了费路西的心理承受能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