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费路西的传奇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禁卫少尉(上)

费路西的传奇 随轻风去 3936 2013.05.15 07:03

    “我们完成了勘察任务了。”

  玛恩兴奋的宣布,看他的神色就知道这次勘查是成功的,那巨大晶石矿带的情报也是真的。费路西默念道:总算可以出山了。他早就没有刚进山时的新奇感了,早就不想再过这种白日手脚爬山,晚上大脑爬山的日子。看萨格和嘉美恐怕也是同一心思,只有年轻时号称探险家的玛恩先生仍然保持相当大的兴奋度。

  接下来的路程想也想得到,出山,经山居镇,过东云关,进入神英帝国国土。玛恩随即找了家驿站,给皇帝陛下发出一份最高级别的快报。

  看著绝尘远去的飞骑,玛恩面容欣慰地说:“我的任务完成了,从现在起,我玛恩·奇思恢复为玛恩·赫克了。萨格也理所当然的恢复成杜西·哈格中队长了。”听了这句话,费路西感到自己跟他们的距离忽然变得很远了,默然无语。

  玛恩似乎觉察到了什么,用很平常的语气对费路西和嘉美说:“你们任务完成得很好,我决定各付给你们250金元的报酬。”

  费路西顿时觉得眼前的玛恩极度的可爱起来,比当初在山居镇说的多付50金元啊,自己实际上又没干过什么大事,不劳而获的感觉真是太好了。知道内情的哈格小声的用刚好让费路西听到的声音自言自语说:“反正一切支出是公费……”

  玛恩瞪了哈格一眼,又对费路西说:“当然这钱不是白给的,这是付给你们的保密费用。请你们一定要对知道的一切机密保密。”

  “没问题。”拿人嘴短的费路西拍胸脯保证。

  一行人并没有就此分开,他们都要去京城玉都,因此还是在一起走,只是没有了雇主与佣兵的关系。

  “明天早晨就能到达玉都的码头了!”在船上哈格兴奋的说,他一定惦记著家里的两个妻子,所以才表现得这么兴奋。

  只有嘉美笑的很勉强。费路西感觉到了,但当著玛恩和哈格的面不好去问。晚上大家各自回房,费路西仍是习惯的拿本书乱翻。笃笃笃,听见有人敲门,费路西起身开门,原来是嘉美来了。

  费路西觉得很不对劲,嘉美一反常态,一双眼睛火辣辣的注视著费路西,几乎就把费路西的脸烧伤。一向在嘉美面前很多话的费路西竟然什么也说不出来。

  还是嘉美先开了口:“明天我要回家了。”

  啊?费路西的心被掏空的感觉,他习惯了跟嘉美在一起的日子,难道就这样突然分手?

  “我已经出来很久了,不能不回家。”嘉美继续说道。

  费路西张了张嘴,想说几句挽留的话但没说出口,游子回乡天经地义,自己凭什么阻止她回家呢?

  “我家在东南部珍珠省的安平城,我明天坐船到东阳换海船南下,很快就到了。”嘉美顿了顿:“我怕以後没机会再出来了,你会来看我吗?”

  “我一定去。”费路西不敢再犹豫,又加上一句保证:“我很快就会去见你的。”咦?这样的话好像对另外一个女人也说过。

  “你还记得在连云山里答应我的话吗?”嘉美柔声地说:“你答应过以後一定会为我出手。”

  费路西迟钝了一下,说:“是吧。”他心里很奇怪嘉美为什么总强调这一点。

  嘉美的心起伏不定,她似乎需要一点保证,需要一点确定,需要一点能使她安心的东西。她站在了费路西面前很近的地方,费路西甚至能感觉到嘉美的呼吸形成的气流拂过自己的脸庞,嘉美慢慢的闭上了眼,微微张著小嘴。费路西绝对不是傻子,他知道这代表著什么。自然而然的费路西与嘉美的樱桃小口完美的合拢起来了,嘉美也很自然的扑到了费路西的怀抱里。两人享受苦彼此的温柔,很久。

  嘉美走了,费路西有些失落,但他很快就振作起来了。“我们就会再相见的。”费路西看著嘉美的离去的方向对自己说。

  玛恩对费路西有些不舍,他认为费路西是个不错的人才。“你是有才能的人,假如你打算为国效力的话,别忘了我这个老家伙,我可以帮你出出主意。”玛恩先生委婉的说,他怕伤了费路西的自尊,因为年轻人多半有股傲气,不屑於这样的施舍。可是他哪里知道费路西天生就是喜欢图省事的人。他要是直接对费路西说,你以後就跟我混吧,费路西多半就答应了,跟著这样的二级大臣起码少奋斗几年。可是玛恩这样拐弯抹角的说话,费路西反而没弄清他真正的意思,仅仅看成是客套话,没放在心上,玛恩先生可谓聪明反被聪明误。

  费路西告别了玛恩先生和哈格後,朝著第一武学院走去。现在他可是身价万元(当然是铜元)的人了,与在校时不可同日而语啊。不知道贝丝怎么样了,想起贝丝,嘉美的形象又冒了出来,跟贝丝你来我去的在费路西的大脑里抢地盘。头痛的费路西又想起了室友同学们,殊不知最念叨他的还有一个那就是校长大人。

  费路西在去第一武学院的路上转了个弯,直接朝贝丝的家走去。她会怎样对待我呢?费路西—边走—边思考苦应对方案,不断假设出各种可能性:最好是痛哭流涕投怀送抱,那我就甜言蜜语;还有可能是形同陌路,视若无睹,那我就死缠烂追,赌咒发誓;要是斥责怒骂,那我就使出苦肉计;最差……万一另有新欢……,不会吧,这才不到两个月多。

  不知不觉贝丝的家到了,这是一栋独门小房子。可是现在贝丝不在,大概还在第一武学院上班吧。费路西只好无聊站在门口等候著,不断的对来来去去的邻居们施以微笑攻势。

  再完美的计划也是有漏洞的,费路西深切的感受到了这句话。迎接他的不是痛哭流涕投怀送抱,不是横眉冷对,也不是恶言恶语,更不是第三者,却是货真价实如假包换的狠狠一巴掌,力气毫无保留的一巴掌,饶是费路西脸皮厚也被打的彻骨的痛,就算他的先天真气是自动运行的,可真气也练不到脸上。

  费路西对於计划外事件失去了反应能力,甚至不敢去捂脸,尽管他痛的很想捂。

  是什么东西一闪?是泪光!第一套方案在费路西脑子里飞速的转起来,还好,逐渐步入计划内了,下面该痛哭流涕了吧。意外事件再次出现,在费路西构思甜言蜜语时,砰的一声门关上了。佳人美女已经进去了,而才子英雄却被关在了门外。

  无法进门的情况下,费路西唯一的选择就是在门外等著。他自我安慰说:反正我又不是没在大街上露宿过。

  邻居们对小伙子很同情,几个心软的女人邀请帅哥去她们家里过夜。但杀了费路西也是不敢的,万一她们跟贝丝一样是未婚的,那自己在贝丝心里就被彻底灭绝了。不过话说回来,费路西美美的想,贝丝她还是很在乎我的,否则不会有那么激烈的反应。

  漫漫长夜,门里门外的人都睡不著。门里的人越发恼火,这傻瓜又不走又不进来到底想怎样?

  隔著窗户——

  门里的人:“你为什么不进来?”

  门外的人:“这扇门似乎挡住了你的美好身影。”心里说:“你不开门我怎么进来?”

  门里的人:“我一直没锁门。”

  门外的人:“……”

  费路西像贼一样的开门,进门,关门,潜行,隐藏阴影。

  “对不起,我只是想出去工作挣钱……”费路西小声的解释著,但很快就被粗暴的打断了。

  “不用解释了!”贝丝很粗鲁的说。

  费路西还没琢磨出来这句话的内涵是好是坏时,贝丝已经冲到了费路西的面前,紧紧地搂住了他,疯狂的吻著他,更可怕的是贝丝竟然还在脱衣服,脱自己的也脱费路西的。

  费路西紧张的冷汗直流,被强暴这个屈辱的念头闪过?不能啊,宁可强暴也不能被强暴!费路西下定决心。

  激烈的一夜过去了,费路西躺在床上回味著。付出的代价真不小,费路西想,不过感觉真的很爽,怪不得哈格要回家时那么兴奋。

  费路西起身下床。

  “干什么?”床上另一个人敏感的问。

  “我要去……”

  “我和你一起去。”贝丝想都不想的说。

  “我要去厕所。”

  这新生活开始的一天,梳洗打扮完毕的贝丝看起来容光焕发,风情万种,眼角眉梢无不流露出特有的诱人气质,简直迷死费路西不偿命。费路西大胆的色色的眼光看著她,使得贝丝心里十分的骄傲满足。

  “我要去学院了,你老老实实呆著,不许出门,我会锁门的。”贝丝出门前说道。

  “不要吧,我一定不再瞒著你出走了。”

  “万一你又跑了怎么办?”

  “我真的不会跑路了。”费路西发誓道:“我向天神发誓。”

  贝丝沉吟了一会,又说:“只要你没钱,就不怕你跑掉,你把所有的钱都交出来。”

  费路西的账面有240金元的存单和身边两个金元、五个银元被没收,只留下了十几个铜元。费路西只花了一天的工夫就从万元户重新变得一贫如洗。

  没钱的费路西只能逛大街,想起了学院的好友,他就去学院看望老朋友们。

  “费路西你真了不起,能出去闯荡世界,好羡慕你哦。”法理奥一脸崇拜的说。

  “费路西你在外面有泡到美女吧?”这当然是好色的塞尔的话。

  “费路西你没事就好。”巴齐的话永远这么实在。

  法理奥兴奋的提议:“为了庆祝费路西回来,中午我们找个地方去大吃一顿吧。”

  塞尔马上表示同意,甚至进一步提议说:“当然是由挣了大钱的费路西请客。”

  巴齐因为下午有课有些犹豫,不过他最後说:“既然是费路西请客,我不能不给面子,跷课也无所谓了。”

  “天啊。”费路西再次头痛,请客?十几铜元只够请大家吃包子吧。

  “费路西,忘了跟你说件事了。”贝丝用饱含幸福眼神的看著费路西说。

  “什么事情?”费路西正躺在床上看书。

  “校长找你。”

  “学院开除一个学生还要校长亲自接见?”费路西嘟哝著:“没必要吧。”

  “绝对不是的,校长还有求於你呢。”贝丝解释说:“他想让你代表学院去参加千年少年比武大赛。”

  费路西果断的拒绝说:“不去。”他对学院也没什么感情,高昂的学费,看不起他的老师,虽然在那认识了几个朋友和贝丝。他早不把自己当学院的一份子了,或者说他从来就没有把自己当成学院的一份子。

  费路西本以为贝丝会劝他一番的,谁知道贝丝什么也没说。抬头看看,贝丝一副顺从的神情。费路西心头大乐:“你怎么不劝我去?”

  贝丝温柔的说:“你说不去就不去呗。”

  费路西调侃说:“这是不是就叫夫唱妻随?”

  贝丝白了一眼:“原来你这么贫嘴。”忽然贝丝想起了什么,又说道:

  “你还记得光甲术吗?那是校长要我代替他给你的。”

  “还有这回事?”费路西惊讶得说:“原来校长早就算计我了?那当时你接近我也是这个原因?”

  “是的。”贝丝的声音小的自己都听不清,她十分的害怕,她一直不敢提这件事。

  “原来这样。”费路西的语气很轻松:“我总算明白了。”他一下把贝丝拉到自己的怀里,在贝丝的耳边说:“不过你现在是属於我的。”贝丝听到这句霸道的话,反而安心的闭上了眼睛躺在费路西的胸口上,今晚大概会做一个好梦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